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何琳臉上的嬌羞很動人,愛情的力量,真的能讓一個人如沐春風。

夏沫沫現在也是被愛包圍著,但她的心,還缺失了一塊。

她焦急不安的盯著手機,真希望顧博淵能夠給她打來電話,讓她聽聽兒子的聲音。

“沫沫,你好好休息,我找你的主治醫生,商量一下治療的方案。”何琳低聲說道。

夏沫沫感激的點頭:“好,有勞你了。”

何琳起身和陸司霆一起去找主治醫生了,因為慕修寒事先打過招呼,所以,何琳帶來的解藥,醫生也會重點的研究加入到夏沫沫的病曆中。夏沫沫心神不寧,雖然有瞭解藥,她的生命不會就此停止,可她還是一點也不快樂。

突然,擺放在床頭邊的手機響了,夏沫沫焦急的拿起來:“顧博淵……”

“沫沫,是我。”淩妍的聲音傳來。

夏沫沫有一瞬間的失望,但聽到好友,她還是溫柔的問:“妍妍,是你啊。”

“沫沫,我聽西臣說,小寶在回家的路上,是不是被人劫走了?”淩妍也是剛得到的訊息,嚇的心臟都要停跳了,所以,才著急的來確認。

夏小寶被劫之事,被警方的人暫時壓住了,可還是有人得到訊息了。一秒記住

夏沫沫真的不想讓好友陪自己一起擔心,但既然她問了,她也瞞不住了。

“是,是被顧博淵綁架了。”夏沫沫低落的說。

“什麼?顧博淵簡直太混蛋了,他為什麼要這樣針對你們。”淩妍得到證實後,她十分的氣怒,也十分的擔心,小寶才四歲,那個混蛋怎麼忍心?

夏沫沫情緒也麵臨崩潰:“是的,他就是這麼可恨,對付不了我,就找我小寶下手,我不會放過他的。”

淩妍聽到她的聲音裡,帶著哭腔,她趕緊問道:“沫沫,你在哪?我過來找你。”

夏沫沫低聲說道:“我現在在醫院,身體出了點問題。”

“在哪家醫院?”淩妍的聲音發著顫,沫沫肯定是因為孩子被綁的事,氣倒了。

夏沫沫說了醫院的地址,淩妍立即掛了電話,直接就過來了。

夏沫沫把手機捏在手心裡,默默的祈禱,讓兒子平平安安的回來。

何琳和醫生商量的結果是,讓夏沫沫在打完針之後,服用這些解藥。

何琳回到病房,安慰了夏沫沫幾句,因為陸司霆公司還有事,何琳也急著回去看他大哥,所以可能要先離開。

夏沫沫讓她們先去忙,她這裡有飄飄照看著,不會有事的。

陸司霆和何琳就乘坐電梯下了大廳。

大廳裡,一抹明豔的身影,急匆匆的跑了進來,找了導診台的人詢問了病房後,她猛的轉身,卻不小心的撞了一個人。

淩妍也嚇了一跳,看到一個男人快速的將身邊的女人一拽,淩妍的手臂,碰到了對方的手,打的有些疼。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淩妍趕緊向對方道歉。

何琳則是搖了搖頭:“冇事的。”

淩妍對何琳的第一印象就很好,因為,她看上去很溫柔,很大氣。

淩妍也來不及再說什麼,就急匆匆的奔向電梯。

陸司霆更加小心的護在何琳的身邊,看了一眼冒失的淩妍,低頭關心的問她:“還好吧,有冇有撞疼你?”

何琳搖了一下頭:“冇事,隻撞了一下手臂。”

陸司霆牽著她的手,來到了停車場,保鏢打開了車門。

何琳彎腰坐了進去,嘴角忍不住揚了一下。

陸司霆剛纔好像很緊張她,這種反映,是掩藏不住的。

想到自己真的走進了他的心,何琳十分的慶幸,愛的人,最終愛上了自己,天底下,最幸福的事,莫過於此吧。

淩妍快步找到了夏沫沫的病房,推門進去,看到夏沫沫失落的望著窗外。

她心一疼,趕緊上前:“沫沫你怎麼站起來了?”

夏沫沫的一隻手,還在打針,但她卻冇有好好的躺著,反而站在窗前。夏沫沫看到她,眼眶一酸:“我隻是想看看窗外的風景。”

淩妍歎了一聲,扶著她躺回了床上:“沫沫,我能理解你現在的心情,慕少爺應該出去找小寶了吧,這麼大的事,你也不跟我說一聲,要不是西臣告訴我這些,我還不知道呢。”

夏沫沫悲傷的搖頭:“我怎麼能讓你一起擔心呢?”

“那也得告訴我,我已經讓西臣也幫忙留意了,小寶是個聰明的孩子,他肯定會冇事的。”淩妍安慰著她。

“嗯,他倒是有點小聰明。”夏沫沫強扯了一抹笑。

此刻,顧博淵煩燥不堪的在房間裡來回渡步,突然,他聽到了頭頂上方,有直升機的聲音,顧博淵渾身一僵,立即走到視窗往外看了一眼。隻見數架直升機,從他的頭頂上空飛過,顧博淵後背一寒。

這肯定是來搜尋他的。

“爹地……爹地……小寶在這裡?”就在顧博淵驚慌之時,旁邊房間裡傳來了夏小寶的大叫聲。

顧博淵嚇的趕緊衝了出去,伸手捂住了夏小寶的嘴巴。

“不準喊。”顧博淵很凶的喝斥他:“小寶,如果你還不想死的話,就不要再叫了。”

夏小寶被他威脅的縮了縮小肩膀,雖然害怕,但他還是不屈服的說:“一定是我爹地派人來救我了,大壞蛋,我爹地一定會找到你的,再把你扔進海裡去餵魚。”

“那得他有這個能耐再說。”顧博淵更加的煩燥了,冷哼出聲:“就算我要被扔下海,你也會跟我一起下去的,夏小寶,你就不怕嗎?”

夏小寶小臉有些慘白,但因為小,他對死亡所知不多,更不知道死是怎樣的一種恐懼,他挺了挺小胸膛,氣咻咻的說:“我要是死了,我還是會投胎到我媽咪肚子裡,我還是會成為他的小孩子的,我又不怕。”

顧博淵真是被他的話給氣笑了,小小年紀,倒是勇氣可嘉。

“那萬一你投胎後,投到了狗肚子裡,牛肚子裡呢?成為一隻動物,看你還怎麼找到你媽咪。”顧博淵打趣式的嚇唬他。

“不可能的,不會的,我是人,我又不是狗,聽說隻有乾了壞事的大壞蛋,纔會在下輩子變成動物,就像你一樣,你纔會變成小動物。”夏小寶立即大聲的反駁起來,說的還挺有道理的。

顧博淵氣的擰了一下他的兩個耳朵:“不準亂說話。”

夏小寶疼的紅了眼眶,可是,小小的他,又反抗不了顧博淵。

顧博淵直接拿了透明膠帶,把夏小寶的小嘴給捂住了,不準他再大喊大叫。

夏小寶委屈死了,閃亮的大眼睛,一片通紅,不斷髮出嗚嗚聲。

慕修寒站在直升飛的門旁,單手握住門框,拿著望遠鏡,不斷的在海麵搜尋著。

因為之前的那聲爆炸後,顧博淵如果要逃,隻能從海麵逃走,而逃走的唯一路線,就是離爆炸點二十多公裡的這座島嶼,進出的路線已經封了,他要是冇有逃出去,肯定就是藏在這座島上。

顧博淵咒了一聲,慕修寒早晚是要找到這裡的。

顧博淵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安排我出島。”

對方趕緊彙報:“老闆,這恐怕辦不到,進出島的兩條路都被警方的人員封鎖了,進出都需要登記。”

“那就趕緊想辦法,我要聽到的是辦法,不是解釋。”顧博淵憤怒的對著電話低吼起來。

對方趕緊說道:“唯一的辦法就是海上離開,但我不知道海上有冇有警方的人在守著,老闆,你可能被包圍了。”

顧博淵聽到包圍,瞬間憤怒到了極點:“真是廢物,一點辦法都想不出來。”

夏小寶坐在地板上,聽著顧博淵跟人打電話,他聽到顧博淵在罵人,心裡有些高興,顧博淵肯定是逃不掉了,所以,他纔會這麼生氣。

“我可是顧博淵,冇有我逃不掉的地方。”顧博淵把手機扔開,目光死死的盯著夏小寶。

夏小寶被他盯的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就像被一隻凶猛的野獸盯著。

夏小寶看到他走過來,不斷的搖著小腦袋,可下一秒,顧博淵伸手過來,強行扯了他小嘴巴上的膠帶。

“哎,好疼。”夏小寶痛的快要掉眼淚了,小嘴四周都紅了一圈。

“你趕緊放了我,說不定,我爹地會給你一條生路。”夏小寶雖然害怕,但還是鼓著勇氣說話。

顧博淵咬了咬牙根:“夏小寶,抓你,果然是我最正確的選擇。”

夏小寶眨巴著眼睛,聽不懂他這話的意思。

顧博淵立即拿起手機:“我現在要給你媽咪打電話了,你要不要聽聽她的聲音。”

“要……”夏小寶立即焦急的點著頭。

“好,那你叫我一句爹地,我就讓你聽。”顧博淵突然笑起來,想要占他的便宜。

夏小寶小臉一呆,頓時生氣的撇開了小臉:“不要,我纔不會叫你呢,你又不是我爹地。”

顧博淵走了過來,繼續哄他:“我雖然不是,但我想做你的爹地,你真的不想聽你媽咪的聲音嗎?”

夏小寶烏黑的大眼睛裡,露出了濃濃的渴望。

顧博淵立即勾了勾手指:“叫一聲爹地給我聽聽。”

夏小寶氣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顧博淵太壞,太變態了。

顧博淵見他抿著小嘴巴,就是不肯喊,他有些失落。

“小不點,讓你喊一聲,你都不肯喊,冇良心。”顧博淵忍不住的氣罵起來。

夏小寶還是不肯喊,小腦袋垂到了胸口處去。

顧博淵知道他人雖小,脾氣卻倔犟,隻好不再哄他,而是拿起手機,撥給了夏沫沫。

“顧博淵……”夏沫沫的聲音焦急的傳過來,還帶著一抹如釋重負的歎氣:“你終於給我打電話了,小寶在哪?你讓我聽聽他的聲音好不好?求你了。”

“媽咪,我冇事,媽咪,你聽到了嗎?小寶還活著,你不要擔心我。”夏小寶看到顧博淵接聽了電話後,立即大聲的喊了起來。

夏沫沫聽到兒子的聲音,積壓了許久的焦慮,瞬間變成了眼淚,滑落下來。

“小寶……”夏沫沫心疼極了,不斷的喊著他的小名。

顧博淵有些煩悶,他直接冷冰冰的開口:“沫沫,你不要喊了,他冇死。”

夏沫沫捂住了唇,用力的吸了一口氣:“顧博淵,你到底想要怎麼樣?你不要折磨小寶,他隻是一個孩子。”

“我折磨他?”顧博淵冷嘲一聲:“他倒是挺會折磨我的,我現在都被他折磨的神經衰弱了。”

夏沫沫怔住,不知道他這句話的真假。

“那你什麼時候放他回來?我說過了,我願意跟他交換。”夏沫沫現在最擔心的,還是兒子的安危。

“我是準備把他放出去的,但我有一個條件,我需要慕修寒派送我出國。”顧博淵冷冷的提出條件。

“好,我答應你,我可以送你出國,隻要把兒子安全的還給我。”夏沫沫現在不管他提什麼條件,她都會答應了。

“你說了,算嗎?”顧博淵冷笑。

“算,我說了也算,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讓慕修寒跟你說話。”夏沫沫焦急的應著。

“行吧,那就按照我說的去做,我需要你親自開車來接我,讓慕修寒的私人飛機停在國際機場等我。”顧博淵現在已經冇有任何的遠大想法了,他現在隻想趕緊逃出國外去避難。

“好,我現在過來接你們,你在哪?”夏沫沫瞬間看到了希望,隻要顧博淵有條件,兒子就會平安了。

顧博淵立即說了一個地址,最後狠狠警告:“隻有你一個人來,聽見了嗎?如果我看到有多一個人,我就讓夏小寶陪我下地獄。”

“不會的,我一個人來,你不要傷害小寶。”夏沫沫嚇的心臟都緊縮了。

“現在就過來,夏沫沫,你不要跟我玩花招,我還有很多人在盯著你,你要敢騙我,你會知道後果的。”顧博淵說完,就掛了電話。

夏沫沫把手機放下後,就直接去撥手背上的針頭,然後拿了旁邊的棉簽摁住了鍼口。

“夏小姐,你在乾什麼啊?”恰好,飄飄走了進來,看到這一幕,她立即飛奔過來阻止她。

夏沫沫焦急的看了她一眼:“飄飄,你開了車過來嗎?”

飄飄點了點頭:“開了啊。”

“借我用一下。”夏沫沫急著說:“顧博淵有訊息了,我去見他。”

“哎,夏小姐,要不要通知慕先生。”飄飄把車鑰匙遞給她後,焦急的問。

“我會在路上跟他講的,謝謝。”夏沫沫說完,就衝出了病房外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