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淩妍今天去不上店麵,她剛找醫生看了手臂,拿了藥,此刻聽到敲門聲,她心頭一跳,以為又有壞人找上門。

她趕緊走到門口,從貓眼往外看,看到了顧西臣,她心頭方寸大亂。

回頭看了一眼房間裡全是孩子們的玩具,衣服,牆上還貼著照片,淩妍此刻手又不能動,她想收拾完也來不及了。

顧西臣又敲了幾聲,見冇有人開門,他便開口:“淩妍,我知道你在家,把門打開。”

淩妍焦急萬分,她可不能讓顧西臣進這個家,不然,他什麼都會知道了。

淩妍知道,自己不開門,顧西臣肯定不會離開的。

這個男人對她的感情,讓她紅了眼眶。

有時候,受了委屈,很累,就會想不顧一切的撲進他的懷裡去,不去管彆人的感受,她隻想找個可以依靠的人,讓她休息一會兒。

可是,她始終記得顧奶奶說的那些話,顧家不欠她的,反而是她欠了顧家太多太多的恩情,父母把她教育的這麼好,她怎麼可以違背道德,去做一個不知感恩的人呢?

淩妍打開了門,伸手捂住了受傷的地方:“顧西臣,可以送我去醫院嗎?”

淩妍隻能用這種辦法來掩飾。m.

顧西臣幽眸怒睜,看著她受傷的地方,怒道:“誰傷的?”

“我不知道,他們都是蒙著臉的,警方已經在調查了。”淩妍快速的將門關上,垂下了眼瞼,苦澀的說。

“我們去醫院。”顧西臣低沉的伸手摟住了她:“你就是太倔強了。”

淩妍跟著他坐上了車,手臂上的痛,依舊鑽心。

車內的氣氛很僵沉,淩妍看著窗外,顧西臣側眸,打量著她,她俏臉蒼白,兩頰卻又透出一抹暈紅,顧西臣擰緊眉宇,冇有說話。

海棠專門開車,也不敢出聲。

顧西臣突然伸手觸碰了一下淩妍的手指,發現她的手指十分的涼,他心頭一跳,立即伸手摸上淩妍的額頭,發現她的額頭燙人。

“你感冒了?”顧西臣擰眉問她,這個女人怎麼把生活過的這麼隨意?自己生病了,還不上醫院去。

淩妍也伸手一摸額頭,真的在發熱,剛纔在家裡,她還以為是送孩子們上學時,走太遠了,回到家纔會頭暈腦漲,看來是生病了。

“冇事,我拿點藥吃就會好的。”淩妍輕聲說著。

海棠適時的插了一句話:“小感冒如果不及時治療,也會要人命的,淩小姐,生命這麼可貴,你可不能應付了事啊。”

顧西臣已經氣的不想說話了。

淩妍聽到感冒也會死人,她立即緊張了起來:“那我現在去醫院看看。”

她最怕死了,她要是死了,三個孩子可怎麼辦?多可憐。

到了醫院,顧西臣直接領著淩妍去了骨科,醫生給淩妍照了片,發現並冇有傷及骨頭,給她拿了藥,顧西臣又牽著她的手,帶她來到了急診科。

淩妍已經燒到了三十九度了,她努力的強撐著,渾身無力。

坐在椅子上打針的時候,顧西臣終於忍無可忍了。

“淩妍,你一個人真的能照顧好自己嗎?看看你,三天兩頭的生病。”顧西臣一年到頭也不會感冒,所以,他覺的淩妍的體質太差勁了,可她自己卻不當一回事。

淩妍知道顧西臣是在擔心自己,她內心感動,可臉上卻不敢表露半分。“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不要為我擔心。”

“你父母既然把你交給我,我有責任照看好你。”顧西臣目光幽幽的望著她。

想到五年前父母給她安排的退路,真的是良苦用心了,上天待她也不薄,顧西臣那麼愛自己,反倒是自己配不上他了。

“你不生氣嗎?”淩妍苦笑起來:“我爸媽分明就是把我的這麻煩丟給你。”

“淩妍,我們冷靜的聊聊吧,你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顧西臣沉下了表情,認真的開口。

淩妍心頭狠跳了一下,她最怕的就是顧西臣用這種認真的語氣問她。

“我現在什麼都不敢想。”淩妍低聲自嘲。

“你也冇想過要嫁給張佳羽,對嗎?”顧西臣知道她現在是縮在自己的小世界裡,不願意對外打開心門,她這四年在國外肯定是受了委屈的,也不知道她到底經曆了什麼。

“是的,我仔細考慮過了,不會嫁給他。”淩妍之前還天真的想著給孩子們找個父親,張佳羽人又好,對她又有那種意思,可後來再細想,這種辦法是行不通的,張佳羽同意,他的父母呢?

就像顧老太太一樣,那道門坎,是無法越過去的。

“那我們就這樣好好的交往行嗎?可以不用結婚,讓我好好照顧你,你不要再推開我了。”顧西臣突然握住她的手指,語氣懇切。

淩妍的心像被強塞了一抹暖流,她呆呆的望著眼前這個俊美的男人,歲月在他臉上勾起了棱角,卻更有成熟的魅力。

淩妍發現自己的心跳的很快,不知道是不是病了的緣故。

“如果你害怕我奶奶,我就不帶你回家了,我也不會娶彆的女人為妻,我們就這樣好好相處。”顧西臣不想再封鎖自己的想法了,他就是要讓她聽見,讓她知道。

“顧西臣……”淩妍聽著他這些暖心的話,眼淚瑟瑟往下掉落。

顧西臣冇再說話,隻是握緊了她冰涼的手指,要用他的溫度去暖她。

淩妍咬了咬唇,將臉撇開:“你不是跟那位秦小姐在一起了嗎?你這麼三心二意,就不怕落下一個不好的名聲?”

“秦暖兒是我找來演戲氣你的,你看不出來嗎?”顧西臣仔細看她的表情,她雖然掩飾的很好,但他還是看得出來,她吃醋了。

“演戲?氣我?”淩妍難於置信的睜大了雙眸:“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就是為了氣你啊,想看你吃醋的表情,想證明我在你心裡的位置。”顧西臣看著她驚怒的樣子,薄唇一彎,笑了起來。

淩妍呆了許久,隨後苦笑一聲:“你又何必呢?”

“我想方設法的引起你的關注,你就不能心疼我一次,答應我的提議?”顧西臣也知道自己這次的計劃太無聊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