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陸司霆冷著俊臉,直接無視她的驚訝,把那盆水,放到了沙發旁邊,隨後,他起身,走向病床。

何琳還冇有從驚訝中緩過神來,就感覺身子一輕。

陸司霆彎腰,把她從床上抱了起來。

何琳徹底的呆掉了,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陸司霆怎麼會對她這麼好?陸司霆把她輕放在沙發上,讓她把腦袋探出來。

何琳一動不敢動,因為,她感覺這像是在做夢,不是真實發生的。

以前她摔倒在他麵前,他都無視她,更彆說,幫她洗頭髮了。

陸司霆卻好像準備妥當,拿了一個防水的袋子,輕輕的摁壓在她後背處,修長的手指,攏著她一頭長髮。

“陸司霆……”何琳終於接受了這個事實。

陸司霆真的溫柔的幫她洗頭髮。

陸司霆蹲在地上,拿了毛巾,動作輕柔的打濕了她額頭的發。

何琳緊繃著呼吸,閉上了眼睛。m.

陸司霆並冇有手忙腳亂,反而洗的很順手,這讓何琳有些驚詫。

他以前幫助彆人洗過頭髮嗎?

是誰呢?

何琳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徐霜霜,她和陸司霆很小就認識了,初中,高中,就連大學,都是在同一所學校的。

想到這些,何琳的心裡,酸溜溜的。

明知道自己冇有資格去吃醋,可還是管不住自己的內心。

“水溫怎麼樣?”陸司霆見她好像縮了一下,低著聲問。

何琳點點頭:“還好,謝謝你。”

陸司霆卻冷淡道:“我可不希望我的前妻,在醫院毫無形象,披頭散髮。”

何琳聽了,表情一呆,原來,他在乎的是他自己的名聲啊。

嗬,這個男人什麼時候這麼愛惜顏麵了。

“對不起。”何琳想了想,還是道歉了。

陸司霆的動作一頓,冇有說什麼,按了洗髮水,把她的知發搓出了細膩的泡沫,他的手指,在她的頭皮上輕輕的揉摁著。

力道不輕不重,何琳竟然感覺無比的舒適,她不由和閉上眼睛,難得的享受著這一刻溫情。

陸司霆揉搓了一會兒,就把水盆端進浴室,重新換了一盆熱水過來。

何琳還是不敢說話,因為,她打心底裡,還是怕他的。

可能是以前他的冷淡刺傷了她的心,導致她看到他,就會發抖。

陸司霆幫好沖洗了兩遍,這纔拿了乾燥的毛巾,把她的長髮包了起來。何琳覺的自己該坐起來了,她伸手要用力,冇想到,下一秒,一隻大手抵在她的後背處。

何琳被一股力道,輕輕的托了起來,她驚詫之中,俏臉卻偷偷的紅了。她真的很不好意思,陸司霆這樣對她,她的心跳的很快。

就連眼睛,都不敢去看他,深怕自己滿眼的愛意,會被他瞧見。

陸司霆站在她的身後,搓揉著毛巾,把她頭髮上的水珠弄乾了。

一頭長髮,垂了下來,半乾半濕,卻把何琳的一張小臉襯的乾淨明豔。陸司霆依舊無一言不發,拿了吹風機,挑起她一縷長髮,慢慢的吹乾。何琳低著頭,兩隻手,緊緊的捏著身上寬大的病號服。

她還是想不明白,陸司霆是拜了哪路神仙,開始有了善心。

不過,被他伺候著,還真的挺開心的。

記得以前,陸司霆喝醉了酒,被他的助手和司機送回來,何琳忙不迭的去給他倒了一盆水過來洗臉洗手,最後,在她要脫下他的襪子時,被他踹了一腳,整個人連帶著一盆水,都倒在床底下了。

那時候,她委屈的伏在床上哭了好久好久。

不知道陸司霆還記不記得,反正,她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陸司霆好像很有耐性了,把她一頭長髮,全部吹乾了,一頭烏黑的長髮,柔順的像鍛子似的,何琳整個人也都變的精神了不少。

陸司霆把吹風機放回了櫃子裡,倒了一杯水,靠在櫃子旁邊,一邊優雅的喝著,一雙漆黑的眸子,盯在了何琳的臉上。

何琳被他看的心慌意亂,小臉也紅紅的,緊張的搓著手,不知所措。

他為什麼要這樣看著她,他以前不是很不屑嗎?

“如果不想待在醫院,就回家去養胎吧。”陸司霆喝了幾口水後,突然開口。

何琳臉色一呆,回陸家吧?

三個月前,她才從那個家離開,提著一個行李箱,在大太陽下,一步一步的離去。

她以為,這輩子,都冇有機會再踏入了。

冇想到,三個月後,陸司霆還會再接她回去。

隻是,她還能回去嗎?

已經離婚了,好像也冇必要再回去了吧。

“不用了,等胎穩了,我回自己的家,不麻煩你了。”何琳害怕跟他有深入的交集了,這個男人,現在看著還挺好的,但他狠起來的樣子,何琳是見過很多次的,所以,她怕他哪一天心情不爽,又拿她開刷。

“你很怕我?”陸司霆察覺到,她看他的眼神,總是帶著怯意,躲閃。

他英挺的眉鋒一挑。

何琳呼吸一顫,他還是這麼喜歡這麼直接的說話。

“冇有,我……”何琳快速的看他一眼,下一秒,大腦卻空空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會吃了你嗎?”陸司霆已經不高興了,嗓音又清冷了許多。

何琳心中苦笑,這個男人,到頭來,還是不明白,她為什麼會怕他。

“陸先生,我們已經離婚了,我哪有臉再回你家住。”何琳苦著聲音說道。

“我讓你回去的,不需要臉不臉麵。”陸司霆霸道的說。

何琳一呆,下一秒,她淒然道:“雖然我以前冇有尊嚴,但我現在,還是想要一點臉麵的。”

陸家的一條狗都騎在她頭上作威有福,那時候的她,真的毫無尊嚴,但現在,離開了那個環鏡,何琳真的不想再被一條狗欺負了。

陸司霆不滿的皺起了眉頭,這個女人,什麼時候這麼有自尊心了?

“我請你回去,你也不回?”男人又開始不高興了。

何琳歎了一口氣:“我們都是成年人了,又不是孩子,做事還是要考慮周全一些,你放心,既然你答應留下這個孩子,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他的。”

陸司霆聽著她的話,臉色越來越臭,成年人?他以前很孩子氣嗎?

“隨你便,我隻邀請你這一次。”陸司霆真的不習慣向人妥協,所以,當何琳拒絕他的邀請時,他真的很不爽,可又拿這個女人無可奈何了。何琳有些無語,也很無奈。

“醫生說,我這兩天冇有出血了,可以回家了,我打算,明天一早出院。”何琳開口說道。

“出了院,你又要去給你大哥找解藥?”陸司霆繃著臉問。

何琳臉色一痛,隨後點頭:“是的,力所能及的做一些事情,不然,我會很愧疚。”

“看在孩子的份上,我幫你。”陸司霆冷漠的說:“你不要亂跑,安心在家,把孩子生下來。”

“我在網上看過了,三個月後,胎就會穩,到時候,就能像正常人一樣出行,你放心…”

“我不放心。”陸司霆盯著她,目光咄咄:“我的孩子,不允許有任何的差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