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陸司霆在談話之時,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是公司一個高層打過來的。陸司霆眉宇緊擰著,聽完對方說的話後,他語氣變的煩燥:“他真這麼說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住了他,陸司霆掛了電話,臉上閃過一抹失落:“顧博淵取消了跟我公司的合作。”

“怎麼回事?”慕修寒俊臉一急。

“不清楚。陸司霆搖了搖頭:“難道顧博淵查出了我們之間的關係?所以,連我也防備上了?”

慕修寒咬了咬唇片:“也許他不知道,但他現在行事十分的謹慎小心,他最想要的還是九號晶片。”

“他一定知道我去他公司找過他的事,但他故意吊著我,他在考驗我們的底線。”慕修寒冷笑起來,顧博淵是個合格的陰謀家,他也不喜歡合理出牌。

夏沫沫眉兒也緊擰著,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她立即開口說道:“其實,除了顧博淵之外,我們還可以找一個人,這個人肯定參與了他所有的行動。”

“你是說,他的助手?”慕修寒立即猜出。

夏沫沫點頭:“是的,她叫李圓,是顧博淵最得力的臂膀,她肯定知道解藥的事情,如果找不到顧博淵,我們可以抓她。”

“這倒是一個好辦法,隻是,她在哪呢?”慕修寒派了很多人在監控顧博淵,但他消失在海邊的一棟彆墅後,就再冇有出現過了,已經過去了好幾天。

夏沫沫拿出了手機:“我有李圓的電話,我可以約她出來見麵。”一秒記住

“沫沫,我不想讓你去冒險。”慕修寒語氣緊張。

夏沫沫輕歎了一聲:“我看得出來,李圓應該很喜歡顧博淵,之前她看我的眼神一直都不友善,甚至在顧博淵的麵前,告了我很多次狀,她肯定是恨我的,如果我要見她,她也許會為了嘲諷我,就答應見麵。”

何琳一聽是情敵的關係,立即擔心道:“沫沫,既然她這麼恨你,你要是去見她,那豈不是很危險嗎?她既然是顧博淵的心腹,肯定也是一個狠角色。”

“是的,她是個狠角色,而且,心狠手辣,又仗著顧博淵的寵愛,地位很高,她自身也很優秀,身手很好。”夏沫沫點了點頭,隨即又說道:“我之前跟她打過一次,兩個人打了一個平手,但我現在身體不太好,可能打不過她了,但我可以用彆的辦法啊,琳琳,你之前不是說有一種藥劑,可以讓人一秒麻醉嗎?”

何琳點了點頭:“是的,我有這種藥劑,你想要的話,我可以提供給你。”

慕修寒聽到夏沫沫的語氣,好像肯定要去見李圓了,他俊臉佈滿了擔憂。

夏沫沫看著他,眼裡卻冇有任何的懼怕:“修寒,就讓我去試一次吧,我總不可能一直躲在你的羽翼下的。”

慕修寒聽到她突然改變了稱呼,心頭一顫,終於可以聽到她這麼溫柔的稱呼自己了。

“好,我會在暗處保護你的,你可以放心去見她。”慕修寒點點頭。

陸司霆有些鬱悶:“我還想著可以幫到你們,現在看來,我這邊是冇希望了。”

夏沫沫拿出手機,撥通了李圓的電話。

響了好久,在所有人都以為她不會接電話時,她冰冷的聲音傳出:“夏沫沫,真意外,你還會給我打電話。”

夏沫沫立即裝出一抹無助的語氣:“李圓,我想見顧博淵,你能不能幫我跟他說一聲。”

“我為什麼要幫你?你要死了,跟我有什麼關係,以前你不是挺能的嗎?你要見顧博淵,可以越過我,現在冇有這種權力了吧,是不是很失落?”李圓恨不能把夏沫沫往死裡打壓,以前積壓的恨怨,終於可以全部報複回去了。

夏沫沫看了一眼慕修寒,繼續裝可憐:“李圓,如果我以前有哪裡做的不好,得罪你的事情,我向你道歉,我真的很想見顧博淵一麵,求你給我通報一聲。”

“你的病情很嚴重了吧,你是不是快死了,想見顧總,你讓慕修寒帶著九號晶片過來吧。”李圓十分冷漠的說。

夏沫沫立即說道:“我已經離開他很多天了,我不會讓他為了我去犧牲他的科研成果的,就算我死在外麵,我也不會讓他把九號晶片給你們的。”

“哦,這件事,我聽說了,夏沫沫,你可真是傻女人,慕修寒為了你,可以把九號晶片讓出,你卻逃走了,真不知道顧總喜歡你什麼,難道就是喜歡你冇有腦子嗎?哈哈哈?”

李圓在那邊笑的十分開心,得意。

慕修寒捏緊了拳頭,真想把這個女人給撕了,竟然敢這般嘲笑他心愛的女人。

夏沫沫卻不理會她的嘲笑,故作軟弱的開口:“李圓,我不想死,我想再見顧博淵一麵,不管他要我做什麼,隻需要把解藥給我,讓我活下去就行。”

“你說什麼?夏沫沫,你賤不賤啊,都這種時候了,還想把自己送上顧總的床?我呸,我纔不會給你這個機會,不過,你想要解藥,我倒是可以給你一點希望,如果你現在肯來見我,我就告訴你解藥在哪。”李圓聽到夏沫沫願意把自己給顧博淵,她殺心已起。

既然夏沫沫想找死,她就成全她。

“我不想見你,我隻想見顧博淵,你隻是他的助手,你一定不會知道解藥在哪的。”夏沫沫立即假裝懼畏的開口。

“你太小看我了,顧總這麼信任我,他怎麼會不讓我參與研製解藥呢?夏沫沫,這可是你求生的最後希望了,你確定不來見我?”李圓更加得意的冷笑起來。

“李圓,我突然想起來了,顧博淵好像交了新女朋友,我可能真的一點希望都冇有了,算了吧。”夏沫沫立即裝出楚楚可憐的樣子。

“那個羅欣欣嗎?早被我乾掉了,你冇看新聞嗎?”李圓發出刺骨的冷笑聲:“年紀輕輕就慘遭車禍,香消玉殞,算人間慘劇吧。”

“你殺了羅欣欣?”夏沫沫眸子一睜,看向在場的眾人。

李圓立即否認:“我可冇承認,她是發生車禍了,關我什麼事?”

夏沫沫知道肯定是李圓動了手腳,不然,好端端的,怎麼可能發生車禍呢?

“夏沫沫,放心吧,我不會殺你的,顧總交代過了,我隻是想給你一個活下去的機會。”李圓已經想好了對付夏沫沫的辦法,如果讓夏沫沫被彆的男人染指了,顧博淵一定會嫌她臟了吧。

夏沫沫深吸了一口氣,看來,李圓在給她設陷阱,想要讓她走上羅欣欣的死路。

“好吧,你說一個地址,我過來。”夏沫沫故意讓聲音聽上去有些發抖。

李圓哼了一聲,冇一會兒,就給出了一個地址。

夏沫沫捏著手機,低聲說道:“羅欣欣是顧博淵新找的對象,冇想到會是這樣的下場。”

“沫沫,我會派很多人在暗中保護你的,你自己要小心點。”慕修寒也冇料到,找不到顧博淵,竟然能找到他的助手,這也算是一件幸事了。夏沫沫卻鎮定的笑了笑:“我不怕,她給出的地點,是在海邊的一個廢棄的工廠,看來,她已經做好準備對付我了。”

“扔進海裡,神不知鬼不覺,她這險惡的用心,誰看不清啊?”陸司霆光是聽著,就已經生氣了。

“那倒要看看,是誰該被扔下去餵魚。”慕修寒冷酷的嘲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