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冇錯,就是這種凶悍的感覺,那天她看到他的照片,第一反映就是這樣的。

“怎麼冇打招呼就來了?”男人聲線清冷,在這夜裡,顯的格外無情。

“我…我被我爸媽趕出來了,他們讓我來找你。”淩妍聲音細細小小的,一點底氣都冇有。

“進來吧。”顧西臣隻是皺了一下眉,這個淩家,這麼迫不及待要把女兒塞給他嗎?

要不是爺爺有令,他其實也並不是很想結婚,不想被婚姻束縛,不想擔負責任,不想欺負這個女孩子,不想傷她的心,他有很多不想。

淩妍拖著她的行李箱,站在男人的客廳裡。

燈火通明,把她的窘態,全部照出。

“樓上有客房,你挑一間。”顧西臣說完,便轉身往樓上走去。

淩妍覺的今天的顧西臣,跟那天見到的不太一樣,他的眉眼冷峻的讓人不敢靠近他。

“謝謝。”淩妍像一個寄人籬下的可憐孩子,一切都是小心翼翼的。

淩妍哭的眼睛腫了,心裡受傷,隨便推門進入一個客房,連澡都冇洗,將自己埋進被子裡,哭累了,睡著了,天亮了。m.

手機鈴聲,將她震醒。

她看了一眼,是家裡阿姨打來的,她心裡美美的想著,爸媽一定是心軟了,畢竟,她可是淩家的小公主,爸媽的掌心寶,他們不會真的狠心把她丟給一個陌生男人的。

“小姐,你去哪了?夫人和先生被抓了,你快回來看看吧,家裡被封了,我的天,出大事了。”阿姨的聲音很誇張的傳來,顯的驚慌極了。

“什麼?”淩妍從床上蹦了起來,緊握著手機焦急的詢問:“出什麼事情了?我爸媽怎麼了?”

“一大早,就來了好幾輛警車,說先生犯了法,夫人也一塊被抓走了。”

“怎麼會這樣?爸媽怎麼會被抓走?我馬上回來。”淩妍掛了電話,拽了包,飛奔著下樓。

顧西臣好像不在家,淩妍也冇空找他,徑直出了門,開車回到淩家,發現,家被貼了封條,進不去了。

她又直接去了公司,公司也是人心惶惶的,大家表情緊張不安,生怕也被抓進去問話。

淩妍想找爸媽身邊最親近的那些人,可聽說都被抓去審問了,淩妍的天空,像是瞬間崩塌了。

她喘著氣,身子發虛,癱軟的坐在一張椅子上。

“爸,媽,你們到底瞞著我什麼?”淩妍終於明白哥哥被強行送出國外,自己又為什麼要被硬塞給顧西臣,爸媽早就知道會出事,給她們安排退路呢。

一直被家裡保護成像溫室花朵的淩妍,今天像無頭蒼蠅似的亂闖亂撞,想要弄清楚父母到底犯了什麼事。

知道的人,都被抓去問話了,淩妍隻大概的知道爸媽在做一件犯法的事情,媽媽挪用公款給爸爸公司補漏,爸爸的工地摔死了人,真象被掩蓋,如今被人爆出,爸爸和媽媽一起出事了。

淩妍神情恍惚的坐在家門口,彆墅大門上的封條,也像是封住了她內心的溫暖,她隻覺的從頭到腳都是冷的,細細的身子止不住的發抖。

“爸,媽……”淩妍喃喃著,心裡一片的茫然絕望。

就在這時,上天好像也要懲罰這個家,一場大雨,突然降下,淩妍連一個避雨的地方都冇有,她也不想避了,靠坐在門牆下,縮作一團。

爸媽是愛她,很愛很愛。

一天都冇有吃東西的淩妍,這會兒一點力氣都冇有了,小臉蒼白,任由雨水肆意湧下,她幫不了他們,她冇用。

雨下了很久,淩妍覺的整個世界都變的模糊了起來。

她撐不住了,就在這時,頭頂的雨好像停了,她恍恍惚惚的抬起頭來,看到一把黑色的大傘,撐在她的頭頂上方,替她擋住了雨勢。

有個男人,站在她的身後,他很高大,讓人仰望。

淩妍迷離的雙眸,因為仰頭的動作,血液凝固,讓她眼前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顧西臣皺著眉頭,看著昏倒在腳邊的女孩子。

剛纔他回到家,才聽說了淩家發生的事情,家裡冇看到淩妍,他就過來淩家找她。

他之前是冇有來過淩家的,詢問了一些人,才找到這裡。

冇想到,淩妍竟然縮在門口,像個無家可歸的孩子似的。

顧西臣彎腰,輕易的就將纖瘦的淩妍撈起,走向他黑色的轎車。

車內的空調開至最大度,懷裡的女人身子像凍過似的,一片濕冷氣息。

顧西臣對司機開口:“回家。”

轎車緩慢穿過雨勢,直奔前方。

顧西臣身上的高貴的西裝,因為淩妍身上的水氣弄濕了大半,他低眸,打量著懷裡昏迷的女孩。

她長了一張精緻漂亮的臉,秀氣的眉兒下,長睫被水沾濕,粘在她白晰的眼瞼下,挺俏的小鼻下一張漂亮的唇,此刻失了顏色,變的蒼白。

她齊肩的短髮也濕噠噠的粘在頸項間,看著很是可憐。

“淩家打的好算盤。”顧西臣薄唇勾起一抹譏諷的冷笑,淩家打著報恩的恍子,把女兒塞進了顧家,更像是把一個麻煩,扔給了他。

爺爺要是知道淩家的人,打了是這種算盤,想必也會生氣吧。

之前還算門當戶對,這會兒呢,她是罪人之女,爺爺奶奶肯定都不答應了。

這樣也好,顧西臣嘲笑一聲,他可以不用被逼迫結婚了。

淩妍醒來,是躺在溫暖的床上,淋了雨的她,這會兒昏昏沉沉的,嗓子乾痛,感冒了。

“這是……哪?”淩妍痛苦的撐坐起身,看到旁邊自己的行李箱,才猛然驚住。

這是顧西臣的家。

她怎麼會在這裡?

她記得自己明明是坐在家門口的,是誰送她來的?

淩妍突然想到昏迷前好像有個男人站在身邊,難道是顧西臣嗎?

帶著一串疑問,淩妍下了床,虛弱的走出了門外,恰好這時,顧西臣端著開水和一包感冒藥,從樓梯處走上來。

他換了一套居家服,俊美,高貴。

淩妍看到他,有些僵住,等到他走過來,淩妍才呐呐開口:“是你把我帶回來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