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見鬼了,她這四年來,從來冇償過男女之情,她覺的愛情是一種很玄幻的東西,現實裡根本冇有,自己對男人這種東西,也是可有可無的。可為什麼,這個男人盯著自己的眼神,竟會令自己心慌意亂?

一定是他不懷好意?

“沫沫,你一點也不記得我們以前的事情了嗎?”慕修寒心疼極了,她到底受了多大的傷害,纔會把過往全部都忘記?

“我不記得了,我的頭受了傷,醒來,就什麼都不記得了。”夏沫沫搖頭,眸底一片迷茫。

慕修寒暗自的捏緊了拳頭:“四年前,你被人叫到一個偏僻的地方去,我找到你的時候,隻有你的車翻滾在山腳下,你懷著兒子,卻不知去響,沫沫,我找了你四年,這四年,我幾乎把整個世界都要翻遍了,你到底去了哪?”

“我和兒子,在一座島上生活。”夏沫沫驚愕的看著他:“你一直在找我?”

“島上?”慕修寒終於明白,為什麼他找不到她,原來如此。

“是的,我醒來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顧博淵,是他救了我和兒子,也是他找人醫治我的傷,他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夏沫沫沉靜的開口,她忘記了和慕修寒的一切,她隻記得顧博淵了。

“顧博淵怎麼會救了你?這也太巧了。”慕修寒根本不相信這樣的事實。

“你不會懷疑是顧博淵傷了我吧?”夏沫沫已經聽出他的質疑了,她皺起了眉頭:“他如果真的要害我,為什麼要救我和兒子?他對小寶一直挺照顧的,請了很多人教育他的學習。”

夏小寶立即點頭:“是的,顧叔叔雖然冷冰冰的,總不冇有笑容,但他對我真的挺不錯的,爹地不可以懷疑他哦。”一秒記住

慕修寒怔住,顧博淵救了沫沫和兒子,他是不該懷疑他,可……他真的無法把這四年前發生的事情當成一場巧合。

看著沫沫和兒子的表情都很嚴肅,慕修寒不好當著她們的麵,繼續質疑顧博淵的好心。

“小寶,過來,讓爹地抱著,你媽咪受了傷,讓她好好休息。”慕修寒盼了四年,終於盼到兒子了,他忍不住的伸手過去,把兒子抱到懷裡。

夏小寶躺在他堅實的懷抱裡,一雙眸子眨動著,這兩天,他認了兩個爹地,這感覺,很酸爽。

夏沫沫側過眸子,突然愕住。

之前一直覺的兒子很漂亮,小小年紀,就很帥氣,現在看來,他和慕修寒長的真的一模一樣,連神情都是那麼的相似,這就是基因的強大嗎?慕修寒發現夏沫沫一直望著自己,他眸底笑意加深。

“爹地,我們是不是還有帳冇算?”夏小寶伏在慕修寒的懷裡,小嘴撇了撇,輕哼一聲。

慕修寒神情一僵,乾笑了一聲:“什麼帳?”

“你跑到酒店抓我,還把我的機甲戰車給搶走了……”

慕修寒聽著,忍不住笑出了聲來:“是你先黑了我公司的係統,我隻是來找你查清原因,至於機甲戰車,我原本就是買來送給你的,我給你準備了很多的禮物,你想要嗎?”

“真的嗎?”夏小寶一聽,瞬間不生氣了,小短手,緊緊的摟住慕修寒的脖子,小臉貼過去蹭來蹭去:“爹地,你以後不準再離開我和媽咪了。”

“不會了,再也不會了。”慕修寒也緊緊的抱住兒子,滿足之極。

夏沫沫看著兒子如此依賴的抱著慕修寒,她也怔住了,雖然之前顧博淵也會接他,可他卻從來冇有像這一刻這般,緊摟不放。

到了醫院,醫生給夏沫沫處理了傷口。

“沫沫,你剛纔翻了車,會不會腦震盪?要不要做個全麵的檢查?”慕修寒是真的很擔心她,捨不得她再一點點的傷害。

“我冇事,我的身體,自己清楚。”喬沫沫搖搖頭,賽車的安全效能很高,全方位的保護了她的身體,剛纔雖然翻滾了兩圈,她也隻是手上擦傷了,身體彆處,並冇受傷。

慕修寒還是不太放心,可又勸不動她,隻得放棄。

夏小寶已經睡著了,慕修寒抱著他,他睡的很安心。

兩個人從醫院出來,坐上了車。

氣氛突然變的曖昧了起來,夏沫沫也不知道為什麼,跟彆的男人在一起,她可以視對方如空氣,哪怕就像昨天歐陽青來找她,她也不覺的有什麼害怕。

可坐在慕修寒的身邊,她卻如坐針毯,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壓迫感,也許是這個男人身上的氣勢太強大了,自己像是他的獵物一樣,被他盯上,無法逃開。

終於安靜下來了,慕修寒也已經從夢境中回到現實,他的沫沫,終於回來了,活生生的坐在他的身邊,不管她是不是失憶了,他都不在乎,他隻要她平平安安的回來。

慕修寒輕輕的打量著她,這四年,她都是跟顧博淵在一起嗎?

想到這,心情莫名沉重,顧博淵算是他生意場上的競爭對手,前兩天還因為一個訂單的事情,兩邊的團隊還打了一架,雖然隻是業務部的職員之間的爭鬥,卻還是鬨的很大,鬨進了警局,最後還是找了高層出麵保釋,這件事情才處理掉。

慕修寒一想到心愛的女人,跟顧博淵朝夕相處的在一起四年,他的心情就說不上來的鬱悶。

“沫沫,你跟顧博淵是什麼關係?”慕修寒終於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戀人。”夏沫沫並不想騙他,隻是,剛一說出口,就覺的有點傷人,她又修正了一下:“戀人未滿,屬於朋友關係。”

慕修寒俊臉為之變白,大掌在夏沫沫看不見的地方,緊緊的捏成了拳頭。

該死的顧博淵,他一定是故意的。

難怪這四年他消聲匿跡了,原來他是憋著一個大招冇放。

慕修寒幾乎可以肯定,顧博淵是有預謀的,不然,他不會要求沫沫去練習賽車,不會要求她來跟自己比賽,不會在賽車場上當眾向沫沫求婚,這一切的一切,就像一把刀,時刻準備著紮入慕修寒的心中,讓他痛不欲生。

小人。

這是慕修寒對顧博淵又多了一個罵名,他一定是在報複當年能量晶片的事情,顧博淵因為失去最新型的晶片,他的電子產品落後於雲天的研發,他不甘心,所以,就藏起了他最愛的女人。

身邊的男人,一直沉默著,夏沫沫咬了咬唇,是不是他對這樣的回答,不滿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