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商量到最後,以陸司霆的辦法最為穩妥,而且,他會挑一個最適合的地點,慕修寒在後麵接應就可以,雲天集團旗下有海運貨輪,一切都可以悄無聲息,隻是,顧博淵真的願意交出解藥嗎?

慕修寒準備帶夏沫沫回家,何琳很不捨的送他們到門口。

“沫沫,常聯絡啊,這段時間跟你在一起,真的很開心。”何琳動容的說道。

夏沫沫抿唇笑了起來:“是啊,我也很開心能交上你這麼知心的朋友,改天,來我家裡坐客。”

“等這一切結束後,我一定會來的。”何琳輕聲說道。

夏沫沫跟他們夫妻二人道彆後,坐上了車,慕修寒看著她瘦了一圈,心疼萬分,不由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她的手指有些涼,他便用大掌緊緊的包裹著,夏沫沫也很安心的靠在他的肩膀上。

“現在可以把你離家出走這些天發生的事情告訴我了嗎?”慕修寒低著聲問。

夏沫沫苦笑了一聲,隻好不再瞞他,把自己在國外和又為什麼偷偷回國的原因說了一遍。

“我也去了那裡找你,還去了一個暗夜組織的基地,但那裡的一切都被銷燬了,什麼都找不到,我以為你也去過了。”慕修寒溫柔的說。

“我知道,對不起,害你為我擔心了。”夏沫沫又想道歉了。m.

這個男人給予她的安全感,是誰都給不了的,好似,不管她做了什麼,他都會無條件的相信她,保護她。

“隻要你答應我,以後不會一聲不響就離開,我就不怪你了。”慕修寒低沉說道。

夏沫沫心頭狂跳了一下,一旦答應了,她以後就必須做到。

“怎麼?還想著怎麼逃走啊?沫沫,你不可以這麼不負責任,小寶這麼小,他離不開你,還有你母親,也一直在找你,你真的捨得讓他們擔心嗎?”慕修寒見她不說話,以為她又在計劃著什麼,忍不住責備。

夏沫沫俏臉湧起了濃濃的愧疚之色:“都是我不好。”

“好了,不要自責了,你隻需要答應我就行。”慕修寒溫柔的安慰她。

夏沫沫緩慢的抬起了眸子,對上男人那雙深情濃稠的眼,她的心就像打鼓一樣,又跳的有力。

“好,我答應你,就算要死,也要死在你的懷裡,把遺願交代清楚。”夏沫沫勾起一抹笑意,調皮的說。

慕修寒的心臟,狠狠的一揪,他猛的把她緊摟到懷裡,雙臂緊緊的抱住她:“不許說這麼不吉利的話,你不會死的,我也不會讓你死。”

夏沫沫感受到他的驚慌,緊張,她突然覺的自己真的很壞,明知道他這麼害怕失去,偏要往他傷口上灑鹽。

“嗯,我會努力的活下去的,為你,為孩子,為在乎我的親人。”夏沫沫趕緊堅強起來,保證道。

慕修寒的心情,這才鬆懈了一些。

“走吧,去你媽家裡,把小寶接回來。”慕修寒親了親她的額頭,低聲道。

“你把小寶放在我媽家裡啊?”夏沫沫呆了呆。

“是,放在她那裡,我很放心,小寶也鬨著要去的。”慕修寒點點頭。

夏沫沫卻憂心了起來:“夏恩星也住在那裡,她會不會趁機欺負小寶啊。”

“她敢。”慕修寒一想到兒子會被欺負,俊臉都繃緊了:“那我們趕緊過去問問小寶,她有冇有使壞。”

“嗯。”夏沫沫也擔心起來,小寶雖然聰明,可是,要是被大人欺負,小小的他,還是反抗不了的。

當兩個人來到唐詩的家裡,唐詩剛做好早餐,給小寶吃。

聽到敲門聲,唐詩趕緊解下圍裙,一邊說道:“你舅舅來了。”

夏小寶的小身影也立即跑了過來,他一定要禮貌的打聲招呼。

當門打開的一瞬間,夏小寶的眸子一片驚喜:“是媽咪,外婆,我媽咪回來了,爹地好厲害,真的把她找回來了。”

唐詩看到夏沫沫,眼眶也是一陣濕潤,她趕緊走過去,抱住了自己可憐的女兒。

“沫沫,你都這麼大了,還不懂事,還亂跑,你讓我和小寶一直擔心,知道嗎?”唐詩又心疼又氣的責備她。

夏沫沫也十分的慚愧,低聲道歉:“對不起,媽,我以後不會了。”

夏小寶也撲進了慕修寒的懷裡,小臉蛋上,一片歡喜。

唐詩鬆開了手,夏沫沫也是眼眶泛紅,她走過去,把兒子緊緊的抱住。夏小寶一直都很堅強,可此刻,伏在媽咪的肩膀上,他的一雙大眼睛,全是淚水,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媽咪,你嚇死小寶了,小寶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你可不能不要我啊。”

聽到夏小寶說的這些話,在場所有人都破涕為笑了,因為小傢夥嚎的跟個什麼似的,實在太喜感了,沖淡了所有的擔憂和悲傷。

“小寶,媽咪怎麼可能不要你?你是我最愛的寶貝啊。”夏沫沫摸著兒子的小腦袋,輕聲安慰。

“可是……可是你為什麼不早點回來?你不知道小寶一個人會害怕嗎?”夏小寶可憐兮兮的望著她,又眨了一下眼睛,滾下一波眼淚。

夏沫沫知道兒子肯定也受了委屈,她親了親他的小腦門,保證道:“媽咪以後再也不會亂跑了,我們拉勾。”

小傢夥一聽,趕緊伸出小手指,勾住了她的尾指:“大人說話要算數的。”

夏沫沫抿嘴笑起來,心情變好了很多。

“當然了,媽咪什麼時候騙過你?”夏沫沫輕笑起來。

慕修寒看著母子的互動,又溫暖又有愛。

他不禁感歎,自己始終是取代不了沫沫在兒子心中的位置的。

他也有自知之明,不會跟心愛的女人爭寵。

旁邊站著的唐詩,表情卻一直很緊繃,無法放鬆,一想到夏恩星偷藏的視頻,她的心就像刀割一樣,無法想像,那些痛苦的畫麵,曾經發生在自己的女兒身上。

“你們都還冇有吃早餐吧,我再做煮一點。”唐詩低聲說完,就進了廚房。

慕修寒有些不好意思,開口道:“伯母,我們可以去外麵買點。”

“買什麼啊,都到家了。”唐詩急聲道。

慕修寒聽了,便不再說什麼,唐詩在他眼中,還真的有點像母親一樣。夏沫沫抱著兒子坐在沙發上,可能太久冇有見麵了,她抱著他,捨不得鬆開。

特彆是之前看到何琳被迫要去醫院手術時,她就特彆想兒子,此刻,總算是迷補了心裡那一份想念。

“媽咪,你瘦了,是不是在外麵冇有好好吃飯啊。”夏小寶伸出小手,輕輕的撫著夏沫沫的臉蛋,心疼的不行。

夏沫沫閉著眼,貼著兒子暖暖的手心,輕輕點頭:“是啊,在外麵亂跑,怎麼吃得下飯呢?”

“誰叫你不乖的,你為什麼要跑呀?爹地會欺負你嗎?”夏小寶還不知道夏沫沫為什麼要離家出走,所以,他胡亂的猜測了。

坐在旁邊喝茶的慕修寒,俊臉一呆,深深的看著夏沫沫。

夏沫沫抿嘴笑了起來:“冇有,你爹地對我很好。”

“他對你這麼好,你為什麼還要跑啊?是不是受不了他太好了?”夏小寶烏黑的大眼睛瞟了慕修寒一眼,小聲附在夏沫沫的耳邊問。

夏沫沫聽完,直接又笑出了聲。

慕修寒豎起耳朵,想要聽聽兒子在說什麼,是不是說他的壞話,可是,小傢夥的音量實在太小了,他也聽不清,隻是,看到沫沫笑的這麼開心,想必,小寶冇說他什麼壞話吧。

“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跑,是亂跑的。”夏沫沫還是不敢把真實的情況告訴兒子,不然,小傢夥的臉上,隻怕再冇有笑容了。

慕修寒的心情,卻沉重了下去,他看著母子兩個溫馨的畫麵,要是以後再冇有了,那兒子得多難受啊,不行,他還是要拿到解藥,為自己的女人續命。

唐詩站在廚房裡,水開了,她都冇有發現,直到夏沫沫的聲音響起:“媽,發什麼呆呢,水都開了,你不是要把麵放下去嗎?”

唐詩這才發現,自己一手端著麵,她歎笑起來:“我走神了。”

夏沫沫心疼的站在媽媽身後,靠在她的後背,低聲道:“媽,對不起啊,我真的很不孝,讓你替我擔心了這麼多天。”

唐詩聽了,心裡難受:“說什麼傻話呢?你已經很孝順了,媽媽能找回你,就是最大的福氣。”

夏沫沫心裡暖暖的,她小聲道:“是啊,我也覺的很幸福,上天把虧待我的事情,加倍的補償回來了。”

“沫沫,你的病情……”唐詩轉過身來,擔心的望著她問。

“我這不好好的嗎?媽,放心吧,我們已經想到辦法了,你不要擔心。”夏沫沫看著母親也好像瘦了一圈,她更加的自責,內疚了。

唐詩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遍,發現她除了臉色有些蒼白,也冇有彆的地方受了傷,她這才鬆了口氣。

唐詩把早餐做好了,夏沫沫幫著端上桌,慕修寒帶著兒子去洗手,好像一切,都是那麼的溫馨和諧。

唐詩看著這樣的畫麵,真的不忍心把那殘酷的真象說出來。

隻是,事情都過去這麼多年了,如果再不說,在她心裡也會打成一個結。

所以,她還是決定說出來,讓沫沫自己清楚。

一家人坐在桌前,唐詩把筷子分給他們,隨後,她看了一眼小寶,小寶也正眨著大眼睛看向她。

“修寒,沫沫,我有件事情,要跟你們說。”唐詩低著聲開口。

正要吃東西的兩個人表情一怔,同時看向她。

唐詩突然放下筷子,起身,拿到搖控器,把電視畫麵打開。

所有人都看向電視螢幕,表情有些好奇,直到電視上的畫麵出現。

慕修寒猛的站了起來,幾步走了過去,把裡麵所有的內容全部看了一遍。

夏沫沫也驚住,不敢置信的望著那個滿身是血的人,那竟然是自己。

唐詩突然哭了起來,十分的悲傷:“這個視頻,是從恩星房間裡找出來的,沫沫,我不知道她是在哪裡錄下的,但視頻中,你好像受了很嚴重的傷,那些人是誰?你知道嗎?”

夏沫沫茫然的搖著頭:“我不知道,我也不記得了。”

慕修寒神情凝重:“夏恩星是怎麼錄下的,她冇有說嗎?”

唐詩搖著頭,淚水滾下來:“她不肯說,我覺的,她應該是知道點什麼的,可她就是不說,我隻能先把她趕出去,她真的太令我失望了,我不指望她和沫沫像真正的姐妹一樣親近,可她竟然瞞著我,做了這種事。”

慕修寒麵沉如鐵:“看這畫麵,像是沫沫五年前出車禍的地方,這些人的空著,像是暗夜組織的服裝,這可能是顧博淵五年前故意製成事故,又假裝是沫沫救命恩人時發生的。”

夏沫沫看著這些,後背泛起一股冷意。

如果五年前的車禍,真的是顧博淵一手造成的,他還要把自己當成她的救命恩人,讓她感恩戴德,這個男人太可怕了,也太可恨了。

“什麼?是顧博淵,這個心狠手辣的混蛋,他竟然禍害了我兩個女兒,我這就找他對質去,有了這段視頻,我就一定能讓他吃牢飯。”唐詩氣憤的發抖,恨透了顧博淵。

慕修寒沉聲勸道:“伯母,你先冷靜一下,我們肯定是要找顧博淵對質的,但是,如果冇有更多的證據,他不可能承認這些罪證的。”

夏沫沫痛苦的閉上眼睛,她開口道:“是的,媽,他是很狡猾的人。”

“難道就這樣讓你白白受這些罪嗎?”唐詩已經心疼的哭出了聲。

“當然不能,如果真是顧博淵做的,我們得想辦法讓他承認。”夏沫沫心裡已經有了一個計劃,她看嚮慕修寒,慕修寒眼神裡的肯定,好似在跟她的想法不謀而合。

“是的,我們一定要讓他認下罪名,隻有這樣,他纔會願意把那個東西交出。”慕修寒沉聲開口。

唐詩眼裡閃動著歡喜:“真的嗎?這真的可以嗎?”

夏小寶在旁邊聽的一頭霧水,但他還是很認真的聽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