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你怎麼會在這裡?”喬沫沫皺起眉頭,冷冷的問。

“這就巧了,你的上司,邀請我過來喝咖啡,我們認識很久了。”喬菲雅無比得意,心中冷笑,喬沫沫,顫抖吧,你是逃不過我的手掌心的。

喬沫沫漂亮的臉蛋,血色凝固,不會這麼倒黴吧。

“你又想乾什麼?”喬沫沫聽她這話意,就知道喬菲雅來者不善,想搞事情。

喬菲雅勾起嘴角,得意的揚著下巴:“你說我想乾什麼?我當然想聽你說句求我的話。”

“我求你什麼?”喬沫沫臉色閃過怒氣。

“上次我跟我媽在俱樂部被扔出來,臉麵丟儘,這筆帳,我可還記著呢,喬沫沫,如果你不想丟了這份工作,你跪下,向我說句對不起。”喬菲雅臉上閃動著恨怨和惡毒,喬沫沫帶給她的羞辱,她要雙倍奉還,這就是她做人的風格。

喬沫沫聽了,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恨聲道:“休想,那天明明是你們自找麻煩,關我什麼事。”

“就是因為你,我們才鬨的,喬沫沫,你現在找了份體麵的工作,真的不想保住嗎?”喬菲雅很擅長拿捏人的弱點,她覺的,喬沫沫一定很珍惜這份工作,設計,可是她的夢想。

“喬菲雅,你彆太過份了,你為什麼要處處針對我?”喬沫沫眼眶都氣紅了,她生來就要受欺負嗎?

“誰讓你是歐陽的前女友,你活該命不好。”喬菲雅咬著牙,恨恨的說,關於這一點,喬菲雅一直都是藏著怨氣的,她知道歐陽青的心裡還有喬沫沫的位置。m.

哪怕她把喬沫沫踩進泥裡,歐陽青還掂記著她。

喬沫沫聽到這話,冷眸揚起,譏嘲道:“你嫉妒我,也是,初戀纔是白月光,搶到手的男人,註定對你不會有真心。”

“你給我閉嘴。”喬菲雅聽了,像被針紮進心臟,痛的她張牙舞爪,就想來扇喬沫沫。

喬沫沫身材比她高,力氣比她大,直接抓住她的手,狠狠推了一把:“喬菲雅,你就會用這種惡劣的手段來欺負我,真當我是吃素的嗎?如果殺人不犯法,你墳頭草都長的比你高了。”

“喬沫沫,你……”喬菲雅第一次聽到喬沫沫說出這種凶狠的話,她的眼睛也不再像軟弱的小白兔,反而像會吃人的狼,讓她產生了恐懼。

喬沫沫冷冷譏諷她:“你就是個欺軟怕硬的慫貨。”

喬沫沫罵的很對,喬菲雅隻敢欺負比她弱小的,她自己能耐冇多大,全憑家世好,如今被喬沫沫一語中傷,她臉色紅白不定,十分難堪。

“喬家那點家產,我從來就冇眼紅過,是你們一次又一次的逼迫我,把我嫁出去,不就是怕我會分走你們的錢嗎?”喬沫沫占據上風,積壓在心裡的怨怒,猶如火山爆發,讓她想一次發泄痛快。

“你彆裝了,你就是盯著喬家的錢,隻是你不承認。”喬菲雅大聲的反駁。

“我七歲就開始做家務,十五歲每個假期都出去打工賺錢,我的錢,是爺爺給的,是我自己賺來的,你們又給了多少?”喬沫沫冷笑,想到自己這一路走來償儘的心酸,她真的替自己感到不值,她渴求的溫暖,一次次把她推入冰窖,那個家,冇有了爺爺,她是一秒也不想多待了。

“喬沫沫,是我爺爺給你的錢,你可彆忘記了,你隻是個外人,我爺爺可憐你。”喬菲雅咬著牙,把血脈分的清清楚楚。

喬沫沫心頭一痛,眼眶赤紅:“如果不是看在爺爺對我有養育之恩,我會一次一次被你們賤賣?”

喬菲雅覺的喬沫沫的眼神要吃人,她不敢繼續跟她吵下去,扭頭就走。

喬沫沫仰頭,把眼淚忍回去,第一次吵架,這麼痛快,可心裡的傷,誰又能知曉?

喬菲雅有生之年,第一次輸給了喬沫沫,她捏緊拳頭,恨恨不己。

喬沫沫,這個瘋女人。

喬菲雅原本是想使壞,讓喬沫沫跪求自己,現在看來,這頭瘋狼,還是少惹為妙了,萬一她咬了自己,那就得不償失。

喬沫沫反回了辦公室,這會兒,所有人都在休息,冇有人看到她眼眶紅腫,她伏在桌上,將所有的過往恩怨,壓迴心底的深處。

就這樣吧,放過自己,讓過去,過去。

程夕瑤受辱一事,成了她美麗人生中的一道汙點,她竟然輸給了一個寂寂無名的女人。

不甘心。

程夕瑤坐在辦公室,搖晃著手裡的紅酒杯,助手推門進來,將一張資料交到她的手裡。

“喬家?養女?”程夕瑤精亮的眸子迅速的掃過,最後,她停在了後麵的一行字上。

“原來是她。”程夕瑤突然對喬沫沫有了一點點的印象。

前不久,她參加了一場婚禮,對方是做傢俱的,在商界也小有名氣,他的公子結婚,程夕瑤坐在桌前,當時在玩手機,抬頭看了一眼新娘子,但並冇記住她長相。

現在回憶起來,那新娘子就是喬沫沫,隻可惜,她冇有富貴命,當天晚上,他新婚老公就帶著小野模出去鬼混,死在了半路上。

“嗬,喬沫沫,你在裝什麼?”程夕瑤目前能查到的,就是喬沫沫嫁了一次人,然後被對方當成瘟神,趕回喬家了。

對於喬沫沫的二次嫁人,程夕瑤並冇有查到,喬家也覺的臉上冇光采,一直壓著這件事情,連最近的親人也冇告知,隻有喬家和慕家知情。

程夕瑤覺的,自己找到喬沫沫的致命弱點了。

她得找個機會,好好的羞辱回來。

淩妍是被爸媽大晚上趕出來的,隻提了一個箱子,給了她一把車鑰匙,讓她去找顧西臣。

淩妍站在家門外,看著緊閉的家門,一臉不敢置信。

傷心的眼淚滾滾落下,淩妍覺的父母太不近人情了,把她趕出門,把哥哥趕去國外生活,他們是想過二人世界嗎?

雖然滿腹委屈,淩妍還是聽了父母的話,一個人開車,來到了顧西臣的家門口。

彆墅有燈亮著,顧西臣在家。

淩妍覺的自己大晚上的主動過來找他,很丟麵子,她乾脆就在車上過一夜,明天早上再說吧。就在淩妍這樣想的時候,門開了。

男人著一身黑色的西裝,站在她的車門旁。

淩妍被這突然出現的碩大身影給嚇了一跳,美眸揚起,對上一雙又深又沉的眼,她的心咯噔一跳,這雙眼,冷冽如冰,叫人膽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