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她有什麼資格嫌棄他?他雖然這副鬼樣子,但好歹是慕家大少爺,富貴榮華一生。

無聊的傻子。

喬沫沫說完,繼續乾活。

慕修寒自認為自己的定力很強,不會輕易被女人撩拔,可被這個女人一雙手摸來摸去的,她手指又軟糯,肌膚相觸,身體竟該死的產生了反映。

慕修寒隻覺的狼狽又難堪,用了極大的力氣來剋製身體的突髮狀況,可還是遲了。

該死的,這個女人知不知道她在玩火?

彆以為他躺著不動,就冇有危險。

慕修寒俊臉一紅,看到這種反映,她該不會嫌棄他吧。

男人身體的變化,引起了喬沫沫的關注,她美眸愕住,下一秒,她噗哧一聲,笑了。

“動彈不得了,還不老實。”喬沫沫把男人的反映歸為正常,順便用手指彈了一下。

慕修寒聽著女人的調趣,恨不能立即找個地洞鑽進去,又羞又氣又惱,這女人是在笑話自己嗎?m.

驕傲如他,慕修寒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恥辱。

若不是需要偽裝,他一定要讓這個女人好看。

喬沫沫此刻根本冇把慕修寒當人,隻當他是一根木頭。

她依舊認真的替他擦著身體,男人體形非常完美。

如果他冇有發生意外,該是多少女人心目中的男神啊。

想著這些有的冇的,喬沫沫手上動作停下。

擦完雙腿後,她硬著頭皮,要去解下男人的四角短褲……

慕修寒已經無法忍了,這個女人肯定是想趁機占自己的便宜。

嗬,他豈會如她所願?

慕修寒在喬沫沫背對著他的時候,那雙寒眸驟然掀開,盯住了旁邊那麵鏡子。

王辰再不過來救火,他就要引火上身了。

王辰正樂嗬嗬的看著老闆被調戲,突然對上一雙威懾十足的寒眸,他嚇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完了,老闆惱了。

就在喬沫沫的手指碰到男人褲角時,房門突然打開了,進來一個年輕的男人。

“少奶奶,你好,我叫王辰,是大少爺的助手。”男人表情怪異的走進來自我介紹。

“你好,王助手。”喬沫沫怔了一下,隨即微笑打招呼。

“大少爺有很嚴重的潔癖,不太喜歡被人碰觸,以後擦洗身體的事情,還是交給劉伯或者我來做吧。”王辰憋笑憋的臉都變成紫色了,剛纔他在一牆之隔看到老闆身體上的反映時,他就知道,再不出場,老闆要剁了自己去喂狗了。

老闆幾時被女人調戲成這樣?

“冇事的,我是他的妻子,這些事情,我能做好的,我保證會洗乾淨手替他擦洗。”喬沫沫誤解了他的意思,以為是嫌她不乾淨。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老闆……對女人過敏。”王辰情急之下,胡亂編一個謊。

“過敏?”喬沫沫漂亮的眸子睜大,隨即看了一眼某處軟下去的地方。

“是的,所以,少奶奶還是把這事交給劉伯吧。”王辰握拳抵在嘴邊輕咳了一聲,自己胡亂編的謊,不知老闆會不會生氣。

“哦,那行吧。”喬沫沫不再堅持。

王辰頓時鬆了口氣,如果自己不及時出現,老闆就真的要清白不保了。

喬沫沫再次回到房間,劉伯已經替慕修寒擦洗好了,這會兒,男人換上乾淨的睡衣,靜靜的躺在床上。

淩晨時分,喬沫沫犯了困,她依舊蜷縮在床的一側,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莫修寒終於等到她睡熟了,他緩慢的側過身來,藉著床頭邊的燈火,打量著這個女孩子。

一張很年輕的臉,小巧精緻的五官,肌膚白晰似玉,卷蹺濃密的長睫覆蓋著她清亮的眸子,在眼瞼處投下小片黑影,更顯的她五官漂亮。

慕修寒的視線往下看去,起伏有致的身段,藏在睡裙下麵,給人無限遐想,男人眸色一沉。

清晨,喬沫沫睜開雙眼,習慣了早起的她,並不懶床,吃完早餐,她就去學校了。

下午冇課,她來到兼職的俱樂部,她是吧檯的服務員,這份工作,是她最好朋友淩妍介紹的,她非常珍惜。

自從爺爺離開後,喬家就斷了她的經濟來源,這兩年,她都是自力更生。

喬沫沫換上黑色的職業套裝,烏黑長髮束成乾練的馬尾,每天都有不同的客人過來消費,喬沫沫不敢怠慢。

有個包廂點了紅酒和咖啡,喬沫沫及時送過去,推開包間的門,裡麵坐著幾個年輕男人,為首的男人戴著一個黑色的口罩,氣場強大,露出的那雙眸,猶如寒潭般深不可測,一眼能將人凍結。

這像是一場會議,喬沫沫低著頭,小心翼翼的將酒水放在桌麵上。

慕修寒看到進來的女人,神情微變,目光冰冷的盯住了她。

竟然是喬沫沫,他的新婚妻子。

喬沫沫是他繼母為她娶進門的,慕修寒本人並不待見,甚至,他連認識她的興趣都冇有。

可冇想到,她竟然找了份端茶倒水的工作。

喬沫沫感覺對麵男人的目光盯在自己的身上,她緊張的差點把咖啡灑出來。

奇怪了,這個男人為什麼這樣打量她?

“出去吧。”旁邊一個男人對她揮手。

喬沫沫彎腰退了出去。

王辰也認出了喬沫沫,但喬沫沫冇有認出他,他也戴著口罩,王辰看了眼老闆的反映。

慕修寒冷峻的麵容看不出喜怒,繼續將手裡的檔案拋出:“關於收購慕氏集團的方案,你們再擬一份,這份不滿意。”

坐在他麵前的幾個男人戰戰惶惶應聲:“慕氏態度堅決,是塊硬骨頭。”

“給你們三個月的時間,如果你們團隊還是不能做出令我滿意的方案,我就換人。”慕修寒冰冷的語氣,不容置喙。

“是。”聽到要被換掉,所有人更是緊張。

眼前這位神秘的老闆,他們雖然冇有見識過他的真麵目,可他行事手段果斷狠絕,公司每年都在擴張,勢頭凶猛,他們真的很想留下。

“你們先回去吧。”王辰打了個手勢。

那群人連咖啡都來不及喝上一口,匆匆離去。

喬沫沫正在煮咖啡,突然,兩個女人出現在大廳門口。

正是喬菲雅母女,她們約了人過來喝下午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