-

獲取第1次

優雅的餐廳包廂內,慕修寒和王辰一邊吃飯一邊聊著工作上的事情。

突然,門外傳來了幾聲巨響,慕修寒和王辰警惕的站了起來,打開了門。

就在這時,一個衣服淩亂的女人闖進來,躲到了慕修寒的身後。

“先生,幫幫我,有人想抓我。”

慕修寒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女人,那個女人瞬間認出了他,驚喜的叫了出聲:“慕總,怎麼會是你?”

慕修寒就看到這個女人竟然是上次在科技展覽會上見過的安妮小姐。

她身上優雅的裙子被人撕攔了不少,這會兒,露出了她大半的身子。

慕修寒隻看一眼,便移開了眼睛,隨即問道:“出什麼事了?”

劉詩楊一臉委屈的表情:“我也不知道,我剛進餐廳,就被幾個人盯上了,可能是我得罪了不少仇家,他們找來過來抓我的。”

就在這時,走廊衝過來幾個凶惡的男人,隻是,當他們看到慕修寒和王辰的時候,就不敢再往前走了,轉身就離開了。

慕修寒見那幫人走了,立即對安妮說道:“你報警吧,讓警方來保護你的安全。”一秒記住

劉詩楊卻楚楚可憐的搖搖頭:“算了吧,我不是本國的居民,我要是真的報警了,隻怕會惹來更多的麻煩,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尋求大使館的幫助,可我冇出什麼事,我並不想把這件事情鬨大。”

慕修寒立即把西裝外套遞給她:“遮一下吧。”

劉詩楊這才假裝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爛的不能看了,身體大半都露出來,她驚慌無措的接了過去,趕緊道了一聲謝謝,就把男人的外套披在身上了。

“慕總,我能不能在這裡待一會兒再離開?我怕他們冇有走。”劉詩楊滿臉懇求的望著慕修寒。

慕修寒也不是無情的人,淡淡道:“可以。”

“謝謝你,慕總,真不好意思,給你填麻煩了。”劉詩楊立即感激起來。

“不礙事。”慕修寒並不是多管閒事的人,但既然閒事找上來了,他也不是無情無義的人,安妮小姐是國外有名的公司的代表,將來也許會有合作空間。

“安妮小姐,喝杯茶吧。”王辰微笑說道,倒了一杯茶給她。

“其實,安妮是我在國外的名字,我在國內也有一個名字,用了我外公的姓氏,你們還是叫我劉詩楊吧。”

“好的,劉小姐。”王辰立即改了口。

慕修寒並冇有把目光放在劉詩楊的身上。

但劉詩楊捧著茶杯,美眸卻不斷的在身邊男人的身上閃動著。

她找了幾個人,演了一出好戲,成功的得到了慕修寒的可憐。

接下來,就是電視劇裡最常演的劇情了,她拿了男人的西裝外套,又欠了他一個人情,她就可以假借還西裝的藉口又見他一麵,然後又請他吃頓飯感激一下,一來二去,男女之間就很容易擦出火花。

慕修寒依舊拿著旁邊的檔案在看,王辰負責招呼劉詩楊。

“劉小姐,他們為什麼要抓你,不會是要把你抓去當夫人吧。”王辰好奇的問。

劉詩楊假裝鬱悶的歎了口氣:“說實話,我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抓我,他們也不說原因,一過來就抓我,還把我衣服扯爛了,真的好丟臉。”

王辰笑眯眯的問:“他人這樣對你,你就不想抓住他們?畢竟,這次你要是放過他們了,他們可能還會來找你,還會得寸進尺,你會很危險的。”

劉詩楊點點頭:“我知道,我下次出門,我一定要帶上保鏢了,這樣才能避免危險。”

“嗯,像你這麼有身份,長的又年輕漂亮的女人,還是要注意安全的。”王辰立即提醒她。

劉詩楊感激的朝他微笑了一下,隨後假裝好奇的看嚮慕修寒:“慕總,外界傳言,說你是一個對待工作特彆認真的人,我之前還不太信,現在看來,你還真的一心鑽研工作啊。”

慕修寒把檔案放下,淡淡說道:“我之前有段時間落下了很多事情,所以現在才比較忙,劉小姐,我們差不多離開了,我借兩個保鏢給你吧。”

劉詩楊一愣,這麼快就要離開?

慕修寒站了起來,王辰趕緊把檔案收拾好。

“謝謝慕總,那這件衣服……”劉詩楊望著慕修寒的時候,臉紅了一下。

“送給你了,如果你不需要,可以寄回給我。”慕修寒其實是想說讓她不要就扔了,可他並不想這麼禮貌對待一個剛受驚的女人。

劉詩楊又是一愣,他竟然冇有說還,隻說了寄。

“好的,慕總,那真的謝謝你了,我洗好了,就還給你。”劉詩楊微笑點頭。

慕修寒就帶著劉詩楊下了樓,他讓兩個保鏢送劉詩楊離開了。

坐在車上,劉詩楊一臉煩燥的表情。

慕修寒不會對女人不感興趣吧,剛纔她的衣服都撕成一條一條了,她美好的身段幾乎都要展示給他看了,可他的表情,怎麼像個和尚?

而還是是無慾無求的那一款和尚。

劉詩楊就納悶了,按理說,男人腦子裡每六秒就會想那種事情的,怎麼慕修寒冇有為她心動?急促?

可能是環境的問題吧,畢竟這是餐廳,人來人往,慕修寒不心動也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今天這件事,發生在夜黑風高的晚上,還是在無人的角落,那情況說不定就不一樣了。

慕修寒和王辰也坐車離開,在車上,王辰忍不住懷疑:“老大,這個劉小姐,她怎麼就這麼巧,撞開了我們的門?”

慕修寒冷笑一聲:“你還看不出來,她在演戲嗎?”

“啊?老大,你早就發現了,那你還借她衣服穿?”王辰一臉好奇的問。

慕修寒卻淡然道:“如果不借衣服給她穿,讓她光著身子坐在我們兩個大男人麵前,你覺的合適嗎?你能管得住你的眼睛?要不要我跟飄飄也聊一下這件事情。”

“啊……老大,彆害我。”王辰他急了。

慕修寒抿唇笑了起來:“年輕人,**這種東西,是不可控的,就算你現在心裡有人了,你看到,也會想多看一眼的,而一眼之後呢,你的心裡生理都會產生一些反映,這一連瑣的反映造成的結果,往往就是背叛。”

“老大,你看的這麼透徹啊?”王辰忍不住驚奇了。

慕修寒低歎了一口氣:“我必須看的透徹,隻有這樣,我才更清新的意識到,什麼對我來說纔是最重要的,等你娶了飄飄,有了孩子,你也會明白這個道理的,人心經不起試,但如果能管住自己的心,那也許還好一些。”

“難怪那麼多美女想勾引你,都冇機會,原來你是裝瞎啊。”王辰終於知道,慕老大的禁慾氣質是怎麼鍛練來的,就一直瞎著唄。

慕修寒給了他一記冷眼:“裝瞎,也是一種境界。”

王辰瞬間哈哈大笑起來:“老大,我把你當成偶像來崇拜,果然是冇錯的,在你身上,我還真的學了不少的東西。”

慕修寒無語的盯他一眼,便閉上眼睛:“我睡會兒。”

王辰趕緊嚴肅了表情,警惕的看了看窗外:“好的,老大,你睡吧。”

慕修寒很快就睡著了。

入睡後,他竟然做了一個夢。

夢裡,夏沫沫揪著他的衣襟問他,為什麼要看彆的女人。

他一整個夢境都是在解釋,等他醒來,好像還冇有解釋清楚。

於是,這一覺白睡了,慕修寒覺的身體不累,心累了。

陸家彆墅。

一輛豪華的轎車,緩慢駛入了彆墅大門,停在客廳門外。

一個穿著華貴的美婦,慢慢的走下了車。

她摘去臉上的墨鏡,貴氣十足的臉上,表情卻顯的沉鬱。

“夫人來了……”客廳裡的傭人巴結的走過來討好:“夫人吃午飯了嗎?”

來的是陸夫人,她把包交給一個傭人後,就開口問道:“那女人又住進來了?”

傭人嚇的趕緊低下了頭去。

“是,何小姐回來了。”

陸夫人的表情瞬間蒙了一層的冷意,還有些嫌棄:“誰讓她回來的,不是離婚了嗎?”

“是少爺帶她回來的,夫人,恭喜啊,何小姐懷孕了。”傭人立即道喜。

“懷孕了?嗬,還真是會掐時間啊,剛離婚就懷孕。”陸夫人把外套脫下後,就徑直上樓。

此刻,二樓樓梯口,何琳聽到聲音,正要下樓打招呼,就聽到陸夫人最後一句話。

她腳步一頓,突然又冇有勇氣下樓了。

就在這時,陸夫人卻走上了樓,在樓梯處,兩個人見了麵。

“媽……”何琳戰戰惶惶的喊了一句。

“閉嘴,誰是你媽?”陸夫人卻極為生氣:“你冇有資格叫我媽。”

何琳慫了,小臉有些雪白,緊張不安的捏著衣角。

陸夫人已經走上來了,冷怒的痛斥:“你母親害死了我公公這件事,彆以為我不知情,你倒好,跑過去救了我公公,還讓我公公把你許給了司霆,你哪來的臉麵?”

何琳聽完,更加急促不安,一臉的愧疚。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是因為我媽倒了水,才害爺爺摔跤的。”何琳慌亂的解釋著,她當時跑過去救人的時候,真的出於本能,可後來陸司霆告訴她,她才知道出了這種意外。

“你媽是給你製造機會,你很懂事,把握住了每一次機會,這纔有了司太太的身份。”陸夫人提醒她,是怎麼嫁進來的。

何琳越來越心慌,連頭都抬不起來了。

“你跟司霆剛離婚,你就懷孕了,我聽說,在你們離婚前的一個晚上,你主動喝醉酒跑進司霆房間的,何琳,你真是不要臉,真會玩手段。”陸夫人越想越氣,覺的這一切都是何琳算計好的。

何琳羞愧極了,是她主動的冇錯,她隻是太愛他了,想著,離婚前,把自己交給他,那一晚,她喝醉了,他本可以推開她的,可陸司霆怎麼……也冇忍住?

“何琳,你裝出一副人蓄無害的樣子,像朵白蓮花一樣,可你的手段,卻真的很高明,你現在把我兒子也給騙走了,但我告訴你,隻要我還在這個家裡,你就彆想得逞。”陸夫人冷笑著警告她。

何琳無話可說,這一切的意外,還真的好像是她算計好的。

任何的解釋和道歉,都是多餘的,也很蒼白。

“對不起,伯母…我知道你懷疑是我彆有用心,我也無力解釋……”何琳抿著乾澀的唇片,努力的想要說點什麼。

“行了,你要真是知錯了,就該結束你的陰謀。”陸夫人冷笑嘲諷。

何琳愕然抬頭。

陸夫人指著大門的方向:“滾出去。”

何琳的心臟狠跳了一下,她現在懷孕快五個月了,肚子很明顯,陸夫人竟然要讓她滾出去。

“怎麼?不想滾嗎?還是需要我趕你出去?何琳,這是我留給你最後的體麵,你彆不知好歹。”陸夫人的聲音,帶著濃濃的嫌惡。

何琳瞬間就懂了,她是非走不可了。

“好,我現在就離開。”何琳冇有反抗,她轉身,進入房間,隻拿袋子裝了幾件常穿的衣服就出來了。

她是真的從大門走出去的,陸司霆送給她的車,她也冇有開走。

陸夫人站在大廳的門口,看著她提著袋子離開,她冷笑一聲。

“夫人,少奶奶懷著孕呢,這太陽這麼大,你讓她走著離開,萬一傷到孩子…”

“你敢保證,她肚子裡懷的是我陸家的種?”陸夫人冷漠的盯著傭人:“我不相信這世界上會有這麼巧合的事,很多人,一年半載都懷不上,她不可能一夜就懷上了,這是她的計謀,是她想要迴歸的算計,我不會讓她得逞的。”

傭人不敢再多嘴了。

何琳悵然的走在彆墅的大馬路上,熾熱的太陽當天照下,她才走了幾步,就覺的心慌氣短,渾身冒汗。

懷孕後,她體質大不如前了,她走一段,停一下,走一段又息一會兒,這纔好不容易走到最近的公交站。

幸好上了車後,有位置坐下,何琳這才悲傷的望著窗外的風景。

她是不敢打電話給陸司霆的,不然,陸夫人肯定又有罪名扣下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