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你誤會老大了,老大當然惜命,可是,那些人,就是以前謀殺先生和夫人的恐怖份子,老大追蹤了他們很多年,他們團夥有十幾個,老大已經除掉了八個,還有五個冇找到,老大是在為自己的父母報仇,他不是故意要置身危險之中的。”海棠焦急的解釋著,希望淩妍不要亂猜。

淩妍又呆住了,俏麗的臉上,血色全無。

原來,他那麼拚命,是為了幫父母報仇。

“我店裡還有事情要忙,真的去不了,海棠,你好好照顧他。”淩妍說著,轉身就要回後廚。

“淩小姐,我知道你不是無情無義的女人,就算你要跟老大分手,也請你自己跟他當麵說清楚,你這樣吊著他,我都看不下去了。”海棠也生些生氣,覺的淩妍真的太不夠意思了,忽冷忽熱的,老大都要被她給折騰完了。

淩妍腳步一頓,是啊,她需要跟他當麵說清楚。“他都已經受傷了,如果我當麵跟他提分手的事,會不會讓他受更大的刺激?”淩妍回頭望著海棠問道。

“老大的心理素質很強大,有些話,還是當麵說清楚更好。”海棠皺著眉頭,沉聲說道。

“好,我跟你去。”淩妍也不想再擔驚受怕了,她還是跟顧西臣有一個好聚好散吧,如果不把話說透了,他肯定還會來找她的。

淩妍跟著海棠,來到了一棟海邊彆墅。

“這是老大的另一個住處,他不敢讓老太太知道他受傷的事,老大也挺慘的,公司的事多,還需要照顧老太太的情緒,又還要找殺父仇人。”海棠歎氣,老大也不是鋼鐵之軀,他承受的壓力比普通人大多了。

淩妍聽著,心裡很不好受,心疼他,擔心他,又懼畏他。m.

上了二樓,海棠指了指最後一個臥室:“老大就在裡麵,你自己進去吧。”

“謝謝。”淩妍道了一句謝後,轉身朝著那扇門走了過去。

還冇進去,就聞到了消毒水的味道,淩妍的心臟,狠狠一痛,她眼眶已經迷漫了一層淚意。

她努力想要逃開的男人,早就占據了她的內心,此生……此生再也不會愛上任何人了。

淩妍壓住翻湧的情緒,輕步踏入。

窗外的陽光曬進來,照在床上躺著的男人身上,淩妍的呼吸一滯,男人光著上半身,紗布從他的後背一直纏到胸。

顧西臣是一個很警覺的人,聽到腳步聲,他就醒了,幽眸一掀,看到了站在床邊的淩妍。

“海棠還是把你找來了。”顧西臣慘白的俊臉上,多了一抹笑意,他強撐著坐了起來,朝淩妍伸出手:“過來。”

淩妍抿了抿嘴唇,想說的那些狠話,被她吞了回去,她聽話的走了過去,坐到床邊,下一秒,就被男人摁入了他的懷裡。

淩妍掙紮了起來,男人在她耳邊沉沉的呼吸著:“疼。”

淩妍不敢動了,呼吸一滯,美眸揚起,對上他深黑的眼眸,男人眸底帶著笑意。

淩妍這才知道,他剛纔說疼是故意逗她的,她更加生氣,腰枝一扭,就離開了他的懷抱。

“你都這樣了,還有心情逗我?”淩妍生氣的說。

顧西臣薄唇輕揚,勾起一抹笑意:“逗你是我最開心的事情,淩妍,你難道不知道,你生氣時,纔是最美的嗎?”

淩妍一愣,這男人變態吧,怎麼會喜歡看一個人生氣的樣子?

“看你還有心情開玩笑,想必你的傷口也不疼了,我回店裡了。”淩妍說完,扭身就要走。

“淩妍,咳咳咳。”顧西臣朝她伸手,喊了她的名字後,他就咳了起來。

淩妍焦急的轉過身,對上男人深情款款的表情:“彆走好嗎?陪陪我,我不想一個人待著。”

淩妍最終還是軟了心,她看了一眼時間,三點半了,再有半個小時,就該接孩子了,可她現在也趕不過去,她不得己,隻能再拜托沫沫幫忙接一下,幸好,夏沫沫立即就回了她,答應幫忙。

淩妍很高興,有這樣一個值得托付的好朋友。

顧西臣望著她,臉上帶著笑意,陽光照進來,映進她的眼眸,一如四年前,他第一次見到她,她晶亮的雙眼,又純又乾淨。

顧西臣不記得第一次見到她,到底有冇有喜歡上,但隨著後來相處的日子多了,顧西臣的心,這才慢慢的淪陷。

直到在遊輪上看到她被人拍賣,顧西臣才明白,她早就入了他的心。

淩妍被他盯著,白晰的臉頰,不由的暈紅了起來。

男人的目光太灼熱了,帶著赤果果的**和濃烈的情意,這樣的眼神,誰能抵抗得了?

淩妍甩了甩頭髮,從迷醉中醒了過來,她不是來這裡接受他的溫情暖意的,她是來這裡告彆的。

“顧西臣,我以後不會再來見你了。”淩妍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說了出來。

顧西臣沉浸在獨處的喜悅中,突然聽到她說這句話,俊臉驟變,神情也變的煩燥起來:“你已經說了很多次了。”

“以前說的都是氣話,但這一次,我是認真的跟你說,你以後就算來見我,我也不會再見你了。”淩妍歎著氣,內心酸楚,她覺的自己很殘忍,顧西臣望著自己時,眼裡有愛,可自己卻要狠狠的傷他的心。

“淩妍,彆再開這種玩笑了,你知道我不能失去你。”顧西臣不顧自己身上的傷,直接從床上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的朝著她靠近:“四年的時間,還冇有讓你冷靜嗎?你又還想再逃?一輩子是嗎?”

淩妍身子一晃,她閉上眼睛,壓住情緒。

“我們有緣無份,還是不要免強在一起,對誰都不好。”

顧西臣聽著她說出免強兩個字,俊臉又更白了幾分。

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想要將她拽入懷裡,淩妍卻狠狠的躲開了他,站到了牆角處:“你彆再這樣了,我說的都是真的。”

“淩妍,彆再任性了,我們必須在一起。”顧西臣又朝她走了過去,淩妍無處可退了,男人輕而易舉的就把她困在了懷裡,哪怕他受了傷,纏著繃帶,但他身上依然有著強悍的壓迫力,他光著的上半身結實健碩,淩妍被他困著,就像一隻無處可逃的小白兔,隻能眨著驚慌的眼睛,哀求的望著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