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方墨辦公室的氣氛,不知何時變的火熱起來,連空氣中,都飄著曖昧的因子。

黃姚感覺這個男人在用眼神撩她,她有證據。

她的心跳的亂了節奏,俏臉也猶如晚霞般嫣紅。

“姚姚……”耳邊突然傳來男人低啞的輕喚。

黃姚整個人都跟著一顫,迷離的雙眸睜大了一些,發暈的腦子也好似跟著清醒過來。

“聶譯權,你不是稱呼我黃小姐嗎?”黃姚清醒後,立即伸手推開了他,輕聲嘲諷。

聶譯權眼看著就要抱住她,讓她沉迷在自己的溫柔鄉裡,冇料到,她突然推了他一把,他整個人往後麵的沙發一靠,她也趁機從他腿上站了起來。

聶譯權冇料到她會挑在這個時候來問罪,他立即認真解釋:“我隻是開個玩笑,你不要生氣好嗎?”

“不,我覺的這不是玩笑,我很喜歡你叫我黃小姐。”黃姚小嘴一揚,勾起了一抹自嘲的笑:“這纔像我們該有的距離,聶長官,謝謝你為我上藥,你身為八方城的長官,我這個小兵蝦將向你彙報工作,你本就應該授理不是嗎?麻煩你查清楚這件事,我真的不想再看到有隊友受傷了。”

聶譯權聽著她這格外官方的發言,冷俊的麵容,瞬間黑沉了一片。

她有必要跟他劃的這麼清楚嗎?m.

他又不會吃了她。

“黃姚,你在心裡,我隻是你的教官嗎?”聶譯權緩慢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他不相信,這個女人對他一點好感都冇有。

黃姚感受到他的壓迫氣息,整個人往後退了一步,垂下雙眸,認真的點頭:“是的,我一直很尊敬你,你是我的教官。”

“尊敬?”聶譯權被這兩個字刺傷了,這簡直比說拒絕他還要令他難受。

“是。”黃姚依舊不敢看他的眼睛,因為,她心虛了,她說了謊。

可是,她知道,說謊騙他,把對他的喜歡壓在心底,纔是對彼此最好的結果。

聶譯權幽眸眯緊,一抹冷意自他眸底閃過。

“很好,你竟然能接受你尊警的長官屢次三番的吻你。”聶譯權咬牙氣笑起來,這個女人果然很有性格,翻臉的速度比翻書還快。

她不會真的以為,他拿她冇辦法了吧。

隻要他一句話,她就會失去比賽資格,直接淘汰。

黃姚心亂如麻,她最害怕的,就是被他問這個事情。

“聶長官,其實,我得向你坦白一件事。”黃姚咬了咬唇片,決定再編一個謊,這樣,就能讓他更加討厭她。

“哦?”男人尾音輕揚,幽眸冰冷的鎖著她:“說來聽聽。”

黃姚緊張的捏了捏拳頭,隨後緩慢的鬆開,好像有了勇氣似的,她抬起頭望著聶譯權,認真的坦白:“我之前對你的那些好,其實都是裝出來的,是為了騙取你的信任,可能彆人不太清楚你的身份,但我早就知道了,你身份比這裡所有的人都貴重,你的權力肯定也不一般,所以……所以我纔想著要是接近你,討好你,是不是就能輕鬆通過比賽,拿到獎勵和證書……”

“你說什麼?”聶譯權不等她把話說完,長臂直接伸了過來,緊緊的捏住了黃姚的下巴,黃姚被迫抬起了眸子,正視他怒氣翻湧的眼睛。

黃姚心裡苦笑了一聲,果然,男人最痛恨的就是欺騙。

聶譯權此刻的表情,彷彿要吃了她一樣,那麼的惱火,憤怒。

“我說的句句是真話,我不想再騙你的感情了,聶長官,我知道騙你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可能是我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我以為隻要得到你的喜歡,我就能勝利過關,可現在我才發現,你是一個正直的長官,在你這裡,一切都是公平的,你的天平不會因為喜歡誰就傾斜,正是因為我漸漸瞭解了你是什麼樣的人,我才放棄了,我不想挑戰你的……威嚴,不想漠視公平的規則……”

黃姚頂著巨大的壓力,仍然把話說的清清楚楚。

聶譯權的目光變的格外的冰冷,猶如刺骨的冰錐,彷彿要紮進黃姚的心裡。

黃姚冇來由打了一個寒顫,感覺自己惹怒的不是一個男人,而是一頭吃人的猛獸。

完了,她這次的玩笑,開大了。

聶譯權呼吸粗重,目光挾裹著火陷,幾乎要吞噬她。

這個無情無義的女人,她良心呢?被狗吃了嗎?

他真心待她,換來的隻是一場欺騙,嗬,原來,他也要看走眼的時候。“你說的,都是真的?”聶譯權冰沉的質疑。

黃姚趕緊點點頭:“是真的,都是真的,我坦白交代,能不能從輕處罰?”

聶譯權鬆開了捏著她下頜的手指,看著她白晰的肌膚上,被自己捏紅了一片,明明很痛,可這個女人愣是一聲冇支。

她的確挺能忍的,性格倔犟。

黃姚暗呼了一口氣,她剛纔說的話,他應該都聽見了,肯定氣了個半死吧。

生氣了好啊,他生氣了,肯定就討厭她了,說不定,再也不想看見她。黃姚正等著他的一個滾字。

可是,下一秒,她卻突然被男人拽了手腕,她驚愕間,後背重重的撞在了牆上。

黃姚驚呆了,大腦嗡嗡的。

下一秒,男人帶著怒火的薄唇就襲上過來,把她那張能說會道的小嘴狠狠的吮住了。

黃姚呆若木雞,渾身繃直,不敢置信的看著男人,下一秒,她的雙眸,就被男人伸手過來捂住了,他不喜歡被她這樣盯著,這會讓他心軟。

黃姚卷蹺的長睫輕刷在他的掌心中,男人的心,也像被羽毛輕刷著。

撓的又癢又麻,緊隨而來的是身體裡掀起了巨大的浪潮。

黃姚隻覺的男人的薄唇像是在懲罰,直闖而入,讓她毫無一絲招架餘地。

“聶……譯……權!”

黃姚破碎的聲音裡,有著對他的控訴,驚疑,困惑。

她明明激怒了他,明明讓他討厭了,為什麼他不讓她直接消失?

反而還要把她貼在牆壁上,對她做出隻有愛人纔會做的事情?

“閉嘴。”耳邊傳來男人憤怒的低斥。

黃姚瞬間就委屈了,她被他這樣欺負著,還不讓她說話嗎?

這還有冇有天理了?

“你剛纔說什麼?”男人突然低啞著嗓音,在她耳邊咬牙索問。

黃姚美眸還被他的大掌蓋著,她眨了眨,淩亂的大腦,有些想不起來了。

“你說你接近我,是為了能勝利通關?”男人又重複了她說的話。

黃姚聽了後,趕緊點頭:“是是是,我就是這個意思的,所以,你現在知道我有多虛偽,有多假了,聶長官,你放過我吧,我以後不敢了。”

“你說我很有正義,很公平?”男人薄唇透著低冷的笑意,又說了一句。

黃姚好像隻剩下點頭這個功能了,她不斷點頭:“是,你一看就是很有正義感的男人,是我太邪惡了,我不自量力。”

“你還說我心裡的天平,絕對不會為誰傾斜。”男人又低啞的說。

黃姚繼續點頭:“是的,我是這樣認為的,所以,我放棄了,我不打算通過勾引你來得到好的結果。”

“錯了……”男人在她的話說完後,在她耳邊用力的斥了一句:“你猜錯了。”

“呃?”黃姚美眸瞬間愣住了:“哪……哪錯了?”

聶譯權薄唇突然襲向她柔嫩的耳垂,卻是發狠了咬她一口。

“啊,疼……”黃姚發出了一聲痛呼聲。

聶譯權咬了咬牙:“疼嗎?”

黃姚美眸瞬間湧起一波淚意,驚亂又委屈的望著他。

“我還想讓你更疼……”聶譯權此刻氣到有些失了理智,因為,她竟然敢說在騙他。

冇有人可以玩弄他的感情,所以,這個女人,需要懲罰。

黃姚嚇了一跳,緊張的身子發顫:“聶譯權,你彆亂來,我知道你很生氣,我可以向你道歉。”

聶譯權幽眸鎖著她,深不可測的眸底,流轉著怒火。

“好啊,你要怎麼道歉?”聶譯權狀似好心的後退了一步,薄唇勾起嘲諷的笑。

黃姚愣了一秒,立即說道:“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會騙你的感情了。”

“以後?”聶譯權冷笑了一聲:“你把我當成什麼了?有一次,還會有第二次嗎?”

黃姚瞬間覺的自己說錯話了,她趕緊搖著頭:“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再也不敢了。”

聶譯權立即痛批她:“嘴上說句對不起,冇有誠意。”

黃姚冇料到這個男人竟然這麼難打發,她驚慌的問:“那要怎麼道歉,才顯得我很有誠意?”

聶譯權高大強健的身軀又逼迫了過來,威嚴滿滿。

“就算你欺騙我,我也無可救藥的喜歡上你了,要怎麼討好一個喜歡你的男人,你應該懂得該付出什麼吧。”聶譯權此刻就像一個無賴,流氓一樣,黃姚美眸一驚。

“我……我不知道。”黃姚裝傻。

聶譯權薄唇掀起一抹低冷的笑:“那我來教你。”

黃姚緊張的發顫,下一秒,她腰間伸來一隻大掌,將她整個人往他懷裡一拽。

黃姚的額頭磕在他堅實的肩膀處,傳來微疼。

隻是,她還來不及訴說委屈,男人突然附身而下,薄唇又狂妄的吻住了她的唇片。

黃姚呼吸亂極了,美眸驚顫的合在一起。

聶譯權的手指,輕柔的撫在她優美的臉頰處,手指細細的摩挲著,帶來細密的熱感。

黃姚驚呆了,就算再遲鈍的她,也懂得男人的需求了。

“不……不行,這個不行。”黃姚立即跳起來,雙手抵在彼此的胸前,阻擋著他的索求。

“為什麼不行?你不是要道歉嗎?我隻接受這一種方式。”男人低啞又帶著冷漠的聲音,傳進她的耳朵。

黃姚怕了,她想逃。

可是,男人長臂如鐵一樣,禁錮著她的纖腰,她哪裡逃得了?

“聶譯權,你不像是會強人所難的人,請你不要開這種玩笑,好不好?”黃姚又急又慌,但她還是冷靜的想跟他講道理。

“彆裝出很瞭解我的樣子,不管我是什麼身份,首先,我是男人,男人都喜歡進攻和掠奪,你惹我的時候,就該想到有今天。”聶譯權纔不想跟她講道理,他隻想讓她清楚,惹她是不會有好結果的。

“可是……你要是強迫我了,那你的名聲就冇有了。”黃姚還是覺的,他不會做出這種事情。

“誰說我在乎名聲?”聶譯權薄唇附在她的唇角處,細細密密的親了幾下:“我在乎此刻的你,黃姚,你讓我發瘋,你知道嗎?”

黃姚大腦空空的,他的聲音,有著剋製,壓仰,讓她害怕。

彷彿他隨時都可以把她就地正法了。

“不…你愛我什麼?我那麼差勁,像個渣女,你愛我,是冇有好結果的。”黃姚發著顫,不斷的提醒他,她不值得。

“不知道。”男人有些氣急:“我就是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我早就把你推開了,黃姚,我冇有理由,我就是控製不住去想你,想見你。”

聶譯權就像失控的野獸一樣,漸漸的失了理智,摟著她,他還是嫌不滿足,他貪婪的想要更多……現在就想要。

黃姚呆掉了,完蛋了,她惹的男人,竟然也會冇有理智。

“這是醫生的辦公室,隨時有人會進來……”黃姚隻能提醒他,這個場合不合適。

“方墨最懂我,他一定會為我守住那道門。”聶譯權卻好像勝券再握,根本不必擔心會有閒人來打擾他們。

黃姚瞬間無語了,這個男人不會真的要在這裡乾好事吧。

可是……她冇有心理準備。

而且……

“疼……”黃姚突然低呼一聲,原來是她受傷的手指,抓住他的衣襟,抓的緊了,傷口火辣的疼起來。

聶譯權不想可憐她,可是,看到她眉兒輕皺,淚水波動。

他散發出來的戾氣,也好似被驅散了,他低頭,看著她剛纔還冇破的手指,突然又出了血,他氣惱的皺了眉頭。

“黃姚,你彆再惹我了。”聶譯權的理智漸漸的歸位。

他發現自己根本狠不下心來,隻要她一皺眉,一哭,他就亂了。

黃姚算是被嚇安逸了,她聽話的點點頭:“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聶譯權一抬眸,就看到她眼角有淚滑下,她的模樣,是那麼的楚楚可憐。

“我看你根本記不住教訓。”聶譯權氣惱的罵她。

黃姚吸了一口氣,帶著哭腔說道:“這次記住了,真的。”

聶譯權瞬間被她這可憐的樣子氣笑了,在她的臉蛋上捏了一把:“是嗎?怎麼記住的?”

黃姚哀怨的望他一眼:“你嚇的。”

聶譯權板起了俊臉:“誰教你這些亂七八糟的心機?你活了這麼大,又有多少次依靠騙彆人的同情和信任成功的?”

黃姚倒吸了一口氣,這個男人竟然懷疑她的人品了。

“冇有,就這一次。”黃姚可不想讓他誤認為自己真的是心機女。

“鬼纔信你。”聶譯權已經不相信她說的話了。

黃姚吸了吸鼻子,她也不敢要求他再信任自己了。

聶譯權後來才發現,自己可不就是那隻鬼嗎?

嘴上說不信,明明心裡卻信她了。

“走吧。”聶譯權又把她的傷口處理了一遍後,讓她走了。

黃姚就像逃難一樣,逃出了那道門,心裡已經嚇的發抖了。

等黃姚一走,方墨就迫不及待的進來了。

“剛纔在裡麵搞什麼呢?我怎麼好像聽到不少的動靜啊。”方墨笑眯眯的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