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妍妍,我可以告訴你,但你不要告訴小寶。”夏沫沫也很想分享一下內心的悲傷。

“那你說。”淩妍焦急了起來。

“我之前跟你說過的暗夜組織,就是顧博淵的產業,他在我身體裡下了一種藥,如果找不到解藥,我會冇命的,我現在就是在國外尋找解藥,妍妍,小寶就麻煩你幫我照看一下。”夏沫沫苦笑著說。

“什麼?怎麼會這樣?”淩妍一聽會有性命之憂,更加擔心起來。

“是的,就是這麼嚴重。”夏沫沫闇然說道。

“小寶就交給我吧,我會好好照顧他的,你安心找解藥,沫沫,你一定要安全回來,我要你來參加我的婚禮。”淩妍說著說著,眼淚就流了下來。

“你要結婚了?”夏沫沫瞬間高興起來,她和顧西臣的感情,終於有有最美好的結果。

“是的,我們要結婚了,沫沫,如果冇有出事,你也要結婚了。”淩妍覺的很遺撼,她還想著要先去參加她和慕修寒的婚禮呢。

“世事難料,原本,我也以為我會成為最美的新娘,可眼下……還是保命要緊吧。”夏沫沫沮喪的說。

“嗯,沫沫,希望我結婚那天,你能回來參加,我想請你當我的伴娘。”淩妍溫柔的說。

“好,我儘量早點回來,妍妍,我先掛了,我這邊出了點事。”夏沫沫說完,就急急的掛了電話。m.

淩妍對著手機,發了一會兒呆。

“我媽咪掛了嗎?”夏小寶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淩妍轉身,蹲下來,抱住他,溫柔的安慰:“是的,你媽咪冇事了,小寶,你也不用再擔心了。”

“嗯。”夏小寶的小臉蛋上,總算露出了一抹微笑。

此刻,國外某個小鎮上,夏沫沫和新結識的朋友何琳,一起認真的研究藥物,何琳曾經是國內有名的內科專家,因為哥哥的病情,她辭去了醫生之職,滿世界的奔走,隻為尋找解藥。

“還是不行,這種藥物,對治療毫無效果。”已經聯絡熬夜多日的何琳,在說完這句話後,當場就暈倒了。

夏沫沫見狀,趕緊掛了電話,衝過去把她扶了起來。

何琳俏臉雪白,滿臉無望:“怎麼會這樣?我以為,這就是解藥了。”

夏沫沫知道她迫切的心情,她輕聲安慰道:“何琳,如果這不是解藥,我們就繼續尋找,總有一天,會有解藥的,你大哥會好起來的。”

“沫沫,你有冇有彆的辦法?”何琳突然焦急的抓住她的衣袖:“你不是認識暗夜組織的老大嗎?我們去找他吧。”

夏沫沫美眸瞬間一愕:“他可不是好惹的人,我怕惹怒了他,我們會很麻煩。”

“我不怕麻煩,我隻想找到解藥,我大哥等不起了。”何琳俏臉越發的慘白,她突然捂住臉,痛哭失聲:“我大哥為了我們這個家,付出了太多,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就這樣死去,是我冇用,他花了那麼多錢,培養我成為一名醫生,我卻連他的病都治不好,我太冇用了。”

何琳一邊哭,還要一邊去扇自己的臉,夏沫沫嚇了一跳,趕緊抓住她的手。

“彆自責了,何琳,既然時間緊迫,那我們就趕緊動身吧,去找顧博淵,也就是暗夜組織的頭目。”夏沫沫看著她悲傷欲絕,於心不忍。

“真的?我們現在就去嗎?”何琳眸底瞬間有了一抹希望。

“當然,馬上就動身。”夏沫沫也知道,暗夜組織的一切,都被顧博淵消毀了,他肯定有解藥的。

“好,我們走吧。”何琳終於不再自責,站了起來,可下一秒,她又差點栽倒在地上。

夏沫沫眼急手快,一把扶住了她,歎氣道:“你可一定要保重身體啊,你大哥還等著你帶解藥回去呢。”

“我知道,我喝一瓶葡萄糖吧,補充一下體力。”何琳說著,拿起旁邊一瓶就仰頭喝了起來。

夏沫沫是佩服她的,也更加心疼她。

兩個人收拾了一下,就準備動身了。

在去機場的車上,夏沫沫看著旁邊熟睡的何琳,心情複雜。

小寶說,慕修寒也來到這個國家,不知道他此刻在哪裡。

自己註定是要拖累他了,如果有命活著,她一定要抱抱他。

感謝他為自己付出了那麼多,自己也一定要好好的回報他。

“到哪了?”何琳突然驚醒過來,眨著睏倦的眼睛,往窗外看去。

“還冇到機場呢,你要不再睡會兒。”夏沫沫低聲說道。

“睡不著了。”何琳苦笑著搖搖頭:“一睡,就會做夢,會夢見我哥犯病時的畫麵。”

夏沫沫的心臟猛的一沉,病情嚴重的人,是不是真的生不如死。

會不會有一天,她也會變成那樣,如果真到那一天,她該怎麼辦?

何琳呆呆的望著窗外,表情悲傷。

夏沫沫忍不住找了一個話題來問:“何琳,你結婚了嗎?”

何琳神情悲傷的自嘲:“結了一次,又離婚了。”

“為什麼呀?”夏沫沫怔住,她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歲,還以為她單身呢,想不到,還離過婚。

“因為……那段婚姻,不是因為愛情結合的。”何琳憂傷的說。

夏沫沫更驚了,眼下年輕人的婚姻,有些是因愛而結,但還有很多因素影響。

“沫沫,你想聽我的故事嗎?”何琳突然問。

夏沫沫立即點點頭:“想啊,我正無聊著呢,能聽故事,當然喜歡。”

何琳這才尾尾細述:“我在讀大學的時候,在商場上救過一個因為心臟驟停的老人,老人很感激我,就讓他的孫子娶我,我當時需要錢,他們給的彩禮正好可以還我爸媽欠下一部分債務,於是,我嫁了,結婚後,我才發現,貪財的下場,冇有最慘,隻有更慘,表麵上,我們是夫妻,可私下裡,我們連陌生人都不算。”

夏沫沫聽著,莫名的心疼,是啊,貪財的人,下場,好像都不太好。

“他家很有錢吧?他不愛你,但他會負起家庭責任嗎?”夏沫沫好奇的問。

“責任?”何琳的臉上閃過一絲的落寞:“算起來,他對我也還不錯了,什麼節日,都會讓他的助理給我送來禮物,我隻需要好好配合他在老人家麵前演戲就行,他不會管我的,我也管不了他。”

“原來是這樣,這的確挺難受的。”夏沫沫光是聽著,就覺的滯息,更彆說,何琳還是當事人之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