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歐陽青抬起頭,臉上劃過一抹苦笑:“慕修寒,你還有時間來打我嗎?你還是好好的照顧沫沫和孩子吧。”

歐陽青知道,這一刻,已經不屬於他了,他隻能失落的轉身,離開。

夏小寶一雙眸子睜的大大的,當聽到歐陽青的話後,他把目光盯在了慕修寒的臉上。

他纔是他的爹地?

慕修寒陰冷的雙眸,盯了一眼螢幕上的男人。

“顧博淵……”

夏沫沫也吃驚不小,她一直想要戰勝的九號賽車手,竟然是她孩子的父親?

“沫沫,你冇事吧。”慕修寒這才發現,夏沫沫的手背在流血,他心疼極了,放輕了語氣。

夏沫沫立即將手背到身後去了,慕修寒伸出的大掌,僵在半空。

剛纔有多想贏,現在就有多懊悔,如果早知道六號選手就是他心心念唸的女人,他哪捨得讓她受傷?

“你真的是我爹地?”夏小寶小臉複雜的望著慕修寒,想到他帶著一群人跑到酒店來捉他,還把他當小雞似的拎在手裡嘲弄,夏小寶就鬱悶的不行。m.

慕修寒對上兒子晶亮的大眼睛,心情也難於言表,俊臉閃過一絲的尷尬:“兒子,抱歉,之前那樣對你……”

夏沫沫的目光,看了看慕修寒,又看了看螢幕上方的顧博淵,一時難於決擇了。

孩子的父親又換了一個人,而且這個男人剛纔還強吻了她兩次,她還能好好的跟他相處嗎?

“媽咪,你怎麼看?”夏小寶發現媽咪的臉色很難看,想必是剛纔被這個叔叔親了,媽咪很嫌棄吧。

“我受傷了,要去醫院。”夏沫沫放下兒子,轉身就走。

“我陪你們去。”慕修寒緊張的護在她的身後,艱難的開了口:“對不起,是我不好,害你受傷了。”

夏沫沫卻輕嘲道:”你剛纔不是挺猛的嗎?幾次置我於死地……”

慕修寒:“?”

他剛纔把她想像成一個為了博取眼球的心機女了,當然往死裡逼,可現在……他悔的腸子都要青了。

“沫沫,你聽我解釋,我如果知道是你,我一定會處處讓著你的。”慕修寒現在是百口難辯了。

“好,你跟我去醫院,我很想知道,兒子是怎麼來的。”夏沫沫冇有再拒絕他了,正好,她也想瞭解自己的過去。

隻是,一個兩個都想當她兒子的父親,難道自己以前是渣女?

夏小寶興味十足的望著慕修寒,笑的像隻小狐狸一樣。

親爹地竟然是雲天的老闆?這就好玩了,爹地這麼厲害,這麼霸道,媽咪還能嫁給顧叔叔嗎?坐上了慕修寒的專車,夏沫沫發現這個男人的目光一直在自己的身上停留,眼裡的深情,藏不住。

要不是有兒子在,這個男人光是用眼神,都能把自己給吃掉了。

這麼赤果果,火辣辣的眼神,夏沫沫大呼消受不起。

她以前和這個男人有過一段很深的感情嗎?

自己和他的關係很好嗎?

“爹地,你真的是雲天的老闆嗎?”夏小寶支著小下巴,笑眯眯的問。

慕修寒點頭,認真的回答兒子的提問:“是的,我就是雲天的老闆,你叫小寶?男孩子怎麼取這樣的名字?”

慕修寒哭笑不得,兒子長的這麼漂亮,應該取一個符合他人設的名字,可為什麼叫小寶?娘裡娘氣的。

夏沫沫撇了一下嘴角,淡淡道:“小寶不好聽嗎?”

慕修寒眸色一愕,立即彎起薄唇:“好聽,你喜歡叫他什麼,我都冇意見。”

“爹地,你立場也太不堅定啦,我早就覺的小寶的名字像個女孩子,一點不符合我,可媽咪就是不給我改個霸氣的名字。”夏小寶立即皺著小眉頭髮出抗議。

夏沫沫卻白了兒子一眼:“小寶很適合你,小小的,是我的寶貝。”

夏小寶一聽,兩隻眼睛笑嘻嘻的,彎成了月兒。“好吧,聽到媽咪這樣解釋,我發現小寶的名字也挺好聽的。”

慕修寒額頭一片黑線,這小傢夥的立場,比自己還更不堅定。

慕修寒把夏沫沫從上到下仔細的打量了一圈:“沫沫,兒子為什麼姓夏?”

“因為我現在叫夏沫沫。”

“可你以前姓喬。”

夏沫沫皺了眉頭:“我喜歡姓夏,慕先生,有意見嗎?”

慕修寒聽到她如此陌生的稱呼,俊臉僵了一下,隨即露出受傷的表情:“沫沫,你以前都是叫我老公的。”

夏沫沫美眸愕住:“我們結婚了?”

慕修寒點了點頭:“是的,我們結婚了,你是我的妻子。”

“結婚證,給我看一下。”夏沫沫擰緊眉頭,自己真的結婚了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她跟顧博淵就不能結婚了,這樣就是重婚罪。

慕修寒表情又是一僵,結婚證……已經換成了離婚證。

“結婚證在我家裡,等回去給你看看。”慕修寒已經決定,要辦一個假的結婚證給她看了。

好不容易盼到她回來,慕修寒無論如何也要把她強行留在身邊。

“爹地,你喜歡喝奶嗎?”夏小寶靠在夏沫沫的懷裡,突然問道。

慕修寒嘴角一勾:“我不喜歡喝奶,我是男人。”

夏小寶立即歎了口氣:“那真是太可惜了,我媽咪的奶奶,你是喝不上啦。”

夏沫沫:“……”

慕修寒:“?”

“夏小寶,你皮癢了是不是?”夏沫沫潔白的麵容,羞紅了一大片,兒子明顯就是找揍的。

慕修寒俊臉也羞紅了一下,很快的,他就強行解釋:“其實,我也挺喜歡喝奶的。”

夏沫沫美眸立即瞪向他:“慕先生,請不要說這些少兒不宜的話,這會影響我兒子的心靈健康。”

慕修寒又:“?”

明明是兒子先開的頭,他隻是回答一句,怎麼就變成少兒不宜了?

夏小寶躲在夏沫沫的懷裡,笑成了一朵小花。

捉弄爹地和媽咪,真的太好玩啦。

“媽咪,你是不是臉紅啦?”小傢夥繼續欠扁的問。

“冇有。”夏沫沫否認:“我從不臉紅。”

慕修寒幽眸染著笑意,這個女人還是喜歡口是心非,剛纔明明臉紅到耳根了,還嘴硬。

“爹地,你快跟我講講,你跟我媽咪是怎麼認識的?”夏小寶立馬產生了莫大的興趣,想聽聽爹地媽咪的愛情史。

慕修寒幽眸滿懷深情的望著夏沫沫,夏沫沫此刻也看著他。

四目相碰,火花四射,夏沫沫被男人眸底的烈熱給嚇了一跳,彷彿自己已經被他……

夏沫沫的臉……又悄悄的紅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