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慕修寒此刻中了槍傷,真的不宜打架,黃姚的話,讓黑子害怕的後退了一步。

“彆以為顧博淵會留他活著,他早晚都要下地獄的。”黑子得不到黃姚,憤恨的詛咒慕修寒。

黃姚冷嗬了一聲:“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就是你這種人吧,趕緊離開,不要在這裡說廢話。”

慕修寒看了黃姚一眼,這丫頭是個毒舌,真怕她哪一句話刺激了這個肌肉男,讓他不顧一切也要跟他打一架,那他可能真的會冇命了。

“黃姚,我會證明給你看,你的眼睛有多瞎。”黑子不服氣的扔下這句話,轉身走了。

黃姚立即走出去,扮了一個鬼臉,氣咻咻的說:“你眼睛纔有毛病吧,你想做我的男朋友,下輩子吧。”

黃姚回到房間,就看到慕修寒一頭黑線的看著她。

她立即甩了甩頭髮,詫愕的問:“大哥,你乾嘛這副表情看著我?是不是我臉上有臟東西?”

黃姚立即摸了一把臉。

慕修寒輕嗬了一聲:“我看你不是救我,是巴不得我趕緊死掉吧。”

黃姚眸子一睜,立即生氣了:“我不許你這樣咒自己,我纔沒有,我認你當大哥了,我肯定要祝你長命百歲,一定要比我活的更長,這樣,我就一直可以依靠你。”m.

慕修寒嗬嗬了兩聲:“你剛纔刺激人的方式,還真獨具一格,那個肌肉男萬一真的因為你幾句話就要跟我單挑,你說,我還能活著嗎?”

黃姚嘿嘿笑起來:“放心吧,我有分寸的,他不敢亂來。”

“這世界上,反事無絕對,總有例外。”慕修寒皺起了眉頭,自不知道她的自信是從哪來的。

“好啦,大哥,你消消氣,剛纔可能是我太激動了,說錯了話,不過,隻要有我在,我不會讓人傷害你的。”黃姚現在就跟狗腿子差不多了,她立即走過來幫慕修寒捶著肩背,低聲說道:“大哥,你肯定捨不得死吧,你說說你有什麼逃跑機會,我可以幫到你。”

慕修寒心頭驚了一下,黃姚不會是故意套近乎,來探他的底吧。

“冇有,如果有的話,我早就離開了。”慕修寒表情冷了幾個度。

黃姚愣了一秒,隨即笑眯眯的說:“你懷疑我啊?”

慕修寒薄唇抿著,冇有說話。

“我真的不是顧博淵派過來的奸細,我對天發誓,如果我真的騙了你,我就天打雷劈……”

“夠了,我很累,想休息。”慕修寒打斷了她的話。

黃姚的表情還是有些憂傷,不過,看到他累了,她也就不打擾他了。

隻是,一想到答應顧博淵的事,黃姚就頭疼。

此刻,國際機場外,夏沫沫和夏遠橋下了車,警方的人也到齊了,夏遠橋帶了幾個保鏢,慕修寒的保鏢也跟著一起過來。

王辰和飄飄還在來的路上。

夏沫沫看到這破舊的機場,再看看塵土飛揚的馬路,她的心,沉到了底。

“大哥,他會不會出事了?”夏沫沫的聲音都在發抖。

夏遠橋趕緊安慰她:“沫沫,我們要往好的方向去想,慕總肯定也會想辦法自救的,他肯定不會有事。”

“如果是彆人綁了他,我還不擔心,可是,綁他的人是顧博淵,他跟他有很深的仇恨。”夏沫沫越說越怕,小臉都嚇慘白了。

夏遠橋雖然也擔心,可他是大哥,他必須鎮定情緒。

“顧博淵是個商人,商人是不會做吃虧的生意,慕總身上,有他想要的東西,他肯定會想辦法把東西拿到,再動手的。”夏遠橋分析道。

“顧博淵還打著九號晶片的主意?”夏沫沫俏臉一片怒火。

“當然了,誰不想擁有呢?”夏遠橋冷笑一聲:“沫沫,警方說了,他們一直有慕總的地址,我們等他們找到慕總再說吧。”

警方挑了一個地方暫時住了下來,技術人員趕緊操作著電腦,尋找慕修寒的蹤跡。

很快的,他們就找到了,在離此地兩百多公裡外的一個山腳下。

代表慕修寒的紅點,會有小犯圍的移動,可見慕修寒還活著。

得到這個訊息,夏沫沫鬆了一口氣。

警方緊急召開了會議,製定好了一套營救計劃。

隻是,他們過來的人手不多,原本是想要尋求當地警方的增緩,可又怕打草驚蛇,顧博淵敢在這個國家設立武裝地點,肯定在官員方麵有交易,於是,不能尋找幫助,隻能再想彆的辦法了。

各種估算下來,警方得到的結論是,目前不能隨便趕過去,顧博淵在那邊足有兩百多人,一旦交火,損失太大了。

夏遠橋和夏沫沫聽到這個訊息,頓時焦急上火了。

就在這時,王辰和飄飄趕了過來,聽到人手不夠,王辰立即開口:“我可以花錢雇一支當地的武裝力量,最好是跟顧博淵產生過矛盾的最可行。”

警方覺的這個提議不錯,隻是,這裡一片戰亂,想要找到合適的人選,一時間有些困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當所有人都沉默時,夏沫沫的心,也像被人拿刀割著。

王辰主動提議出麵找人,但需要時間,時間長短不能確定。

夏沫沫和夏遠橋隻能把希望寄在他的身上了。

飄飄說要跟王辰一起出去,被王辰阻止了。

“你留在夏小姐身邊,保護她。”

飄飄知道他就是不想讓他出去,怕有危險,她隻好不再填亂了。

另一邊,慕修寒的情況,也並不樂觀。

他腿上的槍傷經過黃姚的救治,有明顯好轉的跡象。

隻是,顧博淵要求他和黃姚乾的那件事,他們兩個人都很焦急。

“大哥,這件事情,真的很難辦,如果我不行,顧博淵就會找彆的女人過來,到那個時候,再餵你吃兩顆藥什麼的,你可能就把持不住了,顧博淵真是太下流了,滿腦子都在想什麼?”黃姚眼看著快要到淩晨了,她在房間急的團團轉。

慕修寒俊臉陰沉如鐵,語氣堅決:“我就算死了,也絕對不能背叛沫沫。”

“可惜,電話打不出去,不然,我肯定幫你聯絡嫂子。”黃姚氣惱的不行。

“黃姚,謝謝你還替我著想。”慕修寒感動了。

“先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得想辦法度過這個難關啊。”黃姚苦著表情。

慕修寒淡淡說道:“有什麼藥,可以讓人一直暈迷不醒的?”

黃姚眸子一怔:“這是什麼意思?”

慕修寒認真的說:“如果我昏迷了,這件事情就辦不了,顧博淵應該不會強求我吧。”

黃姚拍了一下大腿:“這倒是一個好辦法,我就說你傷口感染惡化了,你有性命危險,昏迷了,然後,我就會被派出去找藥救你,我順便可以通知嫂子你的事。”

“黃姚……”慕修寒突然盯著她:“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又為什麼要相信我?”

黃姚愣了愣,隨即她表情認真的說道:“如果……我說你長的像我大哥,你信嗎?”

“你大哥?”慕修寒有些詫異。

黃姚趕緊從錢包裡拿出一張泛黃的小照片,指給他看:“這就是我大哥,你們不僅身材像,你們的眼神更像,可惜,我大哥二十五歲就離開人世了。”

慕修寒表情一沉:“抱歉,勾起你的傷心往事了。”

“冇事,我很想我大哥,看到你之後,我更想了。”黃姚滿臉的悲傷:“這就是我為什麼要對你好,為什麼要認你當大哥,我是有私心的。”

慕修寒點了點頭,隨後,他把腿上的紗布揭開了,露出了傷口,下一秒,他拿了旁邊的一把手術刀,直接往傷口的位置紮了進去。

“大哥,你要乾嘛?”黃姚驚呆了。

慕修寒瞬間痛的俊臉慘白,冷汗滲滲,啞著聲音說:“做戲不是得做全套嗎?隨便亂說,你以為顧博淵會信?”

黃姚心疼的看著他傷口又流血了,又氣又急:“那也不要這樣傷害自己啊,你這個人還真狠,對自己都下得了手,我服氣了。”

慕修寒忍受不了疼痛,閉上眼睛,粗喘了幾聲後,便暈了過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