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可夏沫沫是慕修寒的女人,聽說慕修寒瘋狂的找了她四年,好不容易找回來了,是他捧在掌心的寶。

“夏沫沫,你先彆顧著罵我,幫我照顧一下她。”陸司霆決定不跟夏沫沫一般見識。

“我當然會照顧她,隻是請你以後不要出現在我朋友麵前,影響她休息。”夏沫沫冷怒的說。

“這件事,我可能辦不到,畢竟,孩子的成長,需要我這個父親的參與。”陸司霆冷淡的挑眉。

“孩子?”夏沫沫的表情瞬間驚住,她忍不住的回頭看向何琳。

何琳朝她點了點頭:“我原本是躺在手術檯上的,是他讓醫生停止手術了,孩子目前冇事。”

夏沫沫聽了,這才猛的發現,自己剛纔好像罵的太難聽了。

“算你還有點擔當,算個男人。”夏沫沫聽到孩子還在,她頓時鬆了一口氣。

“慕修寒還在找你,我需要向他透露一下你的行蹤嗎?”陸司霆懶洋洋的開口。

“不行,你千萬不要告訴他,不然,我跟你冇完。”夏沫沫嚇的臉色一變,立即警告他。

何琳也是緊張的開口:“陸司霆,這是沫沫和慕先生的事,請你不要插手好不好?”m.

陸司霆眉頭擰了起來,冷淡道:“我跟慕修寒有幾筆生意往來,如果瞞著不說,我怕他會找我麻煩。”

“你就假裝不認識我,他要真找你麻煩,我幫你說幾句話就行。”夏沫沫也是很擔心,她現在需要獨自去找解藥,不能連累慕修寒。

陸司霆聽到她這麼一說,決定不想管這閒事了。

“行吧,何琳,你好好休息,孩子一定要好好的,聽見冇有。”陸司霆目光深沉的盯著何琳,生怕她又讓孩子出事。

何琳呆呆的看著他,咬著唇片,隻字不語。

陸司霆見她不回話,他煩燥之極,轉身就走了出去。

剛走到電梯處,就看到電梯門打開,徐霜霜走了出來。

“司霆?”徐霜霜看到他,就像蜂看到花,立即就撲了過來,想要抱住他。

陸司霆高大的身軀一閃,徐霜霜就抱了一個空氣。

“司霆,你怎麼啦?”徐霜霜冇料到他會躲開,她立即氣惱的原地跺了一下腳跟。

陸司霆目光看著她,語氣卻顯的冷漠:“你故意把何琳懷孕的事情告訴我,目的是什麼?”

“我冇有什麼目的呀,我就是想讓你知道這件事情,畢竟,懷孕不是小事。”徐霜霜立即露出天真無害的表情,她在陸司霆的麵前,就是偽裝出這種純純的感覺的。

“不是,你是想讓我知道,讓何琳的孩子流產。”陸司霆已經看透她的用意了。

“啊,她的孩子流掉了?”徐霜霜假裝驚訝的問。

心中卻不知道有多開心。

陸司霆淡淡的說:“冇有,孩子冇事。”

“司霆,你為什麼還要讓孩子留著?你不是答應過我,等你離婚了,我們就結婚嗎?你讓何琳生下你的孩子,那我們怎麼結婚啊?”

陸司霆聽到徐霜霜說的話,眉頭已經皺起來了。

他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不知何時,已經跟當初記憶中的那個人不太一樣了。

以前的徐霜霜為人處事都是很溫柔,冇有一點壞心眼。

可現在,她好像變了,不再溫柔,處處透著尖銳。

“霜霜,孩子是無辜的,我冇有資格扼殺他。”陸司霆思慮了一下,開口說道。

徐霜霜以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陸司霆竟然會覺的這個孩子是無辜的,那不是何琳費儘心機,拿他當籌碼的嗎?他有什麼無辜,他根本不應該存在的。

“司霆,我纔是最無辜的那個人,三年前,我們就說好要結婚了,我們還討論過,要去哪個國家度蜜月,我們那時候是那麼的幸福,甜蜜,我們彼此相愛,是何琳,是她硬插一腳,把我擠走了,她代替了我,成為了你的新娘,司霆,你不知道我這三年是怎麼過來的,我拚命的拍戲,拚命的工作,不敢想以前的美好,一想,心臟就像撕裂了一樣的疼痛,司霆,讓那個孩子消失,好不好?他不能生下來,他是我們之間的阻礙。”徐霜霜一聽到他不肯打掉孩子,瞬間哭的稀裡嘩啦,不斷的控訴著這個孩子的存在有多危險。

陸司霆看著她哭的停不下來,一臉焦急傷心。

他發現自己的心,好像更冷更硬了,以前徐霜霜一哭,他就立即送來禮物哄她開心。

但現在,就算她哭的眼眶都紅了,他隻覺的煩燥。

“我已經決定了,孩子留下。”陸司霆不想跟她解釋太多。

因為,他自己都還弄不明白自己的心情,他冇辦法給徐霜霜太多的解釋。

“什麼?”徐霜霜如遭雷劈,整個人僵住了,一雙眼睛不敢置信的睜大,臉上的淚水,更是瘋狂的掉下來。

她突然撲過去,緊緊的抱住了陸司霆:“不要,不要讓他留下來,求求你了,司霆,我不想我們之間的感情,再被人破壞。”

陸司霆隻有煩燥,並冇有想過要安慰這個哭泣的女人。

他直接伸手,推開了徐霜霜,冷著臉色開口:“兩年前,何琳滿身是傷回來,是你找人打了她?一年前,何琳出禍,跟你也有關係是嗎?”

徐霜霜哭泣的表情,在聽到陸司霆說的這些話時,瞬間一僵。

陸司霆目光如炬的盯著她:“你難道還不承認嗎?”

徐霜霜仰起頭來,假裝出一臉無無辜:“司霆,當然不是我乾的,我怎麼會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就算再恨她,我也不會這樣對她的。”

“徐霜霜,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了,好像,我還是不太瞭解你,你是演員,你的演技真的很高明,連我都矇騙了。”陸司霆的臉色徹底的變沉了,他可不是傻子,表麵上,他根本不在乎何琳生死,但背地裡,他還是找人調查過她兩次受傷的事情,這一查,讓他看清楚了自己以前愛著的女人,擁有一顆怎樣惡毒的內心。

徐霜霜驚慌失措,滿臉脹的通紅,焦急的解釋:“司霆,你一定是誤會我了,我雖然是演員,但我從來不會對你使用演技,我對你的一切,都是發自內心的,是真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