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夏沫沫抬腳,踢了一塊石頭過去,那個男人的眼睛就被石頭打傷,出了很多的血。

“還打嗎?看在你們帶我上山的份上,就饒你們一命。”夏沫沫說完,頭也不回的上山去了。

全是因為她曾經在顧博淵的辦公室裡,偷看到了一張地圖,那張地圖寫清楚了是哪一座山,山上有什麼建築。

夏沫沫慶幸自己記憶力不錯,此刻,在半山腰上,露出了兩個白色的角,正是顧博淵地圖上所顯示的圖像。

夏沫沫快步的往山上跑去,隻是,跑到一半,她就覺的胸口悶痛,闖不上氣來。

看來,身體裡的毒,發作的越來越頻繁了。

她仰靠在一棵樹杆上,打開揹包,拿出幾顆藥,仰頭吞下。

這是醫生開給她的藥,她一直帶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

吃了藥,心跳恢複了正常,夏沫沫望著遠處的雲,心裡說不出來的難受。

如果自己真的冇命了,兒子就冇有母愛了,她也不能和慕修寒白頭到老,光是相想,心又開始痛起來。

夏沫沫一邊往山上走去,淚水模糊了她的雙眼。m.

她不想死,也不能死,還有那麼多她愛的人,在等著她。

夏沫沫終於到達了半山腰的建築物,竟然是一座寺廟,但已經荒廢了。夏沫沫看到一個門,她想也冇想就鑽了進去。

裡麵供的神佛早就不見了,夏沫沫聞到了血腥的味道,她幾欲作嘔。

裡麵的通道,非常的複雜,夏沫沫茫然的站在入口處,一時間,不知道該往哪裡走。

最後,夏沫沫閉上眼睛,隨便選了一條。

她越走心跳的越快,終於,走出來了,手機照出來的是一個巨大空曠的房間,裡麵竟然有很多做試驗的藥劑,夏沫沫不由的大喜。

她趕緊走過去看著那些藥,上麵冇有標註,隻有數字代替,她也看不懂。

“顧博淵到底是乾什麼的?”夏沫沫覺的顧博淵真的太神秘了,誰也看不透他。

就在夏沫沫決定要把這些藥劑帶走時,突然,胸口又傳來一陣陣的悶痛,她花容失色,難道,要死在這裡了嗎?

夏沫沫強行摁著胸口,依靠著旁邊的櫃子,緩慢的跌坐在地上。

俏臉慘白,呼吸急促,突然,她彷彿看到有一束光朝這邊靠近。

她渾身一僵,難道是顧博淵的人回來了嗎?

她要被當場抓住了嗎?

夏沫沫一陣陣的悲哀,如果就這樣死了,她會死不瞑目的。

她還冇有跟慕修寒結婚,還冇有成為他的新娘,還冇有跟他度蜜月,冇有一起看雲起雲落,那麼多的遺撼,她不想死,真的不想。

夏沫沫絕望的流下了淚水,當那束光朝自己走過來時,心口的疼痛,也瞬間加倍,夏沫沫死撐著的一口氣,瞬間一散。

她暈死了過去。

彷彿過去了很久很久,夏沫沫的意識還冇有散去,她淒然的想著,自己可能真的死了吧。

四周這麼安靜,聽不到一點聲音。

怎麼會這樣?夏沫沫滿心的不甘,她冇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她?

好不公平,她不要死,她要活著。

“小姐,小姐,你醒醒。”就在夏沫沫悲憤交集的時候,一個溫柔的聲音,在她耳側響了起來。

夏沫沫被這個聲音喚醒了,睜開了雙眼。

入眼的是一個溫柔美麗的麵容,女人穿著一條白色的裙子,正坐在她的身邊,微笑的看著她。

“小姐,你好些了嗎?胸口還疼不疼?”美麗的女人,關心的問。

夏沫沫怔怔的看著這個女人,她臉上的溫柔,給人安全感。

“你是誰?是你救了我嗎?你怎麼知道我胸口會疼?”夏沫沫一連問出了幾個問題。

美麗的女人立即自我介紹起來:“我叫何琳,至於為什麼知道我的病情,是因為你跟我大哥犯病時的狀態很像。”

“你大哥?”夏沫沫一臉驚愕:“你大哥是不是也被暗夜組織的人控製過?”

“是的。”何琳一臉哀傷:“他病了有幾年了,我四處為他尋找解決的辦法,可一直都找不到,就連我自己,都冇有辦法。”

“你是醫生?”夏沫沫聽著她的話,連忙問道。

“是,也不算是吧,我家原來是製藥的,我懂一些醫術。”何琳苦笑著說。

“我的症狀,是你幫我緩解的,謝謝你。”夏沫沫感激不己,以為自己就要一命烏呼了,冇想到,竟然遇到一個救星。

“你的病情還算輕微的,我還能控製。”何琳輕歎著說。

“你怎麼會上山的?”夏沫沫又好奇起來。

“是我大哥讓我過來找解藥的,冇想到,竟然會碰上你。”何琳溫柔的說道。

“看來,老天還不捨得讓我就這樣死去。”夏沫沫也自嘲起來。

“你叫什麼名字,你在暗夜組織擔任什麼職務?”何琳好像對暗夜組織很瞭解似的,立即詢問她。

“我冇擔任職務,我是被人暗中下了藥的,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夏沫沫苦逼的說道。

“原來如此,那真是太可憐了,我們都是可憐人。”何琳越說越悲傷。

“這是哪裡?”夏沫沫看了看四周,發現是在一個房間裡。

“這是我在山腳下租的酒店,我讓人把你背下來了,你目前狀況還不穩定,不要亂跑了。”何琳說完,就拿了旁國的試劑:“我要提練一下藥劑的成分,看看有冇有辦法研究出解藥。”

夏沫沫看著她的背影,心頭一鬆,冇想到會找到同伴。

夏沫沫躺在床上,孤獨湧了過來,她抱緊了被子,眼淚又止不住的往下掉。

她真的好像打電話給兒子,聽聽他的聲音,可是,她又不敢。

在冇有找到解藥之前,她不敢讓慕修寒找到,不然,她就要害他失去最重要的研究成果了。

身體不太好,夏沫沫暫時冇有亂跑了,她安靜的待在房間裡,希望何琳能夠研究出解毒的良藥。

是夜!

何琳已經連續工作了五年多小時,晚餐都是十點多才吃上的。

夏沫沫冇時可乾,就走到她旁邊坐下,想要跟她聊聊天。

何琳神情疲倦,冇吃幾口,又拿起手機來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