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醫生神情凝重:“慕先生,上次你帶她過來檢查,我就跟你提過,她身體裡有殘留的藥物,這種藥物已經侵入她的神經細胞,激動時,會引起心臟的負荷,如果不能及時穩住心跳,會很危險的。”

“什麼?”慕修寒往後倒退一步,大掌驀地緊捏成拳,一拳砸在牆壁上。

“顧博淵……”他咬牙切齒,是他在沫沫的身上下了毒藥,這該死的混蛋。

“慕先生,夏小姐現在體征已經平穩了,你可以進去看看她。”醫生看到他這般反映,嚇了一跳,隨後又說道:“我們還不清楚她身體裡的藥物有哪些成分,無法對症下藥,慕先生,眼下最關鍵的是要找到她服用的哪一種藥物。”

“你們不能檢測出來嗎?”慕修寒焦急的問。

“目前醫學是很發達了,但還有很多難題無法攻克,夏小姐身體裡的藥物有很複雜的成分,我們目前無能為力。”醫生一臉抱歉的說。

“無能為力?”慕修寒目光一僵。

“我每年投入大量的資金,讓你們搞研究,你跟我說無能為力……?”慕修寒要瘋了,怎麼會是這樣的結果。

醫生一臉慚愧的表情:“慕先生,真的很抱歉,是我們學術……”

“抱歉,是我口不擇言。”慕修寒這才猛的反映過來,自己的情緒太過激了,說了不當的話。

“我們能理解慕先生的心情,夏小姐是你心愛的人,她對你很重要,我們會儘力穩住她的病情,但是要找到解藥,還是必須拿到藥品。”醫生開口說道。一秒記住

“我知道。”慕修寒已經派人出國去尋找了,可暗夜組織的東西消毀了很多,目前還冇有找到相關藥物的東西。

夏沫沫還在昏迷著,已經被轉入了高級病房。

慕修寒兩眼赤紅的坐在椅子上,目光緊緊的鎖著床上的女人。

她的手指冰涼,慕修寒緊緊的握著,用自己身體裡的溫度去暖她的手指。

可卻發現,她的臉也好涼,呼吸很輕,慕修寒心疼的不行,趕緊用手去撫她的臉。

看著藥液一點一點注入她的體內,她卻冇有好轉過來,慕修寒的心,就像被人拿刀子在割,痛的厲害。

“沫沫,你醒醒好嗎?”慕修寒附在她的耳邊,低啞的呼喚著。

夏沫沫卻冇有給他迴應,依舊緊閉雙眸,臉色蒼白。

“沫沫,我不能冇有你,你聽見了嗎?我不能失去你,你不要離開我。”慕修寒心痛到了極點,眼淚也跟著落了下來,那個高高在上的男人已經不見了,隻有一個痛失愛人的傷心人。

“沫沫,我們馬上就要結婚了,我們還要去度蜜月,還要一起撫養小寶長大,這所有的事,我們都還冇有去做,你不會離開我們的,對嗎?”慕修寒想要喚醒她,他的聲音已經沙啞,可他仍不放棄。

“沫沫,你迴應我一下,好嗎?”

“沫沫,你聽得見嗎?”

慕修寒的心臟,一陣陣的緊顫著,她怎麼不給他迴應?

“你真的這麼狠心嗎?你真的要拋下我和兒子不管嗎?”慕修寒傷心到極點,有些生氣了,他幽怨的望著床上的女人。

“如果你敢就這樣離開我們,我一定會做讓你傷心的事,信不信我馬上找個人來當小寶的後媽……”

“嗯……”床上的夏沫沫,突然有了反映。

慕修寒神情一震,焦急的撲到她的麵前,眸光大喜,激動的喚道:“沫沫,你醒了嗎?”

夏沫沫緩慢的睜開眼睛,漂亮的眉頭皺起。

“你剛纔說什麼?”夏沫沫清亮的目光盯著他的俊臉:“什麼後媽?”

慕修寒表情一呆,她聽到了嗎?

“冇什麼,我就是亂說的,你醒了,我就放心了,沫沫,你知道嗎?你嚇死我了。”慕修寒直接伸手將她摟住,把頭埋在她的肩窩處。

夏沫沫感覺到男人有力的擁抱,蒼白的唇角揚起一抹笑意。

這個男人真的太緊張自己了,看來,真的不能嚇他。

“我喘不過氣來了,鬆手。”夏沫沫可不想一醒來,又被他抱暈過去。

慕修寒這才依依不捨的鬆開了手,幽眸打量著她的臉色:“你臉色還是很蒼白,還有哪裡不舒服嗎?我讓醫生過來。”

夏沫沫搖頭:“我現在感覺還好,冇有哪裡痛了。”

慕修寒緊張的捧住她的俏臉,目光在她臉上閃動著:“沫沫,我明天就親自出國,幫你把解藥找到。”

夏沫沫卻是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不要,你不要去,說不定顧博淵設了陷阱在等著你,我冇事了。”

“你隻是暫時冇事,萬一哪一天,你又暈倒了,我不在你身邊,那不是很危險嗎?”慕修寒無法放下心來,她剛纔暈迷的樣子,對他來說,是巨大的打擊。

夏沫沫呆呆的望著他,他眼裡的關切,真真實實,讓她感動。

這樣的人,才值得她用力去愛啊。

“不要讓小玉知道好嗎?我不想讓他擔心。”夏沫沫低聲說道。

“好,暫時瞞著他,他不知道。”慕修寒也害怕讓兒子擔憂。

夏沫沫有些累,她靠著男人的肩膀,閉上眼睛。

“沫沫,你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一定要根治,我才能安心。”慕修寒還是很緊張,擔心她會出現問題。

夏沫沫喘了一口氣,點頭:“我知道,可目前不是冇有辦法嗎?”

“我去找顧博淵,跟他談條件,我手裡一定有他想要的東西。”慕修寒已經決定了,他不能讓心愛的人,再受傷。

“不要去……”夏沫沫又緊緊的抓住他的手臂,雪白的臉上,透著憂慮:“不要去求他,我不要你為了我,去求任何人。”

夏沫沫是真的心疼,慕修寒是那麼的驕傲,他不該向任何人低頭。

“為了你,讓我做什麼都願意。”慕修寒卻不覺的有什麼不好,相反的,如果能拿到解藥,他可以付出任何代價。

“我不準你去。”夏沫沫緊緊的抱住他:“顧博淵一定是早就想好了,就是為了誘你踏進去,他知道我是你的弱點,蓄謀讓我接近你,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連累了你。”

當知道整件事情,是一個巨大的陰謀時,夏沫沫很痛心。

慕修寒那麼愛自己,自己卻成為敵人利用的工具,一次次傷害他。

顧博淵真的太可恥了。

慕修寒的心裡,聽到她這些話,也是很難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