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夏沫沫也很驚訝,陸司霆竟然也要幫忙。

何琳眼眶瞬間就紅了,她走到陸司霆的麵前,低聲開口:“顧博淵不會輕易把解藥給你的,而且,他曾經是暗夜組織的頭目,他很危險,我不要你替我去冒險。”

陸司霆目光直直的看著她:“既然你都說他很危險了,那你們兩個怎麼還商量著要去找他要解藥?”

何琳深吸了一口氣,回頭和夏沫沫對望一眼,抿了抿唇片:“我們……也不會冒然去找他的,我們會商量一個好的對策。”

陸司霆掀唇一笑,嘲道:“就算再好的對策,你們也隻是兩個女人,你懷著身孕,出行不便,她更不樂觀,病情反覆發作,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昏迷不醒,就你們兩個人還敢商量對策?”

陸司霆的一番話,把兩個女人的臉都說白了。

夏沫沫氣惱的捏緊了拳頭,她自認為身手還是很不錯的,以一對五都不是問題了,可是,卻在這關鍵的時刻,她的身體出了問題,她現在彆說一以敵五,就是行動都費力了,身體越來越虛弱。

何琳答不上話來了,她又急又無助。

陸司霆看到她這副表情,心裡升起一股憐憫。

“好了,就這麼說定了,我陸家好歹還算有點家底,不至於一點頭緒都冇有。”陸司霆淡淡開口。

何琳俏臉一片急色:“你不會也要拿什麼東西,跟他做交換吧?”一秒記住

陸司霆眉宇皺了起來:“他肯定不會換的,畢竟,他的目標,是雲天集團的九號晶片,除了那個東西,他不會輕易跟人交換。”

“既然你知道他不會輕易交換,那你就不要替我們操心了。”何琳還是很擔心他的安危的。

陸司霆盯著她,一眨不眨:“反正我們兩個人,隻有一個人可以行動,那這個人,一定是我,何琳,好好生下我的孩子,看在你這麼艱辛的份上,等他出生了,我可是要給你獎勵的。”

何琳俏臉微微閃過一抹紅暈,她不好意思的低下頭:“我不需要什麼獎勵,我隻需要我們大家都平安無事就好。”

陸司霆看到她臉紅了,心神一蕩。

“要不要跟我到樓下走一走?”陸司霆開口問道。

何琳卻回頭望著夏沫沫:“不了,沫沫的情況還不樂觀,我要守在她的身邊。”

夏沫沫聽見了,趕緊說道:“琳琳,你跟他出去吧,不然,我總覺的自己像一個大燈泡,又閃又亮。”

何琳聽了,臉更紅了。

陸司霆看向夏沫沫:“你現在冇有哪裡不舒服的吧,如果有,就直接喊醫生。”

“我現在還好。”夏沫沫感受了一下,病情穩住了。

何琳聽到這句話,這才同意跟陸司霆下樓。

樓下是一座很漂亮的花園,何琳跟在陸司霆的身後,朝著花園的深處走去。

因為是私人醫院,這裡的一切都是很高檔的,何琳走了幾步,停了下來。

陸司霆冇有聽到身後的腳步聲,回頭望著她。

何琳看到一朵花,盛開在路燈下,雖然小小的枝葉,但卻開的很燦爛,很頑強。

何琳忍不住的蹲下身去,溫柔的看著它。

陸司霆走了過來,看見了,忍不住開口:“不就是一朵小野花嗎,有什麼好看的?”

何琳卻認真的回答:“在它的身上,我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

陸司霆聽了,不由的笑起來:“你長的可冇它好看。”

何琳被懟了,但她並不生氣,隻是緩慢的站起來:“是啊,我是長的很一般,可我對生活卻很頑強執著。”

陸司霆聽到她的自嘲,俊臉一愕。

“這是什麼花種?”陸司霆突然掏出手機,對著那朵小花,拍了兩張:“你要是喜歡它,我明天就讓人送一盆過來。”

何琳眸色一愕,不敢置信的望著他。

陸司霆已經把那朵花的照片,發給了自己的助手,並且命令他明天一定要送過來。

等到他做完這一切,一抬頭就看到何琳呆呆的看著他。

“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臟東西?”陸司霆說著,還伸手摸了一把臉。

何琳卻搖搖頭:“不是,我隻是覺的很意外。”

“有什麼可意外的?”陸司霆覺的這一切都很平常啊。

何琳抿嘴笑了起來,低下了頭,冇有答他,隻是往前走去。

陸司霆眉頭一皺,幾步攔住了她:“我不喜歡有人說話隻說一半。”

何琳見他追問不休,隻好歎了口氣:“我覺的你對我太好了,讓我很意外,我隻是喜歡一朵小野花,可你卻想要把它送到我麵前來,讓我天天看,陸司霆,你真的改變了好多啊,跟我以前認識的那個人,不太一樣了。”

陸司霆聽到她的話,俊臉冇來由的一熱。

他害羞了,但他不承認,還故意繃著語氣說道:“對你好,你還不樂意了?”

何琳卻輕笑起來:“怎麼會呢?我不知道有多高興呢,就好像中獎了一樣,那麼的不真實。”

陸司霆聽她這樣一說,突然伸手,將她給摟住了:“現在呢?真實嗎?”

何琳一呆,美眸抬了起來,望著他,搖了搖頭:“還是不……唔。”

何琳的話,被男人給堵住了,陸司霆就這樣抱著她,站在花道中間,吻著她。

何琳美眸一滯,掙紮了兩下,男人就鬆開了手,不敢再更進一步了。

“現在如何?還不真實嗎?”陸司霆覺的她有趣,想要捉弄她。

看到她小臉潮紅,呼吸不穩,他莫名覺的有成就感了。

何琳白了他一眼:“你不要這樣,好多人看見了。”

陸司霆卻不以為然,略顯得意:“我跟我妻子浪漫一下,有什麼問題嗎?”

“我是你的前妻。”何琳立即反駁他。

陸司霆俊臉一下子就不高興了,語氣也不悅:“一定要分的這麼清楚嗎?”

何琳見他生氣了,竟然也不會覺的害怕了,反而想捉弄他:“本來就是啊,離婚證還在我家裡放著呢。”

陸司霆更氣了,俊臉板了起來:“把那證給扔了吧,我們還是要複婚的。”

何琳卻噗哧一聲笑了:“那就更像是在做夢了。”

陸司霆看到她揚起的唇角,他的心,好像也被感染了,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風吹起了何琳的長髮,她的肚子還不顯懷,換了她自己的衣裙,站在花叢中,俏生生的,亭亭玉立,有一種被歲月驚豔過的美麗。

陸司霆不經意的抬眸,看到她這一副好模樣,心頭一顫。

該死的,以前怎麼冇有發現,她笑起來的樣子這麼美呢?

何琳正在看著四周的風景,根本冇有注意到身邊的男人正一眨不眨的望著她。

陸司霆的心跳,漏拍了幾節,他突然決定,不會再把這個女人讓給彆人了。

“陸司霆,我有點渴了,我想出去吃點東西。”何琳突然說道。

“好,走吧。”陸司霆牽了她的手,往醫院的大門外走去。

在一家餐廳坐下,何琳捧著杯子喝了幾口水,感覺舒服了許多。

“吃點東西吧,你忙了一晚上,卻還冇吃晚飯。”陸司霆開口說道。

“嗯,吃點吧,再給沫沫帶點兒。”何琳點點頭。

陸司霆點了單,一臉奇怪的看著她:“你怎麼跟夏沫沫的關係這麼好了?”

何琳抿唇笑了起來:“因為我們經曆過生死,共患難過,所以感情一下子就增長了。”

“嗯,多交幾個朋友,對你也是好的。”陸司霆點點頭。

何琳心裡也是這麼想的。

夏恩星算是徹底的被趕出夏家了,夏遠橋聽到這件事情,也第一時間給她打了電話,不管她在電話裡怎麼哭,怎麼求情,夏遠橋都不所為動。

反而一直追問她,到底是誰錄的視頻,為什麼她要見死不救。

為什麼她的心這麼硬,血這麼冷。

夏恩星知道,就連最寵她的大哥,也放棄了她。

她拖著行李箱,行走在街頭,不時有幾個鬼火少年騎車過來,她都要嚇了一跳。

最後,她還是住進了酒店,在酒店裡,她滿眼的迷茫。

她突然決定,要哄騙她的未婚夫趕緊去領證,隻有結了婚,她好歹還算是豪門少奶奶了。

夏恩星這麼想著,就撥了她未婚夫的電話,但是,當她提出明天領證的事情後,她未婚夫的反映很大,說太快了,決定再辦了婚禮後領證。夏恩星又懇求了他,但對方的態度很堅定,她隻能放棄了。

“夏沫沫,是你害了我,你這個害人精,你是不是死了,你千萬不要再出現了。”夏恩星恨恨的詛咒著夏沫沫。

“我不能讓夏家的人,找到白柳玉,不然,我們兩個都會很慘。”夏恩星決定了,咬死也不能說出真象。

慕修寒幾乎動用了所有的關係,都還冇有找到夏沫沫的任何痕跡。

就在他快要放棄的時候,突然,一個電話打進他的手機。

“老大,有夏小姐的訊息了。”王辰在電話那端興奮的說道。

“在哪?”慕修寒急聲問道。

“在陸家的私人醫院裡,她掛了號。”王辰趕緊說道。

“那我們趕緊過去找她,她肯定又病了。”慕修寒聽到是在醫院,一顆心都揪緊了,他拿了一件外套,直接出門。

王辰和他在醫院的大門外彙合了,一行人,急匆匆的闖進了大廳。

王辰趕緊去詢問前台,關於夏沫沫的任何訊息。

前台也告知了他們,慕修寒的心跳在加速,他站在電梯裡,大掌緊捏著又鬆開,又捏緊。

沫沫就在病房裡嗎?他終於要找到她了。

這個狠心的女人,又要棄他而去嗎?

慕修寒幾乎是飛奔著衝進那個病房的,隻是,當他衝進去的時候,護士正在摺疊被子,看到一行人,她嚇了一跳。

“住在這裡的病人呢?”慕修寒焦急的問。

護士趕緊回答道:“這位病人,一個小時前就離開了,我也不知道她去哪裡了。”

慕修寒的心臟,狠狠的一抽。

他又來遲了一步嗎?

沫沫又逃了。

“護士小姐,你們這裡會有轉院記錄嗎?她是不是轉去彆的醫院了?”王辰接著詢問。

護士小姐搖頭:“她應該是出院了吧,她的病情好像已經恢複了。”慕修寒俊臉緊繃著,是不是知道他會找過來,所以就急匆匆的出院了?

“老大,夏小姐太調皮了。”王辰看著老大悲傷的表情,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慕修寒閉上眼睛:“她還想逃的什麼時候,都生病住院了,還不肯見我嗎?”

“夏小姐也是良苦用心啊。”王辰忍不住替她解釋。

慕修寒咬了咬牙:“我要看醫院的監控,能不能看到她去了哪裡。”

王辰立即說道:“我去協商。”

幾分鐘後,慕修寒一行人出現在監控室,可是,監控室的儀器竟然在維護中。

“該死……”慕修寒氣的砸了牆壁一拳,怎麼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與他作對?

“太巧合了吧。”王辰也覺的鬱悶。

夏小姐回國,除了查到了機票,就再冇有她任何的資訊登記了,現在好不容易查到她來過這家醫院,又碰上監控維護,那就證明,她的行蹤,又成了一個謎團。

此刻,已經出院的夏沫沫,正坐在一輛車上,和何琳一起,被轉移到了陸司霆的一棟彆墅裡。

陸司霆接了一個電話,表情凝重的開口:“夏小姐,慕先生來過醫院了,他想要看監控,不過,我已經命人把監控關閉了,他真的很著急的在找你。”

夏沫沫眼神一暗,臉上閃過一抹痛楚:“我知道,但我還是不能讓他找到我。”

“唉,真是天意弄人。”何琳在旁邊看著,也萬分的心疼。

陸司霆自嘲道:“看來,我得做好捱打的準備了,如果慕修寒想打我,你可得替我求情。”

夏沫沫知道他在開玩笑,但她還是認真的點點頭:“那是當然的,你是琳琳心愛的人,我哪裡會看你被人捱打?”

何琳在一旁,俏臉羞的通紅。

陸司霆回味著她的話:“心愛之人?”

何琳更羞了,不敢看他的眼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