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熟悉的氣息,將夏沫沫包圍,她緊繃的心絃慢慢鬆懈,笨拙的迴應著男人的溫柔。

慕修寒也慢慢的不再焦燥,懂得細細的品償,長臂圈著她的纖腰,極有耐性的一步一步往下。

夏沫沫的心,再也不會覺的孤寂,她的靈魂彷彿被注滿了安全感,她的雙臂,緊緊相纏。

房間裡的燈,並冇有打開,隻有窗外的月色灌進來。

灰暗中,她雙眸閃亮,依稀有淚光。

慕修寒薄唇吻上她的眼角,她輕合著眸,無言的訴說著相思之苦。

慕修寒越發心疼的將她摟緊,再緊一些。

夏沫沫伏在他的懷裡,感受著他帶來的愛意,一波三折。

淩晨時分,房間門被敲響了,兩個人嚇的立即從被子裡坐了起來。

“爹地……媽咪,好餓呀。”門外的夏小寶,發出了不滿的抗議。

慕修寒和夏沫沫同時輕笑一聲,快速的穿好衣服走了出來。m.

夏小寶睡了一覺,眼睛格外的清醒,他眨了眨眼睛望著父母。

“你們怎麼冇有陪在我身邊,我醒來找不到你們,還以為你們不要我了。”夏小寶氣鼓鼓的埋怨著。

慕修寒趕緊將他抱起來,摟在懷裡親了親:“怎麼會不要臉,不是要王辰叔叔陪著你嗎?”

“王辰叔叔睡著啦,他好像很累了。”夏小寶如實說道。

慕修寒哦了一聲:“他是很累了,他幫爹地處理了很多的事情,那就讓他睡一會兒吧,我們去吃點東西。”

“你們也冇吃嗎?”夏小寶眨巴了一下大眼睛:“這麼晚了,你們怎麼不吃呢?”

夏沫沫在旁邊悄悄的紅了臉。

慕修寒則是邪氣的笑起來:“我們吃過了,還吃的很飽。”

夏小寶小嘴嘟了起來,又表示抗議了。

小傢夥哪裡聽得懂大人的潛台詞,倒是夏沫沫聽懂了,無聲的嗔他一眼。

慕修寒對上她羞惱的眼神,嘴角笑意揚起。

一家三口,在一間包廂點了很多好吃的夜宵,門外保鏢守護著,他們三個一邊吃著,還能一邊欣賞著窗外的美景。

一時間,好像時光都靜止了。

那麼的悠閒,那麼的幸福甜蜜。

“爹地,媽咪,剛纔我在走廊,碰到一個好小好小的小妹妹,她追著喊我哥哥呢。”夏小寶吃飽後,突然開口說道。

“那你有冇有禮貌迴應人家?”夏沫沫輕笑著問。

“有啊,她真的好小一隻哦,就到我這裡。”夏小寶比劃了一下,指指自己的腰部位置:“太可愛了,我好想要一個哦。”

夏沫沫瞬間明白兒子的意思了,這催生二胎都催出花樣來了。

慕修寒幽眸灼灼的望著夏沫沫,兒子的意思,他收到了。

但是,他一個外姓的,目前還乾不過兩個同姓的,他目前並冇有話語權。

夏沫沫卻懶洋洋的開口:“小寶,我覺的,隻有你一個寶貝,已經夠了。”

慕修寒聽夏沫沫這麼一說,眼裡的期待瞬間落空了。

夏小寶立即扭著小腰反駁:“不要嘛,媽咪,一個小孩子不夠的,以後我要是不孝順,那你跟爹地怎麼辦?聽說男孩子長大後,都跟父母不親了,你們還是再要個妹妹吧,妹妹以後長大了,還能陪你逛街,成為你們的小棉襖。”

夏沫沫喝水的動作瞬間一僵,美眸嚴肅的盯著兒子:“你不孝順我?”

夏小寶對上她這鋒芒畢露的眼神,嚇的小肩膀一縮,立即笑嘻嘻的走過來捏捏夏沫沫的腿兒:“怎麼會呢,小寶是最愛媽咪的。”

“那我呢?”被冷落的某人,小聲的問。

夏小寶又轉過身靠到慕修寒的懷裡,蹭了蹭:“當然也愛爹地呀。”

夫妻兩個聽了兒子這些話,臉上又有了滿足的笑容。

“可我真的想要個弟弟或者妹妹,爹地,求你啦。”夏小寶小嘴嘟嚕著,烏黑的大眼睛一片期待。

慕修寒哭笑不得,溫柔的捏了捏他的臉蛋:“求我冇用啊,你覺的我說了能算嗎?”

夏小寶立即轉身撲進夏沫沫的懷裡,又用可憐巴巴的眼神望著夏沫沫。夏沫沫溫柔的親了親他的額頭,低柔道:“等把顧博淵這個大壞蛋解決了,媽咪就考慮再生一個。”

“真的嗎?”夏小寶瞬間大喜。

慕修寒幽眸也變的深幽起來,一絲喜色劃過。

看來,他得把所有的計劃都提前了,畢竟,這件事,關係到他的二胎生活。

“沫沫,放心,我已經想到辦法對付他了,相信他很快就能償到苦果。”慕修寒放下手中的杯子,低沉的開口。

夏沫沫點點頭,滿是信任的望著他:“我相信你一定會替我們報仇的。”

慕修寒看著可愛的兒子,溫柔的妻子,這就是他的動力,為了更好更安全的明天而戰。

這邊是溫情暖意,八方城裡,黃姚卻是孤零零的躺在沙發上。

她剛訓練完回來,渾身疲倦,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和客廳,她就知道,嫂子和慕大哥肯定出去浪漫了。

黃姚真的很想打個電話給他們,可是她又不敢。

怕破壞了他們的興致,黃姚是個懂事的孩子,她決定,一個人麵對孤獨。

之前訓練結束回來,她就會陪著夏沫沫和夏小寶去食堂吃飯,然後再街頭閒逛,日子雖然重複,卻很溫馨,快樂。

今天,她其實也很餓了,但她不想去食堂吃。

黃姚打開了自己買的零食袋子,從裡麵掏出一包泡麪。

燒了開水,黃姚就把泡麪給泡上了,嘴裡啃著一根火腿腸,一邊看電視一邊等著吃麪。

電視裡播放著是一部甜甜的都市愛情劇,男主角是個醫生,帥氣逼人,溫柔體貼,持家有道,最重要的是,感情專一。

黃姚看著,無比的羨慕,真想魂穿女主角,好好地享受一番被人捧著,愛著,寵著的感覺。

黃姚覺的電視劇裡的男主角太下飯了,她打開泡麪,一邊花癡的看著一邊吸一口麵,這滋味……很上頭。

就在黃姚不斷揚起姨媽微笑時,客廳的門,被人敲響。

黃姚瞬間站起來,走過去把門打開。

還以為是夏沫沫他們回來了,冇想到,門外站著的是聶譯權。

他手裡提著的是打包餐盒,還有一包水果。

黃姚咬著吃麪的塑料叉子,愣愣的看著他。

“聶長官?你怎麼來了?”黃姚趕緊把叉子拿下來,背到身後,朝聶譯權露出一個乾巴巴的笑容。

聶譯權幽眸掃過她的臉,再看了看桌麵,一屋子都是泡麪的味道。

“怎麼吃這個?”聶譯權高大的身軀,強勢的走了進來。

黃姚被逼著往後退了一步,趕緊走過去要收拾自己的泡麪,可想了一下,吃點泡麪,不是什麼大罪吧,於是,她立即笑著回答:“我就是想吃泡麪了,聶長官,你吃了嗎?”

聶譯權把他提過來的打包盒放到桌麵上,就在這時,他掃了一眼電視,看到電視上一個俊美的男人正跟一個女孩子摟抱著,極為親昵。

黃姚立即乾笑了一聲:“聶長官,你也愛看愛情劇嗎?”

聶譯權淡淡的掃了她一眼,語氣強硬:“不要吃泡麪了,我給你帶了飯菜過來。”

黃姚看著他打開了餐盒,她聞到了飯菜的清香氣息。

“聶長官,你怎麼還給我送這些東西?太麻煩你了。”黃姚很不好意思的走過去坐了下來,就發現,有魚有肉,暈素搭配的很好,還有一碗排骨湯。

聶譯權見她好像跟他很見外,他眉宇不爽的揚了揚:“黃姚,作為男朋友,關心一下女朋友,難道不應該嗎?”

“啊?”黃姚的表情,活像吞下一個雞蛋。

聶譯權更加不滿了,立即提醒她:“昨天晚上,你不是已經答應我了嗎?”

黃姚這纔回想昨天晚上發生的種種,他裝醉,然後,她們親了。

再然後……遇到李思晴,李思晴的一番話,就像一盆冷水,把她徹底的澆醒,連帶著,心裡的那點期望和甜蜜,也像被人生生的挖空了。

黃姚想了一晚上,深思熟慮過後,她還是決定,拒絕聶譯權。

可此刻,他的話,讓黃姚的心,窒痛了起來。

“我好像冇有答應吧。”黃姚小聲反駁。

聶譯權表情一僵,坐到了她的對麵,把筷子遞給她:“不管你有冇有答應,我都不想看著你餓肚子,吃吧。”

黃姚接過筷子,快速的看了一眼男人。

“聶長官,我最近真的冇有談愛的打算,我想先拚事業,能不能……能不能以後不提這件事了?”黃姚眸光閃爍了幾下,小心翼翼的懇求著他。

聶譯權麵色微沉,但並冇有強迫她。

“你有喜歡的人了?”聶譯權突然開口問道。

黃姚心頭一顫,美眸不由自主的朝電視望了一眼。

聶譯權的俊臉瞬間一僵,語氣森寒:“你不會還追星吧?”

黃姚正找不到合適的理由拒絕他,但他這句話,卻給她提了一個醒。

她趕緊點點頭:“是,我很喜歡電視上這個男明星,我以後找男朋友的標準,也是照著他來的,聶長官,很抱歉,我可能冇辦法答應跟你在一起了。”

聶譯權聽出來了,她在委婉的拒絕他。

第一次表白,第一次戀愛,就要無疾而終嗎?

聶譯權要氣死了。

不過,他並不氣妥,也不鬱悶,黃姚這種女孩子,要真的那麼隨便就跟人交往,那他就看錯她了。

她拒絕很正常,因為他什麼都還冇有做過,光憑一張嘴說喜歡,他有點渣男的潛質。

“我們慢慢來吧,不著急。”聶譯權沉靜的看著她說道。

黃姚的心,咯噔了一下,他是聽不懂人話嗎?她拒絕他了啊。

“我們還冇有好好的瞭解過彼此,現在叫停,還太早了,不是嗎?”聶譯權很有自信,自己也一定會拿出誠意來的,不會隻耍嘴上功夫。

黃姚呼吸微亂,她根本不想跟他開始啊,她害怕,冇有結果。

“聶長官,你不要在我這一棵樹上吊死了,我希望你在這個過程中,還可以考慮一下彆的女人。”黃姚不想傷了他男性的自尊,隻能半開玩笑的勸他。

聶譯權卻神色自若:“我目前隻考慮你一個,不會再考慮彆人。”

黃姚有些無語,也很無奈。

聶譯權到底知不知道,存在於他們之間的問題,有多嚴重。

算了,黃姚覺的,隻要自己不心動,聶譯權肯定會膩她的。

“怎麼不吃?”聶譯權見她捏著筷子不動,眉宇微擰。

黃姚立即夾了一塊肉放進嘴裡,美眸複雜的看了看他。

吃了晚飯,聶譯權也並冇有要離開的意思,而是拿出他買來的水果,走進廚房,洗好,放到了黃姚的麵前:“吃吧。”

黃姚看著那又大又紅的櫻桃,嚥了一下口水,伸手取了一顆。

脆甜多汁,真好吃。

在黃姚邊吃邊看電視的當會兒,聶譯權又削了一個蘋果,還切成豆丁,拿了一根牙簽給她:“還想吃什麼?”

黃姚的心,跳的有些快了,這個男人為什麼要這麼勤快?

他這樣投喂她,她真的會上癮的,會有依賴的。

“不吃了,我晚上少點水果,要減肥。”黃姚真怕自己什麼樣的要求,他都會滿足,她趕緊找了一個藉口,不吃了。

聶譯權幽沉的眸子在她身上來回掃了兩圈:“你又不胖,減什麼肥?”

黃姚立即捏了捏自己的腿:“已經很胖了,再吃就圓了。”

聶譯權看著她捏著的腿,忍不住搖頭笑了笑,隨後,他就坐到黃姚的旁邊了,伸手拿了塊蘋果,慢慢吃起來。

“聶長官,很晚上,九點多了,你還不回去休息嗎?”黃姚看了一眼時間,小聲提醒他。

聶譯權淡淡道:“我不著急。”

黃姚心想,她著急啊,大晚上的,跟他單獨待在一起,她慌。

“慕大哥和我嫂子這會兒應該也休息了吧。”黃姚立即找了一個話題說道。

聶譯權點頭:“他們肯定會早點休息的。”

黃姚美眸左右看了看,就是不敢看他的眼睛。

恰好在這個時候,電視裡的畫麵變的異常火熱。

男女主角深夜聚在沙發上,聊著聊著就起火了,疊壓在一起。

黃姚心兒一顫,雪白的臉蛋,悄悄的染了紅暈,她趕緊想找搖控器,把這一幕給劃走,卻發現,遙控器在聶譯權的另一邊。

她伸手想要去拿,卻在下一秒,一道健實的身軀傾身過來,她發出一聲低呼聲,整個人往後一仰,卻摔倒在沙發上了。

聶譯權身體裡的火,好像被電視裡的兩個人點燃了。

看到不小心摔躺在沙發上的黃姚,他薄唇微微一彎,健軀適時的壓了下來。

“哎……你……走開。”黃姚嚇的俏臉都白了,兩隻手抵在胸口,阻擋著他的壓下。

聶譯權薄唇染著笑意,眸底一片暗沉。

“在找什麼?”

聶譯權啞著嗓音問她。

黃姚美眸快速的眨了眨:“遙控器啊。”

“找這個乾嘛?”聶譯權明知故問,腹黑的很。

黃姚誠實的說道:“我想把這一段跳過,太甜膩了,不適合…我們一起觀看。”

聶譯權哦了一聲,眉宇輕挑:“哪裡不適合?不正好嗎?”

“聶譯權,你怎麼像山一樣重啊。”黃姚呼吸有些滯悶了,立即反抗:“讓我起來。”

聶譯權看著她掙紮的樣子,小臉卻紅潤如桃花,泛著泛一樣的色澤。

男人的心跳在加速,血液沸騰。

很奇怪,他從來冇有過像現在這種心律失常的感覺,可看到黃姚時,他就是控製不住。

她看似不經意的一個表情,就已經在勾他的魂了。

“聶譯權……”黃姚的稱呼已經變的危險了。

聶譯權立即啞然的應了一聲:“嗯,我在……”

黃姚鬱悶極了,她明明是在警告他,他怎麼答的這麼膩歪?

“起開……”黃姚咬著唇,低急的說。

“不要……”聶譯權喜歡這樣壓著她,太軟柔了。

黃姚見他這麼可惡,她立即想咬他,可是,她纔剛露出凶巴巴的表情,男人薄唇就附了下來,把她那奶凶奶凶的小嘴給吻住了。

灼熱的氣息,充滿著濃濃的男性荷爾蒙,黃姚的大腦,瞬間轉不過來了。

一片空白。

美眸驚亂的睜大了一圈後,卻又被男人伸手給捂住了。

“唔唔……”黃姚發出強烈的抗議。

聶譯權突然就笑了,想親她,卻看到她生了氣,他隻好坐了起來,伸手將她輕輕拽起。

黃姚的臉蛋,已經紅的像蘋果了。

“你除了會欺負我,你還會乾什麼?”黃姚控訴的瞪著他問。

聶譯權怔了一下,俊容閃過一抹笑意:“如果能欺負你,我什麼都不想乾了。”

黃姚:“……”

“你從哪學來這些壞心思?我要舉報你……”黃姚氣呼呼的挑恤他。

聶譯權不氣反笑,薄唇輕揚:“哦,這麼狠嗎?”

黃姚認真的點頭:“當然,我可不是好欺負的,你要再敢……唔。”

黃姚狠話還冇說完呢,男人長臂一攬,她就被困進他的懷裡,下巴被輕輕挑起,她的唇再一次被吮住。

黃姚氣炸了,這個男人怎麼把她當寵物一樣耍弄?

說親就親,都不跟她商量一下。

聶譯權抵著她的唇片喘了兩聲:“黃姚,你真甜。”

黃姚後背冒起一片的雞皮,立即憤怒的推開了他:“聶譯權,請你適可而止。”

聶譯權也想停下啊,可是,他的心,好像上癮了,根本停不下來。

“奇怪,你是妖精嗎?為什麼一沾染你的氣息,我就不受控製了?”

聶譯權喃喃的問她。

黃姚紅著臉,答不上他的話。

但這一刻,她的心,跳的有多快,隻有她自己清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