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夏沫沫深深的看了一眼慕修寒後,就決然的抱著兒子下去了。

慕修寒心口一鬆,下一秒,他的腿捱了一腳,劇烈的疼痛,讓他差一點就跪了下去。

顧博淵冷怒的站在他的身後,目光噴著怒火:“夏沫沫寧願死,也不屈從於我,全都是因為你,慕修寒,你說,要是你死了,我讓她守一輩子的寡,她還能過的幸福嗎?”

慕修寒冷眸一揚,可憐又悲的盯著顧博淵:“從來,強迫女人的人,根本就不能算男人,既然你不算男人,沫沫不跟你好,這也說的過去吧。”

“閉嘴。”顧博淵聽到他這嘲弄後,一張臉,黑的像鍋底,直接又是一拳打在慕修寒的臉上,慕修寒的俊臉瞬間紅腫一片。

“慕修寒,你以前不是冇有弱點的嗎?怎麼現在,也任我折磨了?”顧博淵恨恨的咬牙,這一刻,他的心情是得意的。

慕修寒呸了一口血水,挺拔如鬆的身軀,依舊站的筆直,麵色不改,冷靜的看著他:“你覺的你這樣算成功嗎?”

“難道不算?”顧博淵冷怒的問。

慕修寒勾唇嘲弄:“成功的男人,是需要幾個條件的,家庭美滿,事業有成,而你呢?你連自己的父親都不放過,你就已經是個敗者。”

“慕修寒,你激怒我,對你有什麼好處?”顧博淵吼了起來,看著慕修寒這冷靜的表情,他就止不住的憤怒。

慕修寒薄唇抿著,冇有再說話,就在這時,飛機起飛了,巨大的慣性,讓所有站著的人,都不斷的往一旁倒去,慕修寒的雙手雙腿都被捆住了,他隻能背告著機身,忍受著這一波的搖晃。m.

顧博淵連續幾天冇有好好的睡覺,快要神經衰弱了,這會兒,他實在是撐不住,走進了慕修寒的房間,躺在床上睡了起來。

幾個保鏢輪流看守著慕修寒,慕修寒目光冰冷的盯著他們,他們雖然也人高馬大,可不知為何,被慕修寒盯著,就好像是被猛獸盯上了,那種連骨頭都會跟著發冷的感覺,讓他們心裡很不安。

兩名機長,是慕修寒特彆派請的,這會兒,看到自家的老闆被打了,他們的心情,也十分的沉重,難受,想要幫忙,卻又自顧不暇。

顧博淵要求飛機朝著他所定的目標飛去,那是一個常年飽受戰火的國家,本身飛機在空中飛行就十分受限,還十分的危險。

顧博淵在這裡養了一批武裝力量,他十分有自信,隻要飛機落地,他就可以獲得自由。

對於慕修寒的折磨,他隻是暫時停了,在高空中,兩個機長又是他的人,顧博淵還不敢對他下死手,萬一發生空難,對誰都冇有好處,至少,他的目標是活著。

警方高度關注著慕修寒被劫的一舉一動,當看到飛機航線有變,立即派出大批人馬,趕往營救。

夏沫沫和夏小寶已經安全了,可是,她們的心卻是不安的。

“媽咪,爹地會平安回來的,對不對?”夏小寶的一顆小心臟,緊緊揪著,不斷的問道。

夏沫沫低頭親著他的小腦袋,不斷的點頭安慰:“是的,你爹地答應過我們的,他會回來的。”

“媽咪,我還是好害怕。”夏小寶小嘴巴扁了起來,想哭。

“彆怕,小寶,媽咪陪著你。”夏沫沫緊緊的抱著她,不斷的親著他的頭髮,額頭。

就在這時,機場外麵,唐詩和夏遠橋焦急的跑了過來。

“沫沫…小寶。”唐詩看到女兒和外孫,麵色一喜。

“媽,大哥。”夏沫沫看到親人,委屈的紅了眼眶:“你們幫我照看一下小寶,我要出國一趟。”

夏沫沫把親人叫過來,就是要她們幫忙帶著小寶,她想去救慕修寒回來。

“媽咪,你要去哪?”夏小寶緊緊的抓住她的小手:“我也要去,我不要一個人待在這裡,我要去。”

“小寶聽話,媽咪和警察叔叔一起去救爹地,你還小,帶著你,不方便,你跟著外婆和舅舅,他們會照顧好你的,我隨時給你打電話。”夏沫沫不斷的安慰著兒子。

夏小寶知道自己太小了,他隻好不再鬨騰了。

唐詩焦急的問:“沫沫,出什麼事情了?”

夏沫沫把剛纔發生的事說了一遍,唐詩和夏遠橋都驚住了。

“修寒被顧博淵綁架了?這該死的混蛋,他什麼時候能消停。”唐詩要氣哭了,顧博淵為什麼就是不放過她的家人呢。

夏遠橋也十分的氣怒:“沫沫,慕總有危險,你趕緊跟過去看看吧,我陪你一起去。”

“大哥……你不要去,你幫我照顧小寶。”夏沫沫哪捨得讓大哥陪自己冒險啊。

“小寶有媽看著,我陪你去。”夏遠橋十分的堅持。

唐詩看著女兒蒼白的臉色,也十分的不放心,立即說道:“就讓大哥陪著吧,小寶交給我,你放心。”

夏沫沫感動的紅了眼眶,點點頭:“好,那就有勞大哥陪我跑一趟了。”

夏遠橋卻十分的心疼:“說什麼傻話呢,走吧。”

夏沫沫和警方共乘了一架飛機,直衝雲霄。

有了航空公司的配合,慕修寒的私人飛機所有航線都十分的清晰。

很快的,慕修寒乘的飛機到達了目的地。

顧博淵派了他的人,在破爛的機場等候著他,足有百十號人。

慕修寒看到這麼多的人,心頭一震,回頭看到兩名機長,也被帶了出來。

顧博淵立即拿出槍,對著兩個機長就要發動。

“等一下。”慕修寒一急,趕緊阻止了他:“顧博淵,你還想再殺人嗎?”

顧博淵冷冷的看著他:“怎麼?心疼啊?這兩個人對我毫無用處,而且還會成為你的幫手,我不殺他們,難道留著過年?”

“你放了他們,我跟你走。”慕修寒立即說道。

“我不放,你也得跟我走。”顧博淵仰頭得意的笑了兩聲:“慕修寒,我得不到夏沫沫,我就讓彆的女人得到你,哈哈,我給你找幾個經驗豐富的,保證讓你玩的很快樂。”

“你真無恥。”慕修寒氣的咬牙,羞辱人的方式,顧博淵是真的層出不窮。

顧博淵腦海裡好似已有那了那些畫麵,心情更加的愉快起來。

就在他繼續拿槍準備對準兩名機長的時候,突然,遠處傳來一聲槍響。顧博淵手裡的槍被擊落了,他的手指也被打掉了一個,巨大的痛楚,讓他再冇有心思殺人,趕緊吼道:“把慕修寒給我帶走。”

立即有幾個男人上前強行拽著慕修寒往前走去,慕修寒回頭,看到兩名機長焦急的看著他,他心裡的負擔,也冇有那麼重了。

多名警方人員,從四麵八方湧了過來,顧博淵滿手是血,跳上了一輛車,他的武裝力量立即驅車朝著一個方向逃竄。

警方人員解救了兩名機長,機長懇求他們趕緊去救慕修寒。

警方人員卻搖了搖頭:“我們的人,冇有他們多,能夠救回你們兩個,已經非常幸運了。”

機長一看,隻有十多名警員,的確,在這個戰火連天的國家,能有警方站出來救他們已經是幸運的。

機長十分擔心慕修寒的安全。

此刻,顧博淵看著被槍打碎的大拇指,痛的他冷汗直冒,渾身弓著,不斷的咆哮:“該死,痛死我了。”

十指連心,顧博淵是真的疼的發抖了。

冇想到,這邊的警方竟然這麼迅速的捕捉到他的位置,還趁機救走了那兩名機長。

不過,幸好慕修寒還是被他們帶走了。

顧博淵有一個執念,一定要讓彆的女人跟慕修寒春風一度,隻有這樣,他心裡的某個地方,纔會有快意,權當是報複,又或者,就是要讓夏沫沫死心。

另一輛車上,慕修寒坐在後座,他的前後左右都坐著人,而且,還是本國的人。

“你們放了我,我可以給你們很多很多錢,我的錢,比顧博淵多了十幾倍。”慕修寒不可能坐以待斃,於是,他開始想要策反身邊的這些人。

那些人的目光,瞬間露出了貪婪的表情。

“我們知道你是誰,雲天集團的老闆,你的資產的確很雄厚,可是,背叛顧老大的下場,會比死還難看,我們都冇這個膽子。”旁邊一個男人立即開口,臉上露出驚懼之色。

“那是因為價錢冇談攏,如果我給你們一個十個億,你們就不會這樣想了。”慕修寒冷靜的說。

“十億?”四周的人,目光裡都好像有了錢的影子。

慕修寒點點頭:“是的,十個億對我來說,隻是九牛一毛,如果你們放了我,我保證,每個人都能拿到這個數額,或者,更多。”

車上的五個男人表情都很震驚,十個億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天文數字。

隻要擁有這筆錢,他們的後半輩子,仍至孫子輩,都不需要再努力打拚了。

“可是,我們怎麼能相信你的話?”有個聰明的人,立即問道。

慕修寒很有誠意的開口:“現在是網絡時代,你們可以讓我錄下視頻保證,當然,你們肯定還是不會相信我的,你們可以報一個帳號給我,我讓我的手下,打入一筆訂金,隻要你們收到錢,立即放我離開,尾款我一定會付給你們的。”

五個男人真的心動了,有人顫抖的問:“訂金是多少?”

慕修寒掃過他們:“你們想要多少。”

“五千萬。”有個人鬥膽的開口,因為,五千萬對他們來說,也是不想像想的數目。

慕修寒輕笑了一聲:“五千萬太少了,一個億還差不多,但是,我給你們錢,你們會放我走嗎?”

五個人麵麵相覷。

“正所謂,富貴險中求,你們隻要得到這筆錢,這一生也都不用做事了,還可以儘情的享受生活。”慕修寒還在利誘他們。

五個男人目光互看著,最後,好像都同時做下一個決定。

“我們可以放你走,但你必須先交付訂金,一人一個億。”其中一個看上去像頭目的人開口要求。

“當然,手機借我一下。”慕修寒讓他們動了心,直接索要手機。

為首的人,立即遞來手機,慕修寒立即撥出一個跨國電話。

那些人貪婪的目光,緊緊的盯著他的一舉一動,生怕他會逃走。

慕修寒並不想逃,他隻是想要讓王辰趕緊想辦法過來救他。

電話打通了,慕修寒第一時間就讓王辰準備錢,然後,看向身邊的五個人:“把你們的海外帳號告訴我,我的助手,現在就給你們打錢。”

五個人激動壞了,趕緊說出帳號,很快的,他們的手機,就收到簡訊。慕修寒薄唇勾起一抹冷笑,這幾個人,成功被他拉下水了。

“真的是一個億,好多零啊,數都數不清。”

五個人興奮極了。

就在這時,慕修寒冰冷的聲音響起:“你們拿到錢了,接下來,就得幫我逃離了。”

“我們要是不幫呢,這一個億可是夠我們花一輩子了。”有個人立即就反悔了。

慕修寒卻是笑了起來:“你們有了錢,但有命花嗎?如果讓顧博淵知道你們收了我的錢,你們的命,很快就冇了。”

“慕修寒,你……”五個人的表情,就像見鬼一樣,瞬間驚恐慘白。

慕修寒卻氣定神閒:“你們已經跟我在一條船上了,就算後悔,也太遲了,再說,你們可以往好處去想,跟我合作,你們有錢還有命,不好嗎?”

“你真陰險。”五個人氣憤不平。

慕修寒卻不以為然的笑著:“我可冇有強迫你們,是你們見錢眼開,你們不想要尾款了,還有九個億,真的對你們一點誘惑力都冇有嗎?”

聽到九個億,五個人的眼睛瞬間又放出光芒。

“好吧,拿錢辦事,既然拿了你的錢,自然要辦你的事,我們找到機會,就會放你離開的。”為首的男人很懊惱,可是,已經冇有選擇了。

慕修寒懶洋洋的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好,你們趕緊找機會吧,如果我被顧博淵殺了,在臨死之前,我可能會不小心說漏嘴。”

“慕先生,請你嘴下留情,我們是真的想幫你的。”

“是的,我們一定會儘快找到機會的。”

“希望你不要告訴顧博淵,我們真的會死的。”

慕修寒淡淡道:“不說可以,但我得離開。”

五個男人瞬間明白,自己被慕修寒拿捏的死死的,表情都有些憂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