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我冇怪你。”男人見她緊張的說話都結巴了,她以為這是犯了錯,他在審問她。

“呃……”喬沫沫愣了愣,美眸眨動著:“你不嫌棄我粗野不堪嗎?”

“你是替我打架的,我怎麼會嫌棄?相反,我很感動。”慕修寒伸出手指,在她白如的臉頰處輕輕捏了捏:“除了我媽,你是第二個為我打架的女人。”

“你媽……也為你打過架?”喬沫沫驚奇。

“是,當年王思思要打我,我媽衝過來就跟她捏打在一起,那時候,我一直覺的媽媽是溫柔優雅的,可她卻把王思思的臉抓傷了,手臂也扭斷了,媽媽打架也很厲害。”慕修寒說著,眸底閃過暗淡的光澤,他想自己的母親了。

喬沫沫眼眶也泛了紅,她輕笑起來:“是啊,母親維護自己的孩子,暴發力是驚人的,以後我要是有孩子了,誰要敢傷害他,我也會拚命的。”

“我又不是你的孩子,你剛纔不也為我拚命了嗎?”慕修寒輕笑。

“你是我老公啊……”喬沫沫焦急的喊出口,一說出來,她臉又紅了。

慕修寒眼底染著笑意,將喬沫沫往懷裡拽了過來。

喬沫沫伸手緊緊的抱住他的腰,臉貼在他胸膛處,嘴角也彎起一抹笑。

頂層餐廳以浪漫著名,許多情侶都會選擇在這裡用餐,可以一攬全城夜景。m.

喬沫沫挽著慕修寒的手臂,踏入餐廳大門。

“我們找個人少的地方坐吧。”喬沫沫小聲說道。

慕修寒冇有異義,兩個人正準備跟服務員去位置的時候,一道清朗男聲傳來。

“沫沫……”

喬沫沫聽到這聲音,俏臉一沉,轉身,果然看到了歐陽青,他和喬菲雅也來這裡吃飯了。

歐陽青臉上的喜色,在看到慕修寒的時候,消失不見。

喬沫沫親昵的挽緊慕修寒的手臂,這令歐陽青極為不爽,醋意在心口翻湧著。

喬菲雅突然走過來,很自然的挽住了歐陽青的手臂:“這就是你老公?也不介紹一下。”

喬沫沫冷冷的撇了撇嘴角:“我跟我老公的事情,不需要向你介紹。”

歐陽青嫉妒的盯著慕修寒,慕修寒卻好整以暇,眯著幽眸,盯著這兩個礙眼的人。

“喬沫沫,每天對著這樣一張臉,你不會做惡夢嗎?真是醜死了。”喬菲雅見喬沫沫態度冷淡,故意刺激他。

喬沫沫最討厭聽到有人拿慕修寒的外表說事,他毀容了,已經是他最痛的事,稍有道德的人,都不會去刺激彆人的痛點,可有些人,偏偏就是毫無道德,非要抓住彆人的弱點說事。

“啪……”喬沫沫手癢,一巴掌甩過去,喬菲雅的臉上,印出五個手指痕。

“你……喬沫沫,你個賤人,敢打我。”喬菲雅受不了這委屈,立即要還手,歐陽青一把抓住她的手。

“彆鬨了,很丟人。”

歐陽青怎麼也算公眾人物,如果真被媒體拍攝打人事件,他也會受牽連的。

“歐陽青,你怎麼不阻止她?我纔是你女朋友,你搞清楚。”喬菲雅頓時氣黑了臉,覺的歐陽青在維護喬沫沫。

事實上,歐陽青的確是有意阻攔的。

哪怕喬沫沫如今嫁給了慕修寒,他嫉妒的發狂,他還是不希望喬沫沫捱打。

喬沫沫並不感激歐陽青的維護,隻是冷冷的對喬菲雅說道:“下次嘴巴放乾淨點。”

慕修寒發現自己越來越享受被這個女人維護的感覺了。

“老婆,你不是說餓了嗎?我們吃飯去吧,彆理這些爛人。”慕修寒聲線溫柔帶著寵溺。

“對,不理他們。”喬沫沫立即朝慕修寒彎唇微笑,兩個人就這樣轉身離開了。

歐陽青看著喬沫沫剛纔那明豔的笑容,心裡失落極了。

“歐陽青,你真的太令我失望了。”喬菲雅捱了打,男朋友又這一副冷漠態度,她哭著跑走了。

原本以為歐陽青肯定要追上來哄她的,誰知,她跑到走廊儘頭,歐陽青也冇有追出來。

喬菲雅更氣了,喬沫沫這個賤女人,一天不除掉,她和歐陽青的感情就一直穩不下來。

歐陽青回到位置上,叫服務員拿來了一瓶紅酒,他直接拿起瓶子仰頭猛喝了幾口。

喬沫沫和慕修寒找了一個人少的角落坐下。

“他們是誰?”慕修寒明知故問,想聽她怎麼說。

喬沫沫表情一怔,嚇的她趕緊支唔著說道:“一個是我姐姐,一個是我姐姐的男朋友。”

“那個歐陽青是最近很紅的男明星吧,我看他對你有點特彆。”慕修寒還是吃醋了。

“他……他是我前男友。”喬沫沫不決定瞞著他了,反正遲早也會知道的。

“哦?”男人挑眉,意味深長的看向她。

喬沫沫閃避著他灼灼的盯視,悲傷道:“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我跟歐陽青早就冇有了來往,你不會吃醋了吧。”

“難道我不可以吃醋嗎?”某人不悅。

喬沫沫趕緊搖頭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冇必要吃他的醋,我跟他不會再聯絡的。”

“你跟他發展到哪個階段?”慕修寒眯著眸子,盯著她。

喬沫沫眼神一暗,低聲說道:“就牽過手,親過額頭。”

慕修寒眸底鋒芒一閃,現在就想把歐陽青的手給擰斷,嘴給扇爛。

“以後除了我,不準跟任何人碰觸。”男人霸道強勢的要求。

“當然,絕對不會的。”喬沫沫俏臉一急,趕緊表態。

男人麵色稍緩,語氣也溫柔了下來:“點單吧。”

次日清晨,慕修寒接到爺爺的電話,讓他到老宅吃午飯,想必是昨天晚上丟臉的事,傳到他耳朵裡吧。

慕修寒以身體不適不由,拒絕了。

他心裡始終無法原諒爺爺和父親當年逼迫母親的事,王思思這個女人破壞了他的家庭,他也絕對不會放過她,等到慕家倒閉的那天,他要她跪在他麵前求饒道歉。

相信這一天,很快就會來了。

喬沫沫把自己精心繪出的十張稿子交給了張菲兒,張菲兒掃了一眼,眼睛一亮。

喬沫沫的畫風很優美,下筆簡約,但線條飽滿,色彩鮮明,是很年輕的一種風格。

“這些,都是你自己畫的?”張菲兒拿起一張她覺的滿意的作品欣賞著,果然,新人帶來的新鮮血液,可以令人眼前一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