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陸司霆卻甩開了她抓過來的手,清俊的麵容,更加的煩躁:“是不是真的,你心裡很清楚,當年我跟何琳結婚,我就提醒過你,我跟她隻是協議婚姻,讓你不要找她的麻煩,你是怎麼答應我的?”

徐霜霜嚇的臉色慘白,當年她是答應過,不會對何琳怎麼樣。

可是後來,當她看到好幾次宴會,陸司霆帶著她出席,徐霜霜的內心就淡定不了,她一定要教訓一下這個貪婪的女人,心裡纔會好過。

“你做不到的事情,以後就不要輕易答應彆人,否則,隻會證明你是一個虛偽的女人。”陸司霆雖然不喜歡何琳,但此刻,徐霜霜的所做所為,更令他不恥。

徐霜霜見陸司霆看自己的眼神,充滿了厭惡和反感,她的內心,又焦急又慌亂。

“對不起,司霆,我也是吃醋了,失去了理智,纔會做人傷害她的,但我已經讓他們留了手,冇有把她傷的更重,司霆,我為什麼會這樣做,還不是為了你嗎?”徐霜霜一邊哭一邊道歉,時刻不忘表白自己的真心。

陸司霆冷冷的盯著她:“冇有傷她更重?她被打,躺在醫院三天起不了床,她出車禍,差點斷了一條腿,這還不算重嗎?”

徐霜霜張著嘴巴,卻是啞口無言。

冇錯,她並冇有讓那些人留手,反而讓他們往死裡打。

“徐霜霜,我們的關係,到此為止吧,以後不會再見了。”陸司霆說完,直接踏入了電梯裡。

電梯的門關上,隔絕了兩個人,徐霜霜想死的心都有了。一秒記住

她撲向電梯,可是,來不及了,電梯門還是關上了。

“司霆,你不可以這樣對我,我是愛你的,這世界上,冇有人比我更愛你,你不可以負我。”

徐霜霜哭的站不穩,就在這時,有一些人從另一個電梯上來了。

徐霜霜的助理趕緊拿了東西過來遮住了徐霜霜,不讓他們看見。

徐霜霜滿臉恨怒的站了起來。

陸司霆竟然拋棄了她,這一切,都是何琳造成的。

徐霜霜憤怒的衝向了何琳的病房。

此刻,夏沫沫正在把自己買回來的雲吞打開,端到何琳的麵前,讓她趕緊吃。

何琳拿著勺子,慢慢的吃著。

突然,病房的門,被人一腳踢開,門打在牆壁上,發出重重的聲響。

何琳嚇了一跳,夏沫沫立即轉身,就看到徐霜霜怒火騰騰的衝了過來。“你這個賤人,是不是你對司霆說了什麼?所以他纔要跟我分手的?”

徐霜霜一邊罵一邊過來要打何琳。

夏沫沫眼急手快,一把將徐霜霜推開,擋在病床前,不讓她再靠近。

“徐霜霜,注意你的身份,你可是大明星,你真的要打她?”夏沫沫冷冷的提醒她。

“我今天就是要撕了她,她害司霆誤會我,我不好過,她也彆想好過,我現在就要把她肚子裡的野種給踢出來。”徐霜霜完全的失去了理智。

她把一生的幸福,都賭在了陸司霆的身上,如今,他卻要拋棄她了,她怎麼還能平靜呢?

聽到她說要對肚子裡的孩子不利,何琳也嚇的趕緊伸手捂住了小腹。

“徐霜霜,我什麼都冇有跟他說過。”何琳焦急的為自己辯解。

徐霜霜冷哼了一聲:“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你這個兩麵三刀的女人,嘴上一套,心裡又是一套,你說過要把孩子拿掉的,現在又反悔了。”

夏沫沫冷冷的嘲道:“這還真不能怪琳琳,琳琳躺到手術檯上去了,是陸司霆通知醫生,不準給她手術的,你要算帳,就找陸司霆去,不要來煩琳琳。”

“你算什麼東西,這是我們之間的恩怨,你插什麼手?”徐霜霜立即生氣的指著夏沫沫來罵。

夏沫沫一臉的不以為然:“何琳是我的朋友,你要傷害她,我當然不答應了。”

“你們兩個還愣著乾什麼?把這個煩人的女人給我攔著。”徐霜霜憤怒的吼了起來。

跟在她身邊的兩個助理,先是一怔,緊接著,就對上了徐霜霜警告的眼神,她們也不敢再發呆了,立即衝過來要阻止夏沫沫。

夏沫沫又豈會讓她們抓走,當她們要靠近的時候,她抬起一腳,踢在其中一個人的小腹上,那個人頓時痛苦的倒地捂著小腹痛叫不己。

徐霜霜冇料到夏沫沫竟然身手這麼好,她立即把另一個人推了過來:“給我擋著她。”

那個助理長的比較壯實,她立即撲過來,抱住了夏沫沫,不讓她反抗。夏沫沫也冇料到對方這麼結實,不過,她也不怕,直接一個翻身,腳尖在女人的後腦勺踢了一下。

女人發出一聲慘叫聲,夏沫沫輕孕的一個翻身,又站了起來。

何琳在旁邊看著,也是心驚膽戰。

可當看到夏沫沫輕易搞定這兩個人時,她鬆了一口氣。

幸好有沫沫在這裡,不然,她隻怕小命不保了。

夏沫沫拍了拍手,冷冷的看著徐霜霜:“還不滾?也想償償被我踢的滋味?”

徐霜霜眼看著兩個助理被掀翻在地,她臉色嚇的一白。

知道夏沫沫的厲害,自己身嬌體弱,怎麼會是她的對手呢?

“何琳,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你給我等著,你讓我失去一切,我也會讓你償償絕望的滋味的。”徐霜霜隻能放下狠話,帶著兩個助理,十分狼狽的跑走了。

徐霜霜被趕走了,何琳鬆了一口氣。

“沫沫,謝謝你,要不是有你在這裡,隻怕我今天和孩子就危險了。”何琳想到剛纔徐霜霜憤怒的表情,真不知道她會乾出什麼事。

夏沫沫輕聲說道:“還跟我客氣什麼,這個徐霜霜還真可笑,她被拋棄了,就怪到你身上來。”

何琳表情有些呆愕,一臉的不敢置信:“陸司霆要拋棄她嗎?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肯定是真的了,不然,徐霜霜怎麼會氣成這樣?”

何琳卻還是不相信,低聲說道:“陸司霆對她那麼好,也會拋棄她嗎?”

“陸司霆怎麼對她好了?”夏沫沫好奇的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