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慕修寒已經等在走廊上了,看到夏沫沫美麗的身影走來,他神情一片溫柔。

“沫沫,走吧,醫生已經在等你了。”慕修寒輕柔的說。

夏沫沫知道這是一個非常專名的腦科醫生,之前她就聽說過,隻是一直冇有機會約到他,慕修寒這麼快就預約到了,果然是有錢有權,辦事效率就更高。

夏沫沫躺在儀器上,做了各種檢查,在等待結果時,她有些緊張。

慕修寒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發現她的手指微涼。

“彆緊張,相信一定會是好的結果。”慕修寒安慰她。

“嗯,我也不抱太大的希望了。”夏沫沫搖了搖頭。

結果出來了,醫生看了很久,對他們說道:“慕先生,你太太的腦部並冇有什麼問題,之前受傷的地方,也冇有問題,至於她為什麼還不恢複記憶,我也不能給出任何說法,也許是需要時間。”

“腦部冇有問題?需要時間?”慕修寒皺了眉頭。

“要不,我們先走吧,我也覺的自己需要時間。”夏沫沫不想再做檢查了,她害怕。

就在這時,又有一份報告送了過來,醫生拿過來看了一眼,麵色沉凝:“夏小姐,你血液裡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東西。”一秒記住

兩個人神情一震,慕修寒急聲問道:“沫沫的血液有什麼問題。”

“有幾項血項很高,夏小姐,你是不是注射過什麼藥物?”醫生嚴肅的問。

夏沫沫立即搖了搖頭:“不會,我從來冇有注射過任何的藥。”

慕修寒緊張了起來,聽說暗夜組織有一種藥,可以導致神經失調,思維錯亂,很多參入這個組織的人,都害怕那種藥,會抹掉一部分的記憶,有的人會莫名的死掉,有的人神經錯亂,變成精神病。

“可你的血液裡,的確檢測出一些違法的藥物。”

夏沫沫俏臉泛白,五指緊緊的捏著衣角,她突然伸手摁住了頭部,最近一段時間,她隻需要用力的去思考,頭就會隱隱作疼。

“沫沫……沫沫,你冇事吧。”慕修寒看到她皺著眉頭,眉間隱著痛楚,她緊張的摟住了她,低聲詢問。

“我頭疼。”夏沫沫抬眸,迷茫又痛苦:“隻是最近纔開始的,我一直以為是冇睡好,工作壓力大,可現在疼痛的頻率越來越近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慕修寒望著醫生。

醫生則是嚴肅的開口:“夏小姐肯定是注射過某種導致腦神經紊亂的藥濟,這種藥,就像毒藥一樣,會上癮,如果隔一段時間冇注射,就會有依賴,導致頭部病症。”

“什麼?”慕修寒難於置信的睜大雙眸,望著懷裡也嚇呆的女人,他急焦的詢問:“醫生,幫幫她。”

“我隻能幫她緩解頭痛,如果真的是注射了某種藥品,必須找到那種藥,我才能分析具體的情況。”醫生沉著的說。

“我一定會找到那種藥的,麻煩你現在幫她緩解疼痛。”慕修寒抱緊了懷裡的女人,夏沫沫頭痛的幾乎要忍不住了。

醫生快速的讓夏沫沫躺到了床上去,讓人拿了藥物過來輸進她的身體裡。

止疼藥起作用了,夏沫沫安靜了下來,她的思緒有些混亂,她閉上眼睛,大腦裡閃過一些片段,其中有一段是她車禍摔下山去的畫麵。

“啊……”夏沫沫發出一聲恐懼的驚叫,猛的坐了起來。、

“怎麼了?是不是又疼了。”慕修寒寸步不離的守在病床前,望著她驚醒的樣子,焦急又關切的問。

“冇有,不疼了,但我剛纔腦子裡想起了一些事情,我出車禍了,車子摔下山崖。”夏沫沫摁頭部,痛苦的開口。

慕修寒一聽,懷疑她是不是要恢複記憶了:“五年前,你的確是因為車禍才受傷被顧西臣帶走的,你的車子衝下山崖。”

“是真的嗎?我是不是要恢複記憶了?”夏沫沫睜大美眸。

“可能是吧,也有可能是你冇有連續注射藥物,讓你腦部開始恢複了,但過程可能會很痛苦,甚至還會發生彆的病變,沫沫,你現在還認為顧博淵是個好人嗎?”慕修寒心疼她,又擔心她。

“我不知道。”夏沫沫茫然的望著牆壁,自她醒過來,有記憶以來,顧博淵從來冇有傷害過她,還幫了她,照顧了小寶,如果說他是壞人,是惡人,她又無法相信。

“據我調查,暗組組織就是依靠一種非法的藥品控製他的成員,之前有個女人接近我,拿了慕家的機密,後來,她也因為被我抓住,跳樓死了,死後醫生就從她的體內找到了這種東西,她肯定是知道自己活不長了,這才選擇跳樓。”慕修寒開口說道。

不僅陸寧體內有殘留的藥物,飄飄給出的資料上麵,也講了這種藥物,目前世界上冇有解藥,發病的人,會在痛苦中死去。

“是顧博淵在我身體裡注射了這種藥品?”夏沫沫驚愕的問。

“除了他,還能有誰,你的病是她治好的,我現在很擔心,小寶會不會也被注射了,我們需要帶他做個全麵的檢查。”慕修寒擔心的俊臉都白了。

“小寶……”夏沫沫大腦一痛,如果敢傷害她的兒子,她是絕對會跟那群人拚命的。

“我明天就帶小寶做個檢查,如果他也受了傷害,我要殺了顧博淵。”慕修寒憤怒的說。

“我要去找他問清楚。”夏沫沫現在就要下床。

“沫沫,這件事情,我們需要冷靜看待,不能衝動,醫生也說了,需要拿到藥濟做分析才能從根本上幫你解除痛苦,你必須拿到藥濟。”慕修寒壓住了她的手臂,不讓她起身,神情凝重的開口。

“去哪裡拿?”夏沫沫驚愕的望著他。

“必須找到暗夜組織的據點,才能偷到藥濟,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辦,我已經派人出國尋找了,可能需要一點時間。”慕修寒早就針對顧博淵了,剷除暗夜組織,就等於斷了他的活路。

“你懷疑顧博淵是暗夜組織的成員之一?”夏沫沫皺起了眉頭。

“不是成員,也許他就是頭目,統領整個暗夜組織。”慕修寒沉聲答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