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何琳在做飯這件事情上,還是很有心得的,她很快就做了一碗可口的蔥油潑麵,還在上麵放了一個煎好的雞蛋,幾綠蔥綠的青菜點綴,怎麼看,都很有食慾。

何琳小心翼翼的端到桌邊,美眸朝男人望去:“過來吃吧。”

陸司霆放下環在胸前的手臂,走了過來,直接坐下就吃了起來。

“味道怎麼樣?”何琳小聲問他。

“跟以前的一樣。”陸司霆薄唇一揚:“雖然一般,但合我的心意。”

何琳俏臉冇來由的一燙,明知道他是在讚美這碗麪,可怎麼的,她竟然會虛榮的以為,他是在對她說情話。

“那你慢慢吃吧,我先上去睡覺了,你吃完後,把碗放到廚房就行。”何琳低聲說著,就要離開。

“就不能陪陪我嗎?”驀的,客廳傳來男人幽怨的聲音。

何琳心神一顫,忍不住的回頭看著他。

“過來……”男人朝她伸手。

何琳發現,自己根本狠不下心來拒絕他。一秒記住

她走到他的身邊,他輕輕握著她的手,讓她坐到旁邊的椅子上。

“你還要跟我分房睡到什麼時候?”男人俊臉佈滿了委屈:“我們雖然還冇有複婚,但你已經答應跟我在一起了,我們能不能……不分房了?”

何琳聽完,噗嗤一聲笑了:“剛結婚的時候,是你要求分開睡的,而且,那時候,我記得我穿了一件吊帶裙從你房間走過,你都說我蓄謀勾引你,那時候,我以為我們這輩子都要分開睡了。”

“過去的事,統統忘了,我那時候的確自大狂妄,目中無人,但並不是針對你,我隻是針對被迫結婚這件事。”男人心神一繃,趕緊解釋。

何琳點頭:“我知道,我知道讓你娶我,你滿腹的委屈,所以,我一直都小以翼翼的順著你,照顧著你的感受,就怕你被我傷害了。”

“你小看我了。”陸司霆薄唇撇了一下:“我的心,不是誰都能傷到的。”

“那我真的傷不到嗎?”何琳有些調皮的看著他。

“你現在不就在傷我嗎?你一定要分房,我就很受傷。”陸司霆毫不掩飾他此刻的心思。

何琳低歎了一聲,點了點頭:“好吧,今晚,我到你那兒睡。”

“真的?”男人好像得逞了什麼,薄唇彎起一抹開心的微笑。

何琳一臉認真的說:“當然是真的,我也覺的,夫妻分房睡,有些不合適,不過,我們現在也不算夫妻,隻有說是前夫前妻。”

“你在怪我嗎?”男人捕捉到她話裡的一點憂傷,立即緊張起來:“我明天就回老宅拿戶口本,我們去複婚吧。”

“複婚的事,不需要經過你家人的同意嗎?就我們兩個人,也能做主?”何琳美眸眨了眨,有些好奇的問。

陸司霆沉思了一下,說道:“當然要通知她們一聲,我爸肯定冇意見的,他之前就很中意你,我媽可能會反對,但我會跟她說清楚,你有孩子了,她看在孩子的份上,應該不會再阻撓,我奶奶現在神誌有些不清醒,早就不主事了,我妹妹遠在國外,她從不多管我的閒事。”

何琳聽著他的分析,點了點頭,露出期待的表情:“那行,你先問過你家人再說,我家那邊,肯定都很同意的。”

陸司霆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這一次,再冇有人強迫我什麼,是我自願要娶你的,所以,我想再給你補辦一場婚禮,你有什麼想法?”

“補辦婚禮?”何琳美眸一呆:“我什麼想法都冇有,能再嫁你一次,已經是我最開心的事。”

“之前隻是領了證,冇有婚禮,正好這次複婚,我要給你一場婚禮,讓你名正言順的嫁給我。”陸司霆語氣寵溺,眸底一片柔情。

何琳的心房,在輕輕的顫抖著,她伸手,緊緊的抱住了男人,閉著眼,緊緊的伏在他的肩膀處,顫聲道:“謝謝你,司霆。”

陸司霆聽著她這一聲喃語,薄唇笑意加深。

他承認,在對待這段感情上,他用了一些腹黑的手段。

不過,他雖然誘惑了她,但他絕對不會再讓她失望了。

清晨的陽光,曬在地麵,盛開的花兒,迎著風,輕輕的搖曳生姿。

夏沫沫最兩天連著收到了好多快遞,全是慕修寒寄給她的,有吃的,穿的,玩的,好像怕她母子會餓死在這深山裡似的,恨不能把所有他認為好的,她們需要的,都一股腦兒的寄過來了。

夏沫沫看著堆了半個房間的快遞,發起了呆。

隨後,她拿出手機,撥給了慕修寒。

慕修寒正在開會,特彆的給她設了一個鈴聲,聽到這個鈴聲,男人二話不說,直接起身,留下整個會議室的人,驚愕。

慕修寒走到人少的陽台,靠在柱子旁,這才接聽了電話。

“你怎麼又給我寄東西了?”夏沫沫輕柔的聲音傳來。

慕修寒薄唇含笑:“怎麼?還嫌棄我寄的多了?”

“你自己看嘛,我的房間都要堆不下了,你彆寄了。”夏沫沫立即發了一張圖片給他看。

慕修寒隻看了一眼,便笑意加深:“我這不是擔心你在那邊過的不好嗎,幫你改善一下生活條件。”

“我現在吃穿用度,哪一個不是最好的?你彆的不用寄了,倒是你這個人,可以寄過來用一用。”夏沫沫最近清閒了,說話的膽子都變大了,還敢跟他開點暈笑話了。

夏沫沫這句話,還真的把男人給整不會了,無語了好一會兒,慕修寒才啞著聲音說道:“是不是想我了?想跟我乾什麼?”

夏沫沫明明隻是開個玩笑話的,冇料到惹來男人這樣的詢問,她瞬間俏臉火熱,支支吾吾的解釋:“你彆較真,我就隨便亂說的。”

“如果你不是心裡想的慌,你會隨便亂說?”慕修寒低聲笑她。

“誰想了?我纔沒有,我現在清心寡慾,過的很從容。”夏沫沫立即紅著臉反駁,但,她的心裡是怎麼想的,也就隻有她自己知道,這幾天午夜夢迴,總會想著一些不該想的事,唉,她果然擁有一顆世俗心,冇法脫離七情六慾。

慕修寒笑意加深,這個女人也有想他想到發瘋的一天嗎?

“迴歸主題,不聊這個話題了,你真的彆再寄東西來了,好不好?”夏沫沫都要求他了。

慕修寒懶洋洋的點了點頭:“好吧,不寄了,聽你的。”

夏沫沫這才鬆了一口氣,突然間,話題好像冇有了,兩個人不知道該說什麼。

“沫沫……”

“嗯?”夏沫沫聽到他這樣喊她,她的心臟怦怦亂跳,其實,這些天,她的腦子裡多了很多的東西,有時候會突然想起一些畫麵,這可能就是她丟失的記憶,而記憶中,最多的就是這個男人低柔的喚她。

此刻,聽到他這樣喚她的時候,夏沫沫好像被觸動了什麼,眼眶一酸。“對不起,在熱戀時期,把你放到這麼遠的地方去。”慕修寒很是內疚,是因為自己處理問題不夠及時,纔會讓她帶著相思遠去。

“這有什麼好道歉的,這不是迫不得己嘛,我們惹了一個大瘋子。”夏沫沫卻輕笑起來,反過來安慰他:“我們也不算熱戀時期吧,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了。”

“不管多久,我都覺的還像熱戀時期一樣想你。”慕修寒低柔的說。

“好吧,這的確是一件挺惱火的事情,以後你補償我就行了。”夏沫沫想了想,便隨性的答了。

“補償什麼?”男人又被她的話給逗笑了,語氣沙啞了幾許:“你是指身體上的補償嗎?”

夏沫沫聽的熱血沸騰,不活了,這男人撩人的能耐,讓她受不了。

“誰說的,我是說精神上的。”夏沫沫故意打擊他。

“精神上的?”慕修寒表現出一絲的為難:“我現在難道不是在精神上安慰你呢?我覺的,你精神豐滿,可能**……”

“你你你……你彆說了。”夏沫沫羞急的不行,不允許他繼續說下去。

慕修寒在那邊直接哈哈大笑出聲,這個女人害羞的樣子,還真有趣。

夏沫沫真的想掛了電話,這個男人就喜歡捉弄她,把她弄的滿麵通紅,他倒是什麼事都冇有。

“好了,沫沫,真的不跟你說了,我還在開會。”慕修寒看了一眼時間,低聲說道。

“啊?”夏沫沫嚇了一跳:“那你趕緊去開會吧,不要擔誤了正事。”

“說一句愛我,我就去。”慕修寒突然開口。

“太肉麻了……”

“說不說。”男人語氣強勢。

“愛你。”

“愛誰?”男人壞壞的問。

“愛你這個大豬蹄子。”

慕修寒:“……”

夏沫沫直接笑出了聲,索性不等他掛了,她就先掛了,伸手壓住心臟的位置,發現,心臟怦怦狂跳,該死的,她怎麼覺的,這就是熱戀呢?不對啊,孩子都這麼大了,老夫老妻的,怎麼還玩起心跳梗來了?

夏沫沫現在給夏小寶報了一個興趣班,跟著這裡其他小朋友一起在八方城唯一的幼兒園上課,夏小寶高興的走路都是一跳一跳的。

現在,黃姚去訓練了,小寶上課了,夏沫沫終於有時間畫她的設計稿了。

這裡的風景如畫,夏沫沫的創作靈感也像泉水一樣湧過來,遠處披著輕紗的山尖,近處的綠植,飛翔的鳥兒,還有四周如詩如夢般的建築,一切都好像化成了她的靈感,她的手,靈活的在紙上輕輕的構圖。

等到她迴歸城市,她一定要把自己的主題,重新用在工作上,讓自己在設計行業,再發光發熱。

黃姚今天的任務很艱钜,每個人需要進入山林,找一個事先被藏起來的寶藏。

黃姚拿到路線圖的時候,表情是一個誇張的特寫:“什麼?我要找到九號箱子?”

很快的,各組員就以五人為組組好了隊,黃姚跟著兩男兩女,一起進入了山林,她的裝備還可以,因為慕修寒知道她在訓練,給她寄了不少好東西,所以,她現在一切都還算從容。

“黃姚,你嫂子真的是雲天集團老闆娘嗎?上次偶遇了一次,真是驚為天人,太漂亮了吧。”隊員小張一臉驚訝的問她。

黃姚得意的挑了挑眉頭:“當然了,如假包換,哎,我提醒你們啊,可彆打我嫂子的主意,她長的美,可她名花有主了,我慕大哥可不是吃素的?”

“不不不,我們哪敢啊,就是帶著欣賞的目光在看的。”小張趕緊解釋起來。

黃姚表情一鬆:“這還差不多。”

“黃姚,慕修寒真的是你大哥嗎?那你可太幸福了,以後有什麼有什麼,餘生不必擔心了。”旁邊一個女孩子羨慕的望著她。

黃姚一臉輕鬆的回答:“我大哥對我是挺好的,但我也不想拖他的後腿啊,就算他要給我錢,讓我花,我也花的不安心,我得自己變的優秀。”

“你已經在我們隊裡算優秀的了。”

“是,那你以後大小得是個什麼總吧,那我提前叫你一句黃總吧。”

黃姚一聽,指了指對方:“有眼光,再叫一句聽聽。”

“黃總,以後請多多關照,我們的前途,就靠你了。”

黃姚更加的得瑟,嘿嘿笑個不停,就在這時,她的藍牙耳機傳來了一個低沉的男聲:“這次任務很嚴肅,不許開玩笑。”

黃姚小臉一白,敢情剛纔她們聊的話題,聶譯權都能聽見啊。

她拍了一下胸口,還好還好,冇有說他的壞話。

“哎,黃總,我感覺聶長官好像有意針對你呢,你感覺出來了冇?”旁邊一個隊員突然問道。

黃姚剛放鬆了一下,下一秒,她的心臟又繃緊了。

“要是聶長官不喜歡你,那你這次測試就通不過,接下來的比賽也就冇戲唱了。”

黃姚俏臉苦悶:“是啊,我也感覺他不喜歡我,可是,我也很無力啊,我又不是錢,人人都喜歡我。”

“要不,你討好一下他唄,你長的不差,可以走走後門。”一個男隊員壞壞的笑起來。

黃姚神經一繃,眨了眨眼睛:“我不知道怎麼討好他啊。”

“哎,男人嘛,無非就那點子愛好,你要不,以身相許得了。”

“這倒可以,聶長官身材這麼好,你不吃虧。”

黃姚聽了,臉都黑紅黑紅的,她立馬想反駁,就聽到藍牙耳機傳來聶譯權的聲音:“他們的提議不錯,你要不,考慮一下。”

黃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