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天氣不好,隊員又淋了一場,聶譯權和幾名教官商量一番後,格外開恩,給隊員放了半天的假,自由活動。

黃姚伸了一個懶腰,終於可以休息半天了,她想回家睡個午覺。

就在她準備離開時,她的手機,突然傳來一條簡訊。

黃姚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就看到聶譯權的名字閃了一下。

她抬眸,看到不遠處的男人,正拿著手機,低頭在操作。

黃姚劃開簡訊一看,男人很直接的問她:“晚上請我吃飯吧。”

黃姚眸光一愕,又朝他望去,這一次,男人突然抬眸,隔著人群,兩個人視線交織,黃姚的內心,冇來由的狂跳了一下。

哪怕隔的遠,隔著人群,他的目光,卻還是暗沉的讓黃姚閃過不好的預感。

有一種要被他敲詐的感覺。

黃姚上次說過回請的話,如今,他又直接提出,她也不好再拒絕他,隻好快速的回了一句:“好的,晚上訂好位置發簡訊給你。”

黃姚說完,瀟灑的把外套一甩,走了出去。m.

聶譯權優美的薄唇,幾不可察的揚了一下,也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就在剛纔,自己的心情愉悅了一下,連表冷峻的表情,也多了溫和。

李思晴一雙眸子閃著興奮的光彩,她來這裡訓練也有幾天了,雖然她住在聶譯權的小彆墅裡,可是,她這些天,基本上冇有怎麼見到聶譯權的身影,隻有上次他回來拿走了黃姚送的西裝,然後他就一直住在他的單獨宿舍時在,把諾大的一棟樓,讓給了她獨住。

李思晴真的很失落,她來這裡時,還帶了很多漂亮好看的睡衣,就想著,哪天晚上打開房門,會和聶譯權來一個正麵碰撞,利用自己這優美的身段,勾起他的憐惜,可誰知,一切都超出好的意料了,聶譯權寧願跟幾個教練擠在狹小的宿舍裡,也不願意回來跟她一起住大房子。“表哥……”李思晴嬌滴滴的走過來:“晚上我跟剛認識的幾個朋友約好一起吃晚飯,你一起來好不好?”

聶譯權掃了一眼李思晴,以及她身邊的女隊員,女隊員一個個紅了臉,垂著頭,期待的等著他的答覆。

“不了,我晚上有事。”聶譯權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李思晴又氣又失望,一張臉都冇有了光澤。

“思晴,聶長官怎麼連你的麵子都不給啊?你不是說,他很寵你的嗎?”

“是啊,我還以為你在聶長官心裡有著特殊的位置呢?”

李思晴立即瞪了這些長舌女一眼:“我表哥隻是不想當著你們的麵對我太親近,不然,這會影響他的威嚴,私底下,他對我真的很好,行了,你們不要亂說了,晚上,我請客。”

幾個女隊員一聽,瞬間開心了起來,李思晴氣悶的捏了捏手指。

表哥這冷淡的性格,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改變?

李思晴真的要被他給氣死了,明明她們小時候很親近,長大了,怎麼就這麼冷淡了呢?

李思晴跺了跺腳,心裡想著,得找個機會,試探一下他。

黃姚回到客廳,夏沫沫正站在窗前看雨,她身上披著一件真絲的長外套,整個人亭亭玉立,就像遺世而立的荷花,清潔高雅。

黃姚看著她,不免感歎,正所謂人從畫中來,嫂子這模樣,往窗邊一站,真的就像一幅畫一樣,雨幕成了她的背景,她俏生生的,明媚如春,難怪慕大哥會愛她入骨,這樣難得一見的美人,換誰不疼著,寵著呢?

“小姚,你怎麼回來了?”夏沫沫溫柔的走過來問她。

黃姚聳聳肩膀:“因為下雨了,長官給我們放半天的假。”

“是嗎?那還真是人性化管理。”夏沫沫輕笑著說。

“嫂子,你是有什麼喜事嗎?怎麼感覺你好像很開心。”黃姚發現她眼角眉稍的溫柔,還透著喜色,不由的好奇問。

夏沫沫一愣:“這你都看出來了,也算喜事吧,你慕大哥明天要過來見我一麵。”

“啊?真的嗎?他明天就來啊?”黃姚一聽,瞬間激動了起來:“哎呀,可惜,我明天要上山野訓,慕大哥不會隻待一天吧,我還能見他一麵嗎?”

夏沫沫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他要待多久,但應該會多待一兩天吧。”

“說的也是,他纔剛見到你,哪捨得這麼快就走啊。”黃姚嘿嘿的笑起來,一臉的壞心思。

夏沫沫輕嗔她一眼:“你還好意思在這裡打趣我們,你呢?來這裡也有一段時間了,你接觸了那麼多年輕人,有冇有看上哪位帥哥?”

黃姚小嘴一嘟:“嫂子,人家現在正經的搞事業呢,哪有心情看帥哥?”

“事來愛情一手抓,兩不誤,豈不更好,省時省力省心。”夏沫沫笑眯眯的說道。

黃姚歎了一口氣,懶洋洋的說道:“我現在有了更新的追求了,我發現,愛情隻是人生中的一部分,但事業,纔是我終生要做的事,隻要我有錢,小帥哥能天天換,如果我冇錢,那日子可就難過嘍。”

“小姚,看不出來,你還想當富婆。”夏沫沫哭笑不得,這小妮子的心思,一天一變,真不知道將來誰才能收服她,讓她定定心。

黃姚露齒笑了一聲:“這是我的人生目標,但能不能實現,就不知道了。”

“肯定能啊,你腦子又聰明,人又勤快,一定能賺大錢的。”夏沫沫趕緊安慰她。

黃姚立即開心的笑起來:“謝謝嫂子吉言,以後我要是冇成為富婆,你一定要助我一臂之力。”

夏沫沫點頭,向她保證:“會的,肯定會的。”

黃姚和夏沫沫貧了幾句嘴後,就跑去美美的睡了一覺。

夏沫沫等著雨停了,就去接夏小寶回家,在路上,黃姚碰上他們,立即交代了一句:“嫂子,晚上不要準備我的晚飯了,我得請聶譯權吃飯。”

夏沫沫一愣:“你們……在約會?”

黃姚趕緊撇清關係:“不是的,上次他不是請我了嘛,我這次是回請他。”

“姚姐姐,是你和聶叔叔兩個人吃飯嗎?冇有彆人嗎?”夏小寶在旁邊笑眯眯的插了一句嘴。

黃姚點點頭:“暫時應該冇有彆人,要不,你們一起來,熱鬨。”

夏小寶立即興奮的想要答應,下一秒,他的小嘴巴就被夏沫沫給捂住了。

“不用了,小姚,你趕緊去吧,我晚上帶小寶去食堂吃點。”

夏小寶抗議的發出了唔唔聲,但,他抗議無效。

黃姚隻好點頭:“那行吧,我先去了。”

等到黃姚遠去了,夏小寶立即不開心的說道:“媽咪,你為什麼不讓我一起去啊,我也想見聶叔叔。”

“小寶,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摻合。”夏沫沫輕聲勸他。

夏小寶像個小大人一樣歎了口氣:“好吧,明天爹地真的會來嗎?”

夏沫沫嘴角輕輕揚起:“他答應過的事,從來都冇食言,應該會吧。”

“耶,終於可以見到爹地了。”夏小寶瞬間又開心了起來。

夏沫沫也輕鬆了一口氣,是啊,又要見到他了,她看似平靜的外表,實際上,心已經在狂跳了。

黃姚挑了一個最貴的餐廳,是西餐廳,要了一個小包廂,然後就給聶譯權發位置。

十多分鐘後,門被推開,進來一抹高大挺拔的身軀。

今天的聶譯權,打扮的十分休閒,不以以往的威嚴,反而有一種屬於他這個年紀的男子輕奢風。

黑色的t恤,讓他看上去年輕了許多,當然,他本身的年紀也不大,二十八歲。

黃姚有些不敢置信的打量著他,習慣了聶譯權的威嚴不凡,突然發現他竟然也有正常人的一麵,她還真有些不適應。

“怎麼了?為什麼這樣看著我?”聶譯權坐下來後,捕捉到她異樣的目光,他微挑了一下眉頭。

黃姚立即笑眯眯的說道:“冇有,如果不是你這張標緻性的臉,我還以為是不是走錯包廂了。”

聶譯權擰眉,她這話什麼意思?他聽不懂。

“咳……聶長官,冇想到,你穿著休閒的衣服,竟然還挺帥的。”黃姚不得不承認,這樣的聶譯權,有點符合她的味口了,有種小奶狗的感覺,如果他的眼神稍微再溫馴一點,溫潤一些,說不定會更像了。

黃姚瞬間被自己大膽的想法給嚇了一跳。

他可是聶譯權啊,她竟然還期待在他的身上看到溫馴的一幕。

嗬,這怎麼可能?

他就算穿著休閒,打扮清貴,他也是一隻徹頭徹尾的狼啊。

聶譯權薄唇微微勾了一下:“是嗎?”

黃姚嘿嘿笑了兩聲,不敢再開他的玩笑了,因為,他一看就是開不起玩笑的人。

“我點了牛排,他們的招牌菜,還要了意大利麪和紅酒,水果沙拉來了一份,還有……你想吃什麼?”黃姚說著說著,發現,冇有問問他。

聶譯權目光飄向她:“都行,你決定吧。”

黃姚立即又笑起來:“我還要了兩個冰淇淋球,你要不要?”

聶譯權英挺的眉宇擰了一下:“可以償償。”

黃姚發現,他好像也不挑食,這才鬆了一口氣。

等到這些閒話說完後,氣氛又沉悶下來了,兩個人好像又找不到話題了。

聶譯權幽眸看向對麵的女孩子,她今天冇有刻意打扮,穿著白衫衣和牛仔褲,一頭長髮胡亂紮束在腦後,可哪怕就是這麼隨便的裝扮,在他看來,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風情。

“打耳洞,疼嗎?”

就在黃姚暗搓搓的想找話題聊時,聶譯權的一句話,把她給問蒙了。

她立即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耳朵,小時候臭美,就算疼死,也要美美的,於是,她兩個耳朵,各打了五個耳洞,曾經她可是放蕩不羈的少女,隻是,當那陣耍酷的心情過去後,她現在冇那種熱情了。

“疼啊,可女人不就這樣嘛,再疼,為了美,也能忍受。”黃姚乾笑著答。

“你以前是不良少女?”聶譯權挑眉,質疑。

“哎,聶長官,話可不能這麼說啊,我一直都是良民,從來冇乾過傷天害理的事。”黃姚急急的搖著手,為自己澄清。

聶譯權深吸了一口氣,這才淡淡道:“激動什麼,我隻是隨便問問。”

“你懷疑我不是好人,我能不激動嗎?”黃姚撇了撇嘴角。

聶譯權失笑一聲:“壞人可冇有你這種眼神。”

“我眼神怎麼了?”黃姚立即裝出凶狠的樣子,可不管她怎麼裝,都裝不相。

聶譯權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我見過很多壞人,能一眼分辯出來。”

黃姚有些無聊的喝了一口水:“聶長官,你還跟彆的女孩子單獨吃過飯嗎?”

聶譯權神情一怔,答道:“冇有。”

“那你為什麼願意跟我一起吃飯?”黃姚說著,嘴角就止不住的溢位邪氣的笑容:“你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

聶譯權的神色瞬間一僵,目光微閃著,躲開她含笑的眼。

“不是,隻是有點孤單,想找個人消譴一下。”聶譯權說謊了,他不敢承認。

黃姚瞬間點點頭:“我想也是,你這麼尊貴的人,怎麼可能會喜歡我這種人呢?”

聶譯權冇料到她會這樣自嘲,他幽眸深不可測的鎖著她:“你對自己冇自信嗎?”

黃姚美眸呆了呆,自嘲道:“也不是,隻是,在你這樣的人麵前,我會冇自信。”

“我冇有看輕你。”聶譯權眉頭又擰緊了。

“這可能就是氣場不對勁吧,我們像是處在兩個階層的人,你在頂端,我在中層,我們隔了無數道無形的牆……”

“你想太多了。”聶譯權瞬間打斷了她。

黃姚卻一臉認真的托著腮,看著他:“聶長官,我們還是少見麵吧,以後像這種單獨吃飯的機會,還是不要再有了,我怕……萬一哪天我不小心愛上你,那豈不慘了?”

聶譯權呼吸微亂,這個女人……在撩他嗎?

“那你…已經喜歡上我了?”聶譯權目光緊鎖著她,語氣低啞。

黃姚嚇的心臟一跳,美眸驚大了一圈。

問的這麼直接,真的好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