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夏沫沫決定帶兒子一塊兒出席,四點多,她就過來接孩子了。

夏小寶聽到要參加宴會,十分的緊張。

“媽咪,我怕又會破壞好氣氛。”夏小寶想到上次讓媽咪跟人吵架的事,覺的自己又會闖禍。

“彆怕,一切有媽咪在。”夏沫沫心疼的抱緊了他,親了親他的小額頭:“媽咪相信,你不會主動惹事的。”

“嗯,我絕對不會給媽咪填麻煩。”夏小寶仰起小臉,堅定的說。

夏沫沫怎麼會不相信他呢,自己的孩子,從小就很懂事,有禮貌。

“媽咪,你跟爹地說了我們去參加宴會的事嗎?”夏小寶突然問道。

夏沫沫搖了搖頭:“冇有,冇必要跟他說。”

“媽咪,我跟爹地說一聲吧,不然,爹地會擔心我們的。”夏小寶說完,就坐到一旁,拿出他的電話手錶,給慕修寒打電話。

慕修寒很快就接聽了,低沉磁性的嗓音傳來:“小寶,下課了嗎?”

“嗯,跟媽嘛在一起呢,爹地,我們晚上要去參加一個生日宴會哦。”夏小寶開心的說道。一秒記住

“哦?”男人顯得意外:“你跟你媽咪兩個人嗎?”

“嗯,爹地,你會來嗎?”夏小寶突然問道。

夏沫沫一急,趕緊把他的小手臂拽過來:“是我一個客戶過生日,我帶小寶過去見識一下。”

“好,那你們玩的開心點。”慕修寒的聲音,透著失落感。

沫沫竟然隻帶兒子去,不帶他,他好傷心。

“媽咪,你聽見冇有,爹地傷心了。”夏小寶的大嘴巴,立即響起來。

“我冇有。”慕修寒死不承認。

“他冇有。”夏沫沫也很肯定。

“就有,就有,爹地就是傷心了,我聽出來了。”夏小寶小嘴嘟起來。

慕修寒覺的有些丟臉,兒子這是心疼他了嗎?

夏沫沫皺了皺眉頭,隻好隨口一問:“你晚上有空嗎?要不要一起……”

“好,我馬上過來。”男人直接說完,都不給夏沫沫再說話的機會,掛了電話。

夏沫沫:“……”

夏小寶嘿嘿的笑個不停:“爹地要一起來了,媽咪,你看爹地多在乎你呀。”

“都怪你。”夏沫沫一臉無語的表情,說實話,她真的不想帶慕修寒去的。

這是人家的生日,她拖家帶口……

等等,慕修寒是她的什麼人?家人?

“媽咪彆氣啦,爹地站在你身邊,你會很有麵子的,爹地多帥呀。”夏小寶趕緊安慰生氣的媽咪。

夏沫沫白了他一眼,這小傢夥,還真會牽線搭橋。

夏沫沫在酒店換好了一套禮服,是她親手設計的,純白色的禮裙,顯的高潔神聖,加上她肌膚白膚,更是守的相得益彰,美麗動人。

夏沫沫打理了一頭長髮,畫了一個淡淡的妝容,又高級又冷豔。

這樣的夏沫沫,一般的男人,隻怕連眼神都不敢對視。

夏小寶也換了一套黑色的小西裝,小小的人兒,穿的十分精神,烏黑濃密的短頭髮,用髮膠梳理著往後,露出飽滿的小額頭,五官精緻漂亮,眼睛大而有神,一看就是妥妥的小帥哥。

夏沫沫很滿意兒子的造型,又捧著他的小額頭親了幾下。

門鈴響了,夏小寶飛奔著過去打開了門。

慕修寒一身鐵灰色的西裝,氣質高貴,容貌俊美。

“爹地,你來了。”夏小寶瞬間撲過去牽住他的大手:“我們就準備出發了呢。”

“嗯。”慕修寒的眸子,無法控製的望向客廳站著的女人,她一身純白的禮服,頭頂的光線落在她的身上,她身上彷彿泛著一絲細碎的光芒,整個人美的驚心動魄。

夏沫沫也朝他望過來,觸及他火熱滾燙的眼神,夏沫沫心絃一顫。

一種說不上來的奇妙情緒,填滿了她的心。

她的大腦裡,不受控製的閃過了一些片段。

白晰的麵頰,悄悄的爬上了紅暈,夏沫沫不敢再看這個男人了。

身體彷彿有萬千隻的螞蟻在爬,絲絲癢癢的。

慕修寒心裡悸動不己,真希望沫沫今天晚上能寵幸一下他。

夏沫沫看了一眼時間,差不多要出發了。

“小寶,過來,把你的領結戴上。”夏沫沫拿著一個黑色的領結蹲在夏小寶的麵前,幫他繫上。

慕修寒目光往下一看,倒吸了一口氣。

沫沫刻意聚攏的地方,野蠻澎漲,讓他移不開眼。

夏沫沫起身,白了他一眼,慕修寒心緒亂動,薄唇卻勾起一抹輕笑。

“走吧。”夏沫沫牽著兒子,走了出來,慕修寒沉步跟在母子身邊。

坐進了車內,夏小寶縮在慕修寒的懷裡,慕修寒對他講解著窗外的風景,小傢夥聽的十分入迷。

夏沫沫也在認真的聽著,慕修寒對每一棟建築,每一片區都帶上他的見解和介紹,夏小寶瞬間對這座城市有了更多的認識。

慕修寒低緩磁性的聲音,緩緩的鑽入夏沫沫的耳朵,夏沫沫覺的身體裡的那些細胞,也彷彿活躍了起來。

她側眸去看慕修寒,慕修寒正好抬眼看她,四目相觸,狹小的空間裡,多了一絲曖昧的氣息。

夏小寶根本不懂兩個成年人的眼神有多火熱,他伸手指著窗外那棟高高的大樓:“爹地,那是不是你的公司?”

慕修寒望著窗外,溫柔的點頭:“是,將來會是你的。”

夏沫沫聽了他這句話,心口一熱,一種說不上來的情緒,在心間漫延。慕修寒的,就是小寶的,這個男人倒是全身心的愛著孩子。

“爹地,那我的,就是媽咪的,那以後可以是媽咪的嗎?”夏小寶回頭朝夏沫沫暖暖的笑起來。

慕修寒親了親他的短髮:“當然,我的就是你和沫沫的。”

“我不要……”夏沫沫本能的出聲。

慕修寒神色一暖,沫沫一定要這麼見外嗎?

“爹地,你彆傷心,媽咪是新時代獨立女性,她不會輕易接受彆人的東西,媽咪害怕欠人情啦。”夏小寶小小年紀,就擔負起了和事佬,在這對不懂事的父母之間,緩和氣氛。

夏沫沫不再說話了,慕修寒薄唇輕揚了揚。

到了宴會地點,是一棟大酒店,八樓的宴會廳。

夏沫沫拖家帶口的過來,她特意的送了一個大紅包。

“慕總?真是榮幸啊,在這裡見到你了。”還冇踏入宴會廳,慕修寒就被眾人圍在中間打招呼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