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清晨的陽光,籠罩著優雅的小院,夏沫沫起了一個早,主動的收拾著院子,聶譯權來了,他親自提著早餐。

夏沫沫看到他,露出一抹微笑:“聶先生,怎麼是你親自過來送早餐啊?你告訴我,我以後自己過去提吧。”

聶譯權微笑回答:“我隻是順路提過來,夏小姐,在這裡住的還習慣嗎?”

夏沫沫點點頭:“很好,很安靜

鳥語花香,太適合居住了。”

“習慣就好。”聶譯權臉上依舊掛著客氣的笑容。

“聶先生大清早的過來,是有什麼事嗎?”夏沫沫猜到他的目的,便問他。

聶譯權也不拐彎抹角,便直接拿出了一張紙:“有一個挑戰項目,不知道黃小姐有冇有興趣加入,請的都是各大高校的高材生,黃小姐也可以選擇參加,如果挑戰通過,我們這邊是會給予一定獎勵的。”

夏沫沫美眸一訝,趕緊拿過去看了一下內容,原來是訓練,文武兩種方式,通過考覈後,還有可能被入選成為正式的學生。

“這些條件,還真的挺誘人的,隻是,我不知道小姚有冇有興趣,一會兒等她醒了,我就問問她。”夏沫沫倒是覺的,黃姚反正閒著也是閒著,跟這幫高材生混在一起學習一段時間,說不定各方能力都有一個質的提升。

“好,等你們的回覆。”聶譯權說完,便轉身離開了。m.

黃姚直接睡到日上三竿才醒來,伸了一個大懶腰後,她揉著眼睛走出房間,被太陽一曬,隻覺的渾身舒爽。

“這纔是人生啊。”黃姚發出一聲感歎。

夏沫沫牽著小寶從另一條小道走了過來,小寶手裡提著一個小桶,桶裡遊動著他剛打撈上來的幾條小魚。

“姚姐姐醒了。”夏小寶小手指了指,笑嘻嘻的說。

黃姚立即走過去,眨了眨眼睛:“嫂子,你們這麼早去乾嘛了?”

夏沫沫卻輕笑著搖頭:“現在可不早了,都快吃午飯時間了,我聽說那邊有條小河,就帶小寶過去玩了一會兒,他撈了幾條魚來養。”

“這麼好玩的事情,你們竟然不帶上我。”黃姚立即不滿的說。

夏小寶立即說道:“我其實敲了你的房門的,可你不開門呀,你還在睡覺呢,是媽咪說不要打擾你的。”

黃姚臉熱了一下,立即點點頭:“我太困了,難得有個假期,隻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夏沫沫看了一眼時間,說道:“小姚,你收拾一下,一會兒我們去食堂吃午飯。”

黃姚點點頭,她剛穿好衣服走出來,夏沫沫突然遞給她一張紙:“小姚,剛纔聶先生來了一趟,他說有一個培訓項目,讓你去參加,你要不要報個名,聽說來的都是各大學校的高材生,所有年輕人聚在一起,一定會很熱鬨的。”

黃姚美眸驚訝的睜大了一圈:“是嗎?什麼東東,我看一下。”

“七項全能挑戰賽,騎射,攀岩,野地生存大挑戰,舞蹈,文學展示……”

黃姚一口氣唸到這裡,小臉已經皺了起來:“這也太難了吧,我就算有心,也無力啊,我可能不夠資格吧。”

夏沫沫立即溫柔的安慰她:“其實,我覺的重在參與,能不能取得名次,那是次要的,小姚,我們來這裡,人生地不熟的,你難道不會覺的無聊嗎?你又還冇有找男朋友,如果能和一幫年輕人混在一起,說不定,你還能找到不一樣的樂趣,要不,你挑戰一下吧。”

黃姚知道夏沫沫是一片好心,她的心,也躍躍欲試了。

“聶先生親自過來詢問的?”黃姚美眸閃過一抹狡猾的笑,不知道她腦子裡在想些什麼。

夏沫沫認真的點點頭:“是的,一大早就過來了,我覺的,他肯定認為你是有資格的,所以才邀請你一起去。”

“哦,那行吧,我去參加,不過,我怕死在第一關,那就太丟臉了,可能會直接喪失五年的擇偶權。”黃姚樂觀的自嘲道。

夏沫沫噗哧一聲,逗笑了,趕緊安慰她:“不會的,就算第一關刷下來,那也證明你有勇氣去比賽啊,冇什麼可丟人的。”

“嫂子,你可真會說話,說的全是我愛聽的,行,我一會兒就去報名參加。”黃姚立即有了自信心。

諾大的食堂,有好幾個,聶譯權派人送來了飯卡,以後,夏沫沫三個人就可以直接到食堂用餐了。

“哇,全是男人……全是男人耶。”黃姚一踏入,滿眼的大長腿,年輕的荷爾蒙氣息,年輕的小軍官,個個長的帥氣逼人,氣質優雅,更重要的是,十分有禮貌。

夏沫沫趕緊捂住了兒子的小耳朵,不讓他聽見,黃姚這表情,活像是五百年冇有見過男人似的,這讓夏沫沫跟著紅了臉。

黃姚也覺的自己說錯話了,趕緊捂住嘴巴,朝夏沫沫嘿嘿的笑起來。

“嫂子,我看看就行了啊,你千萬不要看,不然,我怕慕大哥得氣吐血了。”黃姚附在夏沫沫的耳邊,小聲的提醒她。

夏沫沫卻一片鎮定自若:“不會的,我眼裡隻有他一個人,再帥的男人,我都不會多看一眼。”

黃姚當然相信她了。

三個人打好了飯,這裡的菜色也十分的誘人,看著很有食慾。

“快看,媽咪,是聶叔叔呢。”夏小寶的小手,突然一指,就看到不遠處,聶譯權和一群年輕的男人坐在一起吃飯。

夏沫沫也看了一眼,微笑道:“是的,冇想到這麼巧,竟然在食堂還能遇上。”

“嫂子,要不,我們過去打聲招呼吧,見到了,不打招呼是不禮貌的。”黃姚說著,已經端著餐盤朝聶譯權走過去了。

夏沫沫都來不及阻止她,她隻好跟了上去。

聶譯權隻覺的對麵的位置上,有個人坐了下來,他幽眸一揚。

一張可愛的瓜子臉,就出現在他的眸光裡。

黃姚雖然是瓜子臉,但她臉上還有些嬰兒肥,肉嘟嘟的,她一笑,眼睛就像彎彎的月牙,一排整潔白晰的小白齒,讓她整個人看上去又甜又美。

“聶先生,好巧啊。”黃姚笑眯眯的打招呼。

聶譯權幽眸一僵,莫名的,黃姚那甜美的笑容,就好像一根羽毛,撞進他的心房,他迅速的將目光沉下,冷淡道:“是嗎?”

夏沫沫也走了過來。

“聶叔叔好。”夏小寶彎著腰,一百八十度的躬了個弓。

聶譯權看到小寶,冷峻的麵容,難得出現了一抹微笑:“小寶,有什麼需要,隻管跟聶叔叔說。”

“謝謝聶叔叔。”夏小寶露出討人喜歡的笑容。

夏沫沫坐了下來,開始叮囑兒子趕緊吃午飯。

黃姚坐在聶譯權的對麵,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不時的偷瞟著對麵的男人。

一想到他的貴重身份,黃姚就心裡癢癢的,不知道是種什麼樣的感覺,就覺的,像他這種高掛在天空之上的明月,要是被拽到地麵上,會是何種有趣的畫麵呢?

黃姚承認,自己的心思漸漸有些陰暗起來。

聶譯權捉住了她打量的眼睛,黃姚嚇的心臟咯噔一跳。

聶譯權倒是冇有避諱,索性就盯著她看。

黃姚眸子左右看了看,發現這個男人還冇有把眼睛從她的臉上移開,她就直接瞪了過去。

要比眼睛大嗎?

她可從來冇有輸過。

聶譯權以為她至少會像彆的女孩子,被一個男人盯著,她一定會臉紅,害羞,甚至,不知所措。

可,他想錯了,黃姚可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她的臉皮,跟城牆有得一拚。

聶譯權盯著她的眼睛,這才發現,她的眼睛乾淨澄澈,明亮有神,被她望著,好像要溺進清澈的湖底。

聶譯權敗下陣來了,俊臉,冇來由的一紅。

“夏小姐,小寶,你們慢慢吃,我吃好了,先走一步。”聶譯權起身,有些狼狽的離開了。

黃姚眨了眨眼睛,嘿嘿的笑了一聲。

夏沫沫並不知道黃姚在使壞,聽到她在微笑,夏沫沫奇怪的問她:“小姚,有什麼好笑的嗎?”

黃姚搖搖頭:“冇有,就是覺的,這位聶先生,是不是對女人過敏啊,怎麼好像一看到我們,他就匆匆的走了,飯都冇吃完。”

夏沫沫又寵又嗔的看她一眼:“不會是被你給嚇走的吧。”

“我發誓,我冇有,我就是覺的他長的挺好看的,多看了他兩眼。”黃姚趕緊澄清。

“姚姐姐,你不知道男人其實都很害羞的嗎?你這樣看著他,難怪聶叔叔要跑,他害羞了吧。”夏小寶在旁邊管起了大人間的閒事。

黃姚乾笑了兩聲:“那下次見了,我不盯著他看了。”

夏沫沫有些無語的搖了搖頭。

吃過午飯,夏沫沫的手機響了,她迅速的接聽,原來是淩妍打來的。

“妍妍……”夏沫沫接到好友電話,心情也跟著好了許多。

“沫沫,你去哪了?你不在市裡嗎?”淩妍的聲音輕柔的傳來。

“我不在,我現在在一個很遠的地方,帶著小寶一起來這裡了,妍妍,有什麼事嗎?”夏沫沫微笑說道。

“想找你逛街唄,可你又不在這裡,小寶冇事了吧,那太好了。”淩妍最近一空閒下來,就開始無聊了。

“是啊,小寶冇事了,妍妍,你要是想逛街的話,你就找顧西臣陪你啊。”夏沫沫笑眯眯的說。

“他啊,他一整天都在開會,忙的不可開交,我現在真的很好奇,之前他追我的時候,好像挺閒的,現在跟他在一起了,才發現,他真的是日理萬機,一天的時間都安排滿了,早知道,不結婚,光戀愛好了。”淩妍忍不住的小聲埋怨起來。

夏沫沫直接笑出了聲:“都說人啊,就是不知足,看來,還真是這樣的,她給了你愛,你就嫌他陪伴的短,他給了你陪伴,你可能還嫌他不夠溫柔體貼……”

“沫沫,你取笑我。”淩妍在那邊格外的委屈。

夏沫沫趕緊安先好友:“不是的,我冇有取笑你,我隻是在說一個事實。”

淩妍當然知道好友不是有意的,她立即又笑起來:“你說的還挺有道理的,可能真的是我太貪心了吧,可……人生漫漫,總得貪一點什麼吧。”

“隨性而活吧,該貪的時候,就貪一點,不能貪的時候,就放寬心接受,總之,還是讓自己快樂一些就行。”夏沫沫也是活了這麼多年,感悟出來的真理。

“嗯,說的對,要不,我還是找顧西臣聊聊,看看晚上能不能一起出去吃個晚飯,浪漫一下。”淩妍一臉嚮往的說。

“就你們兩個嗎?不帶孩子啊。”夏沫沫笑起來問她。

“不帶了,把孩子丟給他奶奶照顧,他爺爺奶奶天天打電話來問,隻要一放學,就說要接到老宅吃飯,如果不送過去,二老的意見還不小呢。”淩妍哭笑不得,果然,三個孩子,就是她最有力的籌碼了,二老現在看她都順眼了很多。

夏沫沫聽到好友的話,忍不住替她感到高興:“妍妍,這就是你修來的福氣啊,你就好好享著吧。”

“嗯,那行,沫沫,等你回來了,一定要給我打電話。”淩妍低聲交代。

“一定的。”夏沫沫答應了她,可一想到現在的處境,她又不知何時是歸期了,更不知道,慕修寒要怎麼去對抗顧博淵,其實,她一直都很相信他的,一直都是。

淩妍掛了夏沫沫的電話後,就捏著手機,敲了顧西臣的辦公室門。

“進來……”低沉的男聲,帶著一點寵愛意味。

淩妍立即推門進去,美眸驚奇的望著坐在辦公大椅上的男人:“為什麼每一次我來找你,你的聲音都這麼溫柔?是不是所有美女來找你,你都這麼柔聲柔氣的說話?”

顧西臣:“……”

“你說啊,是不是?”淩妍莫名的就醋了。

顧西臣放下手中的鋼筆,站起了身,走到她的麵前,溫柔的理了理她耳邊的頭髮:“傻瓜,你抬頭看一下旁邊的螢幕。”

淩妍立即轉過頭,就看到旁邊螢幕上竟然是監控,誰來了,他都能看清楚。

淩妍立即羞紅了臉蛋,為自己的無知。

顧西臣摟著她的腰,直接坐到他的辦公椅上:“當然隻有你,纔有這樣的待遇,這要換彆人,我的語氣肯定不會溫柔。”

淩妍聽著,滿心的歡喜,連表情,都甜膩了起來。

“真的?”淩妍心裡開了花,小嘴卻倔強著懷疑。

顧西臣拿她冇辦法,這個女人最近好像挺粘他的,難道是自己給她的安全感還不夠嗎?

“當然是真的。”顧西臣薄唇附在她的耳邊,親了一下她的耳垂:“你懷疑我嗎?”

淩妍小嘴一撇:“難道還不可以懷疑一下你啊?”

顧西臣有些無語:“好端端的,有什麼好懷疑的?我們辦公室隔著一個玻璃窗,我在裡麵工作,你是能看到的,我在裡麵要是會見彆的女人,你也能看見。”

“一天二十四小時,我哪能每次都看見?”淩妍蠻不講理的說。

顧西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