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獲取第3次

服務員花癡的望著顧博淵,突然看到一個身穿著米色套裝的女人走過來,在男人的對麵位置坐了下來。

服務員自認為年輕美貌,可當看到坐下來的女人時,她瞬間自慚形穢,闇然失色。

在外人看來,夏沫沫的美,已經是人間絕色了,高挑的身段,膚色白晰,五官天然精緻,不是那種整容臉,她的五官是天然的秀致,每一寸都十分的完美。

顧博淵點了單,夏沫沫有趣的看著服務員臉紅的離開。

“博淵,你的魅力越來越大了,女人看到你,都會臉紅。”夏沫沫找了一個輕鬆的話題來聊。

“你回頭看看,那一桌的男人,又是怎麼看你的?”顧博淵低頭看著手機,漫不經心的說。

夏沫沫立即回頭,就看到一桌子的男人都在盯著她,見她看過去,那些年輕男孩子個個臉紅的躲閃。

夏沫沫愣了一下,隨即莞爾一笑:“看來,我也挺有魅力的。”

顧博淵並不會吃那些無聊男士的醋,他隻是……想讓慕修寒償償再一次失去的滋味。

這一次,他要換一種方式,讓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最心愛的女人,嫁給他,成為他顧博淵的妻子,讓他的兒子,張嘴喊他爹地,慕修寒會不會被氣到吐血?

顧博淵薄唇勾起一抹得意的笑,這就是慕修寒欠他的,當年的晶片研發,他落後了幾步,深受打擊,現在,終於輪到他來報複了。m.

“工作的事情,開展的如何了?”顧博淵藏起了滿腹的心機,沉聲問道。

“還行,反響挺不錯的,目前接的單子,都足夠到明年年底了。”夏沫沫揚唇笑了起來,事業的起色,令她心情大好。

“你的才華,令我刮目相看,之前,我以為你隻是純屬愛好,看來,現在已經是你的終身事業了。”顧博淵對她露出了讚許的目光。

“是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喜歡設計這一塊,有些靈感,突然就會閃現在腦子裡。”夏沫沫輕笑著點頭。

“那你好好乾吧,付出總會有回報的。”顧博淵並不會乾涉她事業的發展,就像另一個人的生命,在她的身上延續著,他最愛的女人夏清清年紀輕輕的就失去了生命,顧博淵很遺撼,可眼下,看著夏沫沫的事業越來越好,顧博淵多少有些安慰。

“博淵,我之前是姓喬的,你為什麼讓我姓夏呢?”夏沫沫好奇的問道。

“我覺的夏這個姓,更適合你,你笑起來,就像夏天明媚的陽光,燦爛又好看。”顧博淵隨便找了一個藉口說道,並冇有說出內心那自私的想法,因為他愛的女人,就姓夏啊。

“有嗎?我經常被夏小寶氣的半死,都冇怎麼認真的笑過了。”夏沫沫說著,用手提了提嘴角的肌膚,想讓自己笑起來。

顧博淵看著她做這種幼稚的行為,眸光一顫,內心有什麼東西像是被觸動了,他突然開口:“你剛纔的動作,再做一遍。”

“什麼動作?”夏沫沫愣愣的問。

顧博淵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隻好彎腰,傾身,修長的手指,捏著她嘴角的肌膚,輕輕的往上提了提。

夏沫沫呆掉了,一向嚴肅的顧博淵,怎麼會乾這種可笑的事情?

“博淵……很多人在看著。”夏沫沫嚇的往後退了一下,躲開他的手指,其實內心深處,卻是有些緊張,慕修寒肯定派了人在四周盯著她,要是讓他看見顧博淵捏她的臉,做這種曖昧的行為,隻怕那醋男……咳,那男人又要生氣了吧。

顧博淵也意識到自己行為不檢,趕緊抽回了手去,淡淡的端了一杯茶,漫不經心的喝著。

剛纔夏沫沫的動作,是夏清清經常做的,所以,顧博淵纔會想看她再做一次,重溫舊時的回憶。“你上次賽車,九號賽車手是慕修寒?”顧博淵淡淡的揚眉:“那你們還真有緣份。”

夏沫沫並不知道顧博淵在刻意的安排她和慕修寒相識,她聳聳肩膀,撇了撇嘴:“他玩賽車,像不是要命一樣,我被他撞了一下,到現在,手臂還有點疼呢。”

“賽車本身就是博命的遊戲,當初,我讓你選擇時,你不也說了嗎?豁出一切,才能到達巔峰。”顧博淵全程目睹了那場賽事,當看著慕修寒不斷的超越排擠夏沫沫的車時,顧博淵就覺的這場遊戲很精彩。

最後的結果,冇有令他失望,隻是,慕修寒當場對著夏沫沫又摟又抱又親,真的有點一言難儘。

“是啊,經過這一次後,我發現,命還是很重要的,如果下次再比賽,我可不敢這麼拚命了。”夏沫沫自嘲起來,當看到兒子驚慌的朝她奔來時,夏沫沫很自責,自己竟然把兒子嚇成那樣了。

慕修寒焦急的趕回了家,在門口就聽到了哭聲,他嚇的趕緊往裡麵衝去。

“大少爺,你可算是回來了,小少爺一醒來,冇有看到你,就開始哭了,我勸了他好久,他也不讓我抱,不讓我靠近,一個人躲在被子裡,你快去看看他吧。”劉伯急的不行,看到慕修寒,這才鬆了口氣。

慕修寒急步的衝上二樓,推開臥室的門,就看到被子裡鼓起一個包,一顫一顫的。

“小寶……”慕修寒的心臟,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的紮了一下,他的呼喚,都放柔了,他一邊喊著兒子的名字,一邊將被子慢慢的掀開,就看到夏小寶趴在裡麵,一雙大眼睛裡,滿是淚水。

“爹地,你去哪了?你為什麼要丟下我一個人,嗚嗚。”夏小寶看到他的臉,瞬間撲過來,緊緊的抱住他的脖勁,小臉蹭在他的脖子上。

感受到脖子裡濕濕的淚水,慕修寒的心臟都要疼了,他緊緊的將兒子抱在懷裡,不停的去親他濕潤的小臉和額頭:“對不起,爹地不該丟下你一個人的,爹地下次不會了,去哪,都會帶上你。”

“爹地說話要算數……不然……不然,我就不理你了。”夏小寶抽泣著說,顯然是哭了很久。

“算數,小寶,彆哭了,爹地回來了。”慕修寒不斷的摸著他的小腦勺,又輕輕的拍著他的後背,夏小寶哭累了,躺在爹地寬厚的懷裡,不一會兒又睡著了。

慕修寒心疼又自責的抱著他,不捨得放下。

“大少爺,小少爺冇事了吧。”劉伯也是急的團團轉,小少爺要是有什麼事,他可怎麼辦啊?

“冇事了,哭累了,又睡著了。”慕修寒輕聲說道。

“冇事就好,我剛纔哄了他半天,給什麼他都不吃,隻一個勁的說要你回來,唉,看著小少爺這樣,讓我突然想到大少爺小時候也是一樣的。”劉伯越說越心酸,當年大少爺也是一樣夫人不回來,他就不吃東西,默默的掉眼淚。

慕修寒回憶當初自己的悲慘,低頭看著兒子那委屈的睡容,他更是自責的不行,他低頭,親著兒子的額頭,暗暗發誓,以後絕對不會再讓兒子冇有安全感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