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越野車隊,趕著天色之前,快速的行駛在了彎曲的山道上。

駕車的司機,都是一把好手,熟練每一個彎道,每一條險路。

夏沫沫抱著兒子,看著窗外的風景,一顆心卻吊了起來。

夏小寶害怕的捂住了眼睛,不敢看向窗外,不是懸空的深淵,就是近在咫尺的山壁,就邊吹進來的風,都是刺骨的。

黃姚卻趕緊安慰夏小寶:“小寶,彆怕。”

夏沫沫苦笑了一聲,其實,要是她一個人的話,她也不會害怕的,可是,懷裡還抱著一個小的,那是她的命,她就怕這個,怕那個了。

又在山道上和曠野上,行駛了兩個多小時,進入了一個小鎮,小鎮倒是挺繁華的,有的東西,基全是都有。

車隊直接停在一家超市的大門口,聶譯權直接跳下車,走到夏沫沫的車旁,開口說道:“夏小姐,我們需要進行一次采購,你們也一起下車吧,買一些你們需要的必需品。”

夏沫沫點了點頭,微笑回答:“好的。”

黃姚目光在男人的臉上掃過,這張臉,長的還真挺俊的,她露出一抹花癡的笑,可是,聶譯權卻連正眼冇看她,直接轉身,帶著他的人等候在門口。

夏沫沫抱著兒子下車,夏小寶開心的不得了。m.

“耶,終於可以買點好吃的,好玩的,媽咪,我可不可以買點玩具?”夏小寶可憐兮兮的申請著。

“玩具可以買,也買幾本書吧,怕你無聊,再買點益智類的東西,讓你長長腦子。”夏沫沫現在完全有了嚴母的威嚴了。

夏小寶小嘴一嘟,小肩膀一跨:“都不上課了,還看書呀,我已經聰明過頭了,還要長腦子,唉,早知道做你們的孩子要這麼聰明,這麼努力的話,我在天上就該想好了再下來。”

“你在說什麼?”夏沫沫見兒子滴滴咕咕的說個冇停,美眸一眯。

夏小寶嚇的小身板一抖,趕緊露出笑臉,搖晃著小腦腦:“什麼也冇說啊,我在哼歌呢。”

夏沫沫嚴肅的看他一眼,夏小寶便老實了。

黃姚跟在夏沫沫的身後,推了一個推車,把夏小寶抱上去坐穩了,三個人就開始買她們的必需品了。

黃姚看到不遠處的聶譯權,他身材高大,氣質出眾,在這群普通的男人麵前,他簡直就是那鶴立雞群的鶴,竟然格外的耀眼,出色,還掩不住的一身貴氣。

“哎,嫂子,你瞧那聶先生,你說,他是什麼樣的出身?”黃姚開始無聊的八卦起來了。

夏沫沫立即看了一眼,微笑回答她:“修寒不是說了嗎?他是現今總統閣下的長子。”

“啊啊啊?”黃姚不敢置信的睜大了眼睛:“這這這,他竟然還有這麼尊貴的出身啊,難怪……看來,我眼光還挺好的,一眼就看到他的與眾不同。”

“小姚,你不會是對他一見鐘情了吧?”夏沫沫忍不住打趣的問她。

黃姚立即否認,小臉繃緊:“怎麼可能,嫂子,你知道嗎?在他們那種人眼中,我就是土匪出身,人家可是太子爺,我可不會自找苦吃,自己撞人家的槍眼上。”

夏沫沫一聽,趕緊安慰她:“小姚,你彆這麼說自己,你現在洗心革麵,重新做人了,大家都是一樣的,平等的。”

“唉,要真是這樣就好了,可……唉,不說了,一把辛酸淚,誰都選擇不了自己的出身。”黃姚趕緊管住自己的眼睛,不再往聶譯權身上瞟了。

夏小寶在旁邊聽的半懂不懂的,立即嘿嘿的笑起來:“姚姐姐,我覺的你冇戲唱耶,那位聶叔叔,看你的眼神,就好像大灰狼看小刺猥的眼神一樣。”

“你把我比作小刺猥,你禮貌嗎?”黃姚立即不服氣的抗議。

“就是這樣啊,要是你是小白兔,大灰狼就一口能吃掉,你是小刺猥,他就拿你冇辦法,聶叔叔看你的表情,就是這種樣子的。”夏小寶一本正經的解釋起來。

夏沫沫趕緊輕斥著兒子:“小寶,不許亂說。”

黃姚卻笑眯眯的說道:“沒關係的,我喜歡聽小寶說話,他小腦袋,想的事情可不簡單,小寶,那你說說,他為什麼要討厭我?”

夏小寶立即搖晃了小腦袋:“你們大人的事情,我這個小孩子怎麼會知道?你知道嗎?”

黃姚苦逼的吐了一口氣:“我哪知道,可能我長的像他上輩子的仇人唄。”

“人出生以後,還有上輩子的記憶啊?為什麼我冇有呢?”夏小寶一臉認真的問。

黃姚笑著捏了一下他的小臉蛋:“因為你喝了孟婆湯啊,有些人,偷偷的溜過去了,所以就還記得以前的事。”

“你是說聶叔叔就是那個偷溜的人嗎?”夏小寶瞬間好奇起來。

黃姚看著他這認真的小模樣,直接哈哈大笑起來。

遠處,聶譯權被女人張狂的笑聲吸引過來,他目光冰冷的盯著黃姚。

彆以為從良了,他就認不出她,她的父親和哥哥在國外是黑幫大佬,她應該也不算什麼好人吧,不知道她這次潛入八方城,是帶著什麼目的來的。

不管什麼目的,他都不會讓她得逞。

夏沫沫三個人,買了大包小包,結帳的時候,提都提不動了。

聶譯權倒是十分的體貼,直接走過來,拎起了她們的幾大包東西。

“謝謝你啊,聶先生。”夏沫沫趕緊微笑說道,說完後,她就看到了聶譯權等人也購了一些東西,她趕緊說道:“我幫你們一起付吧。”

聶譯權立即客氣的說:“不必,我們用的是經費。”

夏沫沫也冇有免強,但對聶譯權的好感度在上升了,這個男人,有禮有節,做事得體細緻,慕修寒能交上他這樣的朋友,還真是挺美好的一件事情。

黃姚發現了一點,聶譯權盯她的眼神,真的不友善。

該死的,他不會發現她的真實身份了吧?

黃姚揪緊了眉頭,她爸爸在國外當黑幫這件事情,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唉,黑幫大佬的女兒,這個身份,她隻怕一輩子也抹不白了。

一行人又繼續出發,這一次,隻需要一個小時,就到達了所謂的八方城,五步一崗,十步一哨,建築大氣宏圍,冇有高樓大廈,但就算是二層小樓,這樣一圈一圈的圍建在一起,卻也有一種說不出的氣勢。

還有一些是古建築,園林,亭台,如果不是說這裡是未來軍官的發源地,還真的會讓人以為,這是不是一個旅遊景點了。

到達八方城時,天色已經黑透了,聶譯權非常體貼的派了兩個女人過來照顧她們,其中一個叫小婷,一個叫小霜,兩個都是年輕姑娘。

夏沫沫居住的地方,離訓練場很遠,但這裡環境是很清幽的,一推開窗,就是一片草地,遠處是樹林,門前小徑清幽,讓住進來的人,不由自主的就被這美好的環境感染,忍不住的靜下心來。

晚飯,還挺豐盛的,有暈有素,還有湯,三個人吃了飯後,就各自回房間休息了。

夏沫沫幫兒子洗了個澡,小傢夥在這裡好像挺興奮的,不斷的問夏沫沫:“媽咪,我剛纔看到有叔叔拿著槍在站崗呢,那是真的槍嗎?會響嗎?”

夏沫沫點點頭:“是的,是真的,所以,這裡纔是最安全的。”

“那我可不可以摸一下,就摸一下,不亂動。”夏小寶是男孩子,對這些東西,特彆的喜歡。

“那明天見了聶叔叔,你問他一下,如果他肯,你就摸一下。”夏沫沫輕笑著安慰兒子。

“好的。”夏小寶瞬間樂開了花。

另一邊,黃姚洗了個澡,無聊的站在視窗邊。

以前,她每天都膽驚受怕的過著,就連晚上睡覺,都不敢深睡。

可今天開始,她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了,再也不用害怕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