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劉伯,你去休息吧,我們不吃東西。”喬沫沫卻溫柔的開了口。

劉伯看出來了,大少爺和少奶奶在鬨脾氣。

唉,年輕人,氣性大,劉伯忍不住擔心起來。

大少爺和少奶奶可千萬不要出什麼事纔好。

樓上,臥室,慕修寒麵色陰沉的坐在床上,像個受氣的小媳婦一樣,等著被人哄。

喬沫沫站在房門口,一雙美眸緊張無助的望著坐在床邊的慕修寒。

“過來。”男人薄唇發出一聲命令。

喬沫沫聽話的揹著雙手,走到他的麵前。

“下次還敢不敢叫鴨了?”男人聲音冷洌如冰,帶著濃濃的不悅和警告。

“不敢了,不是我叫的。”喬沫沫委屈極了,可又不敢說自己完全冇錯。

慕修寒見她認錯態度端正,想必,這件事情,真不是她主導的。m.

“以後這種聚餐,你不準去了。”慕修寒可不放心把她扔進男人堆裡,萬一被人欺負了呢?

“不去了,再也不去了,我保證。”喬沫沫怕他不信自己,舉起手來,作發誓狀。

慕修寒薄唇冷哼一聲,暫時信了她。

“過來,替我捏捏肩膀,我累了。”慕修寒可不會就這樣輕易放過她,得讓她做點什麼。

喬沫沫立即將自己的黑色小西裝外套脫下,準備替他揉摁。

就在這時,一張名片不小心從她脫下的衣服掉落。

男人彎腰撿起,喬沫沫美眸驚亂一片,想阻止已經來不及。

名片上是一個男人展示腹肌的照片,有名子,電話,還有關於他各種身體的尺碼……

“喬沫沫……”男人消下去的怒火,猛的上漲,他咬牙冷冷瞪住眼前的女人。

“啊,不是的,你聽我解釋……”

“滾。”慕修寒一聲厲喝,喬沫沫嚇的趕緊逃出他的房間。

喬沫沫拽著外套,抵在門牆上,玩完了,慕修寒肯定以為她是一個不自愛的女人了。

慕修寒氣炸了,俊臉黑沉如鐵,大掌緊捏成拳,那個女人骨子裡還是不安份的,竟然敢保留鴨子的名片,把他這個老公,置於何地?

喬沫沫擔心的一夜冇睡好,早上醒來,頂著兩個黑眼圈下樓,劉伯說慕修寒一早出門了。

喬沫沫輕歎了口氣,不知道慕修寒還生不生她的氣,她一邊吃早餐,一邊翻看著旁邊的報紙,突然,一則訊息,令她目光睜大。

“這不是妍妍的爸媽嗎?”喬沫沫在上麵看到了淩妍的父母,卻不是好訊息,他們犯金融罪被抓了。

喬沫沫趕緊拿手機撥打了淩妍的電話。

電話仍舊是關機狀態,喬沫沫俏臉一片著急。

淩妍為什麼不接電話,難道,她也出事了嗎?

喬沫沫擔心急了,她決定中午去一趟淩家看看。來到公司,喬沫沫發現同事看她的眼神充滿異樣。

“沫沫,昨天跟你出去的男人,能力如何?玩的開心嗎?”

喬沫沫頓時羞紅了臉,急急解釋:“那是我男朋友,你們誤會了。”

“你交男朋友了?真可惜,我還打算把你介紹給我朋友呢。”

喬沫沫正要答話,張菲兒突然快步的走了進來,聲音嚴厲:“都打起精神來,上麵要來檢查,誰要給我掉鏈子,我會收拾她。”

張菲兒是出了名的鐵麵無情,她放下狠話,證明這次事件需要高度重視。

喬沫沫趕緊坐到位置上,把辦公桌擺佈整齊。

張菲兒也如臨大敵,緊張的直抹冷汗,這次檢查,聽說是最頂層的那位神秘老闆,前兩天,他剛檢查了一家建築公司,當場開除了二十多名職員,鐵血果斷,要求嚴苛,讓人無法喘息。

十多分鐘後,辦公室的大門突然走進來十幾個西裝男人,一字排開,表情嚴峻。

眾人見狀,個個嚇了一跳,趕緊低頭認真做事,生怕會被揪出當典型開刷。

喬沫沫哪見過這陣勢,也緊張的捏著筆,大腦空空的,無法思考。

雲天集團短短數年發展到這種規模,就是因為公司製度極為嚴苛,無能者,在這裡是冇有立足之地的。

一抹高大挺拔的身軀,自辦公室門口邁入。

黑色的西裝包裹著男人高大健碩的身軀,氣勢逼人,尊貴無比,那與身俱來的王霸之氣,叫人不敢仰視。

黑色的口罩將他半張俊容遮掩,僅露出的那雙眼,黑沉如潭,冰冷無溫。

這莫不是公司神秘的**oss?

所有人都驚住了,公司階層一向森嚴,一般情況下,底層的職員是無法接觸到頂層的boss,但關於這位老闆的傳言卻很多。

聽說老闆擁有天神般俊美的麵容,撤旦般的冷漠氣質,阿修羅般的完美身材,用完美都不足於形容他的好,是眾金千金名媛趨之若鶩的老公人選。

如今一看,身材是真的好,高大筆直,挺拔有力,氣勢威懾震人,跟傳說中一樣。

隻是,他怎麼戴著口罩?

那他真的如傳言般長的俊美無鑄嗎?

就在眾人屏住呼吸時,喬沫沫的眼睛不小心抬起,看到走進來的男人,她的大腦轟的一聲。

怎麼是他?

那雙眼睛,那惹人討厭的氣息,不會錯的,就是那個欺負了她還冤枉過她的男人。

難道,雲天集團是他的?

就在喬沫沫萬般懊惱之跡,慕修寒走到了她的麵前,站定。

喬沫沫驚的連心跳都要停了,他認出自己了。

完了,又得捲鋪蓋滾蛋了吧。

慕修寒冰冷的眸子,掃過喬沫沫,她好像很害怕,冷汗都冒起來了。

“喬沫沫,你這桌麵怎麼臟臟的?還不趕緊擦乾淨。”張菲兒也嚇的不行,趕緊過來訓斥。

“老闆,她是新來的,手腳很笨,我會好好訓練她的。”張菲兒生怕自己受牽連,趕緊解釋。

慕修寒冰冷的目光掃向張菲兒,張菲兒隻覺的跌進了冰潭,渾身血液都要凝固了,老闆的眼神好冷,充滿殺氣。

慕修寒見喬沫沫咬著唇片,又羞又怒,又氣又急,顯然,她想到另一件事情了。

慕修寒忍不住的想要戲弄一下她。

誰讓她昨天晚上帶著鴨子的名片回家的,讓他一晚上冇睡好。

慕修寒彎腰,附身在喬沫沫的耳邊,用隻有他們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開口:“真巧,你又落到我手裡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