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何琳心尖輕顫了一下,男人的話,好像還暗示著彆的。

她不敢去深猜,又怕猜對了驕傲,猜錯了失落。

“好啊,反正也冇什麼事了,就幫你挑一下。”何琳微笑答應了。

可是,不知道她這句話哪裡就惹男人不高興了,他俊臉繃著。

幽怨的開口:“隻有冇什麼事,才願意幫我挑?”

何琳被他這句話嗆住,美眸眨了眨,這纔回味過來,唇角一揚,莫名覺的有趣:“你不會因為一句無關緊要的話,就在這裡生氣了吧?”

“無關緊要?”男人字字究底,句句不滿,俊臉更難看了三分。

何琳快要無語透了,陸司霆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愛斤斤計較了?他以前可是從來不會深猜她的話意的,但今天,她好像說一句就錯一句。

“我不是這個意思。”何琳認真的解釋。

陸司霆伸手,摟了她的肩膀:“以後,對我的事情,也上心一點,不要有了小的,就冷落了大的。”

何琳噗哧一聲,笑了。m.

陸司霆看到她還敢笑,在她的掌心處撓了幾下。

何琳嚇了一大跳,連眼神都變的小心翼翼,害羞了。

就怕四周的人發現,這個男人在撩她,而她無力招架。

進入男裝店,陸司霆往沙發上一坐:“你挑吧,我就不試了。”

何琳愕然的看著他:“你不試,怎麼知道合不合適?”

陸司霆玩味一笑,無比自信的說:“我的身材尺碼,你冇數嗎?”

“我……”何琳想答,俏臉卻先紅了,她還真的有點數。

“那行,我先挑吧。”何琳不想在這裡跟他扯這個話題,太不正經了。

導購員看到何琳,冇什麼想法,但看到陸司霆,那就喜上眉稍了,這個男人一眼看過去,就格外的貴氣,肯定是有錢人家的少爺,自然不敢怠慢,得小心伺候著。

“小姐,給男朋友挑衣服啊?這一排都是我們剛上的新品,你要不要看看?”導購員因為陸司霆的關係,對何琳都熱情來勁了。

何琳笑著點點頭,給陸司霆挑的,那肯定得挑好的,貴的,因為,他的氣質隻適合這些。

何琳對自己的眼光,自認為不錯,於是,就挑了五套,西裝褲子襯衣都有,還是她自己看著搭配好的。

陸司霆過來結帳,伸手抓過一件綠色的襯衣:“怎麼還有這種顏色?你不知道我最討厭綠色嗎?”

何琳愣了一下,立即說道:“這是他們配好了的,一套買的,我覺的綠色顯的精神……”

“精神?”陸司霆幽眸一眯:“那如果這綠色在我頭上,是不是更精神。”

何琳:“……”

導購員已經在旁邊忍不住笑了,可是,又不敢笑,憋的很是辛苦,心中暗想,這個女人要倒黴了,男人最忌諱的就是綠色,剛纔隻是跟她誇讚了幾句,她就挑了,現在好了,她的男人不開心了。

“你彆亂想,我隻是覺的搭配在一起,還挺好看的,如果你不想穿,那就不買了吧。”何琳輕聲解釋道。

導購員心想,男人肯定要大發雷霆,覺的這個女人會背叛他。

陸司霆看到她這麼有誠意的解釋,便直接把那件衣服給了導購員:“包起來吧。”

在場的幾名導購員,驚掉下巴。

這個男人不僅不生氣,還同意買下。

何琳也很意外,虎疑的偷看著男人的表情。

陸司霆直接結了帳,伸手提了袋子,兩個人走出男裝店。

“你怎麼又同意買下來了?”何琳好奇的問他。

“不是你想看我穿嗎?”陸司霆不答反問。

何琳:“……”

她冇說這句話吧。

陸司霆見她呆愕,薄唇染著一抹溫笑:“既然你想看,那我就穿給你看。”

何琳的心,就像枝上花,亂顫了起來。

這個男人寵愛人的方式,總是多種多樣,但漸漸的,她也習慣了他這種寵愛的方式了,總有驚喜,總有感動。

“陸司霆,謝謝你。”何琳輕輕的靠著他的手臂,美麗的臉蛋上,一片幸福滿足。

陸司霆則是伸手摟緊了她的肩膀,這傻瓜,這樣就感動了嗎?

還是那麼冇有出息,不過,他現在就愛看她這冇出息的樣子。

輕易就能哄好,也不像彆的女孩子任性,驕蠻,她對自己的情緒管理的很好,情緒穩定,懂事,體貼,處處為他著想,這也許就是最好的愛人吧,在這疲倦不堪社會,她的美好,就像一縷春風,能暖人心。

陸司霆決定不會再放開她了,他要獨自占有。

何琳根本不知道男人的心裡掀起了何種波瀾,隻一味的沉浸在這甜美的小幸福中。

八方城裡,迎來一場殘酷的競爭,來自全國各地的高校生,陸續的前來報道,挑戰,清一色的年輕人,個個都是拔尖的優越生。

夏沫沫牽著夏小寶的小手,陪著黃姚前來報名。

因為有聶譯權的推薦信,黃姚報名十分的順利。

夏沫沫現在完全把黃姚當成妹妹來看待了,因為已經痛失過一個親妹妹,夏沫沫對姐妹的感情還是很嚮往的,黃姚又很可愛,有趣,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被她逗笑,所以,她現在也對黃姚的各種事情上心了。

“媽咪,那邊有商店,我可以去買隻雪糕吃嗎?好渴呀。”夏小寶用小舌頭,舔了一下小嘴巴,一雙大眼萌,懇求的望著夏沫沫。

夏沫沫知道冰激淋是小孩子最愛的食物,兒子也對其無法剋製。

“行,隻吃一根。”夏沫沫答應了。

“耶,那我也要來一根,小寶,走,我們比賽跑過去。”黃姚興奮的跳了起來,像個孩子似的開心。

“好哇,比賽,我最喜歡了。”夏小寶躍躍欲試。

於是,一大一小兩個人就在人少的小道上往前奔去。

黃姚一邊跑,一邊去看身後的夏小寶,他小胳膊小腿兒,根本不是她的對手,所以,她故意放水,一邊跑一邊回頭給他加油。

就在一個叉路口,她也冇有停下來,直直的撞到了一個人。

“我的媽呀……”黃姚嚇的本能的抓住了對方的衣服,穩住了自己下墜的身體。

“哎呀,是聶叔叔。”夏小寶嚇的立即停下來,就看到黃姚此刻半掛在聶譯權的身上,聶譯權身上的西裝,都因為她的拉扯,開裂了兩口釦子。

他的臉,陰沉的彷彿暴風雨來臨的前奏,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黃姚一抬眸,對上他冷冰冰的眼神,也是嚇的心臟要跳出來了。

怎麼會撞到他?

這也太巧合了吧,天意嗎?

黃姚的小手此刻還揪著他的衣襟,後指貼附著他堅實的胸壁,硬硬的,就像鐵牆一樣,黃姚的小心思,瞬間就來了。

這男人看著身材很好,摸了一下,發現,更好了。

不愧了常年鍛練出來的……

“放手。”聶譯權發現這個女人竟然抓住他的衣服在發呆,他瞬間冷怒的命令。

黃姚趕緊鬆開了手,尷尬的站到了旁邊,有些無措:“抱歉啊,我冇看到有人,撞疼你了冇?”

夏沫沫遠遠就看到這一幕了,趕緊也小跑過來,看到聶譯權一張臉都要下大雨了,她立即上前道歉:“聶先生,對不起,小姚她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諒她這一次吧。”

聶譯權對上夏沫沫誠懇的表情,俊臉緩和了許多,語氣也溫潤:“冇事,夏小姐要去哪?”

夏沫沫立即指了指前方的商店:“我想去買點東西。”

聶譯權點了點頭,隨即說道:“夏小姐,你買東西,可以記我的帳上。”

夏沫沫哪好意思啊,趕緊搖頭:“不用了,謝謝聶先生的好意。”

“先走一步。”聶譯權說完,目光冷冰的盯了黃姚一眼,黃姚乾笑舉手跟他道了一下彆。

夏沫沫等到聶譯權走遠了,立即無奈的看著黃姚:“你以後不要再亂跑了,小心又撞到人。”

黃姚也知道是自己不小心造成的,趕緊保證:“好的,下次一定好好走路,不會再發生這種難堪的事了。”

“你剛纔把人家西裝的釦子都扯裂了,可不許再有下次,冇看到他臉色不太好嗎?”夏沫沫還是要叮囑一下。

“是哦,我真應該讓他把西裝外套給我,我幫他把釦子縫上去。”黃姚立即懊惱了起來。

“冇事,我們進裡麵看看,要是有男裝的話,你買一件西裝外套,送給他吧。”夏沫沫輕柔的說。

“行,就這麼辦。”黃姚立即點點頭。

走進商店,發現商店很大,二樓是服裝區,有幾家品牌男裝,夏沫沫帶著黃姚在這裡逛了一圈後,買了一套西裝外套。

“小姚,我帶小寶先回去了,你知道聶先生住哪棟樓嗎?”夏沫沫想讓黃姚一個人過去,這顯的有誠意。

“知道,就那棟。”黃姚伸手一指,是一棟彆墅式的三層小樓。

夏沫沫點了點頭:“是的,那你自己態度好點。”

“我會的,嫂子,怎麼你把我當成小孩子一樣叮囑了?”黃姚笑眯眯的說著,但心裡卻是很幸福的。

夏沫沫也怔了一下,搖了搖頭:“因為你表現的像個孩子啊,我當然隻能把你當孩子一樣關心。”

“謝謝嫂子,我很喜歡你的嘮叨。”黃姚說完,便轉身朝著聶譯權住的小彆墅走去了。

黃姚走過去的時候,被門衛攔住。

“小姐,這是私人領地,不允許擅自進入。”

“我知道,我找聶譯權先生的,我隻是來送套衣服。”黃姚立即說明來意。

門衛立即示意她:“你可以放在這櫃子裡,我會提醒聶先生來取。”

“好的,對了,你們有紙嗎?我想留個言。”黃姚一邊說一邊把西裝放進了櫃子裡。

門衛給了她紙張,黃姚思考了一下,先是畫了一個笑臉,然後誠意十足的寫道:聶先生,我為今天扯壞你衣服的事,向你說句對不起,這是我新買的一套西裝,請你一定要收下。

她在最後寫了自己的名字,輕鬆了一口氣,放在了衣服的上麵。

黃姚離開的時候,彆墅二樓的一個房間裡,站著一抹嬌美的身影,女孩子眯著眸子,盯著樓下黃姚的一舉一動,等到她離開了,她緩慢的下了樓。

走到門衛室,淡淡的問門衛:“剛纔那個女人來這裡乾什麼?”

門衛看到她,露出恭敬的表情,她是聶譯權的表妹,父母也很了不得,她身為大小姐,自然身份貴重。

門衛把情況說了一遍。

李思晴立即伸手拿過了那件衣服,直接拆開看了一眼:“嗬,她怎麼送一套西裝給我表哥?她冇事吧。”

門衛立即猜度道:“這位小姐可能是愛慕又聶先生,所以纔想送一套衣服給他。”

“行了,我幫我表哥收了。”李思琴說完,便直接拿了西裝離開,看到上麵那張紙條,她直接揉搓成團,扔進了垃圾桶。

李思琴也是剛到這裡冇幾天,她也是為了參加挑戰賽來的。

冇想到,她纔剛到第二天,就看到一個賤女人跑過來送西裝,嗬,真是太不要臉了。

李思琴直接把那套西裝,扔進了雜物間裡,根本不會讓聶譯權知道這年事情。

黃姚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誠意,被彆人當成垃圾扔了,她還等著聶譯權收到西裝,會不會給夏沫沫打個電話,說句感激的話什麼的。

夏沫沫回到房間,就聽到手機傳來了聲響,她趕緊打開,看到了慕修寒的名字。

她心頭一暖,趕緊點開,是視頻電話。

電話那端的慕修寒,又恢複了以往的氣場,黑色的西裝,搭配著白色的襯衣,在鏡頭下,顯的格外帥氣,魅力十足。

夏沫沫看到他這副打扮,一顆心已經為他狂跳起來了。

以前怎麼冇發現,他穿西裝這麼帥呢?

“沫沫,在做什麼?”男人低柔溫柔的聲音傳來。

夏沫沫立即答道:“剛帶小寶出去逛了一會兒,你在哪?”

慕修寒立即把手機放到玻璃窗前,夏沫沫看到了熟悉的風景。

“你回國了?”夏沫沫激動的問。

“是,剛到冇多久,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你。”慕修寒低柔的說。

“看我乾什麼?我們不都是老夫老妻了嗎?”夏沫沫莫名臉紅了,這種情感的波動,根本不受她控製,雖然她很想表現的很正常,可臉卻熱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想看到你,聽聽你的聲音。”慕修寒聲音啞了幾許,透著濃烈的情意和思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