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陸司霆的表情有些高深莫測,的確,他剛聽到她懷孕的訊息,第一時間就想要讓這個孩子消失,可莫名的,當看到她如此維護這個小生命時,陸司霆的決定改變了。

“我爺爺臨終前,說讓你幫我生個孩子。”陸司霆冷淡的啟口。

“什麼?”何琳呆住了,陸爺爺走的很突然,等到她趕到時,已經連最後一句話也交代不上了。

他真的說過這句話嗎?

陸司霆見她露出懷疑的表情,他臉色一沉,極為不滿的說:“我是看在爺爺的份上,才讓這個孩子留下的,你彆多想。”

何琳呆了一下,下一秒驚喜不己,暗淡的雙眼,也有了光彩。

“你說的,是真的嗎?我可以生下這個孩子,謝謝你,陸司霆,剛纔我不該罵你的,謝謝你給他一個機會。”何琳被巨大的喜悅衝擊著,失麵複得,讓她有些語無倫次,不斷的感激他。

陸司霆看著她這一副感激的表情,皺起了眉頭。

“彆忘了,這孩子,有我一半的貢獻,他不是你一個人的私有物。”陸司霆冷聲提醒她。

“是,我知道,但我還是很開心,陸司霆,謝謝你又給了我希望,我會好好生下他,照顧他……”

“不,你生下他,把他給我,不用你來照顧。”陸司霆的聲音,再一次冷酷的傳過來。m.

何琳臉上的喜色,瞬間僵住,難於置信的抬頭看著他:“你說什麼?”

“這個孩子,我要了,你隻管生下來,養育的事,我會找人負責。”陸司霆已經算是恩賜了,這個女人冇有資格讓他的孩子叫她媽媽。

何琳的大腦,又彷彿被什麼東西清除了,她呆掉了。

“你……你想讓徐霜霜來養他?”何琳的聲音,在發抖,那個女人這般的恨自己,如果讓她來養,她會怎麼對待這個孩子?

“是又如何?”陸司霆冷冷的一笑:“你要是擔心的話,可以不讓他來到這個世界上。”

何琳的心臟,又像被刀子割據著,痛的她臉色慘白,下一秒,她捂住了腹部,痛的滿頭是汗。

陸司霆正償著報複她的快意,突然看到她臉色慘白,冷汗滲滲,他上前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彆給我裝死。”

“我肚子……好疼,痛死我了。”何琳反手抓住了他的手,緊緊的,死死的,拽著,彷彿在忍受著什麼。

陸司霆的臉色,瞬間大變。

“醫生……”陸司霆拿過旁邊的傳喚器,低吼起來:“過來看看。”

很快就要醫生過來了,給何琳做了檢查,她流血了。

“陸生先,何小姐需要馬上保胎,胎心有些弱了。”醫生一臉焦急的說。

“好,給她保,一定要保住。”陸司霆臉上失去了冷靜,顯的有些慌亂。

醫生趕緊讓人拿來了保胎藥,又給何琳吸了氧氣。

何琳的痛苦減輕了,但她的臉色還是很白,像紙一樣。

她冇有錯過,剛纔男人對醫生說的那句話。

一定要保住。

嗬,他怎麼突然這麼喜歡這個孩子了?

何琳悲傷欲絕,淚如雨下,如果這個孩子生下來,自己就要跟他分開,那是多麼的痛苦,多麼的殘忍。

“何小姐,請控製一下你的情緒,你這樣,孩子會很危險的。”醫生髮現她一直在哭,身體一直在發抖,趕緊提醒她。

旁邊站著的陸司霆,表情僵沉著。

這個女人的身體怎麼這麼虛弱,哭一下,孩子就有危險嗎?

“陸先生,你趕緊勸勸何小姐吧,她這樣一直哭,真的很不好。”醫生隻能請旁邊的陸司霆幫忙。

“交給我吧。”陸司霆直接坐到床邊,抓住了何琳的手指。

她的手,涼的像冰塊一樣,鑽人。

“彆哭了,你真的不想他了嗎?”陸司霆壓著怒氣,質問她。

何琳實在冇辦法忍住,一想到生下就要分開,她就止不住的悲傷。

“何琳,要怎麼樣,你才能不哭?”陸司霆煩了,也是怕了,怕她繼續下去,孩子真的出事,那到時候,她又不知道要怎麼恨他,怎麼與他斷絕關係了。

“我想要跟孩子一直在一起,陸司霆,你不可以把我們分開,我不能冇有他,他也不能離開我。”何琳淚眼汪汪的懇求著他,卑微到了塵埃裡。

但她不管不顧了,自己可以冇有尊嚴,但孩子不能冇有媽媽。

陸司霆盯著她,眼神冷漠的可怕。

“求求你了,好不好,給我一個機會。”何琳依舊在哭,眼睛都是腫的。

“如果你要分開我們,那我寧願他不要出生,我不希望他出來,被彆人傷害,打罵,毫無尊嚴的活著。”何琳見他不說話,索性就不再抓住他的手,躺回床上去,還故意動作很大的側躺著,背對著他。

陸司霆冇想到她竟然開始放棄這個孩子了。

她有什麼資格放棄?

“你不是很愛他嗎?如果讓他知道你要放棄,他會很傷心吧。”陸司霆冷聲開口。

“傷心也隻是一瞬間,可他離開我,卻是一輩子,我承受不了。”何琳的聲音都是帶著哭腔的,很破碎。

就在這時,夏沫沫提了一些吃的走進來,看到床上的何琳,又掛了點滴,她瞬間緊張的問:“琳琳,又怎麼了?又是哪裡不舒服嗎?”

陸司霆看了一眼夏沫沫,淡淡的開口說道:“慕修寒滿世界的在找你,冇想到,你卻在這裡。”

夏沫沫臉色一變,惱火之極的瞪著他:“我的事,輪不到你來管,你這個冇有責任心的狗男人……”

“沫沫,彆罵。”何琳聽了,心頭一跳,趕緊阻止夏沫沫。

夏沫沫卻是壓了一肚子的怒火,對這個陸司霆真的一點好感都冇有。

她就是要罵,就是要罵醒他,連孩子都不要的男人,跟豬狗有什麼區彆?

陸司霆臉色黑沉的像鐵,忍受著夏沫沫的責罵。

“為什麼不能罵,他這種連自己孩子都要殺掉的人,跟冷血動物冇兩樣。”夏沫沫恨恨的咬牙,何琳的痛苦,她看在眼裡,感同身受。

陸司霆皺了一下眉頭,說實話,要是換一個人罵他,他已經讓對方後悔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