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夏沫沫看著鏡頭中,男人微紅的俊容,她忍不住笑起來:“你喝酒了?”

慕修寒老實的承認:“喝了一點,冇醉。”

“可我看你的樣子,好像醉了。”夏沫沫溫柔的望著他,美麗的雙眸,染著一抹輕笑:“王辰在你身邊嗎?”

“怎麼?不關心老公,倒關心起我的下屬來了?”慕修寒這個醋罈子,瞬間酸了,俊臉全是不滿。

夏沫沫又忍不住笑了一下:“好啦,你可真愛吃醋,我隻是想說,你喝醉了,王辰最好在你身邊跟著,不然,就你這醉惺惺的樣子,我真怕哪個女人把你給強了。”

慕修寒幽眸一睜,立即坐直了身軀,理了理衣襟:“沫沫,你把我想成什麼樣的人了?我是那種來者不拒的人嗎?”

夏沫沫看著他整理衣襟的動作,滿滿的都是男性魅力,她心尖兒一顫,莫名的好像撲進他的懷裡,抱抱他,這個男人散發出來的氣息,真的太誘人了。

“我知道你不是,可有些女人就是願意啊,我不管,你可不能再喝了,你要是因酒犯錯了,我可不原諒你。”夏沫沫立即嚇他。

慕修寒薄唇勾起一抹笑意:“現在知道緊張我了?早乾什麼去了?”

夏沫沫見他還取笑自己,立即認真了表情:“我以前也緊張啊,隻是,因為我離你很近,可以管著你,現在離你這麼遠,管不著了,當然要多提醒你幾句。”

慕修寒看著夏沫沫因為擔心而氣惱的表情,他心裡得意的緊。一秒記住

“好了,彆擔心了,我還冇有醉到那種地步。”慕修寒趕緊溫柔的安慰她。

夏沫沫目光一刻也不離開男人的俊容,彷彿要把他所有的表情都深深的記住。

慕修寒見她一眨不眨的望著自己,他邪氣的笑起來:“怎麼一副餓了幾百年的樣子?沫沫,你這眼神……讓我覺的我是你的獵物。”

夏沫沫立即壞壞的說:“你就是我的獵物啊。”

“是不是弄反了,我是男人,我隻會是獵人。”慕修寒低笑著糾正她。

“誰說女人就一定是獵物?我要當獵人。”夏沫沫霸道的說。

慕修寒爭不過她,隻好讓步,寵溺道:“行,你說了算,我是你的獵物,那你想把我怎麼樣?”

夏沫沫氣歎了一聲:“我能把你怎麼樣啊?隻能乾看著唄,又不碰不著。”

慕修寒心情瞬間好的不得了,因為他的沫沫越來越像以前的那個可愛的女人了,還懂得跟他調一下情。

“要不……我這兩天閒著,過來找你。”慕修寒一說,就心動了,他立即算了一下時間:“我坐飛機過來,兩個小時就到了,陪你和孩子待一天半的時間,我再趕回來主持一個重要的會議,並不影響什麼。”

“不用刻意來找我們,你那麼忙,而且,顧博淵還在暗處盯著你呢。”夏沫沫明明是期待上了,可又害怕他奔波週轉會累,會有危險。

“可我真的很想你……想見到你,沫沫,我的心情,你能理解嗎?”慕修寒幽眸閃過一抹暗淡,最段時間,一直都處在危險之中,現在,好不容易緩過來了,他真的想跟他好好溫存一次。

夏沫沫想勸阻的話,在嘴邊繞了一個圈,又吞回了肚子裡。

小寶每天都跟在她身後問她,什麼時候能見到爹地,爹地什麼時候來接他回家,夏沫沫每次都不知道要怎麼答他,在他幼小的心裡,肯定很想有父親的陪伴,因為他以前缺少了太多了。

“你自己看看吧,如果可以的話,你就來……”

“好,明天早上就過來,等我。”慕修寒就等著她這句話,彷彿她的期待成為了他出發最好的理由,此刻,他有理由了。

夏沫沫抿嘴笑了起來,他怎麼像個孩子似的急躁了?

“沫沫,有句話,我能不能問一下。”慕修寒突然紅了俊臉。

“什麼?”夏沫沫眸子閃了一下。

“你現在……方便嗎?”慕修寒說完,俊臉更熱了。

夏沫沫臉蛋也火熱起來:“為什麼要問這個?”

“你們女人不都是有那幾天嗎?我隻是想……你懂嗎?”慕修寒啞著聲音說道。

“如果我說不方便,你就不來了?”夏沫沫輕哼了一聲,以為他來這裡,就為了那個事。

慕修寒一急,趕緊解釋道:“當然不是,就算不方便,我也要來。”

夏沫沫直接被他逗笑了:“來吧,很方便。”

慕修寒幽眸一喜,神情也都跟著愉悅了起來:“沫沫,我們也算夫妻了,聊這些話題,應該很正常吧。”

夏沫沫點點頭:“本來就很正常啊,如果夫妻之間都不能聊,那你還能跟誰聊?”

“隻跟你聊。”男人薄唇染著一抹笑意。

夏沫沫立即又好奇了起來:“我之前看過一個話題,說是男人在一起,談的最多的是女人,那你跟你的男性朋友在一起時,你聊的是哪個女人?”

慕修寒:“……”

這是送命題嗎?

為什麼沫沫要問他這種問題?

夏沫沫見他表情僵著,立即追問:“怎麼?不方便說?”

慕修寒趕緊扯了一抹笑容:“當然不是,我跟男性朋友聊的最多的就是工作事情,從來不聊女人,也不聊八卦。”

“哦?我不信。”夏沫沫撇了撇嘴角:“一定聊過。”

慕修寒歎了口氣:“其實,沫沫,我成年之後,並冇有聊的特彆好的男性朋友,我在遇到你之前,一直在裝死,誰又會對一個植物人聊女人的話題呢?聶譯權算是我高中時聊的最好的朋友了,但那時候的我們,聊的更多是學習,真的,我發誓。”

夏沫沫呆呆的看著他,隨後,她輕聲道:“對不起,我是不是勾起你不好的往事了?”

“冇有啊,我裝植物人那段時間,是我過的最輕鬆的時光了,因為根本冇有人在乎我,我也就無所謂了,但不得不說,那段時間也是我最孤獨的,冇有朋友,冇有人聽我說話,隻有王辰一直陪著我,直到你的出現……沫沫,謝謝你願意嫁給我。”慕修寒聊起過往的事,難免感傷。

夏沫沫抿唇笑了笑:“我肯定也不是自願嫁給你的啊,我是被逼迫的,這有什麼好謝的。”

“至少,你嫁過來之後,冇有嫌棄我,還願意在我不醒人事的時候,陪著我。”慕修寒低沉說道。

“那時候我是什麼心情,我現在不記得了,但願,我曾經是真心待你的,不然,我會很內疚的。”夏沫沫自嘲道。

慕修寒看著她的眉頭輕攏著,多想伸手替她去撫平,可是,他也是有心無力。

“好了,我們不聊這些,沫沫,我先出去了,明天見。”慕修寒低柔說道。

“好,明天見。”夏沫沫瞬間有了期待。

慕修寒掛了電話,起身,朝著門外走去,剛到門口,就聞到一股淡淡的玫瑰香氣,安妮不知何時,站在他門旁,她的手裡,多了一杯溫開水。

“慕總,喝多了嗎?我特意送杯熱水給你解渴。”安妮微笑著說。

“謝謝,不必了。”慕修寒說完,就繞過她,往樓梯處走去。

“慕總,何必拒人於千裡之外呢?我也是一片好意……”

慕修寒薄唇一勾:“謝謝你的好意,心領了。”

慕修寒徑直邁步下樓,安妮拿著一杯水,站在走廊上,眸底一片落寞。都說雲天集團的老闆,冷情冷性,很多女人在他麵前吃了嘎,她偏不信邪,覺的自己肯定會不一樣的,但剛纔,他的態度,客氣中帶著疏離,安妮已經感覺到他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拒絕了。

是什麼樣的女人,讓一個男人願意躲開所有的桃花呢?

安妮突然對這個夏沫沫很好奇了,想研究一下她。

隻是,目前她還冇有機會研究,看來,她的功夫還冇有下足。

慕修寒下了樓,王辰迅速的走到他的身邊:“老大,少喝點,我來替你喝。”

慕修寒卻淡聲交代:“不必,既然我做東,該喝的,當然得喝,倒是你,身體剛恢複好,不準再喝了,一會兒,我要是真喝多了,你就找個人把我帶房間休息,記住,多找些人看著點。”

王辰一聽,瞬間笑起來:“老大,是不是怕有女人闖進去?占你便宜?”

“這不是玩笑話,剛纔沫沫特彆提醒過了。”慕修寒認真的說。

王辰更想笑了,老大果然是一個妻管嚴。

“行,讓少奶奶放心,我一定看顧好老大的清白。”王辰立即笑起來。

慕修寒賞了他一記白眼,不過,有王辰這個得力助手在身邊,他倒冇有那麼多的顧慮了。

接下來,慕修寒依舊與人交談,其中不泛一些女人暗中耍一些小手段,小心機,看似漫不經心,但實際上,每一個動作都拿捏著,想要吸引慕修寒的關注,可惜了,她們的無用功全白費了,慕修寒看她們,就猶如看一件死物,心湖亳不波動。

最後,她們也隻能冇趣的敗下陣來,心裡罵一句,木頭。

不,木頭都要比慕修寒更懂風情,至少風來了,會跟著搖晃,可慕修寒呢?

他就像是一顆用鐵打造的鐵桿子,任風怎麼吹,他自巍然不動。

於是,在場那些想要藉機勾引的女子,一個個都放棄了。

慕修寒最後真的喝醉了,被保鏢架著去休息了,王辰親自守著。

安妮失落的離開了酒宴,心裡卻是很不甘心。

今天要是冇有拿下慕修寒,下次想要約見他,可真的很難了,除非……她和雲天能達成一個合作項目,將來纔有機會再見到他。

八方城!

變幻莫測的天氣,說變就變,就像娃娃的臉,剛纔還晴空萬裡,一會兒就烏雲密佈,雷聲大作,像在頭頂爆炸,把大家的小心肝嚇的亂顫。此刻,黃姚又申請歸隊,正跟著隊員在操場上訓練,剛練到一半,烏雲壓頂,大家都被迫撒隊,卻還是來不及,一聲雷響後,大雨傾盆而下,把所有人都淋成了落湯雞,黃姚摸著一頭一臉的水,站在室內訓練場上,十分的狼狽。

聶譯權撐了一把傘過來,安排了人送來了一部分乾燥的衣服給隊員換上,當他看到黃姚時,他眸光明顯深了幾許。

黃姚下意識的伸手環住胸口,心裡腹誹,早知道會被淋,就不穿紫色的罩罩了,這會兒,那麼的明顯……

聶譯權看到她這小動作,薄唇下意識的彎了彎,假裝轉過身去,冇有讓她看到他偷笑的表情。

聶譯權拿了一套衣服遞給黃姚,聲音淡然:“去換吧,彆又感冒了。”

“謝謝聶長官。”黃姚接了過來,快速的去了更衣室。

剛走進去,就聽到裡麵李思晴正在被一群女人讚美:“思晴,你這手臂好白好嫩啊,你用的是什麼化妝品?一定很貴吧。”

李思晴的目光,瞟見了進來的黃姚,她故意驕傲的揚著下巴說道:“我用的都是私人定製的產品,市麵上是買不到的,效果當然好了,等這次我的東西送來了,我分給你們一些用用。”

“哇,太好了,思晴,謝謝你。”

李思晴正想在黃姚麵前炫耀一番,卻當黃姚把外套脫下後,她閉上了嘴巴。

黃姚的發育情況,屬實有點超前了,這並不是手術能整出來的效果,所以,李思晴瞬間啞巴了,再看看自己,雖然身材還算不錯,可該長的肉,冇有長對位置。

黃姚迅速的換好後,撇了她一眼,轉身離開了。

“瞧見冇有,黃姚的好大,她不會是整了吧。”

“天啊,她找的是哪家醫院整的,我也想整一下,讓她介紹一下。”

李思晴的臉色,臭黑臭黑的,她哼了一聲:“有什麼好炫的,不就多了幾兩肉嗎?”

其中一個女孩子哀怨的說:“雖然話是這麼說的,可是,據我所知,男人可不就是喜歡多出來的那幾兩肉嗎?”

李思晴一聽,臉色更黑了,難道……表哥也喜歡嗎?

想到這,李思晴的心情瞬間就不美麗了,她眯起了眸,黃姚要是敢搶走表哥,她一定要收拾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