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好訊息,一個接著一個發生,這讓慕修寒也冇有那麼焦慮了。

夏沫沫心情也徹底的放輕鬆了,她又伸手拿起了筆和紙。

這段時間的煎熬,讓她對生命有了全新的定義,以前,她的作品都是偏向空靈飄渺的風格,讓人享受完後,會覺的生活在一個虛幻的世界裡。

夏沫沫此刻的心情,已經擺脫了那些夢幻的東西,更貼近現實,她下筆的顏色,也顯的更深沉,更有力度了。

夏沫沫決定,等病情好了,她就重新回到工作的崗位上,把自己的愛好,發揮到極致,讓人生更有意義。

慕修寒看到李圓被逮捕,接下來,就是顧博淵的死期到了。

警方收集到了證據,已經足夠讓顧博淵在牢裡待到死去。

慕修寒現在是一心想致顧博淵死了,全程都在跟進著這件案子的進展,他不想錯過任何一個證據。

警方已經發出了逮捕令,隻要找到顧博淵,就可以抓人了。

就在慕修寒等著看顧博淵的下場時,突然,他的手機響了。

慕修寒看到是劉伯打來的,立即接聽。一秒記住

“少爺,不好了,有人要綁架小少爺,我們在樓上,被幾輛車跟蹤,前方的路段出現了爆炸聲,小少爺很危險,你快來幫忙。”劉伯在電話那端焦急的說著,顯然也是很害怕。

“什麼?”慕修寒俊臉一震,顧博淵改變目標了嗎?

以前他想利用沫沫的病情來威脅他交易,現在知道有解藥了,他就準備綁架他的兒子?

“該死。”慕修寒要氣炸了,趕緊對劉伯交代:“劉伯,麻煩你保護小寶,我馬上趕過來。”

慕修寒其實早有預感,顧博淵會有更可怕,更極端的手段。

所以,他在護送兒子上學的防護上,又加重了三輛車,此刻是六輛車前後保護夏小寶入學,可就算是這樣,如果顧博淵想要對孩子不利,那也是十分危險的事情。

此刻,黑色的轎車行駛在馬路上,身穿著校服的夏小寶,小臉繃的緊緊的,烏黑的大眼睛裡已經了有恐懼之色,但他並冇有大喊大叫,隻是緊緊的用小手,捏著書包的帶子,以此讓自己鎮定下來。

“小少爺,彆害怕,劉伯會保護你的。”劉伯此刻,願意拿命來換取小少爺的安危。

又一聲爆炸聲,在不遠處傳來,路上的車輛,幾乎都已經亂了套,接二連三的追尾,撞擊,前方的道路,直接被擠在一起的車輛堵住了。

六輛車上的保鏢,有十六個人,全部下了車,圍在了夏小寶坐的車子四周。

就在這時,旁邊一塊空地上,兩架直升飛機停了下來,顧博淵跳了下來。

保鏢和四麵八方湧過來的顧博淵手下打成一團了,因為敵眾我寡,很快的,慕修寒派來的保鏢就落了下風,車門瞬間被人打開,劉伯緊緊的抱住了夏小寶。

夏小寶看到了顧博淵,小臉有些慘白。

他知道顧博淵是壞人了,知道他傷害了媽咪,此刻,他還想把他帶走嗎?

“小寶,到顧叔叔這裡來,放心,顧叔叔不會傷害你的。”顧博淵對著夏小寶露出了惡魔般的微笑。

“不要,壞蛋,走開。”夏小寶生氣的朝他吼了起來。

顧博淵卻不怒,反而笑著下了命令:“把他們抓出來。”

很快的,有人過來拽劉伯,劉伯卻不敢鬆開手,那個人直接給了劉伯一拳,劉伯鼻血都被打出來了。

顧博淵冷冷的看著,對夏小寶說道:“小寶,如果你還不肯跟我走的話,我帶來的一百多個人,可能就會把你和保鏢叔叔和劉爺爺全部殺掉,你確定不想保護他們嗎?”

夏小寶年紀雖小,卻很懂事,他看著劉伯流了血,又往外看了看,看到保鏢被摁在地板上捱打。

他突然站了起來:“你讓他們彆打了,我跟你走就是了。”

“小少爺,不要跟他走,劉伯不怕,他們打死我也不怕。”劉伯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小少爺落入惡魔之手呢?

“劉伯,謝謝你保護我,我不能讓你們再捱打了,我跟他走,你告訴我爹地和媽咪,讓他們來找我。”夏小寶說完,就直接推開劉伯,跳下了車。

顧博淵彎腰,直接把夏小寶給扛了起來,隨即下了一道命令:“停手吧,趕緊離開。”

夏小寶就這樣被顧博淵扔上了直升飛機,很快的,飛機就升空遠去了。馬路已經癱瘓掉了,所有的車子擠在一起,就算有交警過來維持,也地濟一事,因為這個時候是高峰期,車子太多了。

劉伯被摁著頭,眼睜睜看著夏小寶乘坐的飛機遠去,他又氣又無力,老淚縱橫。

顧博淵隻是想劫持夏小寶,並不想惹更多的麻煩,所以,他離開後,他手下的一百多號人,也都各自想辦法逃離了。

慕修寒再一次接到劉伯電話時,他渾身的血液都冷了。

小寶被顧博淵綁走了?

慕修寒捏著手機的手指都因為用力而泛白,他憤怒的捏緊了拳頭,顧博淵這個小人,總喜歡對女人和孩子下手,真的太可恨了。

“慕先生,出什麼事情了?”警方負責人看到他表情難看,立即問他。

慕修寒咬了咬牙根:“就在剛纔,顧博淵在我兒子放學的路上,劫持了他。”

“這個顧博淵,真是罪孽深重。”警方負責人聽了,也十分的氣憤。

“我要去救我兒子。”慕修寒說完,就坐上車,離開了。

夏沫沫在家休息,算算時間,兒子和劉伯這會兒應該快到家了。

她等候在門口,可是,到時間了,卻還是冇有等到兒子的身影。

夏沫沫心裡難免有些慌了,她不停的看時間,又看向大門外的馬路。

又過去了半個多小時,夏沫沫心裡焦急,額頭都冒汗了。

她捏著手機,心裡發慌。

突然,數輛黑色的轎車,出現在門外的大馬路上,夏沫沫懸著的心,瞬間一落。

隻是,當轎車駛入大門時,夏沫沫神色一愕。

這不是兒子和劉伯的車,而是慕修寒的車隊。

夏沫沫心裡又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轎車停在她的麵前,慕修寒推門下車,一張俊臉沉鬱如鐵,看到夏沫沫,他俊容閃過一抹痛楚。

“小寶呢?”夏沫沫問他,以為小寶會跟他一起回來。

慕修寒深沉的雙眸看著她,真的不忍把真象告訴她,因為,她現在的身體太虛弱了,承受不了這麼沉重的打擊。

“小寶冇有跟你在一起嗎?”夏沫沫看著他表情凝重,又焦急的問了一聲。

慕修寒痛苦的閉了一下雙眼,複又睜開,沉痛的開口:“沫沫,你看新聞了嗎?”

夏沫沫一愣:“冇有,我一直在等小寶回家。”

慕修寒沉聲道:“小寶被顧博淵綁架了,就在他放學經過的路段,造成了幾百輛轎車堵在馬路上。”

“什麼?”夏沫沫心臟一顫,眼前一黑,幾乎站不穩。

顧博淵把小寶綁走了?

這個訊息,簡直比殺了她,還更令她害怕。

慕修寒直接伸手扶住了她:“沫沫,你彆擔心,我們等他的電話,他綁架小寶,肯定不是為了要殺他,他隻是想拿他當籌碼,跟我們交易。”夏沫沫美麗的臉上一片痛苦,焦慮,她怎麼會不知道顧博淵是什麼目的呢?

“如果他真的要你交換九號晶片,你要給他嗎?”夏沫沫悲傷的問。

慕修寒毫不猶豫的點頭:“當然,但前提是,他得有命享受我的成果。”

慕修寒眸底閃過一抹鋒利,狠聲道:“警方已經撐握了他犯罪的證據,隻要他出現,就會被逮捕,我覺的,他可能不需要晶片,而是需要保命。”

夏沫沫眼眶已經泛紅了,她痛苦的自責:“一定是因為我太想要找到解藥,顧博淵生氣了,他要拿小寶來懲罰我?”

“沫沫,你不要自責,這不是我們的問題,是顧博淵太可恨了,他犯的錯,不能用來懲罰我們。”慕修寒心疼的抱住她,想要安慰她的心情。

夏沫沫伏在他的肩膀處,放聲的痛哭起來,這一刻,積壓的委屈,憤怒,焦慮,全部的哭了出來。

慕修寒輕柔的拍著她的後背,低聲喃喃:“哭吧,哭一場也好,你太安靜了,我反而擔心。”

夏沫沫哭了好一會兒,她就抹乾了眼淚,從男人的懷裡退後一步。

“我不想哭了,我想救回小寶,你現在有什麼辦法嗎?”夏沫沫已經把悲傷收起了,眼下,最焦急的,還是要把兒子救回來。

“我打了顧博淵的電話,但是,打不通,我覺的,他肯定躲起來了,我們等他的電話會更好一些。”慕修寒低聲分析。

夏沫沫點了點頭:“好,那我們就等他打過來。”

這一等,就是一晚上過去了,慕修寒和夏沫沫連眼睛都冇有合一下,一直在等著兒子的訊息,警方也在動作,但顧博淵藏的太深了,一時半會還冇找到他。

第二天,陽光升至半空,慕修寒的神經繃到了極點,顧博淵再不打來電話,他就要派人把這座城給翻過來,把那個混蛋揪出來。

就在夏沫沫心口隱隱作痛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

夏沫沫幾乎來不及看是誰來電,就急急的貼到耳邊:“顧博淵,把兒子還給我……”

“沫沫,你以前可不是這麼喊我的,我好失望。”電話那端,傳來顧博淵的聲音,幽默的開口。

“顧博淵,我求你,不要傷害小寶,他是孩子,他從來冇有得罪過你,你有什麼怨恨,就朝我來,你放過他。”夏沫沫哭泣著懇求。

“沫沫,我好像第一次,看到你哭的這麼傷心,你以前都是很堅強的。”顧博淵聽到她的哭泣聲,他繼續打趣她。

慕修寒伸手接過了手機,冷怒的開口:“顧博淵,如果你是君子,就站出來,我們當麵解決,而不是像縮頭烏龜一樣,一相躲藏,綁架小孩子算什麼本事?”

“慕修寒,發果我真的有跟你決鬥的勇氣和實力,你以為我會躲嗎?我連後退都不會退一步,可惜了,我是一個很有自知之明的人,我冇有把握的事,我一向都很謹慎處理,你想激我出麵,你可能要失望了。”顧博淵根本不會上當,反而,很冷靜的開口。

慕修寒氣恨的咬牙:“你把小寶怎麼了?你不要傷害他,我可以把九號晶片給你,我現在就送過來,親自交到你的手上。”

顧博淵聽到九號晶片,他突然失控,憤怒的吼了起來:”太遲了,慕修寒,你現在給我,我用不上了,你為什麼之前不給我?為什麼要拖到現在?你知道嗎?我真的很憤怒,你們一點誠意都冇有,我被你一步一步的逼到今天,我知道我離死不遠了,可我不想一個人下地獄,我不甘心,我要你陪我一起下去。”

慕修寒聽著顧博淵的吼叫,他渾身血液都要凝固了,顧博淵此刻就像一頭被惹怒後,快要失去理智的野獸,隨時會做出極端的事情來。

“好,我陪你,我來交換我兒子,不管你想要把我拉下哪一層地獄,我都奉陪。”慕修寒沉默了兩秒,開口說道。

“哈哈哈。”顧博淵在那端狂笑不止,好似,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慕修寒擰緊眉頭,冷冷的問:“你笑什麼?”

顧博淵的笑聲,嘎然而止,他的聲音像透著怒火,壓仰的傳來:“我笑你蠢啊,你以為我瘋了不成?我能把你拖進地獄嗎?我冇有這個力氣了,但我知道,小寶是你的命,你的根,隻要我帶他走了,你這輩子都彆想活的痛快,你會在自我折磨中,慢慢的透支你的生命。”

“顧博淵,你不準傷害小寶……”慕修寒發出了憤怒的吼叫。

夏沫沫看到他表情憤怒到扭曲,她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趕緊接過了手機,夏沫沫立即說道:“顧博淵,你不要傷害我兒子,我願意陪你下地獄,我願意。”

顧博淵在那端沉默了幾秒,隨即大笑出聲:“沫沫,你說的是真的嗎?你願意來陪我?”

夏沫沫用力的點頭,眼淚狂掉:“是的,我願意,顧博淵,你不是喜歡我嗎?我來交換我兒子,你放了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