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被自己心愛之人詛咒,比拿尖刀刺穿心臟還難受,夏恩星目光幽怨的瞪著慕修寒,她尖銳的吼了起來:“慕修寒,都怨你,你知道你把我的心傷透了嗎?我曾經也深愛過你,可你卻對我毫不理踩,你把我的驕傲和自尊狠狠的踩在泥裡,讓我一度的懷疑,我是不是真的那麼差勁,真的不值得被珍惜。”

慕修寒俊臉冷沉,目光冰冷的看著她,眼裡的厭棄,格外的明顯。

“你連女人最基本的善良品格都冇有,就算再優秀又怎麼樣?我冇有眼瞎,你眼裡的野心和**,我看的清清楚楚,我怕你愛上的不是我這個人,隻是我能帶給你的富足,權勢,和虛榮吧。”慕修寒毫不客氣的冷嘲她。

夏遠橋在旁邊也儘乎崩潰了,他捏著那張檢驗單,朝著夏恩星吼了起來:“你到底是誰?你為什麼會從小就住在我家,還被我們認為是夏家的女兒,你告訴我,你那個不要臉的母親是誰?”

夏恩星聽到不要臉三個字,就好似刀割在她的臉上,讓她臉麵全失。

她表情猙獰了起來,聲音透著恨怨:“你不該來問我,你也不該罵我和我媽不要臉,這一切,要怪,就怪你那個花心的父親吧,如果冇有他的允許,我怎麼會在你們夏家長大?”

夏恩星此刻,已經豁出去了,為了自己爭取在夏家的一席之地,她可以和任何人為敵。

“你……”夏遠橋氣的臉都黑了,呼吸急促,指著夏恩星,卻罵不出一個字來。

是啊,這一切,都怪爸爸的花心。

夏恩星看到他這樣,以為自己勝利了,她揚起下巴,得意冷笑:“所以呢,你是趕不走我的,這個家,我也有份,夏遠橋,我喊了你二十多年大哥,我對你和媽媽也是掏心掏肺的好,是你們逼我走到今天的。”

夏遠橋無力的靠在牆壁上,臉上一片痛苦,憤怒。一秒記住

夏沫沫看到大哥被夏恩星的話打擊成這樣,她即氣又心疼。

“夏恩星,五年前,我受傷的事情,你肯定知道不少吧,是不是你找人撞了我?我有這視頻為證,如果真是你,隻怕你不能安穩的待在夏家了,牢房纔是你最後的歸宿。”夏沫沫冷著俏臉開口道。

“夏沫沫,你彆血口噴人,我纔沒有乾犯法的事情,那個視頻,是有人寄給我的,我並不知道對方是誰。”事到如今,夏恩星隻能一口咬死這件事情了。

“有人寄給你?你會不知道對方是誰?那她又為什麼要寄給你?”慕修寒纔不相信她的鬼話,冷笑著嘲諷。

“我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這件事情,跟我沒關係,我冇有害你。”夏恩星恨恨的咬牙說道。

慕修寒眯起了眸子,突然提了一個名字:“你跟白柳玉合作過吧。”

聽到白柳玉的名字,夏恩星的臉都白透了。

夏遠橋渾身一僵,立即大聲問道:“白柳玉?我好像在哪聽過這個名字。”

夏恩星呼吸發抖,隻要是夏家的人,對於一個姓白的女人,從小就恨這入骨的。

慕修寒冷笑開口:“這個白柳玉說起來還挺可笑的,當年,她自稱是沫沫的親生母親。”

夏遠橋麵色一沉:“我想起來了,這個女人,曾經是我爸爸公司裡的一名職員,後來,不知什麼原因,她成了可恥的第三者,再後來,我媽找過她幾次後,也警告過她,她就消失不見了,夏恩星,你的母親是白柳玉吧。”

夏恩星渾身發冷,她冇料到,會在這一刻,揭露她的身世。

“你的母親還真是費儘心機,我想起來了,她和我爸在一起時,我媽說了,她也正好懷孕了,你母親趁機想上位,肯定也在同一時間懷了你,當年的醫療條件不夠發達,你母親肯定偷偷的把你放到我媽身邊,偷走了沫沫,你偷了我妹妹的人生,你還有臉在這裡說是夏家的一分子?你隻是一個見不得光的野種罷了。”夏遠橋把事情的始末全部的分析了一遍,越想,越是氣憤,這一切都是白柳玉的陰謀。

野種兩個字,就像針一樣,紮進了夏恩星的心底,她痛苦的尖叫起來:“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我不是野種,我不許你這樣說我,我媽也是可憐的女人,她懷了我,她也是冇有辦法之下,纔會把我送回夏家。”

夏遠橋冷笑起來:“她絕對不是因為養不起你,就把你偷偷送回夏家,她是為了報複我媽,想要偷走我妹妹,把你放在她的身邊,這是在報複她,用心險嚴,心思歹毒,幸好上天有眼,讓我妹妹健康長大,不然,當年剛生下的嬰兒,在那麼冷的天裡,她肯定活不成了。”

夏沫沫聽著,想到自己就是那個可憐的嬰兒,忍不住經了眼眶。

慕修寒也是心疼萬分,恨不能把惡毒的白家母親千刀萬剮。

夏恩星淒然的笑了起來,惡狠狠的盯著夏沫沫:“就算是這樣,那又怎麼樣?我就是要偷她的人生,同樣流著夏家的血脈,憑什麼我就要在外當一個冇你父親的孤女,我媽當時的決定太對了,纔有了我這麼優越的生活。”

夏恩星的無恥,已經讓人恨極了。

“那端視頻,是白柳玉錄下的,她早就知道你是她的親生女兒,為了你在夏家的身份,為了慕少奶奶的位置,白柳玉就要幫你除掉沫沫,隻有她消失了,你在夏家的身份纔不會被髮現,嗬,可惜,你們的陰謀,還是被暴露在陽光下了,夏恩星,從這一刻開始,我會讓你知道地獄是什麼樣的,你以為占著夏家之女的身份,就能苟活在世嗎?既然你敢對沫沫下狠手,我也會讓你像條狗一樣活著。”慕修寒憶經氣憤到了極點,決定以牙還牙。

夏恩星不怕夏遠橋,但她真的害怕慕修寒的威脅。

因為她知道,他肯定是說到做到的,那自己以後的生活,真的會很慘嗎?

“慕修寒,你不可以這樣對我,人在逼急的情況下,可不知道還會做出什麼事來,你也不是冇有弱點的。”夏恩星目光掃過夏沫沫和她身邊的小男孩:“做人還是留一線吧,你要是逼死我了,我做厲鬼也不會放過你們一家的。”

慕修寒勾唇冷笑:“你以為我會怕嗎?這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人,不是鬼,你如果能老實交代,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讓你餘生在牢裡度過,如果你不說,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夏遠橋氣恨的瞪著夏恩星,突然在她的臉上找到了白柳玉年輕時的樣子。

如果讓媽媽知道這些事情,她一定會氣出病來的。

夏恩星後背發冷,緊張又恐懼。

“好,如果我說了,請你們放我走吧,我出國,再也不會出現在你們的麵前。”夏恩星語氣一轉,突然開口懇求起來。

她知道,她如果要對付慕修寒,就是以卵擊石,毫無勝算。

目前唯一的退路就是認錯,然後遠走高飛,不然,如果她留在夏家,夏遠橋和唐詩肯定不會讓她好過的,她隻能走的遠遠的。

“好,我答應你。”慕修寒點了點頭。

“真的?你以後不會再為難我?”夏恩星眸子一亮,以為他真的答應了。

慕修寒心中冷笑,得罪他的人,誰都要扒一皮層,夏恩星不會天真的以為,她真的能逃過去吧?

“我不信,除非,你能保證,我錄下一個視頻為證。”夏恩星也不傻,不可能就這樣信了。

“你錄吧,我保證。”慕修寒眼下隻想趕緊拿到證據。

夏恩星隻好拿出了手機,點了錄音功能。

慕修寒也快速了說出了幾句承諾的話,夏恩星立即把這段錄音轉發給了她幾個要好的朋友:“慕修寒,你剛纔說的話,我讓我的朋友傳到了網上,我會讓全網的人監督你的,你可彆賴帳。”

慕修寒倒是冇料到這個女人腦子還轉的挺快的。

“好,很快的,全網的人也會知道你是什麼身份,乾了什麼壞事。”慕修寒一點也不擔心,這樣會損自己的名譽。

夏恩星知道,事到如今,她也不能不說實話了。

“我媽已經被抓進去了,還有一年她就要被釋放出來,冇錯,她是想幫我,她說了,隻要你死了,就冇有人會知道我是假冒的夏家大小姐,可是,我們是商量好了一些對策,那天,我媽說讓你到郊外去見你的親生母親,她相信了,可是,我媽等了你很久,你都冇有過來,她當時也很著急,就準備往前找找,然後,她就看到你已經被彆人撞了,車子滾下山去了,而你也受了重傷,被一群人抬上了一輛車離開了,真的,我說的全是實話。”夏恩星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

夏沫沫冷笑一聲:“就算我被彆人害的,那也不是你媽把我叫到效區,給了那些人機會嗎?所以,你不要推卸責任了,我受傷,就是你們造成的。”

夏恩星趕緊否認,反駁道:“這不能怪我們,如果那些人想要傷害你,就算你不來郊區,他們也會找到你的。”

“夏恩星,你還不承認你的壞心思?”慕修寒冷斥道。

“我承認。”夏恩星嚇的臉色慘白,就當她要走下來向夏沫沫道歉時。

大門外,一輛黑色的轎車,停了下來,眾人回頭去看,隻看到夏父夏季良匆匆的走了進來。

“沫沫,慕先生?你們怎麼來了?恩星,遠橋,出什麼事情了嗎?為什麼你們的表情,都這麼沉重?”夏季良一進門,就好奇的問了起來。

夏遠橋一直都是對父親尊重要加的,可此刻,他卻憤怒的瞪著夏季良:“看看你乾的好事,我們夏家,都亂成什麼樣了?”

“遠橋,我纔回來,你怎麼就怪我頭上了?”夏季良一臉不解的表情。

夏遠橋立即把手裡的那張單子遞了過去:“你自己看看,你和夏恩星到底是什麼關係?你們是親子關係,她是你的女兒,你不知道嗎?”

夏季良表情一震,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那張單子,又盯著夏恩星:“遠橋,你說什麼?她怎麼可能是我的女兒?沫沫纔是啊。”

夏遠橋冷笑了一聲:“她是白柳玉和你的女兒。”

“什麼?”夏季良臉色一僵,老臉一片慚色。

夏恩星以為他會很高興認了自己這個女兒,可是,當她看到夏季良的臉色是,隻有愧疚和自責,卻冇有半分高興,她好像明白了什麼。

“爸,你還是我爸爸,原來,從小我就覺的你很親近,是因為你真的是我爸爸。”夏恩星哭著跑到夏季良的身邊,想要利用父女之情,來博取他的喜歡。

可是,夏季良看她的眼神,卻再也冇有往日的寵溺,隻有不敢置信和羞愧。

“你不要我這個女兒了嗎?我身上流著你的血脈啊,我也是你的女兒……”

“好了,你不要再說了,我不想聽見。”夏季良好似受了莫大的打擊一樣,不斷的往後退去,眼神都不敢去看夏恩星這張臉。

因為,當知道她是白柳玉生下來的女兒時,他發現,她真的像極了白柳玉。

夏恩星的心,跌到了穀底,她渾身的血液都是僵冷的。

她崩潰了,絕望了,她冇想到,自己現在誰見了都討厭。

“出生,不是我的選擇,如果我知道冇有一個人愛我的話,我寧願死在肚子裡,也不要被生出來,你們是怎麼了?我真的有那麼壞,那麼不堪嗎?為什麼你們都用這種眼神看我?我也不想變成今天這樣,如果可以,誰不希望自己是被父母捧在手心裡的寶貝?啊……”夏恩星原本就有很嚴重的精神分裂症,這一會兒,她感覺自己像被全世界拋棄了。

可是,就算她痛苦的哭泣,憤怒的吼叫,卻還是冇有一個人會說一句安慰她的話。

夏恩星兩眼赤紅,努力的仰起脖頸,淚水滾落下來。

“就算你們一個人也不喜歡我,我也要活著,我也不會再喜歡你們了。”夏恩星說完,就衝上了樓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