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黃姚神情焦急的問他:“聶長官,你把我淘汰了嗎?”

聶譯權沉沉的看了她兩眼,答她:“是,你淘汰了。”

“為什麼啊?就因為我不小心掉隊了?”黃姚美麗的臉上閃動著驚訝。

“這還不夠嗎?所有參與的隊員,都應該拿到他們的隊章,你冇有。”

“就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嗎?我還想繼續參加。”黃姚垂下了頭,小聲懇求他。

聶譯權看著她小臉紅撲撲的,應該感冒還冇有好,他立即冷酷道:“這次的比賽,本著本平公正的原則,恕我不能給你放水。”

“可是……”黃姚眼尾瞬間一紅,想說什麼,卻又吞了回去。

聶譯權見她眼睛都紅了,想必也覺的委屈,他立即緩了語氣:“你感冒還冇好呢,彆到處亂跑了,回家好好休息。”

“我不要……”黃姚咬著唇片:“我還想回隊裡比賽,後麵的那些都是我擅長的,我覺的,我應該能通過比賽,聽說……比賽的獎金很豐厚,而且能拿到證書,這對將來我找工作,肯定很有幫助的。”

聶譯權看到她眼裡閃動著堅強和執著,他冷硬的心腸,莫名的軟了一下。

“你真的還想歸隊?”聶譯權發現,自己所謂的原則,在她眼眶泛紅的一瞬間,好像碎了。一秒記住

“嗯,想。”黃姚的聲音顯的格外的真誠。

聶譯權點了點頭:“好,我幫你申請,但能不能通過,我做不了主。”

“謝謝聶長官,希望會是好訊息?”黃姚剛纔還憂傷的小臉,這會兒瞬間因為開心而明豔,就連她哭紅的眼睛,都閃耀著光芒。

聶譯權無奈的歎了口氣,其實,這次的比賽他有一半的決定權,隻要他在上麵蓋個章,她就能回來,隻是,他並不想讓她知道他擁有這些特權。

“哎呀,我頭暈,我先回家躺著了,聶長官,我等你的好訊息啊。”黃姚緊繃的神經一鬆,身子一晃,隻覺的兩眼發黑,她迅速的緩過了神來,轉身就走。

她並冇有看到,男人虛空伸出來要扶她的手,聶譯權看到她幾乎暈倒,心臟一滯,又見她強忍著轉身離開,他伸出的手,捏了捏,收回。

顧氏集團!

顧西臣在國外一個項目需要他親自去談判,時間定為一個星期,所以,他要出差一個星期才能回來。

當他做這個決定的時候,俊美的臉上閃過一抹為難。

這意味著,他可能要跟淩妍和孩子們分開一個星期才能見麵。

可是,這個項目很重要,關係著公司未來的發展,他必須親臨。

夜晚,顧西臣帶著妻兒在外麵用晚餐,一家都是高顏值,讓服務員忍不住的低聲議論。

孩子們才四歲,都是調皮搗蛋的年紀,特彆是小淩菲,從小就不好好吃飯,雖然現在回到有錢的爹地身邊,每天山珍海味送到她小嘴邊,她也像小鳥吃食一樣,隻吃幾口就伸手把碗推開。

顧西臣看著明顯瘦弱於兩個哥哥的女兒,又心疼又憐惜,看到她不肯再吃了,他趕緊拿起了碗,拿勺子喂她又吃了一口。

雖然有專家說,孩子不吃就不要追著喂,這會養成壞習慣,可顧西臣卻認為,專家肯定也追著孩子餵過飯,他就理直氣壯的追著女兒又餵了半碗。

小淩菲一邊跟著哥哥玩玩具,一會兒張嘴吃一口,顧西臣蹲在她的身邊,貴氣十足的身影,看著無所不能,可此刻,卻被一個小女孩拿捏的死死的。

“外麵有個水池,有好多魚,我們去看看。”淩楓兩兄弟立即開心的說道。

“我也要去……哥哥,等等我……”小淩菲立即來了勁兒。

顧西臣端著一碗飯,趕緊跟著三個孩子出了包廂,他此刻,穿著一件黑襯衣,身姿挺拔修長,氣質優雅清貴,不過,手裡拿著一碗飯,不斷跟在女兒身上餵飯這一點,還真的像是把他從神壇拽回人間來了。

外麵有不少的家長陪著兒子在看魚嘻戲,驟然看到一個長的這麼俊美的男人,還在給一個小女兒餵飯,那滿眼的寵溺表情,瞬間讓在場的寶媽看直了眼。

一個個都羨慕極了他的妻子,嫁了這麼帥的男人,這個男人還這麼貼心負責,嘖嘖,上輩子肯定拯救了銀何係吧。

顧西臣其實是有點不好意思的,俊臉泛紅,但是,想到女兒瘦弱的樣子,他又覺的,麵子什麼的,不打緊,女兒的身體健康纔是最重要的。淩妍在陽台接了一個電話,走回包廂,看到老公兒子都不在這裡,她好奇失推開包廂門,就看到樓下的大廳中間,顧西臣帶著三個孩子在看水池裡的魚,他的手裡還拿著一碗飯,時不時趁機塞一口到女兒的嘴巴裡。

看到這一幕的淩妍,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

顧西臣有了孩子後,真的是越來越接地氣了,有他的分擔,她也輕鬆許多。

淩妍決定不打擾他們父慈子孝的畫麵,繼續回包廂吃飯了。

水池旁邊,小淩菲身穿著公主裝,瘦瘦小小的一隻,就像可愛的小精靈一樣美麗,突然,衝過來一個小男孩,看到淩菲很漂亮,他立即抓起她的手臂,揍過來想要親她。

顧西臣看到了,心臟一抖,幾步衝了過去,伸手擋住了那個想要親女兒的小男孩,嚴肅了表情:“小朋友,你家長呢,不可以亂親彆的小朋友,懂嗎?”

就在這時,一個老太太跑了過來,一把拽了小男孩的手:“又乾嘛了。”

“奶奶,這個小妹妹好可愛啊,我想親親他。”小男孩立即纏著老太太指著小淩菲說道。

顧西臣聽見了,二話不說,直接抱起女兒就走人。

自從他有了女兒後,看到哪個臭小子都不順眼,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回到包廂,顧西臣這才把女兒放了下來,身後跟著的兩條小尾巴也進來了。

“爹地,你怎麼抱著妹妹離開啦?”淩楓好奇的問。

顧西臣嚴肅的看著兩個兒子:“剛纔有個小男孩要親你們妹妹,你們跑哪去了?怎麼冇有保護好妹妹?”

“啊?不是有爹地護著嘛。”

顧西臣立即教育他們:“以後不管在哪裡,你們都要看管好妹妹,不允許有任何人接近她。”

“知道啦,我們會的。”

淩妍站在旁邊聽著,開口說道:“小孩子之間打打鬨鬨的,應該很正常吧。”

“不正常。”顧西臣繃著表情說道:“不管是誰,都不能亂親我女兒。”

淩妍掩唇笑了起來,這個男人這麼護著女兒,以後女兒要是嫁人了,他應該會躲在角落裡哭吧。

小淩菲小臉一片蒙圈,根本不知道發生了啥。

吃了晚飯,一家人就坐車回到了家,淩妍幫著孩子們洗了澡,顧西臣幫著哄他們睡著了,兩個人這才輕輕的離開了房間。

“跟我到陽台坐坐。”顧西臣還睡不著,就牽著她的手,來到了陽台。

滿天的星辰在閃耀,一彎明月當空,陽台上的植被被風搖動著,一切都顯的那麼的寧靜美好。

顧西臣坐到沙發上,淩妍則是坐到了他的腿上,靠在他的懷裡。

“妍妍,我明天下午要出國一趟,可能要去一個星期。”顧西臣突然開口說道。

淩妍輕輕的點頭:“我猜到了,你們談的那個項目,我今天已經看到檔案了,一個星期啊,好像挺久的。”

“是,所以我纔要跟你商量一下,我原本是想帶你一起去的,可孩子們離不開你的照顧。”顧西臣低聲喃喃,突然想到,他們已經不是兩口子了,而是一個五口之家,以後做任何的事,都需要把孩子們考慮進去。淩妍輕柔的笑著:“不用擔心我們,孩子們,我會照顧好的。”

顧西臣薄唇親了親她的額頭:“好,那我就放心了,我原本是想把海棠留下來幫你的,但我需要她幫忙處理一些事情。”

“不用了,我可以帶孩子們去你爺爺奶奶那邊,他們會幫著照看的。”淩妍趕緊安慰他。

顧西臣的唇,一開始還親在她的額頭處,可很快的,他就往下移去。

淩妍呼吸一亂,一顆心怦怦跳了起來。

顧西臣長臂摟著她的腰枝,把她拽的更緊了一些:“一個星期都見不了麵,你就不想……先補償我一下?”

淩妍聽了,俏臉瞬間火熱起來,她小聲道:“要怎麼補啊。”

“你自己想。”男人邪氣的笑起來。

“我想不到。”淩妍搖著頭:“我這麼純潔的人,纔不會亂想那些有的冇的。”

“純潔?”男人薄唇掀了起來,熱息拂在她嬌嫩的肌膚上:“那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純吧……”

“顧西臣,你……”

顧西臣薄唇瞬間吮住了她的唇片。

一夜風雨,直到淩晨才止。

清晨,顧西臣在早餐桌上,跟孩子們說了要出差的事,孩子們雖然很捨不得離開他,但還是跟他說了再見,還叮囑他回來的時候,要給媽咪帶禮物和玫瑰花。

顧西臣表示很無語,孩子這麼小,就懂得這麼浪漫了嗎?

長大了,可還得了?

送完孩子去學校,夫妻兩個開車去公司。

顧西臣用手指拂了一下薄唇,難掩一抹笑意:“孩子們這麼小就知道要買花送女孩了,是你教他們的嗎?”

淩妍一聽,瞬間無辜的解釋:“我哪有,我從來都冇有跟他們說過這些事情。”

“那他肯定是在電視上學壞了。”顧西臣失笑著說。

“這說不定是基因裡自帶的,至於遺傳了誰的,那我就不說了。”淩妍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小鏡子,仔細檢查著臉上的妝容:“我一會兒也要去見客戶,我這妝容還行嗎?”

顧西臣俊臉微僵:“你剛纔說兒子遺傳了我的浪漫?”

淩妍抿唇笑起來:“當然啊,反正我可冇有這麼多花花心思的。”

顧西臣無語極了,隨後又轉過頭看了淩妍一眼,發現她今天特彆用心的化了一個極美的妝容,一雙眼睛明豔生輝,他心頭一蕩,立即問道:“你不過是見個客戶,有必要化這麼濃的妝嗎?”

“這是基本的禮貌,不是嗎?”淩妍繼續檢查臉上的妝,十分的臭美。

“淡妝就行了,已經很禮貌了,你這樣,如果不知情的,還以為你要去跟誰約會呢。”顧西臣酸酸的說道,淩妍跟他約會,都冇有這麼用心打扮過吧。

淩妍立即把豔麗的口紅輕輕的抹去:“真的嗎?那我塗一個淡一點的口紅吧。”

顧西臣的心情這才爽了一些:“記住,遇到男客戶,不要太熱情。”

“可是,這是我第一次出麵談業務呢,不熱情,能談得下來嗎?”淩妍眨了眨眼睛。

顧西臣心情莫名的有些煩燥,其實,他真的不想讓淩妍接觸業務這一塊的,可是,如果不接觸,她就無法成長。

“那你還是悠著點吧,萬一你的男客戶看到你長的漂亮,生出彆的心思,那怎麼辦?”顧西臣酸醋的提醒她。

“不會吧,我長的……也就一般。”淩妍怔住,有些緊張。

顧西臣立即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指:“妍妍,其實,談不成,我也不會怪你的,你隻是需要去鍛練一下就行。”

“不行。”淩妍一臉認真的表情:“我不想失敗回來,我覺的要是兩家公司真誠合作,根本不需要動什麼歪心思,就能談下來。”

顧西臣見她這麼有信心,又不想打擊她,隻好冇有再說什麼了,在她手心撓了撓:“好,讓你自由發揮吧。”

中午,淩妍和顧西臣吃了一頓午飯後,就算正式的告彆了,男人下午的飛機就出發了,淩妍站在落地窗前,看著遠處的立交橋,心情莫名的一暗。

顧西臣不在公司,她的心也空落落的,好像失了主心骨。

“西臣,你一定要平安回來啊。”淩妍在心裡小聲喃喃著。

下午,淩妍也要去見一個客戶,她帶著幾個工作人員一起過去的。

見麵地點是在一個七星級酒店的咖啡館裡。

淩妍提前到達,不一會兒,他約見的客戶也來了,是個長的猥瑣的中年男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