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把我們所有的人派出去,把夏沫沫給我找回來,死活不論。”顧博淵真的憤怒到了極點,眼看著所有的計劃都要成功了,她卻中途消失。

“好,我這就打電話,派出所有的人。”李圓也很焦急,夏沫沫的消失,打亂了全盤計劃。

李圓當著顧博淵的麵,連打出十幾個電話去了。

顧博淵雙手環胸,盯著窗外:“夏沫沫會去哪?”

“老闆,夏沫沫肯定一個人去找解藥了,你之前一直把她關在島上,不讓她外出,這是明智的決定,她現在肯定也冇有方向吧。”李圓還不忘記奉承幾句。

“我當然不能讓她知道太多我的事情。”顧博淵冷哼。

夏沫沫就是一顆定時炸彈,如果讓她知道太多,他的計劃就會失敗。

李圓立即說道:“如果夏沫沫冇有頭緒,找不到解藥,她最後肯定還會來找你的。”

“我求她趕緊過來,上門送死。”顧博淵氣的捏緊了拳頭。

之前對夏沫沫的那些感情,在這幾天的煎熬中,已經磨光了。

相對於顧博淵的偉大事業來說,女人,從來都隻是他手中的棋子,有用的時候,他纔會珍惜,一旦失去階值,他就會棄如敝履。m.

“對了,老闆,羅欣欣在門外,你要見她嗎?”李圓故意挑在這個時候提羅欣欣的名字,就是希望顧博淵的怒火能波及到她。

“讓好進來……”顧博淵表情一變,冷冷的說。

李圓以為顧博淵肯定會讓她滾,冇想到,竟然讓她進來。

李圓想咬掉自己的舌頭,讓自己多嘴。

雖然很不情意,但李圓還是打開門,讓羅欣欣進來了。

羅欣欣立即趾高氣揚的看了她一眼,那一眼,彷彿在說,老孃纔是顧博淵的心頭寶,你算什麼?

“李圓,你出去。”顧博淵冷冷的命令。

李圓一臉的不甘心,但又不敢違抗顧博淵的命令,隻能含恨離開。

“博淵……啊。”羅欣欣剛開口,下一秒,她就被男人狠狠的拽過去,讓她趴在了辦公桌上。

顧博淵毫不憐惜,幾乎要弄死了羅欣欣,羅欣欣臉以慘白。

等到她走出去時,才發現,白色的裙子下麵,有血流下。

羅欣欣嚇的趕緊往電梯走去,她要去醫院,她要看醫生。

夏沫沫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照顧何琳。

何琳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正在保胎。

“沫沫,你眼睛都紅了,快回去睡覺吧,不要守著我了。”何琳看著夏沫沫陪著她熬了一夜,很是過意不去。

夏沫沫的確是冇怎麼睡覺,她指了指沙發:“我到沙發上睡一會兒就行,我怕徐霜霜又過來找事,我不能離開。”

“沫沫,能跟你做朋友,真是我三生有幸。”何琳聽到她的話,鼻子一酸,眼眶泛紅。

“我也是。”夏沫沫微笑說道。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被推開了,陸司霆走了進來,他的手裡,提著一個保溫盒。

“沫沫,他在這裡,你趕緊回去休息吧。”何琳看到陸司霆來了,這才趕緊讓夏沫沫離開。

夏沫沫看了一眼陸司霆,冷聲道:“說實話,我連他都信不過。”

陸司霆聽了夏沫沫的話,眉頭一擰,語氣也是冷淡:“我如果真的要傷害她和孩子,就不會叫停手術了,夏沫沫,我冇你想的那麼壞。”

夏沫沫輕哼了一聲,仔細一想,覺的陸司霆說的也有道理。

如果他真的不想要這個孩子,也不會讓醫生幫何琳保胎了。

夏沫沫這才起身,離開了醫院。

何琳看到陸司霆,渾身止不住的發抖,她無法忘記他之前做的溫蛋事,幾乎要把她的孩子弄下來。

陸司霆站在床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見她目光閃爍,就是不看他。

他心頭一怒,立即彎腰,伸手,捏住她的下巴。

因為力道很重,何琳感覺下巴疼痛,這纔不得己,抬頭正視他。

一對上他的眼睛,何琳的心臟,又是狠狠一縮。

男人的眼神,依舊冰冷無溫,就像天山上的冰雪一樣。

何琳的心,一陣一陣的疼起來了,這個她愛著的男人,從來冇有愛過她。

好慘。

“既然這麼想要孩子活著,為什麼又不肯吃東西?你是存心跟我過不去的是不是?”陸司霆聽到他送來的食物,她幾乎冇吃,他頓時怒火高漲。

“我不是不吃,我是吃不下。”何琳低聲解釋。

“是吃不下,還是不想吃我送來的?”陸司霆冷冷的嘲諷。

何琳突然間,失了聲音,她呆呆的看著他。

陸司霆鬆開了手,擰開了保溫盒的蓋子,裡麵傳來了濃香的雞湯和營養粥。

何琳不敢置信的看著他,這個男人,婚姻裡,一點溫暖都冇有,冇想到,離婚後,竟然能吃到他親手送來的東西。

陸司霆一看就是不懂得照顧人,甚至,他都不習慣去考慮彆人的感受。“吃掉。”陸司霆直接把雞湯遞到何琳的嘴邊:“不準剩下。”

何琳還冇開吃,直接聞到了那一陣陣油膩的味道,就已經開始反胃了。她忍不住伸手捂住了口鼻,強忍著嘔吐的感覺,伸手推開:“拿走,我不想吃,太油膩了。”

陸司霆見她不吃,還伸手來推開,他瞬間一惱,直接抓住她那隻手:“何琳,你是故意的,是嗎?在報複我?”

何琳美眸一睜,他竟然把她的話曲解成這樣子。

“我……嘔”何琳剛要回答,嘔吐的感覺湧上,她再難忍住。

她快速的轉頭嘔在了床邊的垃圾桶裡,這一吐,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直到她把黃水吐出,其中,還夾雜著一點點的血絲。

陸司霆就這樣僵在旁邊,看著,俊眸睜大。

何琳吐的眼淚都流出來了,俏臉慘白,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胃部又酸又痛,說不出是什麼感覺。

這就是生不如死吧。

“有這麼難受嗎?”陸司霆是男人,根本無法體會女人孕初期的痛苦。

何琳眼淚汪汪的抬起頭來,神情很是狼狽,她扯了紙巾,把嘴邊的漬水全部擦去。

“我真的吃不下,不是我不想吃。”何琳委屈的說。

陸司霆眉頭打結,直接把雞湯端走了,又換了一個清淡的粥。

“這個,總冇有油膩的味道吧。”陸司霆把粥放到她的麵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