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一棟豪華的彆墅客廳裡,顧博淵償了一口紅酒,放在桌麵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顧博淵警惕的盯了一眼手機,看到來電號碼,他按了擴音。

“老闆,李圓被抓了。”一個聲音焦急的傳來。

“什麼?”顧博淵聽到這個訊息,渾身一震,猛的拿起手機:“李圓在哪?”

對方趕緊將事情一一說出,顧博淵將手機狠狠一摔:“該死的,李圓這個蠢女人,讓她不要亂跑,她竟然敢違揹我的命令。”

顧博淵真的很生氣,光是摔手機,好像還不能平複他的怒火,他又對著沙發,狠狠的踹了一腳,心裡堵著怒火,無法發泄。

李圓揹著她,約見夏沫沫,這讓顧博淵殺了李圓的心情都有了。

剛纔彙報的人還說了,李圓身上有一個小瓶子裝著解藥,一旦被警方或者慕修寒的人拿到,分析出了其中的成分,那他所有的籌碼,就成為了一個笑話。

“蠢死了。”顧博淵又恨恨的罵了一句,如果他的計劃就這麼被李圓給毀了,他下輩子都要找她算帳。

“李圓在醫院嗎?”顧博淵拿起手機,撥通了另一個電話,直接問。

“是的,李圓中槍了,在醫院搶救,這會兒,應該脫離危險了。”對方回答。m.

“你找幾個人,把李圓乾掉,不能讓警方的人審她。”顧博淵此刻又急又氣,隻能用最極端的手段,把這件事情處理好了。

“好的,隻是,醫院裡到處都是警方的人,我不知道能不能靠近。”

顧博淵瞬間憤怒的低吼:“我每年給你們一個多億的錢,你現在告訴我冇辦法?我白養你們了嗎?如果這件事情搞不定,你們一分錢都拿不到了。”

對方顯然被顧博淵罵慫了,答應會想辦法進醫院處理李圓。

顧博淵把手機扔在桌麵上,整個人疲倦的坐在沙發上,連日來的緊繃情緒,讓他的眉間,也多了一條深深的溝痕。

“夏沫沫,你是我的劫嗎?”顧博淵盯著窗外,咬牙喃喃。

“就算是天劫,我顧博淵也能渡過去的。”顧博淵唇角勾起一抹自負的笑容。

此刻,醫院。

李圓剛做完手術,整個人還是昏迷不醒的,被推進了加護病房,門外派了六名警方人員正在看守著她。

李圓雙腿算是廢了,兩顆子彈都打穿了她的骨頭,就算恢複,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樣行走了。

清晨,很早,慕修寒就到醫院跟警方負責人詢問李圓的事情了。

“慕先生,傷者還冇醒過來,我們還不能問話。”負責人告知他。

慕修寒看了一眼走廊,點了點頭:“李圓是顧博淵最重要的心腹,如今她落網,我擔心顧博淵會不計一切代價,讓她閉嘴。”

“我們也考慮到這一點了,已經加派人手過來,慕先生,夏小姐的事情,我們也很難過,暗夜組織成為了世界的毒瘤,幸好有你提供情報,才讓國際刑警端掉這個可怕的組織。”警方負責人為此,感到十分的慶幸。

警民一心,一起合作,才能讓這個世界更加和平,安穩。

“這是我應該做的,我的利益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但願暗夜組織,就此消聲匿跡,再也不要禍害各大公司了。”慕修寒客氣的說道。

“是啊,有不少的企業,被他們威脅著,真的很難發展下去。”警方人員點了點頭。

慕修寒又看了一眼走廊,對警方負責人開口道:“我想儘快拿到解藥,解救我的愛人,不是我不相信警方的實力,我隻是想保證萬無一失,所以,我可能會在醫院周邊增派六十多名保鏢,全程保護警員和李圓的生命安全。”

“慕先生,如果你願意這樣安排,那真是太好了,我們警員人力有限,醫院又這麼大,角角落落,無法照看,如果你能派人助力,我們真的很感激。”警方人員十分的感激,當場就答應了。

慕修寒拿出手機,給王辰打了電話,王辰已經在醫院各大角落和進出口處,安排了便衣保鏢進行暗中觀察。

慕修寒真的很想親自審問李圓,可是,他知道,這是警方的工作,而且,他也相信警方會給他一個滿意的結果。

李圓醒來了,她很茫然,當聞到消毒水的味道時,她知道,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她瞬間掙紮著想要起來,卻發現,自己的雙腿動彈不了。

“病人請不要亂動,你剛做完手術……”旁邊的護士立即提醒她。

“我要離開這裡。”李圓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從醫院逃走。

她知道,如果自己不逃走,她就很危險,來自警方的是一方麵,顧博淵一旦得知她被審了,他也不會讓她活下去的。

就在這時,病房門打開,走進來兩個女警,直接把李圓摁回了病床上。“你是犯人,哪裡也不能去。”女警嚴肅的說。

“我不是,你們冇有證據,為什麼要抓我?放我走。”李圓掙紮著,大聲吼叫。

“我們當然有證據,而且,還有證據證明你殺人。”女警說完,就有人亮出證據給李圓看,就看到李圓站在一個遊艇上,往海裡推了一個人。李圓的目光瞬間睜圓,她記得這一次是在海上懲罰一個想逃的暗夜組織的人員,不知道是誰,給警方透露了這個視頻。

李圓無話可說了,麵色慘白如紙。

看來,她是冇辦法活著離開了,於是,她想要從旁邊拿起針頭,就要往自己的脖子上紮去。

女警眼急手快,抓住了她,把她雙手烤了起來。

不讓她再有機會自殺了。

“我不想活了,你們趕緊讓我去死,我不想活著,活著太痛苦,太可怕了。”李圓哭著大吼大叫起來,她是真的害怕了,如果是自殺,說不定還能痛快一些。

女警和護士根本不同情她,麵無表情的看著她吵鬨。

顧博淵煩燥的在客廳裡來來回回的走動著。

他不知道李圓帶去的解藥,有冇有被慕修寒的人拿走。

如果拿走了,他是不是再也得不到九號晶片了?

“不可以……不可以是這樣的結局,我不甘心。”顧博淵已經要氣瘋了,他策劃了這麼久,等來的卻是一場空,這讓他怎麼能接受得了。

顧博淵眯起了眸子,盯著窗外,一個大膽的念頭在他腦海裡想了起來。“夏小寶……”

顧博淵好像又找到了慕修寒的弱點,如果夏沫沫冇辦法成為他的籌碼,那麼,慕修寒的兒子,那就是他的下一個目標了。

顧博淵絕望的麵容,又多了一抹得意的冷笑。

“冇錯,我怎麼冇想到這一點呢?”顧博淵瞬間覺的積壓在心裡的怨火,全部消失了。

可是,他要怎麼辦,才能綁走夏小寶呢?

顧博淵又犯難了,夏小寶現在就讀的學校,好像是最好的貴族學校,那裡的安保措施,也是十分的好,想要闖進去抓人,根本不可能。

顧博淵隻能決定,在路上攔劫了。

於是,顧博淵立即又打了一個電話出去,安排好了一些人員揪準機會動手。

三輛黑色的轎車,停在一個醫科院大樓的門口處,陸司霆帶著何琳,來見一位非常有名的醫生,何琳準備把樣本給醫生幫忙分析。

醫生是十分權威的專家,有一套完整的設備,陸司霆決定捐贈一棟教學大樓,才換來了這次見麵的機會,陸司霆真的是出手不凡了。

何琳根本不知道,陸司霆為她付出過什麼,隻是以為,隨便就能約見。何琳穿著全套的防護服,站在旁邊,全程目睹著醫生的研究。

最後,專家給了好一張紙,所有的成分都在其中,何琳看見了,臉上瞬間有了笑容。

“陸司霆,這就是解藥,剛纔專家答應我了,他馬上就會進行解藥的研製,我哥有希望了,沫沫也可以康複了。”何琳激動萬分,感覺像是中了大獎一樣。

“是的,醫生答應過我了,會幫忙研製解藥的。”陸司霆薄唇也跟著上揚,可冇白花那筆錢,終於可以讓這個女人安心了。

瞭解瞭解藥的成分後,有經驗的專家,並不難將藥物製造出來。

“我們可能需要三天時間,才能把藥物生產出來,因為有些工序是比較複雜的,但我們會儘快。”專家開口說道。

陸司霆和何琳感激了一番,就準備離開了。

坐在車裡,何琳還是很激動,一想到大哥可以好起來,她就激動的想哭。

陸司霆看著她的表情,忍不住伸手擁住了她:“好了,這件事情,終於可以有個好結果了。”

“謝謝你,陸司霆,你是怎麼說動醫科院的專家幫這個忙的?”何琳一邊感激,一邊十分的好奇。

“真的想知道?”陸司霆看著她閃亮的眼眸,薄唇微揚。

“當然了,你快說。”何琳焦急的不行。

陸司霆卻還在賣著關子,神神秘秘的說:“要不,你先猜一下吧,猜對了,我還有獎。”

何琳一愣,這麼關鍵的時候,他還玩什麼遊戲啊。

“你不會是給了一大筆研究費用吧?”何琳一猜就猜中了。

陸司霆見她著急想知道,隻好如實相告:“不是,我隻是答應捐贈一棟教學樓,你看,就在那邊,有一塊空地,是準備建兩棟大樓的,我負責出資建左邊這一棟。”

何琳往外一看,就看到那一大塊的空地,她眨了眨眼睛:“如果要建一棟大樓,那得多少錢啊?”

陸司霆懶洋洋的分析:“應該不少錢吧,具體還冇有給出預算。”

“你……你為什麼要為了我,花費這麼多錢?”何琳光是想想,就知道,那肯定是天文數字了,這個男人,他怎麼可以為她這麼破費?

“好了,先把眼淚收起來,實話告訴你吧,我捐贈大樓,隻有很小一部分原因,是為了幫你,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我奶奶,是這裡的教職工,她之前就一直很想給母校捐贈一些東西,我這麼做,也是為了完成她的遺願,我們陸家的私人醫院裡,有大半的醫生,是從這裡畢業過去的,我當然要為我國的醫學發展,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了。”陸司霆一邊說著,俊臉有一些感傷。

何琳聽著,愣愣的看著他,還以為他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冇想到,他竟然默默的做了這麼多的好事,看來,她真的太不瞭解他了。

“原來是這樣,不過,還是要謝謝你,冇有你,我毫無頭緒。”何琳低聲喃喃,靠到他的肩膀處:“陸司霆,直到現在,我纔好像對你有了一點點的瞭解。”

陸司霆側眸,看著她柔美的臉蛋,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髮:“說明,你還對我不夠上心,我以為在我們結婚不久,你就已經把我研究透透的。”

何琳抿唇笑了起來:“我倒是研究過,想知道你是什麼性格,喜好,就連你喜歡喝哪一種咖啡,紅酒,茶,我都記在心裡了。”

“哦?”陸司霆表示驚訝:“難怪,你煮的咖啡很好喝,做的飯菜,也很合我的味口,原來,你是花了心思的。”

何琳苦笑點頭:“當然了,不然,要怎麼照顧你這個挑惕的人?”

陸司霆心裡一暖,可又覺的自責。

“你知道我喜歡什麼,可我卻不知道你喜歡什麼,這對你真的很不公平。”陸司霆低聲說道。

何琳搖搖頭,一點也不覺的委屈:“隻要你現在還陪在我身邊,就是我最開心的事情了。”

“我就喜歡你這點性格,隨性,淡然,這是我活不成的樣子。”陸司霆也靠到她的頭髮上去,閉上眼睛,喃喃道:“你身上的一些生活方式,一直在吸引我,改變我,讓我漸漸的像一個正常人一樣,而不是一個怪胎。”

何琳眸子一顫,心疼的問:“誰說你是怪胎的?你纔不是。”

陸司霆薄唇閃過一抹自嘲:“你知道我爺爺為什麼要把你強嫁給我嗎?因為……他覺的我會孤獨終老。”

“不可能,你不是一直和徐霜霜在交往嗎?”何琳纔不相信的話。

“外界的人都以為徐霜霜是我女朋友,但實際上,我隻是答應他大哥,要好好照顧她,你們都誤會我們的關係了。”陸司霆認真的解釋。

何琳一呆,原來是一個誤會啊,真好啊,她可以放下心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