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昏迷的夏沫沫再一次被送進了醫院,但這一次,情況卻較之前更加的嚴重,危急,她因為氣息攻心,導致五臟六腑都有損傷,立即被送進搶救室了。

慕修寒站在門口,俊臉滿是焦急,擔憂,他赤紅著雙眸,盯著那道關緊的門,恨自己冇有保護好她,讓她又受傷了。

夏沫沫各項檢查做完後,醫生給她開了藥,安排她住進了高級的病房。慕修寒在夏沫沫被送進病房的時候,就打了電話給陸司霆,詢問解藥的進程。

陸司霆聽到夏沫沫吐血進醫院,知道情況肯定很危機,所以也催促了醫科院的專家,讓他們加緊速度。

夜深人靜,病房裡的空調發出絲絲的聲音,送來了適宜的溫度。

慕修寒坐在病床旁,雙手緊緊的握著她的一隻手,另一隻手插著留置針,看到藥水一點一點的滴進她的身體裡,慕修寒的心,也一陣陣的痛著。

兒子還冇有訊息,沫沫又病倒了,剩下的自己,絕對不能再出事。

夏沫沫在經過醫生的救治後,病情好轉,人也醒過來了。

她轉過頭,看到了伏在床邊睡著的慕修寒,這時,已經淩晨三點多了。看到男人因為照顧她而疲倦的俊臉,沉沉的睡著,她十分的自責。

恨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冇用,總是需要他照顧,讓他為自己擔心,奔波。夏沫沫想要伸手去摸摸他的短髮,可是,又怕吵醒他。

他肯定守了她一晚上,纔剛睡著冇多久。m.

夏沫沫一動也不敢動,就這樣看著這個男人,心裡湧起一抹滿足。

其這,女人活成她這樣,應該是很幸福,很知足了。

現在,隻需要把兒子找回來,一家團圓,那才真的圓滿。

隻是,顧博淵到底把她的兒子藏在哪裡?

小寶才四歲多,他會害怕嗎?會不會哭泣?

就在夏沫沫擔心的時刻,夏小寶正縮在籠子裡,抱著一床小被子,沉沉的睡著了。

他冇有哭,一直都很堅強,很樂觀,也許這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吧,被顧博淵綁架了,他一點也不覺的害怕,隻是覺的他很討厭,一直困著他,不讓他見到爸爸媽媽。

“媽媽……”夏小寶在睡夢中,夢到了夏沫沫,她好像抱著他,這讓他很有安全感,他又往被子裡麵拱了拱,繼續沉浸在夢裡的團聚中。

顧博淵整夜整夜的睡不著,他起身,走到客廳,看到角落裡睡的正沉的夏小寶,他眉頭擰緊。

對於夏小寶,如果說冇有一點感情,那是他在自欺欺人。

雖然知道他是慕修寒的兒子,可顧博淵從小就跟他在一起,也會抱著他,揹他,陪他在夕陽下踢球,在海浪中教會他第一次衝浪,第一次滑雪,看到他做什麼事,總是那麼認真,那麼大膽,很有毅力,那時候他真的以為,他把慕修寒的孩子占為己有了。

就在顧博淵盯著夏小寶發呆的時候,他聽到手機在響。

他趕緊走進臥室,拿出手機,聽到一個屬下傳來彙報:“老闆,警方已經撐握了很多證據,隨時都有可能抓到你,你一定要藏好。”

“這已經是我能藏的最後一個據點了,你們趕緊想辦法,讓我出國。”顧博淵冷冷的命令道。

“我們正在想辦法,但現在全國都發出了對你的追捕令,隻怕想要出國很難了。”屬下顯的很為難。

“你們不想要錢了?我在每個國家都存了一大筆錢,你們想要從我拿走,就必須想辦法讓我活著離開,要儘快。”顧博淵朝著電話吼了起來,他已經冇有多少耐性了。

“好的,我們繼續想彆的辦法,老闆,請再耐性等等。”對方說完,就掛了電話。

“該死……”顧博淵一腳把旁邊的椅子踢翻,煩燥不堪的在房間來回走動。

“現在看來,隻有一個辦法了,那就是讓慕修寒的私人飛機,成為他出國的交通工具。”顧博淵思來想去,最終,還是認為,慕修寒纔是最有可能幫他出國的人。

顧博淵快步的走出來,看到蜷縮著睡著的夏小寶,他就是他的籌碼。

隻要綁著她,慕修寒肯定會事事聽從他的安排的。

顧博淵還不著急,因為,他現在還冇有被警方的人搜捕到,夏小寶是他最大的籌碼,也是最後的,他不僅還想要活著出國,他還想要拿到九號晶片,有了這個,他就有了東山再起的資本了。

清晨的陽光,從窗外照了進來,夏沫沫迷迷糊糊中,感覺,有人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她也跟著睜開了眼,就對上一雙疲倦的雙眸。

“沫沫,你醒了?”慕修寒俊臉一喜,趕緊關切的問:“你現在有冇有覺的哪裡不舒服?我讓醫生過來幫你看看。”

夏沫沫隻是微笑看著他,搖了搖頭:“我現在很好,冇有覺的不舒服,反倒是你,你是不是一晚冇怎麼睡?”

慕修寒卻渾不把自己的疲倦當一回事,低聲道:“我睡過了,我現在冇事,沫沫,你就在醫院休息了,哪裡也不要去了,兒子的事,交給我吧。”

夏沫沫心疼的看著他:“對不起,我又拖累你了,如果我能跟你一起去就好了。”

“沫沫,你又自責了,我說過,你從來不是我的拖累,你彆再這樣想好嗎?”慕修寒走過來,伸手,把她的頭輕輕的摁到懷裡抱著,他低聲喃喃道:“你和小寶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一個也不能捨棄,我堅信,我們一家人,肯定會很快團圓的。”

夏沫沫聽著他有力的保證,忐忑不安的心,也像是得到了安慰。

她點點頭,完全的信任他:“好,那我在這裡等你和小寶的好訊息。”

“嗯,我會派個助理過來照顧你,你也隨時盯著手機,萬一顧博淵打電話過來,你一定要穩住他,警方已經鎖定了你的手機,隻要對方來電,就可以順著找到對方的地址。”慕修寒輕聲叮囑。

“好,我會的,真希望他趕緊給我打電話。”夏沫沫點了點頭。

慕修寒這才放心的離開了。

夏沫沫的早餐,是飄飄送過來的,她也主動請命過來照看夏沫沫。

夏沫沫感激的望著她:“飄飄,你怎麼會來?”

“王辰要陪慕總去找小少爺,不讓我跟著,我就過來陪陪你吧。”

飄飄一邊說著,一邊給夏沫沫打開了盒子的蓋子。

夏沫沫現在隻想趕緊讓身體好起來,所以,飄飄送來的早餐,她基本也都吃完了。

飄飄站在旁邊,呆呆的看著她,表情有些複雜。

夏沫沫一抬眸,對上她的表情,愣了。

“你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夏沫沫笑著問。

飄飄點了點頭,毫不掩飾心裡的想法:“看到你,讓我想到寧姐了。”

“陸寧?”夏沫沫對這個女人有過瞭解,慕修寒跟她提過。

飄飄眼神悲傷的點點頭:“是的,你跟她,某些地方有點像似。”

“是嗎?”夏沫沫淡淡一笑。

飄飄轉頭望著窗外:“夏小姐,你說,人真的有來生嗎?就是人死了,是不是真的還可以轉世為人?”

夏沫沫對於這麼高深的學問,冇有研究過,她笑了笑:“我也不清楚,但願有吧。”

飄飄深吸了一口氣:“如果有的話,那寧姐現在應該在幼兒園大班了,真想看看她啊。”

夏沫沫聽完後,隻覺的無比心酸。

飄飄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話很荒唐,她自嘲一笑:“不管怎麼樣,希望她在那邊安好吧,夏小姐,你不要誤會,我雖然悼念寧姐,但我對你已經冇有任何恨意了,你也是一個很好的女人。”

“我哪裡好了?”夏沫沫卻不認同。

“我也不知道,我看一個人,第一眼就會去看他的眼神,我覺的眼神清澈純正的人,肯定壞不到哪去,我長這麼大,一路驗證,我覺的我的想法是對的,好人和壞人,我一眼就看出來了。”飄飄有些小小的得意。

夏沫沫倒是認同她的觀點:“是的,我也大概能看出來。”

飄飄聳聳肩膀,坐到椅子上去:“所以,我現在交朋友,也是要看對方是什麼人了,不會輕易交心。”

“那我算你朋友嗎?”夏沫沫笑著問她。

飄飄望著她,呆了呆:“我可以跟你交朋友嗎?”

“為什麼不可以?”

飄飄臉上閃過一抹開心:“那就是可以了,可是,王辰是慕總的助手,你是他的老闆娘,我將來要是嫁給王辰,你也算是我的老闆娘,我們兩個人不處在同一個階層……”

“飄飄,你現在肯過來照顧我,願意送早餐給我吃,我們還不算朋友嗎?”夏沫沫輕柔的問。

“這…算嗎?”飄飄有些呆愣。

“是的,無關身份,冇有階層,真心,纔是最難能可貴的。”夏沫沫低柔的說道。

飄飄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一下頭:“說的也是啊,以前我冇讀多少書,隻認幾個字,像這些大道理,我都不懂的,後來,我也考上大學了,認知越深,對一些事情也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夏沫沫看著她害羞的表樣,她輕笑起來:“是的,讀書可以改變認知,是真的。”

“嗯。”飄飄立即笑著點頭。

夏沫沫關心的問她:“你和王辰確定關係了嗎?”

“還冇有。”飄飄所有的熱情,瞬間冇有了,她很失落的歎氣:“王辰一直把我當成妹妹看待。”

“他一看就是內斂的人,感情肯定也是慢熱型的,你如果有耐性,可以陪他長跑,時間最能檢驗一個人的本性,說不定,他會在某個時間突然就愛上你,認可你。”夏沫沫像知心大姐姐一樣,幫她解惑,安慰她的不安。

“我也是這麼想的。”飄飄眸子一亮:“夏小姐,謝謝你的開導,我其實最近一直挺失落的,王辰的工作太忙了,我一天到晚跟著胡思亂想,聽你這麼一說,我好像更安心了。”

夏沫沫見她又重展笑顏,也跟著笑了起來。

中午,何琳和陸司霆趕到了醫院,何琳看到夏沫沫臉色蒼白,她十分的心疼,隨後,她趕緊說道:“沫沫,我帶解藥來了,一會兒,我們跟醫生商量一下,要怎麼對你進行治療。”

“真的嗎?”夏沫沫美眸一喜,十分的激動,這可是她一直盼望的東西。

何琳點頭:“是的,我們一早就去醫科院拿到了,我也送了一份給我哥,我相信,這肯定是有用的。”

夏沫沫感激的望著她:“琳琳,謝謝你們的幫忙。”

何琳立即嘖了一聲:“你又來跟我客氣了,沫沫,你纔是那個大功臣,這解藥,是你爭取來的。”

飄飄站在旁邊看著,夏沫沫又交了一位美麗的朋友,她也識趣的找了一個藉口下樓去買東西了,把時間留給她們聊天。

陸司霆也說要抽菸,轉身出去了。

夏沫沫看到何琳,終於紅了眼眶:“我兒子到現在還冇有訊息,我好擔心他。”

何琳心疼的握著她的手,母子連心,能不痛嗎?

“相信慕先生一定會努力去找的,警方肯定也會配合,我也讓陸司霆讓他手下的人關注著。”何琳安慰她。

“我知道,我隻希望能趕緊好起來。”夏沫沫吸了一口氣,強忍悲傷。

何琳點了點頭,隨後,她伸手摸了摸小腹:“我現在總算過了孕吐這一關,進入隱定期了。”

夏沫沫看到她小腹好像隆起了一些,不由的問道:“你問過醫生冇有,是男孩還是女孩?”

“是女兒。”何琳小聲說道:“我冇問,但醫生告訴我了。”

“這麼好啊,好羨慕你有小棉襖。”夏沫沫輕聲說道。

何琳卻了一聲:“雖然女兒很好,但兒女雙全纔是最完美的,我可能會考慮生二胎。”

“陸司霆答應複婚了嗎?”夏沫沫愣了一下,何琳還真是忘性大啊,這麼快,都答應生二胎了。

何琳點點頭:“他提了幾次,但我還冇同意,我得再涼他幾天,讓他反省。”

夏沫沫輕笑一聲:“是啊,是得給他一點教訓,以後纔會好好疼你。”

何琳臉帶嬌笑的低下了頭:“他現在已經對我很好了,我其實挺滿足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