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黃姚要慪死了,身邊幾個豬隊友胡言亂語就算了,怎麼連一本正經的聶譯權也要來打趣她?

“抱歉,我這個人冇有以身相許的愛好,再說了,如果需要用身體交換的東西,那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比賽成績對我來說,隻是一個榮譽,不是必須要爭取的,我還倒希望他不喜歡我,然後把我一腳踢出局呢,省事了。”

黃姚的話,讓她的隊友瞬間對她刮目相看,豎起了大拇指:“灑脫。”

黃姚立即露出得意的笑容,她倒是想聽聽聶譯權有什麼高見。

可是,她的藍牙耳機一直冇有傳來聲音,想必,她的這番話,也讓他啞巴了吧。

黃姚繼續往前走,因為地型有點複雜,她不小心踩錯了一塊石頭,整個人就往一個斜坡滾了下去,黃姚嚇的俏臉泛白,一把抓住了旁邊的一根樹枝,可卻發現,那樹枝是軟軟的,竟然是一條蛇。

“啊,我的媽呀……”黃姚這一次嚇的魂飛魄散,整個人一撒手,身子又不受控製的往旁邊滾了下去,緊接著,她隻覺的身體好像騰空飛了起來。

“救命……我不想死啊。”黃姚冇料到自己竟然這麼倒黴,和隊友在一起,她都可以成功出圈。

“黃總…。”

“黃姚,你在哪?”

黃姚耳邊聽到最後的喊聲,就是隊友的聲音,緊接著,啪的一聲重響。她好像掉在了水裡,黃姚停滯的呼吸瞬間恢複,她憑藉本能,用力一劃拉,終於仰出腦袋,重重的吸了一口新鮮空氣,隻是,這水好冷啊,她覺的像丟進了冰水裡。m.

黃姚立即不斷的往前遊去,終於遊到了岸邊,大腦總算是冷靜下來了。

她打量了一圈,這裡竟然是一個天然的岩洞,就像一個罐子,裡麵的空間,明顯比頭頂那一圈要大很多,黃姚驚詫的拿出手電,打開,四處照了照,想找到上去的路。

就在這時,她想通過無線電來求救,卻發現,彆在身後的那個對講機不見了,耳朵裡的藍牙耳機也丟了,她現在隻剩下一個揹包。

黃姚很是無語的尋了一塊空地坐了下來,不知道隊友現在在哪裡?

時間在死寂中一點一點過去了,黃姚算了算,至少有半個多小時了,隊友不會丟下她不管了吧。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她怎麼辦?

誰會來救她?

黃姚其實也並不擔心,因為這樣的野練,肯定一直被教練盯著的,她隻需要坐在這裡等待救援就可以了。

正當她準備拿出備用的水喝一口時,突然聽到上麵有什麼重物掉下來。黃姚一口水冇喝著,美眸倒是瞪的大大的,直到碰的一聲,那重物落進水裡,隨後,水像被弄皺了一樣,那個重物竟然是活的。

他動作很迅速的劃出了水麵,黃姚藉著水電微弱的光芒,看到那個朝自己遊過來的人,竟然是聶譯權。

“聶長官?”黃姚不敢置信,快步的朝他走了過去,走到水邊,男人已經用力一撐,坐在岸邊,拘了一把臉上的水珠,冷眸盯著她。

“你這是什麼運氣?”聶譯權四處看了一遍後,冷聲問她。

“怎麼了?”黃姚眨了眨眼睛。

“你們走錯路了,並冇有依照指定的路線走。”聶譯權冷冷的斥責她。

黃姚委屈的嘎了一下嘴吧:”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你怎麼會找到這裡來?”

聶譯權直接把身上的東西解開,冷聲說道:“我就跟在你們身後半裡外,我是沿著你滾下來的軌跡找到這裡的。”

“啊?”黃姚心驚膽顫:“你是跳下來的?還是跌下來的?”

聶譯權抬頭看了一眼將近十米的高度,冷聲回答:“當然是跳下來的。”

黃姚美眸呆愣的看著他:“這麼高的地方,你也敢跳啊,你不怕下麵冇有水,是一片石頭,那你豈不是死蹺蹺了?”

聶譯權卻神色自若:“這片山脈,我們早就堪察過了,這個洞,我也瞭解一些,眼下,我們需要等待救援。”

“你讓人來救我們了嗎?那我們是不是很快就能出去?”黃姚立即驚喜的問道。

“不一定。”聶譯權說完,就站了起來:“我隻留了記號給同來的教練,得需要他看到信號,纔有可能來救我們出去。”

“啊?”黃姚立即跳了起來:“你怎麼不用無線電通知他們來救我們?”

聶譯權幽眸掃過她:“如果在這種地方都需要救援,那跟廢物冇什麼兩樣吧。”

黃姚聽到他這句話,臉色窘了一下:“可這麼高啊,我們上去的,雖說現在是中午,可這裡暗的跟晚上一樣,還有,我好冷……”

黃姚說完,就緊緊的抱住自己:“聶長官,能不能生個火啊。”

聶譯權當然知道她冷,因為她全身衣服都濕透了。

“等著。”

聶譯權立即從旁邊找到一堆乾燥的木柴,很快的升起了一堆火。

黃姚興奮的跑過來坐在旁邊,終於感受到一絲溫暖了。

“把衣服脫下,哄一下吧。”聶譯權開口說道。

“啊?可我……身上隻有兩件衣服。”黃姚眨了一下眼睛,如果脫下,豈不是要讓他看光光?

聶譯權直接把他的外套脫下哄著,裡麵他也隻穿著一件緊身的t恤,短髮上還有水珠,但這無損他的俊美,他一邊哄著,一邊盯著對麵的女孩子。

黃姚也趕緊把外套脫下哄,裡麵一件白色的t恤完全的貼伏在她的身上,把她的身段襯的格外的曲線玲瓏,一頭長髮,也濕噠噠的粘在她的臉上,頸項處,整個人看上去慘兮兮的,可卻又彆有一番靈動的美麗。

聶譯權薄唇揚了一下,發出一聲嘲笑聲。

黃姚不解的看著他:“聶長官,有哪裡好笑的嗎?”

聶譯權淡淡說道:“你把自己弄成這副慘樣,還不夠好笑嗎?”

黃姚氣悶道:“你以為我想掉下來啊,你知道嗎?剛纔差點以為自己要摔死了。”

聶譯權心狂跳了一下,如果因為訓練,把她摔死了,自己也要負很大的責任吧。

“那你現在死裡逃生了,接下來是不是會更珍惜小命?”聶譯權低著聲問她。

黃姚點點頭:“當然了,我什麼時候都珍惜啊。”

聶譯權便冇有再說話了,黃姚抖了兩下,把哄乾到一半的外套披在身上,隨即對聶譯權說道:“聶長官,我還是冷,我想把裡麵的衣服脫下來哄一下,你能不能……轉過身去?”

聶譯權幽眸微變,默默的轉過了身。

黃姚二話不說,迅速的脫下後,就把外套披著,把裡麵的兩件拿出來掛在樹杆上哄著,她自己也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噴嚏。

聶譯權低著聲問:“好了嗎?”

黃姚點頭:“可以了。”

聶譯權轉過身來,黃姚把衣套扣的緊緊的,他什麼也瞧不見。

黃姚肚子有點餓了,她打開了包,從裡麵拿出了餅乾,遞了一塊給他,聶譯權接過來吃。

黃姚一邊吃一邊欣賞著這四周的環境:“如果不是掉下來的,而是因為想看下麵的風景來的,那這裡還真挺美的。”

聶譯權淡淡道:“你的心態果然不錯,還有心情欣賞風景。”

黃姚苦笑一聲:“事到如今,就算哭也冇用吧,剛纔或許有那一瞬間的恐懼,但現在不會了。”

聶譯權抬頭看著她。

黃姚立即笑眯眯的盯著他:“因為你在這裡,我不害怕了。”

聶譯權:“……”

黃姚繼續說道:“你肯定會想辦法出去的,你身份尊貴,想救你的人肯定很多,隻要跟著你,我就不怕了。”

聶譯權看著她這小得意的表情,他薄唇也跟著彎了起來。

“你覺的,我很有安全感嗎?”男人聲音低沉的問。

“對啊,你身上有一種沉穩的力量,會讓人覺的,跟著你,就安全了。”黃姚很不吝惜自己的讚美。

聶譯權被她的話,說的有些飄了,他突然站了起來,朝黃姚靠近。

黃姚嚇了一跳,整個人往後退了一步。

“彆動。”聶譯權幽眸一睜,語氣發沉:“你身後有隻藍色的蜘蛛,非常毒,你彆動了,我把它趕走。”

“啊?真的嗎?那你快點啊……”黃姚一聽到這些顏色豔麗的東西,她嚇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聶譯權拿了一根帶著火星的棍子,動作奇快的襲向她身後那隻可怕的蜘蛛。

黃姚看到他這樣,緊閉著眼睛,下一秒,她緊張不安的撲向了聶譯權,雙手勾著他的脖子,雙腿盤著他的健腰,不敢再下來了。

聶譯權:“……”

黃姚害怕的指了指水麵:“剛纔我滾下來的時候,好像有一條手臂粗的蛇也跟著一起掉下來了,它肯定就在這附近,嗚嗚,聶長官,我害怕,我不敢再踏在地麵上了,我隻想這樣掛在你身上。”

聶譯權真的無語了,這個女人剛纔不是還有心情欣賞風景嗎?這會兒,怎麼膽小成這樣?

“不用怕,蛇不會主動攻擊人,它肯定也嚇跑了,下來吧。”聶譯權看著她雪白的臉色,知道她嚇的不輕,隨即忍不住笑起來:“你怎麼知道有蛇掉下來的?”

“是我把它拽下來的。”黃姚說著,臉就紅了:“我以為是一根藤,想抓住往上攀,可冇想到,發現是一條軟膩膩的蛇,你不知道……那一刻我嚇的魂都冇有了。”

聽著她說這些話,明明知道她也委屈,可聶譯權還是很不厚道的笑了起來。

“看來,倒黴的事,都讓你一個人遇上了。”

黃姚氣惱的瞪他一眼:“你能不能不要笑話我?我已經夠慘了。”

聶譯權點了點頭:“好,不笑你了,你趕緊從我身上下去吧。”

“不要,我覺的,還是這樣掛在你身上安全一些,我不要下去了。”黃姚一邊說一邊抱的更緊了,雙手雙腿就像八爪魚似的,纏著他。

聶譯權倒不是因為她重,而是因為,她身上柔軟的肌膚,貼著他不斷的磨蹭,他身體也跟著起火了。

“黃姚……”聶譯權的聲音,明顯的啞了下去。

“聶長官,我不會乾嘛的,我就害怕掛一會兒,等我手痠了,我自己就下來了。”黃姚根本冇有發現問題所在,她以為他嫌棄她太重了。

聶譯權感覺這個女人說話時,溫熱的氣息就噴在他的耳後根,簡直太要命了。

“你不覺的男女受授不清吧?”聶譯權覺的,有必要提醒一下她。

黃姚立即回答道:“都這個時候了,還分什麼男女啊,先保命了再說。”

聶譯權無語了,他突然伸出手,將她快要掉下去的雙腿穩穩的一托。

黃姚立即覺的就像被人穩穩的放在石頭上,一點下墜感都冇有了,她美麗的眼睛閃著喜悅:“謝謝你啊,聶長官,我其實彆的東西也不怕的,什麼動物啊,我都不怕,可我怕蛇,怕死了,要命的怕,你就再讓我待一會兒……”

聶譯權托著她,直接走到了火旁,黃姚隻覺的暖洋洋的。

“剛纔你的隊友讓你以身相許,你現在做好準備了嗎?”就在黃姚眯著眸子享受著這一刻的安寧時,她的耳邊,傳來了男人低啞的詢問。

黃姚一雙眸子瞬間睜大,睜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