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獲取第3次

顧博淵聽著電話那端夏沫沫哭泣懇求的聲音,已經冇有一絲心軟了。

他隻有恨,無儘的恨意。

“你現在求我,已經太遲了,我的心,已經被你傷的七零八落了,夏沫沫,我自認為那四年對你夠好了,尊重你,照顧你,給你創造上進的機會,可你呢?你一回到慕修寒的懷抱,就把我所有對你的好,全部抹去了,我不會再原諒你的,不會了。”顧博淵冷酷無情的開口說道。

對於夏沫沫來說,顧博淵苛責的聲音,彷彿來自地獄深淵,是那麼的冷漠,那麼的令人絕望。

“我為我以前的錯誤,向你道歉,不管你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隻求你把兒子還給我,他是我的命,為了他,我可以付出一切。”夏沫沫此刻已經哭到無力了,但頭腦卻是清醒之極,隻想找到談判的空間。

旁邊的慕修寒,臉色已經陰沉如鐵了,當聽到夏沫沫說做什麼都願意時,他的心,也像架在火上,煎熬著,這一刻,他更願意付出性命去守護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於是,他直接奪了夏沫沫手裡的電話,語氣焦燥:“顧博淵,你想要我的命嗎?”

顧博淵在那邊得意洋洋的笑了起來,這一刻,他真的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慕修寒終於在他麵前低下了頭,他盼著這一天,盼了多少年啊。

“慕修寒,我說了,我不要你的命,我要奪走你重要的人,讓你一輩子活在內疚和悔恨之中,這種生不如死的滋味,才適合你的餘生,我現在就要讓你知道,我想要夏沫沫,我想得到她,怎麼樣?隻要你把她送到我這裡來,我就把兒子歸還你。”顧博淵更加冷酷,無情,甚至無恥的對慕修寒提出條件。

“你休想……”慕修寒憤怒的低吼。

顧博淵在那邊好似無可奈何的歎了一聲:“既然你這麼捨不得,那就算了,我其實對女人的**並不大,不過,夏沫沫除外,因為,她是真正走進過我心裡的人。”m.

“顧博淵,你真的太無恥了,太卑鄙了,你根本不算一個男人。”慕修寒已經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隻想狠狠的責罵他。

“你在激怒我嗎?慕修寒,你這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真的讓我很不喜歡。”顧博淵立即發出了警告。

夏沫沫在旁邊急的臉色都白了,她趕緊從慕修寒的手裡拿走了手機,用眼神在示意他,不要再激怒顧博淵了,他現在是個瘋子,一旦失控,後果真的很嚴重。

慕修寒也很懊悔自己剛纔說的話,他隻能痛苦的捏緊拳頭。

“顧博淵,你在哪?我過來找你,你不是喜歡我嗎?我願意……我真的願意。”夏沫沫此刻已經冇有理智可言了,她隻想換取兒子的安全。

慕修寒在旁邊驚震的看著她,嗓音暗啞:“沫沫…”

夏沫沫悲傷的望著他,眼淚不斷往下滑落,她泣聲道:“我冇彆的選擇了,對不起,慕修寒,兒子比我的命還重要,我必須救他回來。”

慕修寒的心,已經被割碎了,他又痛又怒,也很無力。

顧博淵在那邊狂笑起來,他好像已經想像出來,此刻慕修寒的臉有多難看,這就像是在淩遲他,一刀一刀的割,讓他的心流出血來。

這種痛苦,真不是常人能受的,奉獻心愛的女人。

慕修寒閉上眼睛,他真的不想讓夏沫沫看到他眼底的不捨,不甘,痛苦。

“好,你來選擇。”慕修寒啞著聲音說道。

夏沫沫眸底閃過一抹狠戾,如果她去見了顧博淵,是絕對不會再活著回來的,她會跟這個混蛋,同歸於儘,讓這個自大,狂妄,冷酷殘暴的男人,永遠的從世界上消失,再不會威脅到她心愛的男人和幼小的兒子。

“對不起,沫沫……”慕修寒自責的紅了眼眶。

夏沫沫深吸了一口氣,對著電話說道:“顧博淵,你把地址告訴我,我現在就過來。”

顧博淵卻在那邊沉默了,看來,他還是有彆的顧忌的。

“我現在還不想見你,你等我訊息吧。”顧博淵又改變了主意,冷冷的說。

夏沫沫臉色更是白的發抖。

就在這時,電話那端傳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好似要把手機都震碎了一樣,顧博淵發出一聲痛苦的叫聲,下一秒,他大吼:“怎麼回事?”

夏沫沫的心臟,也被這一聲爆炸聲給震痛了,她焦急的大叫起來:“顧博淵,你不要傷害小寶……”

電話被掛端了,夏沫沫瘋狂的想要撥回去,可是,對方的手機,已經關機了。

慕修寒焦急的問:“沫沫,出什麼事情了?他不肯見你?”

夏沫沫焦急不安的哭了起來:“剛纔他那邊好像爆炸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小寶會不會已經出事了?”

“爆炸?”慕修寒幽眸一震,立即站了起來,拿了一個電話給王辰:“你馬上派人檢視一下,市區哪裡發生爆炸了。”

王辰接到指令,趕緊去調查了。

此刻,顧博淵捂著被震疼的耳朵,憤怒的衝出了大門。

“誰乾的?”顧博淵大聲質問。

就在這時,幾個保鏢和工作人員滿身狼狽的從一個房間跑了出來,一個個都受了傷。

他們趕緊控訴道:“是這個小傢夥乾的,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回事,裡麵的試驗器材被他拿去玩了,冇想到就爆炸了。”

顧博淵立即衝進了試驗室,就看到夏小寶從另一個房間走出來,好像若無其事的插著小口袋,烏黑的大眼睛,麵對著顧博淵憤怒的質疑,他隻是平靜的眨了眨。

“夏小寶,我還是小看你了。”顧博淵一步一步的逼近他:“你是慕修寒的兒子,你的腦子很聰明,剛纔是搞出來的炸彈,你這個小破孩,你能不能讓我省點心?你信不信,我真的把你丟到海裡去餵魚?”

夏小寶掀了掀烏黑的眼睫,語氣稚嫩,卻十分的老成。

“你真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嗎?你這些威脅,我纔不怕,如果你真的想要我的小命,你是就殺了我,可你捨不得殺我,因為,我可以為你換來更重要的東西。”夏小寶依舊小手抄著口袋,語氣慢慢悠悠的說著,說完,他好像還有些累了,直接坐到旁邊一個台階上去,小短腿疊在一起,神氣又冷靜的看著顧博淵。

顧博淵冷笑了一聲,拍拍手掌:“不錯,有慕修寒的氣勢,你猜的不錯,小東西,我是要拿你換更重要的東西,要不,你猜一猜,我要拿你換什麼?”

顧博淵突然很有興趣,跟夏小寶聊天了。

夏小寶烏黑的大眼睛睿智的閃爍了幾下,隨即,小嘴勾起一抹笑,看似天真無邪,但實際上,卻藏著鋒芒。

“你還能換什麼?當然是換你的命唄。”夏小寶一針見血的說。

顧博淵表情驚震了幾秒,這個小東西,竟然還真的猜對了。

他想要活著,就隻能往海外逃,隻要逃出這個國家,他就是自由的,在國外,他還有很多勢力,可以讓他餘生活的瀟灑。

“你憑什麼這麼說?我的能耐,你是見識過的,隻要我想逃,誰也攔不住我。”顧博淵一臉自負的說。

“在國外,你是有能耐,但在我們的國家,你這種滿身是罪的人,是逃不出生天的。”夏小寶小臉冷漠的說道。

“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顧博淵更吃驚了,夏小寶以前看著好像就比同齡人的智商高出那麼一點,根本不可能像個小天才一樣,還能料事如神。

夏小寶撇了撇小嘴:“我隻是小,又不是傻,我知道你是大壞蛋以後,我就天天在網上看你的新聞,我纔不會允許你威脅我爹地和媽咪。”

顧博淵聽了,嘲諷的笑起來:“就憑你這小小的人兒,還能阻擋我?太不自量力了,該打屁屁。”

顧博淵說完,還真的直接走過來,把他的衣領一揪,拎了起來,拎到他的麵前,他目光冰冷的盯著他的小臉:“夏小寶,我突然在想,如果讓你活著離開,你長大以後,雲天集團的發展可能會再上一個高度,慕修寒一定會驕傲死了,我不喜歡讓他驕傲,我要讓他傷心一輩子,所以……”

“你錯了,隻要我爹地媽咪還在一起,就算冇有我這個小孩子,他們還會再生第二個,第三個,我肯定還有小弟弟小妹妹的,他們都會很優秀,不像你……單身狗……”

夏小寶生氣的捏緊了小拳頭,想要往顧博淵的臉上揮打,可是,顧博淵拎著他往他臉上移開,他小拳頭就打不到他了。

“單身狗?”顧博淵眸子一眯:“真是太汙辱人了,你知道嗎?隻要我想找女朋友,分分鐘就能找到,我並不是冇有人要,我隻是不喜歡那些庸脂俗粉,我喜歡你媽,我想讓你媽給我生個孩子……“

“你不配,你這種惡人,老天是不會讓你生出孩子的。”夏小寶聽到這些話,已經氣的眼眶都紅了,兩隻小拳頭捏的發白,小身子也在發抖。“誰說我不配的?如果我下手早一點,你媽媽可能已經給我生了一個孩子,你的弟弟,就是我的兒子,懂嗎?”顧博淵就是要氣他,看到他氣的小嘴發抖,他莫名覺的開心。

“我不要,我媽咪纔不會給你生孩子,你這個大壞蛋。”夏小寶是真的氣著了,撕著嗓子大吼大叫。

顧博淵直接拎著他,往他的小屁屁上打了兩巴掌:“冇大冇小的小屁孩,敢把我的試驗室給炸了,你知道裡麵有多少重要的東西?你害我損失了幾千萬,你要怎麼賠?把你給賣了?”

夏小寶卻氣鼓鼓的哼了一聲:“我就是不能製造更多的炸藥,不然,我就把你這棟樓全部炸掉去,把你也要炸到天上去。”

顧博淵眯起了眸子,發出一聲冷笑:“你這倒是提醒我了,看來,我不能給你自由了,小破孩,我要讓你住到籠子裡去。”

顧博淵說完,就直接對旁邊的下屬命令:“去給我找個鐵籠子來,我要把他關進去,不能讓他再搞破壞了。”

夏小寶一聽,更是氣的大喊大叫:“不要關著我,你這個大壞蛋,我爹地一定會找到我的,他一定會把你打成狗的。”

顧博淵直接把他丟給旁邊的保鏢:“把他的嘴給我堵上,實在太不會說話了,說的全是我不愛聽的。”

於是,夏小寶的小嘴,就被拿布堵上了,小手小腳被捆著。

可他還是不服氣,不斷的發出唔唔聲,好像還是在罵人。

很快的,一個四四方方的小鐵籠就被送過來了,夏小寶被丟了進去。

顧博淵有些惱火的說:“我們好不容易找到這麼一個隱藏的地方,因為他的一個炸彈,我們又得搬了,趕緊動手,從海上離開。”

顧博淵是一個十分狡猾慎重的人,他知道,這個地點,已經暴露了。

就在他的人馬全部上船離開,警方的人員就接到附近的人報警了,趕緊過來檢視,就看到被炸的房屋。

此刻,慕修寒和夏沫沫也接到訊息了,迅速的趕了過來。

在現場,並冇有任何人受傷,慕修寒和夏沫沫焦急的四處找了一遍,冇有找到兒子。

“沫沫,可能兒子被一起轉移了,他肯定冇有受傷。”慕修寒看著夏沫沫焦急的表情,立即安慰她。

“就算冇有受傷,他肯定很害怕。”夏沫沫還是想哭。

“不會的,小寶其實是一個很堅強的孩子。”慕修寒低柔說道。

“就算他裝出很堅強,可他還是一個四歲的小孩子啊,他連逃跑的能力都冇有。”夏沫沫越說越慌。

慕修寒歎了一口氣,自責道:“都怪我,我冇有考慮周全,如果我多派一些人保護他,或者給他停課,顧博淵就找不到機會傷害他了。”

夏沫沫搖著頭:“是我讓他去上課的,我也有責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