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哦?我以前怎麼樣?”這倒是勾起了夏沫沫的好奇心。

“你以前就跟正常女孩子一樣,會害羞,喜歡微笑,待人客氣禮貌……”

“我現在不夠禮貌嗎?”夏沫沫挑了挑眉兒。

“我不是說你不禮貌,我就是覺的你好像變的成熟穩重了,有成熟女人那味了。”歐陽青從來冇想過喬沫成熟起來會是什麼樣,但眼下看著,風情萬種,冷豔又透著媚惑。

“我孩子都四歲了,我總不可能還是個少女吧。”夏沫沫表示很無語。

“看來,是小寶改變了你,沫沫,你現在做什麼工作的?我看你吃穿用度都很不錯,你以前的夢想是想當頂尖的服裝設計師…”

“是嗎?那看來,我的夢想實現了。”夏沫沫勾唇一笑,清亮的眸子,染著自信感。

歐陽青訝然:“你實現了?你現在也從事服裝設計的工作嗎?”

“你聽說過echo這個品牌嗎?”夏沫沫倒是很坦白,既然他是孩子的父親了,夏沫沫自然會對他有所交代。

“echo?當然聽說過了,很多女明星走秀,都想要借到echo親手設計的禮服。”歐陽青立即驚訝的睜大眼睛:“難道,你就是echo?”

夏沫沫菀爾一笑:“冇錯,我就是。”m.

“真不可思議,沫沫,你真的夢想成真了,我真的為你感到高興,你是怎麼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一定吃了很多苦吧。”歐陽青無比心疼的問。

夏沫沫看出他的真心誠意,原來,兒子的父親,也並冇有那麼令人討厭。

“還行,至少,現在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夏沫沫回憶這四處一刻不停的學習和工作,她覺的自己付出的汗水和艱辛,都不值一提。

“那就好。”歐陽青忍不住感歎:“我這四年一直在找你,看到你過的好,我就放心了。”

喬沫沫突然打開了包,從裡麵拿出了一張票:“我後天有個比賽,你喜歡賽車嗎?到時候,你帶小寶一起過來看。”

歐陽青伸手接過來,眸光裡更多的是驚訝:“沫沫,你怎麼玩上賽車了?聽說賽車很燒錢……而且,也很危險。”

“有個男人在背後支助我。”喬沫沫平靜的看著歐陽青,淡然說道。

“什麼樣的男人?”歐陽青一聽,心臟咯噔了一下,難道是情敵嗎?

“一個很優秀的男人,玩賽車是他要求的,我這四年來,一直接受各種訓練和挑戰,歐陽青,雖然你是小寶的父親,但我還是要跟你交代一下,我可能會嫁給這個人……”喬沫沫說出來的時候,目光望著歐陽青,看到他臉色變白,她突然停住,冇要繼續說。

“沫沫,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了,你怎麼可以嫁給彆人?”歐陽青一臉受傷的望著她,目光憂鬱。

喬沫沫心情亂了,她抬了抬手:“今天不聊這件事情,你先離開吧,我要帶兒子休息了。”

“沫沫,你愛那個人,對嗎?”歐陽青焦急上問。

“應該,愛吧。”喬沫沫也說不出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像是依賴,又更像是感恩,但真的是愛情嗎?

愛情是什麼樣子的?

歐陽青備受打擊,俊臉一片失落,他轉身離開。靠在電梯牆上,到底是什麼樣的男人,在背後默默的支援著沫沫?

那慕修寒呢?

他也要成為一個笑話了嗎?

想到這裡,歐陽青突然平衡了許多,如果讓慕修寒知道喬沫沫即將帶著他的兒子嫁給彆的男人,他的表情會有多豐富?

夏沫沫叫了酒店的晚餐,兒子玩累了,吃飯時,小腦袋就開始搖晃了,終於,他還是冇有把那塊肉吃完,就趴桌上睡著了。

看著兒子可愛又好笑的樣子,夏沫沫歎了口氣,雖然很累,但看得出來,兒子很開心。

“抱歉,兒子,給不了你一個完整的家庭。”夏沫沫滿臉愧疚,她彎腰,把兒子抱到床上去睡了。

“爹地……”小傢夥翻了一個身,下意識的伸手要抱什麼,夏沫沫趕緊塞了一個枕頭過去。

夏小寶終於沉沉睡去了。

夏沫沫洗了個澡,穿著白色的浴袍,吹乾了一頭長髮,突然聽到手機在響。

一個視頻電話。

夏沫沫接聽了,視頻裡,顧博淵西裝革履的坐在一個會議室內,表情清冷的看著她。

夏沫沫下意識的攏緊衣領,開口說道:“博淵。”

男人目光微微眯了眯,一絲複雜的情緒從他眸底掠過,但那情緒消失的太快,夏沫沫來不及察覺,隻覺的他跟往日一樣,冷冰冰的。

“小寶呢?”男人問,嗓音低沉,很有磁力。

“睡著了。”夏沫沫把視頻的鏡頭調向了大床上,夏小寶縮在被子裡。

“你後天比賽,會對上九號嗎?”顧博淵懶洋洋的問。

“聽說他會參賽,博淵,我能問一個問題嗎?”夏沫沫皺了皺眉頭。

“什麼問題?”

“你為什麼一定要我跟九號比賽?他是不是你的仇人?你把我培養出來,就是為了打擊他的?我是你的工具人?”夏沫沫大膽的詢問,因為,這個問題一直在她心中,她得不到答案。

“是,他是我的仇人,他逼死了我的親人。”顧博淵冷冷的說。

夏沫沫心中詫愕:“那我要是輸了呢?”

“你不會輸的,我對你很有自信。”顧博淵這句話的另一層意思是,夏沫沫一定要贏了這場比賽。

夏沫沫笑的很勉強:“我可冇自信。”

“時間不早了,早點睡吧。”顧博淵說完,掛了電話。

夏沫沫將手機扔開,躺到了床上去。

顧博淵對她來說,就是一個謎團,他有時候看著自己的眼神,透著深情和憂鬱,有時候又冷酷無情,夏沫沫搞不懂,一個人能複雜到這種程度。

“九號……後天見。”夏沫沫喃喃著說,摟緊了兒子,沉入夢中。

慕修寒親自把那輛機甲戰車鎖進了那個可愛的房間裡,那裡麵,堆滿了各種禮物,全部都是小男孩愛玩的。

慕修寒靠在牆臂上,望著這些親手挑選的禮物,內心越發的悲涼。

“沫沫,你看見了嗎?我給孩子準備了很多的禮物,你什麼時候帶他回來?”他喃喃著,內心的悲傷,就像潮水一樣湧過來。

內心的悲傷和寂莫,讓慕修寒覺的心慌,他轉身出來,打開酒櫃,擰開了一瓶威士忌。

一瓶快見底了,劉伯突然上樓來告知:“慕總,李醫生來了。”

慕修寒赤紅著目光盯著窗外:“她怎麼來了?我冇叫她過來。”

“李醫生說,她從她的爺爺那邊新學習了一套針法,有效改善你的睡眠問題。”劉伯又說道。

“讓她上來吧。”

劉伯看著大少爺每日買醉,心疼不己,可他也知道,大少爺心裡痛苦,找不到發泄的出口,酒精可以智暫的麻痹人的神經,也不失為一種放鬆的辦法。

李素寧走了上來,她今天穿著素淨的裙裝,整個人看上去十分的清雅。

她看到躺在沙發上的男人,修拔的身軀,隨意間,卻有著勾人的魅力。

李素寧的芳心怦怦直跳,一池春水,被攪的翻起了浪潮,在給慕修寒治療期間,她的心就丟失了,哪怕是第一次見慕修寒,他鬍子拉碴,不修邊幅,醉醺醺的指著她讓她滾出去。

“慕總,我先替你捏捏太陽穴吧。”李素寧輕聲說著,已經走了過去,彎腰,修長的手指,摁在男人的太陽穴上。

慕修寒冇說話,閉著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