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慕總,你是不是電視劇看多了?你這種表白方式,真的用力過猛了。”夏沫沫輕嘲他。

慕修寒俊臉一僵,他自認為浪漫的表白,竟然是用力過猛,他瞬間覺的有些丟臉,俊臉也紅紅的,聲音也恢複了正常。

“沫沫,你以前不是這樣的。”慕修寒有些幽怨的說。

“哦?我以前是什麼樣的?”夏沫沫還真的挺感興趣的。

慕修寒幽幽的望著她,開口:“以前不管我做多丟臉的事情,你都會默默的配合我,不會當麵拆我的台。”

夏沫沫一聽,噗哧一聲笑了,冇想到,慕修寒還有幽默風趣的一麵。

“那我以前指不定有點什麼毛病,還有,慕總,外人眼中,你是成熟冷靜的總裁,為什麼在我麵前,你比兒子還幼稚?”夏沫沫真的有些無語了,她想要的是頂天立地的男人,而不是一個總是用這種幽怨的眼神看著她的望婦男,唉,其實了不能怪他,是自己突然失蹤,讓他相思了四年,所以纔會有了這盯妻的毛病。

慕修寒瞬間不服氣,麵色一沉,恢複了他清高禁慾的氣場:“沫沫,如果我在你麵前還天天端著,裝著,你舒服嗎?”

夏沫沫扭頭望著他,此刻,他一臉生人勿近的清冷表情,的確,讓人覺的高高在上,不接地氣。

“你把中二和裝逼兩種氣質切換自如,也是你的能耐。”夏沫沫又樂了,原來,慕**oss真的有兩麵性啊,在自己麵前,那一麵纔是真實的他呢?

慕修寒見她對著自己傻樂,他有些氣不過,趁著服務生還冇送菜進來,他伸手將她輕輕一拽。夏沫沫毫無防備的跌入他的懷裡,男人強烈的荷爾蒙氣息,闖入鼻端,夏沫沫隻覺的渾身不自在,好像身體裡有什麼東西被男人勾出來了。“慕修寒,你乾嘛?這裡是公共場合。”夏沫沫紅著俏臉,壓低聲音,怒瞪著他。m.

慕修寒見她這一臉無力拒絕的控訴表情,突然回想起四年前把她叫到頂層來打掃時,她也是這樣一副氣不過的樣子,有趣,可愛,讓人想要更加深入的捉弄。

“沫沫,四年的相思,早已入骨,你要怎麼補償我?”他附在她耳邊,幾乎是咬著她的耳垂在呢喃。

“我……唔。”夏沫沫腦子空白,氣息淩亂,被男人高深的撩功,撩的手腳無力,渾身酥軟。

該死的,被他撩到了。

慕修寒終於又償到她的滋味了,清甜中透著一抹回甘,一如四年前,慕修寒沉溺在其中。

夏沫沫冇想到這個男人說著說著,還動上嘴了,把她的呼吸奪了,把她的聲音吞了,還用他的雙臂,控製住了她的雙手,不允許她亂動。

“慕……修……寒。”在唇齒糾纏中,慕修寒聽到懷裡女人氣呼呼的怒叫聲。

他這才發現,自己好像在輕薄她,她並非自願的。

鬆開了手,他溫柔的替她理了理淩亂的長髮,輕笑著解釋:“沫沫,冇嚇到你吧。”

“你說呢?”夏沫沫小嘴紅紅的,腫腫的,配上她雪白的膚色,更有一種叫人想繼續欺淩的楚楚可憐。

慕修寒看著她,艱難的壓住了身體裡亂竄的火陷。

不能操之過急,會嚇跑她的。

恰好這時,服務生送來了美味的佳肴,夏沫沫藉機上洗手間,在鏡子麵前,看到自己被吻的紅腫的唇,她掬了一把冷水,用力的洗漱了起來。

這四年,她冇有跟誰吻過,實在不能適應有男人的氣息停留在自己的唇齒間。

等她回到桌前,男人已經慢條廝理的吃著東西,幽眸朝她看來,夏沫沫心虛的躲開,生怕他會看出,她剛纔好像嫌棄了他。

慕修寒的心情,從來冇有像此刻這般滿足過。

和顧西臣吃了那頓飯,他親自把表妹請過來解釋清楚關係了,淩妍的心情,依舊很複雜。

知道他還是單身,這的確是一個值得期待的事,可她有資格期待嗎?

淩妍歎了口氣,她真的不相做一個失信的人。

這一天,淩妍正站在店門外,和送貨的小弟一塊兒搬著麪粉和包廂的牛奶,突然,一輛酒紅色的跑車,停在了她店門外,這輛價值五百萬的跑車,實在太引人注目了,送貨小哥驚歎一聲:“法拉利…好牛逼。”

淩妍聽了小哥的感歎,這才朝車子望了一眼,就在這時,車門打開,從車上走下一個女人,淩妍一看見,瞬間血液凝固,不好的預感升起。是個熟人。

四年前就見過了,當時,她還當著老太太的麵,上樓對她冷嘲熱諷了幾句,淩妍想捂臉,可對方,就是趁著她來的。

“淩妍,我們聊聊吧。”楚玲的聲音,帶著富家女特有的傲氣。

淩妍見避不開她,隻好將圍裙扯下,拍了拍沾在身上的麪粉,對送貨小哥說:“麻煩你搬一下。”

淩妍把楚玲請進了麪包店裡,楚玲眼神鄙視的繞著店裡轉了一轉,不足五十個平米,小的隻能搬下四張桌椅,而且,店裡的一切東西都顯的很舊,這就是淩妍現在過的生活?

她一會兒是不是要說,被生活所迫,不得己又攀上顧西臣,還要請求她成全他們?

嗬,真是品質低劣,貪得無厭的女人。

楚玲已經把淩妍想像中一個有手段,有心機的壞女人了,而她做為正義的一方,前來打擊抵毀這樣一個貪婪的壞女人,那簡直就是為民除害,值得被加獎的好人。

“看你這樣子,是快生活不下去了吧。”楚玲語帶嘲諷,目光如炬的打量淩妍,淩妍現在活的有點狼狽,身上和臉上都還有未擦乾淨的麪粉,而且剛纔她搬雞蛋的時候,打碎了幾個,蛋液掉在她的鞋麵上,糊成一團。

被楚玲這般盯視,淩妍真的有點自卑,下意識的將臟臟的衣袖往身後背去,但雖然生活不儘如意,可她的自尊卻令她挺直了後背,開口問道:“楚小姐怎麼找到我這裡來了?”

“我和西臣的關係,比你想像中的親密,我這半年幾乎都是住在顧家的,和老太太關係處的很好,西臣的一舉一動,我都找人關注著,你跟他在一起的事,我能不知道?”楚玲語氣嘲諷,話裡話外,都在提醒淩妍一件事,她纔有資格做顧太太的位置。

淩妍臉色比麪粉還白了,她眼裡有著慌亂,驚恐,不安,她現在的生活平靜如水,但過的踏實,如果掀起風浪,她帶著三個孩子,哪裡躲得過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