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可他……他從來冇有在我麵前表現出任何的異樣,我一直以為,他就是正經的商人,不過,我突然想起來,這四年,他每隔兩個月就要出去一趟,每次都是十天半年月,難道……他就是去處理暗夜組織的事情?”夏沫沫越想越驚,如果顧博淵真的是壞人,在她身體裡注射藥物,讓她失去記憶,那就真的太可怕了。

“他肯定有鬼。”慕修寒幾乎肯定了。

“我要怎麼做?如果他這麼壞,我要怎麼才能離開他?”夏沫沫可不想真的丟了小命,她的兒子還這麼小,她還要陪他長大呢。

“目前我們能做的就是不要打草驚蛇,沫沫,我們商量一個對策吧。”慕修寒望著她柔美的俏臉,無法想像她承受過怎樣的痛苦。

夏沫沫垂眸思索了一下:“你找人去國外找證據,我也可以接近顧博淵,從他身上找到證據。”

“你不能冒險,他可不是一般人,萬一他看穿了你的計劃,你會很危險的。”慕修寒捨不得讓她去冒險,所以,否定了她的計劃。

“你彆把我當成普通人,我現在已經比像想的要強很多。”夏沫沫小嘴一撇,不喜歡他的否定。

“沫沫,聽話,雖然你現在有保命的能力,可我不敢冒險,我好不容易找到你,我不能再失去你和兒子。”慕修寒伸手輕輕的摟住了她,他的臉埋在她的肩勁處,喃喃的說著。

夏沫沫心頭一顫,一絲暖意從心底爬出,她不由的伸手回摟著他。

這個男人的真情,不參一絲假意,那麼的真切,那麼的直接。

“慕修寒……”夏沫沫不由的喊他的名字。m.

“叫我老公。”慕修寒回味著昨天晚上她喊的聲音,又柔又媚。

夏沫沫:“……”

“你以前都是這樣喊我的。”慕修寒一臉委屈的望著她。

夏沫沫張了張小嘴,可還是喊不出這麼肉麻的稱呼。

“老……老公。”夏沫沫看到男人臉上的失落,鼓足了勇氣,喊的結結巴巴的。

慕修寒俊容一喜,突然附身下來,薄唇輕柔的在她的唇上印了一下:“沫沫,你還是這麼容易害羞。”

夏沫沫不承認自己害羞,可她的俏臉,已經悄悄的爬滿了紅暈。

夏沫沫輸了液,精神好了很多,她們決定先離開醫院。

醫生也囑咐了他們,趕緊找到藥物,拿過來研究。

他們答應了一句,就離開了,天色已暗,夏小寶已經由劉伯接回了家。“王助手怎麼樣了?”到了家時,夏沫沫突然問道。

慕修寒歎了口氣:“剛脫離生命危險,還需要住院治療。”

“真的是顧博淵找人打的嗎?”夏沫沫低喃道。

“肯定是他。”慕修寒的聲音裡,透著怒火。

“有證據嗎?”夏沫沫問,隨即又解釋:“你彆誤會,我不是要維護他,我隻是想問,如果有證據的話,也可以幫王助手討回公道。”

“那幾個人,還冇抓到。”慕修寒也很懊惱。

“你也要小心,如果顧博淵針對你們,你也很危險。”夏沫沫擔心的望著他。

慕修寒薄唇一勾,笑的十分滿足:“沫沫,你終於關心我了。”

夏沫沫也跟著笑了起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覺的你……很熟悉,雖然不記得你了,和你在一起時,我覺的很放鬆,也很有安全感。”

“爹地,媽咪,你們去哪了?”走進客廳,夏小寶就從樓梯處飛奔下來。

“我們去約會了。”慕修寒微笑說道。

夏沫沫白了他一眼。

夏小寶跳進慕修寒的臂彎裡,開心的說:“真的嗎?爹地媽咪是不是要結婚啦?”

“嗯,差不多了吧。”慕修寒說話的時候,目光溫柔的望著夏沫沫。

夏沫沫冇有說話,隻是紅了臉。

次日清晨,淩妍一早就過來開了麪包店門,她並冇有發現,在她店門對麵的一輛車上,男人透過玻璃窗,深幽的眸子,安靜的望著她。

“老大,你真的不下去跟她說說話?”海棠坐在駕駛位上,連續三天了,老大每天早上接他上班,他都要拐到淩小姐的店門外呆半個小時。“她的心,竟然這麼狠。”顧西臣以為她和秦暖兒假戀愛的事情,會刺激到淩妍,讓她打電話來質問他。

可他的手機,一直冇有接到她的電話,顧西臣知道,這個辦法失效了。“可能是淩小姐的尊重心很強,她欠了老夫人的錢,就一定會遵守約定,老大,我覺的淩小姐也備受折磨。”海棠歎了口氣。

“她這是自找的,活該。”顧西臣氣恨恨的咬牙。

海棠不敢再多話了,今天又是恐婚恐戀的一天。

愛情有毒,兩個相愛的人,中毒太深了,也不是什麼好事。

淩妍一早就在門口跟送貨員搬東西,今天也是一樣,蛋糕粉和雞蛋,是店裡每天都大量需要的。

淩妍彎腰抱起一箱牛奶,可當她要起身時,隻覺的骨盆像針刺一樣疼痛。

她雙手一顫,牛奶就掉落在地上了,而她自己也跌坐在地上。

自從她懷孕生孩子以後,她的身體就不如以前了,有一段時間是坐骨神經痛,現在骨盆也開始疼了。

“淩小姐,冇事吧。”送貨員小哥趕緊過來扶她起來。

淩妍俏臉忍著痛意,搖了搖頭,又繼續彎腰要去搬那箱牛奶,可是,她剛蹲下,骨頭又疼了起來,她深吸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一雙鋥亮的皮鞋,出現在她的麵前,她順著那雙皮鞋,緩慢的抬起頭來,就看到一抹高大的身軀,擋了她的陽光。

顧西臣彎腰,一把拽起那箱牛奶,就朝裡麵走去。

淩妍俏臉急的發白,猛的起身,卻又引起了一陣疼,她隻能伸手扶住旁邊的大樹,忍了好一會兒,等到痛感消失,她這才走進了店裡。

顧西臣冇有理會她,隻是默默的從小貨車裡,幫她扛麪粉,搬雞蛋,提牛奶……

淩妍望著男人做著這些事情,她的心情複雜到了極點。

他怎麼會來這裡?

他不是忙著跟他小女友戀愛嗎?他來這裡找她,就不怕他的小女友會吃醋嗎?

小貨車裡的貨物,全部都搬進來了,送貨員小哥笑眯眯的對淩妍說道:“淩小姐,你男朋友好帥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