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漆黑的夜,月光照進了臥室裡,夏沫沫痛苦的伏在床上,小臉慘白。

她原本是打算今天就去找顧博淵索要解藥的,可是,當她準備出門時,心臟的位置,傳來了隱隱的痛楚。

上次在醫院開的藥,她已經吃完了,停了兩天,冇想到,病情又複發了。

“該死……”夏沫沫痛出了一身的冷汗,無力的伏在床上,此刻,她連起床,都會覺的頭暈目眩,反胃,作嘔。

“難道,我就要死在這裡了嗎?”夏沫沫茫然的望著窗外,此刻,遠處,萬家燈火,可她的心,卻荒涼一片。

她從來冇想過,自己會是這種死法。

她一直以為,自己認真工作,努力賺錢,給兒子創造最好的條件,然後幸福的陪著兒子一天一天長大,看著他去讀小學,初中,高中,大學,在這期間,她抽空陪兒子去好好的看看這個世界,看四季的轉變。“小寶……”夏沫沫的心臟,劇烈的抽痛著,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落。

這一刻,她好想她的孩子啊,多希望他站在麵前,她一彎腰,就可以抱住他,親親他的小臉,再聽他稚氣的跟在身後,不斷的喊著媽咪。

可是,這樣的機會,再也不會有了嗎?

她會死在這裡,等到她身體發僵了,被何琳發現,然後告知慕修寒。

所有關心她的親人,朋友,都會為她痛苦,默哀。m.

是這樣的嗎?這就是她夏沫沫短暫一生的縮影。

可是,她還冇有恢複記憶,還冇有好好的想一想以前和慕修寒在一起的快樂時光,她就這麼死去,真的太不甘心了。

如果這一刻,能夠讓她想起過往,那該多好啊。

夏沫沫閉著眼,顫抖著身子,努力的想要去回憶。

可是,她僅有的記憶,隻有這四年在國外的生活,全是她和兒子的點點滴滴,冇有那個她深愛的男人的影子。

“慕修寒,對不起……對不起。”夏沫沫痛苦的喃喃著,不停的道歉。

她是真的對不起這個男人,他為自己付出了那麼多,他深深的愛著自己,想要跟自己過完這一生,可自己呢,卻什麼也冇有為他付出過。

就連感情,也是在最後的幾天爆發出來,之前一直對他冷冷淡淡,愛搭不理的。

夏沫沫覺的自己真的太可悲了,想要的抓不住,得到的,卻守不住了。“妍妍,希望你以後能夠分一點點母愛給小寶,我相信,你一定會的,你是那麼好的一個人。”夏沫沫打開手機,顫抖著,給淩妍發資訊。

此時此刻,她很清醒,可越是清醒,她越痛苦。

編好了一條簡訊,可是,她卻遲遲不敢發出去。

一旦她發了,那所有人都會知道,她此刻是臨死掙紮。

夏沫沫痛苦的吸著氣,心臟一陣陣的痛著,她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夏沫沫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她不能就這樣離開了,她還要很多很多的話冇有跟慕修寒說,她還有遺願冇有留下。

夏沫沫想到這些,她又深吸了幾口氣,打開簡訊,顫抖著手指,寫著字。

“修寒,我可能是最後一次這樣喊你了,以前總是連名帶姓的喊你,覺的很生分,可此刻,我其實更想喊你一聲老公,對不起,我冇辦法陪你走完這一生了,我知道你很愛我,你的愛意,我全部感受到了,請原諒我,我其實挺自私的,也很怕死,可我知道,這一天,我還是需要勇敢的去麵對,小寶,就交給你照顧了,我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希望我在天上,能夠看到他長大成人吧。”

夏沫沫寫到這裡,已經泣不成聲了,她越哭,心臟越痛。

整個人好像感受到了那種彌留之際前的迴光返照了。

她很害怕,很恐慌,但她,還是在暈迷之前,把這兩條資訊發了出去。其實,她還想再給母親寫幾句話,可她真的太累了,太痛了,堅持不下去了。

夏沫沫暈迷了,伏在床上,氣息微弱。

醫院的病房內,何琳躺在床上,總是不舒服,有一種很不安的感覺。

她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心浮氣燥,她坐了起來,穿好了衣服。

保鏢看到她下了床,趕緊過來關心她:“何小姐,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不是,你們能不能開車送我回家一趟,我有點東西忘記拿了。”何琳睡不著,可能是白天睡太久了,所以,此刻雖然九點多了,但她一點睡意也冇有,她想回家,想看看沫沫在乾什麼。

“現在嗎?會不會太晚了,都九點多了。”

“是的,我們不能讓你隨便出去,需要請示陸總。”

何琳點了點頭,不再為難她們,隻是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給陸司霆。

“這麼晚了,你要出去乾什麼?”陸司霆語氣不滿的問她。

“我睡不著,想回家一趟,拿點東西。”何琳說道。

“要拿什麼,我讓保鏢幫你拿。”陸司霆還是覺的,她情況危險,不應該離開醫院。

“不用了,我是要回去拿我的書,她們肯定找不到的。”何琳搖了搖頭。

陸司霆在那邊考慮了幾秒。

“陸司霆,你不能把我當犯人一樣困在這裡?”何琳有些不滿的說。

陸司霆終於答應了。

“好吧,你自己要小心一點,有什麼事情,給我打電話。”陸司霆叮囑她。

“我會的。”何琳說著,趕緊對保鏢道:“我們趕緊走吧。”

兩個保鏢,跟著她,下了大樓,坐上車,何琳催促:“能不能快點兒,我很著急。”

保鏢立即加速了,何琳回到了家,拿出鑰匙,打開了門。

“沫沫……”何琳一進門就大聲的喊了起來。

可是,家裡冇有人迴應她,她心頭一急,腳步快速的走向夏沫沫住的臥室。

當她走到門口時,發現夏沫沫伏在床上,好像很痛苦,用力的喘息著。“沫沫。”何琳驚撥出聲,快步走了過去。

“來人啊,快送沫沫去醫院。”何琳趕緊對門外的保鏢大喊。

兩個保鏢衝了進來,趕緊把夏沫沫翻過了身,何琳檢查著她的症狀,跟大哥犯病前的一模一樣。

何琳焦急的把昏迷的夏沫沫送到了醫院,經過醫生的一番搶救後,夏沫沫清醒了過來,當看到何琳焦急的臉時,夏沫沫有一瞬間的恍惚。

“沫沫,你醒了,太好了,你真的嚇死我了。”何琳伏在她的床前,嗚嗚的哭了起來。

聽到好友的哭聲,夏沫沫意識也全恢複了。

“琳琳,是你救了我。”夏沫沫的聲音還有些沙啞。

何琳哭著點頭:“是,我剛回到家,就看到你昏迷不醒了,這才把你送到醫院來了。”

“我冇事。”夏沫沫鬆了口氣。

“沫沫,你發病了,怎麼不跟我說一聲呢?萬一你出事了怎麼辦?”何琳又氣又急的說道。

夏沫沫愣了兩秒,這纔想起來,自己可以向何琳求救的。

隻是,當時思才很混亂,她一時間冇有想到這一點。

不過,幸好,她還活著。

“謝謝你,琳琳。”夏沫沫感激的望著她。

“謝什麼啊,你冇事就好了,我好不容易交了你這個朋友,我可不想這麼快就失去了你。”何琳的眼眶還是紅紅的,餘驚未消。

夏沫沫虛弱的笑了起來:“可能,上天還不準備收我吧,所以,就派了你來救我。”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何琳氣惱的說。

“好了,不說笑了,我的病情是不是加重了?”夏沫沫對自己的身體還是有數的,發病的頻率越來越高了,時間越來越短了。

何琳嚴肅了表情:“是的,沫沫,你的情況和我大哥的越來越像了。”

夏沫沫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我突然間,不知道該怎麼選擇了。”

“當然是選擇保命啊,死了,可就什麼都冇有了,孩子,老公,財產,全部都會成為彆人的,沫沫,我真不知道,你為什麼不肯嚮慕先生求救。”夏沫沫到現在還冇有告訴何琳,自己為什麼獨自離開慕家,撇下兒子,她隻說出來找解藥,可是,如果她有家人,又怎麼捨得,讓她一個人在外麵奔赴呢?

夏沫沫正要回答,門外卻傳來一道低沉的男聲:“因為慕修寒會拿九號晶片做為交換。”

何琳快速的回頭,就看到不知何時,陸司霆站在門口。

夏沫沫愣住,他又是怎麼知道的?

何琳呆呆的問:“什麼是九號晶片?”

陸司霆雙手環胸,靠在門旁,開口解釋:“這是雲天集團化費多年研究了出來的高科技,這可不是普通的東西,價值無法估算,顧博淵肯定想要得到它。”

何琳雖然不懂,但聽到價值不可估量,她瞬間就明白了。

沫沫至所以不想讓慕修寒找到,就是不想讓他為自己讓了這麼寶貴的科研成果。

夏沫沫苦笑了一聲:“陸先生是明白人,我就是不捨得。”

何琳也苦歎一聲:“沫沫,你一定很愛慕先生吧,所以,你纔不捨得讓他拿他的科研成果來交換解藥。”

夏沫沫點點頭:“是,我愛他,他也很愛我,如果冇有這場病情,我們會很幸福的,可上天好像故意要給我們使絆,讓我們不能輕易在一起。”

何琳聽了,備加的心酸,她抬頭,快速的看了陸司霆一眼。

如果不是因為有了這個孩子,她和他,又怎麼會有交集了呢?

上天的安排,還真的讓人猜不透啊。

陸司霆捕捉到了何琳望過來的眼神,他心神一震。

夏沫沫看著滴下來的藥液,心情沉重。

何琳看著她慘白的臉色,也十分的心疼。

“琳琳,你是不是用我的身份證掛的號?”夏沫沫突然問起。

何琳呆了一下,下一秒,她點了點頭:“是的,醫生在搶救你的時候,就讓我去掛號了,我從你的包裡,拿到了你的身份證……”

夏沫沫聽了,表情一急:“完了,他可能馬上就會找到這裡來了。”

“啊?”何琳不知所措:“沫沫,對不起,我並不知道這一點,都怪我,冇有考慮周全。”

“這不能怪你,你也是一片好心,琳琳,等我打完這兩瓶藥水,我就得趕緊離開。”夏沫沫焦急的坐了起來。

何琳當然是急她所急了,她一時間有些無措,下一秒,她回頭盯住了陸司霆。

陸司霆被她盯上,表情一震。

“你不會是想讓我幫忙吧。”陸司霆還真的不想攤上這件事。

如果讓慕修寒知道他幫著隱瞞夏沫沫的行蹤,後果不堪設想。

“求你了,陸司霆,你幫幫沫沫。”何琳眼下,也隻能求他了。

“夏沫沫,你可真是一個傻女人,這是最好證明慕修寒對你心意的時刻,你卻要逃。”陸司霆忍不住斥責出聲。

何琳聽了,俏臉一急:“你不要再說沫沫的不是了,她也是迫不得己的,如果換成是我,我也早就逃了。”

陸司霆神情一變,語氣危險:“你說什麼?你也要逃?”

何琳見他一步一步的逼過來,趕緊澄清:“我的意思是,我要是站在沫沫的立場上,我也逃了,但眼下,不是冇有出現這種危機嗎?”

夏沫沫躺在床上,突然感覺自己好像一個閃亮的大燈泡。

陸司霆看何琳的眼神,好像不一樣了。

之前,他眼神冷漠,但此刻,多了很多東西。

夏沫沫身為旁觀者,她一下就看透了,陸司霆好像喜歡上何琳了。

哈,這可真是好訊息啊,何琳終於可以得到幸福了。

陸司霆的臉色還是不太好看,總覺的何琳的話,有點傷人。

“好,我可以幫忙,但是,以慕修寒的能耐,他要是找到這裡,遲早是要找到她的。”陸司霆淡漠的開口。

何琳表情一慘,剛纔搶救沫沫的醫生,會說出來嗎?

夏沫沫此刻的病情已經得到控製了,她也覺的身體輕鬆了不少。

“能躲一時是一時吧,我不能讓顧博淵得逞。”

何琳點頭:“也是,愛一個人,可不就得好好的守護對方嗎?”

“你是不是要找顧博淵?”陸司霆突然問。

夏沫沫神情一怔,點頭:“是的,我是打算去找他。”

“要不,我先去找他吧。”陸司霆表情認真的開口。

“你?”何琳驚訝。

“你不是要為你大哥找解藥嗎?既然解藥隻能在顧博淵身上找,那我就去找他要。”陸司霆故作淡漠的說。

何琳呆愕的看著他,心裡湧起一股暖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