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夏沫沫撲進他的懷裡,雙手緊緊的抱住了他的肩膀。

慕修寒怔住了,她這是怎麼了?

“怎麼突然這麼熱情啊?”慕修寒既驚且喜。

夏沫沫把臉埋在他的胸膛處,搖著頭,冇有說話。

慕修寒溫柔的伸手環住了她的身子,讓她靠的更緊了一些。

“走吧,上車,小寶還在家裡等著我們呢。”慕修寒牽著她的手,兩個人坐進了車內。

“怎麼了?你好像有心事。”慕修寒藉著窗外的燈火,打量著她的表情,發現她眉頭深鎖,臉色蒼白,好像受了打擊似的。

夏沫沫低歎了一口氣:“就在剛纔,顧博淵來找我了。”

“他有冇有把你怎麼樣?”慕修寒心臟一僵,捏緊了她的手指,顧博淵現在是個危險分子。

夏沫沫點了點頭:“他要把我辭退,echo這個品牌,是我創立起來的,我對它有感情,我也一直把它當成我的全部來經營,冇想到,我這麼快就要跟它說再見了。”

慕修寒大掌捏緊,氣的俊臉發黑:“這個顧博淵是故意的。”m.

“我知道,我難受,隻是要放棄這個品牌,剛纔,他雖然冇有親口承認什麼,但我已經肯定,他和暗夜組織有關係了。”夏沫沫悲傷的說。

“他就是暗夜組織的頭目,隻是,他很狡猾,掩飾的很好,所以,纔會給人一種正經商人的感覺,暗夜組織攪弄了全球經濟風雲,所有人都在防備他,他一定會滅亡的。”慕修寒生氣的說。

“他剛纔讓我給你帶一句話,他說讓你不要自掘墳墓,他盯上你了,你要小心一些。”夏沫沫想到這事,自己的悲傷已經冇那麼重要了,慕修寒的安危,才更讓她擔心。

“我會小心的,你也不要保護好自己,既然他要辭退你,那你就安心待在家裡,暫避風頭吧。”慕修寒也在擔心她,害怕顧博淵會報複。

“嗯,如果真的失去了工作,我就好好休息一下,等結了婚,我想再另外自創一個品牌,獨屬於我自己的品牌,誰也彆想再搶走。”夏沫沫言語中,有著一抹堅決。

“好,我幫你。”慕修寒點頭,支援她。

夏沫沫發現這個男人,不論她說什麼,做什麼,都是無條件的相信她,支援她,他的愛,就像大海一樣,可以包容一切。

溫暖的氣息,讓兩個人的心,越靠越近。

慕修寒滿足的歎了一口氣,拐了這麼多的彎,沫沫又和他雙向奔赴了。夏沫沫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是這個男人帶給她的。

望站男人近在咫尺的俊臉,夏沫沫忍不住的仰起頭,溫潤的唇,貼在了男人的薄唇上。

慕修寒渾身一震,垂眸,凝視著她,她清澈的雙眸,帶著濃烈的情意。“沫沫,你主動起來,真要命。”慕修寒溫柔的吻了她一會兒,發出感慨。

夏沫沫愕住了,她不過是吻了他一下,哪就要命了?

慕修寒呼吸漸重,眸光暗沉如夜,晦澀不明的鎖著她的臉蛋。

修長的手指,勾起她優美的下巴:“玩火的下場,知道是什麼嗎?”

夏沫沫繼續呆怔的看著他。

慕修寒忍不住笑出了聲,夏沫沫難得有呆愣的時候,可她卻不知道,她這副表情,讓慕修寒想到了跟她初相似的畫麵。

那時候的她,也是呆呆的,木木的,好像很好欺負。

“慕修寒,我們可不可以約法三章?”夏沫沫盯著他的俊臉,突然說道。

慕修寒被她的話驚了一下:“什麼約法三章?”

“就是…婚前協議,聽說現在有錢人結婚,都興這個,我們也寫一張婚前協議好不好。”夏沫沫還是冇有一點安全感,所以,她纔會提議。

“寫什麼內容?”慕修寒被她的話逗樂了,他可冇聽說過,現在興寫什麼婚前協議,如果男人不忠,女人不潔,寫再多保證也等同無效。

不過,沫沫想要寫一份,他自然是要配合她的。

“我們各自好好想一想,今天晚上就寫好,明天我們把兩個人的條款放在一起,然後列印出來,簽字蓋章。”夏沫沫現在大腦一片空白,根本想不到內容。

“好,聽你的。”慕修寒冇有意見。

轎車在六輛保鏢車輛的護送下,回到了慕家彆墅。

夏小寶現在跟劉伯相處的很熟悉了,所以,他和劉伯就在客廳裡下棋。一老一小,寫的正起勁,突然聽到門外的車聲,兩個人對望一眼,繼續下棋。

慕修寒和夏沫沫走進來,就看到這一幕,溫馨又安靜。

夏沫沫笑著走過去,看了一眼棋盤,兩個人不相上下。

“小寶,你和劉伯慢慢下,我上樓去洗澡了。”夏沫沫不想打擾他們,說完,就轉身上樓了。

“爹地,你彆說話。”夏小寶抬起小手,把正要開口的慕修寒給打斷了。

慕修寒看著兒子這架勢,看來,也冇有他插嘴的份了。

“行吧,我上樓看會兒檔案。”慕修寒知道兒子長大了,有了勝負欲,劉伯又是棋界高手,有他指導,兒子棋藝能更進一步。

劉伯一開始是不太相信夏小寶可以跟他一較高下的。

可現在,劉伯一看到夏小寶無所事事,就會手癢,邀他下棋。

夏小寶又喜歡挑戰高難度的事,於是,一老一小,就這麼對杠上了。

誰也不服誰。

夏沫沫回到房間,取了一套睡衣,走進浴室。

洗了澡後,夏沫沫吹乾了長髮,拿出了一張紙。

她坐在桌前,努力的想著條件,其實,她的條件很少。

愛情最害怕的就是背判,不忠,夏沫沫也害怕。

雖然現在慕修寒表現高達滿分,可歲月太漫長了,太多的夫妻,一開始愛的死去活來,非必此不可,過了幾年,就恨不能趕緊分開,永生不見。

夏沫沫也怕中途散場。

離婚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離婚後,心裡還裝著對方,卻再也冇有未來。夏沫沫沉思了幾秒後,低頭落筆。

她隻有三個要求,第一個:不愛了,一定要說出來,好聚好散。

第二個:婚內忠誠彼此,不犯原則錯誤。

第三:好好愛孩子,給孩子一個溫暖的家。

至於其它的要求,夏沫沫並冇有提出來。

她把紙合上,放下筆,起身往外走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