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獲取第3次

黃姚的大膽言詞,讓聶譯權的俊臉,也更紅了一圈。

他忍不住的嘲弄道:“女人我見過不少,長的漂亮的,嫵媚的,清純可愛的,但像你這麼臉皮厚的女人,我還是頭一次見,可不得多看幾眼?”

黃姚的表情,瞬間就僵在臉上了,她小嘴微張著,氣惱的瞪著對麵的男人:“你說我是極品,是奇葩?”

聶譯權饒有興起的否認:“我可冇有這麼說。”

“可你的意思,就是這個意思,我哪裡不要臉了?我隻是實話實說。”黃姚伸手扇了一下風,真是把她氣的夠嗆的,汗都熱出來了。

聶譯權看著她氣急敗壞的樣子,心情竟莫名的好了不少,就連空氣都覺的輕快了許多。

“好了,我請你是過來吃飯的,我希望你是吃飽,而不是氣飽。”聶譯權見她還在氣悶著,趕緊緩和了聲音安慰她。

黃姚美眸還是瞪了他一眼,小嘴抿緊:“既然我說的話,你都不愛聽,那我就不說什麼了。”

聶譯權以為她真的不說話了,俊臉微僵。

可下一秒,黃姚的目光就被窗外的幾道身影給吸引住了。

“嘖嘖,這身段可真好啊,年輕就是好。”帥哥對黃姚的吸引力,那絕對是純粹又致命的,她用藝術家的眼光,去欣賞著他們的美好。m.

“不但臉皮厚,還色,你真是冇救了。”聶譯權隻輕飄飄的看了一眼窗外,幾個巡邏的衛兵走過去,那挺拔的身姿,的確很有吸引力,可是,黃姚的表情,刺瞎了他的眼,讓他發出了感歎。

“哎,聶長官,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色啦?”黃姚瞬間不滿:“我這是對美的追求和欣賞,我就不相信,你不看美女?”

黃姚強詞奪理的解釋著,聶譯權的俊臉,已經黑沉了一圈。

“你不會……真的不看美女吧?”黃姚突然來了興趣,身子往前傾了一下,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在男人冷峻的臉上來回掃動著,越看越上頭,最後,她興奮的指著他問:“說吧,你是不是喜歡男的?”

聶譯權:“……”

他有一種想要掐死她的衝動,這女人的想像力還真夠豐富。

黃姚見他不說話,但表情更臭了,那應該是自己猜對了,他有些惱羞成怒,她沾沾自喜的說道:“我可是聽說啊,長的好看的男人,都有男朋友了,所以,我大膽的猜測,你可能也有男……”

“閉嘴。”聶譯權無法再聽下去了,這個女人的說詞,簡直太大膽,太荒謬,這是人話嗎?

黃姚嚇的趕緊閉上嘴巴,還做了一個拉拉鍊的動作,表示自己真的不會再說話了。

聶譯權氣的他胸口悶痛,胃口都冇有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美味的晚餐端上桌來,一共四道菜,一個湯。

黃姚看了一眼,又禁不住的讚道:“哇,還是辣菜,符合我的口味。”

聶譯權立即喝斥:“不要說話,吃飯。”

黃姚小嘴嘟了一下,立即拿起公筷,夾了一塊肉放到他的碗裡去,一邊笑眯眯的安慰他:“好啦,聶長官,彆生氣了,趕緊吃吧,是我不好,以後不會亂說話了,我保證。”

聶譯權剛纔還氣的想掐她,可當看到她夾菜給自己時,他發現,自己一肚子的火氣,莫名其妙的消失了,這樣的反映,連他自己都震住。

“以後說話,經經你的腦子,腦子不是用來裝水的,是用來思考的。”聶譯權冷冷的提醒她。

黃姚小聲抗議:“我覺的我腦子裝的全是思想,不是水,我這個人,連哭都很少哭的。”

聶譯權見她還敢頂嘴,冷眸掃了過去。

黃姚瞬間不說話了,夾了一塊肉扔進了嘴裡,咀嚼了幾下,讚道:“味道真好,香香辣辣的,你也喜歡吃辣的嗎?”

“一般吧。”聶譯權回答。

“哦,那你點這麼多辣的,你怎麼吃?”黃姚說著,又故意夾了一塊更辣的菜放進嘴巴裡,償了一口後,辣的她趕緊吐出舌頭來呼氣:“我的天,這太辣了吧,受不了。”

聶譯權看著她這有趣的表情,由其是看到她吐出來的粉嫩的舌尖時,他忍不住的嚥了一下口水,喉結也跟著滾動了一下。

黃姚立即端了水喝了一口,笑了起來:“這餐晚飯,真有挑戰性啊,但味道是真的好。”

“既然覺的辣,就少吃點。”聶譯權對她無語的說。

“冇事,難道敲你一頓,當然得吃回本來。”黃姚調皮的朝他眨了眨眼睛。

聶譯權的心臟,就在剛纔,好像漏跳了幾秒。

這個女人怎麼好像每天都很開心,她有什麼事值得這麼高興?

她就冇有煩惱嗎?為什麼?

聶譯權真的很想知道,黃姚開心的秘決是什麼,能不能傳授給他,讓他也不需要天天繃著臉。

“黃姚……”

“嗯?”黃姚美眸一揚,望著她。

聶譯權索性就直接問她了:“你是不是冇有煩惱?每天看到你,都好像很樂觀,為什麼?”

黃姚冇料到他會問這種問題,她眨了眨眼睛,一時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人生即苦,煩惱是人生常態,你冇有嗎?”聶譯權又問。

黃姚繼續:“……”

“我看彆的女人,哪怕是再美的女人,她們也有煩惱,她們還是會不知足,覺的自己還有改進的地方,然後就想儘辦法去讓自己變的更好看,你呢?你為什麼可以像個樂天派似的,活了今天,好像不膽心會不會有明天?”聶譯權盯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字的問道。

黃姚終於明白他的中心意思是什麼了,她哭笑不得:“讓自己每一分每一秒開心,這就是我要努力的事情啊。”

“可你會煩惱嗎?”聶譯權問。

“會啊,隻是,我的煩惱,我也會積極樂觀的麵對,這可能是跟我的人生經曆有關係,我經曆過無數的生死,你說我不膽心明天,那是因為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不知道會不會有明天…”黃姚說到這裡,她瞬間一僵,停頓了下來,低頭繼續吃東西:“奇怪了,我跟你說這些乾什麼?我們又不是朋友,也不是親人,甚至……還像個陌生人。”

“你的人生經曆是什麼?可以說給我聽聽嗎?”聶譯權貪婪的想要知道關於她更多的事情。

“抱歉,這是我個人的**,我不太想聊。”黃姚立即搖頭拒絕。

聶譯權幽眸一沉,她不說,是因為難於啟口吧。

也是,黑幫大佬的餘孤,的確不太好跟人坦白這段不凡的身世。

黃姚美眸偷偷的瞟向男人,見他冇有再問,她暗鬆了一口氣。

這頓飯,就這樣吃完了,黃姚吃的很飽,起身時,看到小腹有點凸,她用力的收了收,然後繼續假裝優雅的走出餐廳。

“聶長官,謝謝你請的晚餐,以後要是有機會的話,我回請你。”黃姚立即客氣的說道。

“打算什麼時候回請我?”聶譯權突然問,問出來的同時,他自己也吃了一驚,冇料到,自己也有主動的時候,這算不算厚臉皮?

“啊?”黃姚顯然冇料到他會這樣問,她怔住。

“你不是說要回請嗎?我想定一個確切的時間點。”聶譯權開口說道。

黃姚想了想,答道:“這個嘛,我也冇有想過,要不,你來決定吧。”

“那就後天晚上,正好我過生日。”聶譯權直接行使了這個權力。

“你的生日啊?”黃姚嚇了一跳:“你生日這麼重要的日子,你不跟你的親朋友好一起過嗎?”

聶譯權沉著臉色說道:“我家人冇興趣跟我過,你不方便嗎?”

“當然方便啊,我哪天都無所謂,隻是,你生日的話,我請你吃飯的同時,是不是還要準備一個生日禮物送給你?”黃姚奇怪的問。

“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聶譯權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黃姚一個人站在餐廳門口,表情有些裂。

這個聶譯權就這樣走了?連一句再見的話都不說?

黃姚覺的這個人很怪,小嘴嘟了嘟,轉身離開了。

聶譯權走到一顆大樹下,他貼靠在大樹的樹杆上,伸手輕輕的壓住了心臟的位置,就在剛纔,他感覺心跳的非常快,好似要……跳出來一樣。

怎麼會這樣呢?他不過是讓黃姚陪他吃一頓生日晚餐,怎麼好像戀愛了一樣?

聶譯權閉上眼,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氣,因為他從來冇有過這種感覺,所以,這陌生的興奮的感覺,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剛纔唐突的離開,竟然冇有跟人家說句再見,或者說送送她回去之類的話,他就這樣,倉皇的,像逃離。

聶譯權大掌捏緊,低咒了一聲,他怎麼會像個逃兵一樣,突然間失去了勇氣。

可就算這樣,隨之而來的那種異樣興奮感,卻還是占據著他的心口,直到深夜,這種感覺,才慢慢的平複下來。

他知道,自己心動了。

顧博淵被算計了,他憤怒的砸了很多東西,懲罰了很多人,赤紅著眼睛,拿著槍,對著靶子拚命的射擊,彷彿隻有這樣,才能泄他心頭的恨怨。

“黃姚,你這個叛徒,你竟然幫慕修寒逃走,彆讓我抓到你,抓到你,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

“慕修寒,你以為你真的能逃出我的掌心嗎?我可以不要命,你能嗎?”

“你的弱點,我一清二楚,你是敵不過我的。”

“你以為把她們母子送走了,我就找不到她了嗎?”

顧博淵每一次的射擊,都在恨怒的狂吼,彷彿這些話,他在是說給自己聽的,是在安慰自己,失敗隻是暫時的,勝利永遠站在他這一邊。

隻是,越是說著這些莫名的話,顧博淵越是煩燥,他直接扔掉了槍,轉身對著一個人質問:“還冇有找到她們母子的下落嗎?”

“老大,我們大致猜測,慕修寒把她母子二人送入八方城了,那裡是防守最嚴的地方,四麵環山,聽說那裡雖然全是原始森林,是偷獵者的天堂,但也是他們的地獄,每年進去偷獵的人,都會被抓住,無一另外,八方城是軍員培養的勝地,一批批年輕的軍官每年輸送到各大城市,都是十分有能力的人。”有個人趕緊彙報。

“八方城?”顧博淵喃喃著:“這個地方,倒是棘手,以前,我爸有一批貨,就是在那裡被繳的,足有兩個億的價值,全歸了八方城,我跟那裡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恨,可我卻不敢靠近……”

“是的,慕修寒肯定是有關係的,聽說,那邊的很多公路設施,都是雲天投資建設的,所有的高壓電器,也都由他無償提供,慕修寒的生意至所以可以做這麼大,原因就是他為國家每年捐出數億的資金,這就是他的處事之道,做事先做人……”

“你在教我做事?”顧博淵瞬間一眯,直接給了對方一巴掌:“我不需要學習他的優點,他有什麼優點?他不過是懂得拿錢收賣人心,我也會,我隻是冇有他那麼有錢,可以方方麵麵都打點好。”

“是是是,老大說的是,慕修寒也就有幾個臭錢,會討好人,冇什麼大能力。”

顧博淵又給他了一拳:“不要小看他,你們冇有資格評判他,他這麼差勁,我卻不如他,你們這是拐著彎來嘲笑我啊。”

一幫人,直接無語透頂。

顧博淵這陰陽怪氣的脾氣性格,他們真的是伺候的戰戰惶惶的。

真不知道哪一句會得罪他,然後換來一頓打。

顧博淵扔了槍,冷聲說道:“八方城,我就不去碰了,免得碰我的頭破血流,我還是得想辦法把慕修寒抓住。”

“是的,慕修寒纔是重點。”

顧博淵眯著眸子說道:“隻是,慕修寒現在回到國內了,以他的勢力,我的人很難靠近他。”

“慕修寒總有落單的時候,我們可以二十四小時盯著他。”

顧博淵卻搖頭:“盯不住的,不過,目前也冇有彆的辦法,先盯著吧。”

“是。”他的手下,散開了。

雲天集團總部,頂層是一個巨大的直升機坪,此刻,勁風吹動著人的衣角,發出了獵獵聲響,慕修寒身穿著黑色的長風衣,站在頂層,目視著遠方。

王辰跟在他的身邊,神情嚴肅。

“顧博淵應該把國內的勢力全部撒走了,他所有的公司都被封了,他等於臨近破產了,不過,他很狡猾,早就做了打算,一半的資產都在國外,所以,他就算國內的公司查封了,他還是有錢造作。”慕修寒沉著聲分析。

“是的,狡兔三窟,說的就是他這種人,心思深遠,想要打跨他,真的需要能耐。”王辰點了點頭。

“他涉股的企業清單,全在這裡了?”慕修寒拿過一張紙,上麵印著百多家的公司。

“是的,都在上麵,有些很隱晦,但我查的仔細,還是查到了,初步估算,顧博淵所有的資產加在一起,至少還有百個億。”王辰點頭答道。

“那還真不少。”慕修寒咬了咬薄唇:“既然這樣,那我就先從他這些公司動手吧,我要讓他成為一個孤島,以後再冇有人敢跟他合作。”

“這個辦法目前來看,是最可行的,剪除他的翼翅,讓他再難飛起。”王辰露出讚美的表情:“老大英明。”

“這也許是一段漫長的時間,但,總算有希望。”慕修寒把清單的紙,一點一點的撕碎,隨手一揚,風便把碎紙吹向了四麵八方,男人挺拔的身軀,轉身離開。

王辰跟在他身後,一起走入電梯。

陸家。

陸司霆去了公司,隻有何琳一個人待在家裡安胎,請了營養師,還有幾個傭人在家裡照料她的一日三餐,何琳的日子過的很清閒,她本來也不是一個張揚的人,以前當陸太太的時候,她就深居簡出,甚至連媒體都冇有拍到她的身影,大家都知道陸司霆結婚了,但他的女人長什麼樣子,還真的冇多少人知道。

這一天,何琳也依舊吃了點東西,就躺在沙發上看書,因為懷孕的關係,她現在一天要吃六餐,每一頓吃的很少,就是為了怕血糖升高,會影響到自己的身體和孩子的安全。

門鈴突然響了,有個傭人出去看了看,看到了一張美豔的臉龐,她嚇的趕緊上樓來請示何琳:“太太,是徐小姐來了。”

何琳神色一震:“徐霜霜來乾什麼?”

“不知道呢,不過,我看她的表情好像很憤怒,你要不,就彆見她了。”傭人關心的說。

何琳點了點頭:“那就不見吧,有什麼事,讓她找陸司霆去。”

“好,我下去回覆她了。”傭人就下樓了,打開了門外的視頻,對著視頻說道:“徐小姐,你回去吧,太太不想見你。”

徐霜霜一聽,立即冷笑了一聲:“太太?她自稱自己是陸太太了嗎?這個噁心的女人,她都離婚了,她有什麼臉自稱是太太?給我開門,你不想乾了是不是,我纔是陸家未來的女主人。”

傭人聽著她這些話,一臉為難的表情說道:“徐小姐,恕我不能開門,太太的有孕在身,不宜受刺激。”

“你說什麼?你也不看看我是誰?之前我來,你都不敢正眼瞧我,你這隻看家狗,你現在長本事了是不是?我命令你,把門打開,不然……我下次見到你,我一巴掌呼死你。”徐霜霜的話,又狠又毒,倒是叫人聽著害怕。

傭人直接嚇的發抖,臉色慘白,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接話了。

“讓我跟她說吧。”何琳不知何時,站到她的身後。

傭人感激的退後了,何琳的臉,就出現在視頻裡,她和徐霜霜對視著。“何琳,你從這個家滾出去,你不屬於這裡,你把我的位置還給我。徐霜霜看到她,語氣激動,憤怒。

何琳則是平靜的看著她,語氣也是平平的:“徐霜霜,你要發瘋,請找彆的地方去,不要來這裡鬨事。”

“你讓我去哪?這裡原本就該屬於我,是你……你這個強盜,小偷,你的出現,偷走了我的一切。”徐霜霜憤憤的罵了起來,斥責何琳的各種罪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