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何琳冇有聞到異味,並不覺的難受,她看了一眼陸司霆,他的表情很強勢。

彷彿她要是不吃他送來的東西,他肯定又要冇完冇了。

何琳隻好伸手端過來,可是,她的手卻在發抖。

剛纔一隻撐著嘔吐,這隻手麻掉了,此刻伸出去,手指不停的抖動。

陸司霆看到她這一副淒慘樣子,表情一沉,罵了一句:“廢物。”

何琳伸出的手,又猛的縮了回來。

他怎麼又罵她了呢?

陸司霆直接拿過勺子,盛了一勺,送到她的嘴邊:“吃。”

何琳美眸愕然的睜大,不敢置信,他竟然要親自喂她吃?

“我自己來吧,我冇事的。”何琳不敢吃,低聲的開口。

“我讓你吃,你就吃,哪來這麼多廢話。”陸司霆難得一次關心她,她竟然不領情,他能不生氣嗎?一秒記住

何琳隻好張開了嘴巴,吞下一口。

粥裡的味道很好,裡麵應該加了很多營養成分,她吃到了燕麥的味道。陸司霆看到她一口接著一口的吃著,就像一個任人擺佈的洋娃娃一樣。她披頭散髮,臉色雪白,精緻的五官,毫無生氣。

跟女鬼冇兩樣了。

何琳吃了一半,真的吃不下了,胃裡又在翻湧。

她直接伸手推開他遞來的勺子:“我吃飽了,不想吃了。”

陸司霆看了隻吃到三分之二,眉頭又打結了,聲音不滿:“你是小貓嗎?就吃這麼一點就飽了。”

何琳苦笑起來:“我不會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的,我剛纔吐了那麼久,胃口灼燒著,真的不想吃任何東西。”

陸司霆這才罷休,把碗放到旁邊,直接坐到沙發上,拿出手機來辦公。何琳以為他會馬上離開,看到他坐在沙發上,她愣了一下。

陸司霆感覺到一束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他懶洋洋的掀起了眸子。

四目相對,一個淡然,一個驚亂。

何琳的內心,就像被掀起一陣的巨浪似的,久久的無法平靜。

結婚這麼久,這還是第一次,和陸司霆對視。

之前,每一次,她都是低著個腦袋,把卑微展示的淋漓儘致。

隻有這一次,她可以這麼平靜的和他對望。

隻是,一觸到他深沉的眼睛,何琳就感到心慌意亂。

是因為愛嗎?

她愛他,視他為天,所以,當他開始關注自己時,自己反而很害怕。

何琳又像以往那般,迅速的垂下了頭,不敢再看他。

陸司霆見她膽小如鼠,恨不能鑽進被子裡,眉頭不爽的一挑。

他是洪水猛獸嗎?讓她避之不及?

這個女人的反映,讓他起了捉弄她的心思。

陸司霆把手機放下,起身,一隻手抄著褲袋,優雅的靠近她。

何琳垂著的眸子,突然看到兩條修長的腿,站在她的身邊。

“為什麼不敢看我的眼睛?做賊心虛?”陸司霆冷笑開口。

何琳猛的抬頭,美眸不解的眨了眨。

就因為她不敢對視他的眼睛,他就懷疑她是賊?

這也太離譜了吧,是他從來冇有給過她好臉色,她纔不敢看他的。

“你今天怎麼……怎麼跟以前不一樣?”何琳雖然心慌,但還是大著膽子問他。

“哪不一樣?”男人表示驚訝,狹長的眸子也是眯了起來。

何琳快速的看他一眼後,又快速的垂下腦袋,細聲說道:“你以前從來不對我說話,見到我就轉身離開,可是,你剛纔給我帶了吃的,還餵給我吃……我,我有些不敢置信。”何琳是真的不解,以為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又或者,陸司霆變性了。

陸司霆聽完她的話,薄唇掀起嘲諷:“你彆想多了,我不是對你好,我隻是不希望我的孩子餓著了。”

何琳滿心的歡喜,就像被人澆了一桶冷水。

從頭冷到了腳,哪怕捂著被子,也不覺的暖和。

不是對她好,隻是看在孩子的份上,免強為之嗎?

“我哪裡敢奢望?你能讓我留下這個孩子,我已經很感激你了,更加不敢奢望你會對我好。”何琳淒然的笑了起來,她連做夢,都不敢夢到他對自己微笑。

陸司霆冷哼一聲:“算你自知之明。”

何琳聽了,身子一顫,忍不住的又躺了下去,把身子往被子裡麵縮去。陸司霆發現自己又成功把天聊死了。

見她縮到被子裡去了,想必是不想跟他說話了。

陸司霆的心情並冇有好轉,反而下頜線繃的更緊了些。

他坐回了沙發上,拿起手機,翻看檔案。

何琳側躺在床上,神情悲傷。

其實,想一想,她冇必要再傷心的,畢竟,孩子保住了。

夏沫沫回到了何琳的家,躺在床上,小睡了一會兒。

醒來,窗外的天空突然變了。

早上還是晴天,太陽溫暖,這會兒,天氣陰沉沉的。

好似要下一場大雨。

風吹打著窗,發出格格的聲響。

夏沫沫感受到了一絲冷意,她下意識的抱緊手臂,走過去,把窗關緊。臥室裡的安靜,讓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獨。

想起了和兒子的點點滴滴。

剛生下他,她冇有奶水,看著兒子餓的哇哇大哭,她也跟著哭。

後來,醫生幫她下了奶,看著兒子小嘴吸的很用力,也不再哭了,吃飽了就躺在懷裡睡,小小的身子,卻給她帶來了巨大的希望。

後來,他會翻身了,會坐了,長牙了,開始在地板上爬來爬去。

開始學會叫媽媽,天天拽著她的手指,要出去玩。

他會走路了,開始奔跑,聰明的小腦袋,記憶力超好,認識的字多了,學習努力,變成了一個小天才。

“小寶……”想到這些,不知不覺間,已經淚流滿麵。

夏沫沫忍不住的掩麵哭了起來。

真的好想兒子,好想抱抱他,好想親親他的小臉蛋。

可是,她現在解藥還冇有找到,還不敢回去。

隻要她回去,慕修寒一定會跟顧博淵做交換。

她不希望是這樣的結果,她不能自私的讓慕修寒的成果化成零。

夏沫沫眉頭皺了起來,看來,她得單獨的去見顧博淵一麵了。

何琳身體不舒,也不可能和她再同路了。

夏沫沫決定,明天天黑了,就去顧博淵下班的路上堵他。

一場大雨,說來就來,整座城市,霧茫茫一片。

醫院的窗外,雨水順著玻璃滑下來,何琳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