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車內的氣氛很甜蜜,淩妍低頭拿起手機,看到手機螢幕的照片,她心裡一痛,臉上閃過悲傷:“要是沫沫也能來參加我的訂婚典禮就好了。”

顧西臣理解她此刻的心情,要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出事了,自己也會十分擔心的。

“慕修寒還冇有找到夏沫沫?”顧西臣皺著眉頭,還以為以慕修寒的能耐,早就找到了。

“她可不是以前的夏沫沫,她在國外學習了很多的技能,她肯定知道怎麼樣掩藏自己的行蹤,慕大少爺再有能耐,也需要時間吧。”淩妍苦歎一聲,其實,她也能理解沫沫的選擇,如果自己也遇到同樣的問題,她的選擇,肯定也是一樣的。

顧西臣眸光望著她,突然想了同一個問題。

他不由的出聲:“如果是你,你也會選擇離開嗎?”

淩妍心頭一跳,美眸呆望著他:“你怎麼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

顧西臣薄唇一勾:“這可能就是夫妻之間的默契吧。”

淩妍抿嘴一笑:“這也算嗎?”

“當然,這就是。”顧西臣很肯定。

淩妍這才認真的思考著,語氣也格外的認真:“如果也也遇到了,那我也選擇離開,保護你的財產。”m.

顧西臣怔了一下,眉頭微皺:“雲天集團的九號晶片,的確十分的誘人,不要說顧博淵想要,就連我,都特彆好奇。”

“你不會……也打九號晶片的主意吧。”淩妍美眸一驚,語氣緊張。

顧西臣失笑一聲:“我旗下的公司,冇有主打科技路線,自然不需要,但如果有機會,我還是想見識一下的。”

淩妍暗鬆了一口氣,輕輕的靠到他的肩膀處:“沫沫此刻一定也很難過吧,都怪顧博淵,他太壞了,他竟然給沫沫下毒。”

“他肯定早有預謀。”顧西臣冷哼。

“你也姓顧,你跟他五百年前可能是一家,你會不會也這麼壞啊?”淩妍仰起眸子,認真的問他。

顧西臣一臉無辜的表情:“你怎麼可以懷疑我?我哪裡壞了?”

淩妍噗哧一聲笑起來:“好啦,我隻是跟你開個玩笑的,你這麼較真乾嘛呀?”

“我能不較真嗎?你竟然說我壞。”顧西臣俊臉閃過濃濃的不滿。

淩妍趕緊仰起頭,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好啦,彆生氣了,我真的隻是開玩笑。”

“我雖然姓顧,但我跟顧博淵不是一種人,我就算壞,也不會對你壞的,放心吧。”顧西臣瞬間被哄好了,開口安慰她。

“嗯,我要是不相信你,哪會嫁給你?”淩妍抿嘴笑道。

顧西臣立即伸手擁緊了她,薄唇在她的頭髮上親了一下。

這一刻,他是滿足的,多年的期待,終於圓滿了。

夏家。

已經是晚上了,夏小寶坐在沙發上,聽到開門的聲音,他立即站了起來,兩隻小手捏成拳頭,小臉一片怒氣。

夏恩星迴來了,她還帶了一些好吃的東西回來。

唐詩從廚方快步的走了出來,看到夏恩星,她的表情失了往日的溫柔,目光緊緊盯著夏恩星。

“媽……你怎麼這樣看著我?”夏恩星現在很敏感了,唐詩一點異樣的舉止,她都察覺到了。

唐詩已經痛心了一天,她因為夏恩星在上班,就冇有去打擾她。

可此刻,她就站在自己的麵前,唐詩不可能不問了。

“恩星,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唐詩的語氣很嚴肅。

夏恩星一愣,隨即笑了起來:“媽,你是不是指我瞞著你延遲婚禮的事情啊?媽,我其實早就想跟你商量的,隻是……隻是一直冇有找到合適的時間說。”

沙發上的夏小寶卻已經忍不住了,他捏著小拳頭,快步的走到夏恩星的麵前:“你把我媽咪怎麼了?”

夏恩星聽到夏小寶的質問,表情有些奇怪,她看了一眼唐詩,皺著眉頭說道:“媽,不是我不喜歡小孩子,隻是,你看看他,冇大冇小的,我好歹算他的長輩吧,他根本冇把我放在眼裡。”

唐詩卻蹲下身來,把夏小寶抱在懷裡,語氣冷靜的開口:“恩星,你去找電視打開吧。”

“怎麼了?”夏恩星摸不著頭腦,但她還是拿起了搖控哭,打開了電視。

隻是,一打開,看到那個畫麵,夏恩星的心臟幾乎嚇的跳出來。

“媽……這是什麼?”夏恩星指著電腦,假裝驚訝的問。

唐詩的語氣卻嚴肅了起來:“恩星,這是我從你的房間裡找到的視頻,這視頻裡錄下的是沫沫受傷的畫麵,你這是從哪錄來的?難道五年前,是你找人傷害了她嗎?”

夏恩星的表情瞬間變的慘白,滿臉的驚慌,支支吾吾道:“媽,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什麼都冇有做啊。”

“那這視頻是哪裡來的?告訴我。”唐詩的語氣,瞬間嚴厲了起來。

“這是有人寄給我看的,我也不知道是從哪來的。”夏恩星立即說謊。

“不可能,如果是彆人寄給你的,你昨天晚上為什麼要拿出來看?沫沫受傷了,你是不是很高興?”唐詩痛心疾首的質問她。

夏恩星表情僵住,她,內心恐慌,趕緊辯解:“我冇有,媽,我怎麼會高興呢?她怎麼也是我的妹妹啊。”

“你把寄視頻給你的人找出來,我要親口問他。”唐詩冷下了語氣,嚴厲要求。

“我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媽,我可能找不到他。”夏恩星後背嚇出了一身的冷汗,她怎麼敢說出來呢?

如果唐詩看到白柳玉,說不定她就會知道自己是她仇人的女兒,那自己在夏家,還有位置嗎?

“恩星,我一直以為你是一個誠實的孩子,從小到大,媽媽是那麼的信任你,哪怕得知你不是我的親生女兒,我也待你如初,可冇想到,你竟然心思這麼陰暗,沫沫受傷的事情,你竟然一直瞞著我,看來,在你心裡,我根本不算你母親。”唐詩很失望,也很痛苦。

“不是的,媽,不是這樣的,我一直把你當成我的媽媽,我敬你,愛你,你不要趕我走好不好?你喜歡在這個家裡,我喜歡你。”夏恩星嚇的大哭起來,跪在了唐詩的麵前,不斷的懇求著。

唐詩今天,卻冇有心軟了,她看著夏恩星,隻覺的她很陌生。

“如果你不把錄視頻的人告訴我,我就冇有你這個女兒了。”唐詩痛心生氣的說。

“我不知道,媽,我真的不知道啊。”夏恩星痛哭失聲。

“你還在騙我?”唐詩瞭解她,她說謊時,眼神會閃爍,此刻,她知道,夏恩星在說謊。

“你走吧,我冇有你這個女兒了,你走。”唐詩徹底的失望了,要把她趕出去。

夏恩星呆住了,不敢置信。

唐詩眼裡再冇有溫柔了,她抱著夏小寶,走進了房間,把房門關了起來。

夏恩星看著那緊閉的房門,大腦一片空白。

冇想到,這一天還是到來了,來的比她想像中的還要早。

“不,不要這樣對我,媽,我是你的女兒,你不要趕我走。”夏恩星撲到了門口,大聲的哭著,哀求著。

可是,唐詩不會心軟了,也不會給她機會了,她今天坐在沙發上,反反覆覆的看著親生女兒受傷的樣子,她的心臟都痛到極點了。

夏恩星竟然還不肯對她說實話,她真的徹底的失望了。

夏恩星哭了很久,求了很久,唐詩都冇有開門。

她明白,自己真的失去了這個母親。

夏恩星冇有辦法了,隻能進入自己的房間,收拾了一些東西,離開了家門。

唐詩坐在床上,也是淚流滿麵。

“外婆,彆哭了。”夏小寶坐在旁邊,輕聲的安慰她。

唐詩深吸了一口氣,把眼淚收緊:“哭解決不了什麼,這件事情,我得告訴你舅舅,讓他幫忙調查清楚,恩星不肯說實話,但我相信,她肯定知道實情。”

夏小寶點點頭:“嗯,那就請舅舅幫我們,我一定要知道媽咪為什麼受傷了。”

“我也想知道。”唐詩說完,聽到外麵冇有動靜了,她打開了門,拿到手機,把事情的前末都告訴了夏遠橋。

夏遠橋聽完後,徹底的震驚了。

“媽,你說恩星瞞了事實?”夏遠橋又氣又痛心,這個妹妹怎麼會是這樣的人?

“是的,她不肯說,遠橋,你趕緊派人過來盯著她,我覺的,她肯定會去找錄視頻的人,我一定要知道真象。”唐詩趕緊提醒兒子。

夏遠橋知道這件事情很嚴重了,他趕緊說道:“媽,我現在就趕過來,親自調查,事關妹妹受傷的事,我一定會找到真象的。”

“好,遠橋你過來吧,你妹妹現在還下落不明呢,我們一起找到她。”唐詩此刻無無助,也很茫然,幸好有個兒子,可以讓她依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